正文 第五章 狼族盟約

文 / 絕對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嘿嘿,老狼啊老狼,地網的遲緩效果也許不如詛咒巫師的“遲緩術”,但卻勝在范圍大、時間長,足夠我禍害死你了。

    我只是用最簡單的方式,圍著地面的蜘蛛網繞圈轉,讓速度減緩下來的白癡狼王跟在我身后追。

    我這么做,完全是為了保險起見,誰知道狼王頭上的印記是什么東西呢,萬一最后它出現變異或者狂化,我的其他蠱術要是處在未冷卻的恢復階段,肯定被它玩死。

    狼類的怪物有兩個特點,第一個特點是記仇,第二個特點就是有耐力,正是利用這兩個特點,我才放心讓靜蕊時不時的幫我加幾個道術,而我又能專心對付狼王。

    雖然現在狼王的速度完全比不上我,但它也不是吃素的,它總會找機會突然一躍而起,向我撲來。男人我好歹也是職業玩家,對付這種智商的boss,簡直就是輕而易舉。

    不過這頭狼王肩高有一米七,長足有三米,體型遠比正常的雄獅巨大,它一撲之威也不容小覷。

    但是,在我那無比睿智的目光之下,狼王的一切陰謀皆無所遁形,跟我耍小心眼兒,你還真當自己認識公孫策啊。

    我就這么跑了十多分鐘,算了算,至少耗去了它六千多的血,它的奔跑速度終于慢了下來,就當我準備等待再過幾分鐘收獲戰利品的時候,我看到這頭該死的金瞳狼王身上那塊該死的印記發出了該死的光芒!

    他娘的,我的蠱巫千好萬好,就是我這種攻擊方式會tmd被大多數怪物認為我是在“虐殺”它們,所以在內測中,我殺的boss十只倒是有兩只變異或者狂化。要知道,boss變異或狂化的幾率只有萬分之一,我竟然將這個幾率提高了兩千倍,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

    遇到狂化的boss我也許還能拼個你死我活,但是遇到變異的怪物,我只能選擇跑路了。

    《》中,怪物在生命值低于五分之一的時候,有萬分之一的幾率進入狂化或變異狀態。

    狂化,就是怪物以減低防御力的方式來換取攻擊力、攻擊速度和移動速度等,但生命值不變。

    變異,就是怪物的等級提高十級到三十級不等,身體狀態恢復到最佳狀態,完全是一種變態的情況。內測有更邪乎的傳言,說是超階位boss有自主變異的能力,我太陽,那還讓不讓人活了。

    如果狼王是狂化,那我就立刻使用其他蠱術生死一博;如果狼王是變異,那我就直接一頭撞過去,當一回滾刀肉。秒我就秒我吧,反正我剛十級又零的經驗,死了經驗不變,而我的殺人值為零,死了連根毛也不掉,除了覺得憋屈,基本上沒什么損失。

    但是,讓我驚訝的是,那頭狼王站立在原地,額頭上那月形印記變成了一彎血月,一道道銀色的光芒不斷地自天空月亮的方向打入血月的體內。

    我靠!畜生!真是畜生!

    我看到那彎血月就知道,我闖大禍了,那東西哪里是什么包青天的標記啊,分明就是“狼族盟約”啊!當時我怎么就沒看出來了,雖然顏色不對,但形狀完全符合狼族盟約的印記啊。

    狼族盟約,屬于圖騰力量的一種,只有狼族才可以使用的圖騰之力。身負狼族盟約的狼族成員,在危機時刻,可以利用“狼額血月”以月亮為媒介、以自身性命為代價接引上位狼族成員附身。

    就在我考慮是戰是自殺的時候,金瞳狼王的身軀突然像被打了氣的氣球一樣“呼”地變大,最后居然變成了大約高三米、長六米的巨狼。

    這頭巨狼額頭上的血月更加艷紅,而他它拳頭大小的金色瞳孔看起來更是駭人;讓我絕望的是,它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我僅僅在超階位boss身上才看到過這種氣勢。

    變大后的巨狼尤其恐怖,它晃動著大腦袋,似乎覺得非常不舒適,但很快它便意識到我的蠱仍舊在攻擊它。

    它突然用字正腔圓的漢語咆哮起來:“卑賤的人類,收回你那羸弱的蠱,本護法或許會給你一個痛快。”

    我帝波羅,狼族護法?危急時刻,我竟然口吐比蒙獸族語言。我帝波羅,即我日,人稱獸神的靜某所創。

    這可是傳說中的超階位boss,是狼族中半神的存在啊。內測中,狼族護法可是狼人玩家部落的保護者啊,地位等同于各個國家的守護靈獸。

    貪婪!

    此刻,所有的恐懼都被我的貪婪所壓倒,我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想辦法從這頭護法身上獲得好處。

    我腦中靈光一閃,用隊伍通話模式嚴厲警告靜蕊不要出來,否則會害死我。

    接著,我帶著諂媚的笑容,對狼族護法說:“護法大人,剛才純屬小小的誤會,我若是知道金瞳狼王已經獲得‘狼族盟約’的力量,就是打死小人,小人我也不會打金瞳狼王的主意。如果您給小人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小人一定會報答您的。”

    沒想到,這頭護法遠比我想象的要聰明,它的怒氣更加強盛,繼續咆哮道:“奸詐的人類,居然在本護法面前拖延時間!貪婪的家伙,你會為你的貪婪而付出代價的!”說完,便向我撲來。

    我冷冷一笑,同時打出蠶蠱的“繭縛”蠱術,這頭巨狼瞬間被無數白色絲線包裹,變成一個大蠶繭,“轟”地一聲倒在地上。

    我再次使用了已經恢復的“地網”,在靠近原來地網的旁邊,又出現了一片等大白色的蜘蛛網。

    看到巨狼已經被固定住,我也不再猶豫,立刻打出蛇蠱的“毒牙”,使巨狼處于中毒狀態。接著我便使用龜蠱的“龜甲”給自己加了一道強力防御。

    就在巨狼被固定的同時,我看到面有憂色的靜蕊快速探出頭來,接連在我身上加了幾個道術后又縮回巖石后面。

    “繭縛”的持續時間居然超過三秒,我心中一動,終于覺得有了一點兒勝算。

    隨著一陣“劈里啪啦”的爆響聲,巨狼再次站了起來。

    看起來非常狼狽的巨狼仍舊沒有忘記它自己的身份,它大吼著說:“陰險狡詐的人類,你徹底惹怒本護法了!”說完,它的左肩浮現出一條毛茸茸的手臂虛象,而同樣毛茸茸的虛象手掌之上,出現了一本實體的血紅色的卷軸。

    “脆弱的人類,讓你見識一下本護法的厲害。冰矛!”

    聽到“冰矛”的同時,我只看到眼前有一道亮光急速向我射來,便下意識地向右側躲避,然后覺得左肩一涼。系統提示:您被冰矛擊中,由于您進行躲避,躲避成功,冰矛對您造成輕微傷害。您的左臂被凍僵,全身處于遲緩狀態。

    看到我只剩下十幾滴的血,我一咬牙,直接對著巨狼打出蝎蠱的尾針,立刻將巨狼打成眩暈狀態。

    我快速服下幾顆中型金瘡藥,與此同時感受到體療術的效果。

    我扭頭沖靜蕊輕輕點了一下頭,示意我還可以繼續戰斗,她皺了一下眉頭,但還是乖巧地點點頭,縮回了巖石后面。

    好在蠱巫使用蠱術的時候只靠意念,既不用念復雜的咒語也不用打出繁瑣的手勢,否則,我還真沒辦法對付這頭巨狼。

    就在巨狼從眩暈狀態恢復過來的一剎那,我立刻打出蝶蠱的“蝶粉”,但系統提示:蝶粉受到階位震懾,蠱術失敗。

    蠱術失敗,我立刻遭到反噬,整整三分之一的生命值直接消失,而我的頭腦也出現短暫的恍惚。

    就在此時,我只覺得全身一涼,便倒在地上。

    系統提示:您受到高階位冰系魔法——冰封雪暴的攻擊,已經死亡。

    系統提示:您受到狼族血圖騰之力的詛咒“狼殺破”!成為狼族永遠的敵人。

    就在我正欲破口大罵的時候,我聽到一聲更加憤怒的咆哮:“卑劣的人類,若不是新手村結界的影響,偉大的護法大人怎會輕易離開。幸運的人類,你下一次絕對不會……”然后我眼前的景色慢慢變暗,最后我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

    系統提示:您已經死亡,請問您選擇回城復活還是選擇等待原地其他人將您復活。

    廢話,這時候誰能有復活術。

    在新手村的復活點醒來后,我立刻看了其他系統提示,說我已經殺死狼王。我馬上利用隊伍聊天模式問靜蕊:“怎么樣,那個狼王是不是死了?掉什么好東西了?”

    靜蕊說:“男人,我們打到好裝備了!那個大狼臨死前,他用的卷軸突然掉下來了,居然是發著紫光的天級裝備呢。你等我,我這就死回去。”

    汗,什么叫“我這就死回去”。不過靜蕊也算聰明,現在用死亡的方式回新手村,是最快的方法。

    我連忙說:“等等,那頭巨狼的尸體怎么樣了?我還想拿它來喂我的蠱寶寶呢。”

    靜蕊說:“那頭大狼死了后,尸體和原來的狼王一樣大小,就是原來額頭上的月亮不見了。嗯,你在復活點等我,我把狼王尸體收進裝備欄里,就立刻找其他灰狼殺死我。”

    我站在原地,等靜蕊回來,順便檢查自己的狀態和裝備。

    我的狀態中增加了這么一條:玩家受狼族血圖騰之力“狼殺破”的詛咒,成為所有狼族成員的敵人。處于此詛咒狀態下,玩家一旦進入狼族成員控制的區域,將會遭受此區域所有狼族成員的攻擊。處于此詛咒之下,玩家對狼族成員的攻擊力下降百分之二十,對狼族成員的防御力下降百分之二十;玩家對其他獸族成員的攻擊增加百分之二十,對其他獸族成員的防御力增加百分之二十。

    真是無語了,我要是到了狼族的地盤,那我立刻成了一塊巨大的肥肉,整個區域所有刷新點的狼族都會一起向我沖來。唉,看來以后某些區域絕對不能去了。不過,殺其他獸族有攻擊防御加成倒是不錯。

    我再次看了一下裝備欄,咦?我的護腕怎么變了?

    我有一個未鑒定的高級護腕,名字叫“力量護腕”,但現在名稱居然變成了“血月狼環”。汗……難道說,我的護腕從巨狼那里得到了什么好處不成?

    先不想這個了,我現在最期待的是靜蕊口中所說的天級卷軸。

    我打開排行榜一看,發現奇物榜上多了一件名為“戮血魔卷”的天級裝備,這大概就是她說的那個卷軸吧。嗯?怎么可能,只有鑒定過的裝備才能上排行榜,莫非……出現bug了?

    在我心急火燎、貓爪撓心般的等待中,靜蕊那綽約的身影終于出現在復活點。

    我立刻沒有絲毫風度地伸出手,說:“快,讓我爽一爽,看看到底是什么寶貝?”

    靜蕊直接將那個卷軸遞給我,我打開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戮血魔卷,天級物品,奇物類。持有者可以通過消耗生命值的方式瞬間施展禁咒層次以下的所有元素系大師級魔法。施法所消耗的生命值等同于原魔法消耗魔法值的兩倍。負面效果:在使用此卷軸的過程中,持有者處于智力屏蔽狀態。此物品不可掉落。

    直到此時我才明白那個護法離開得有多冤枉了,也將剛才許多不明白的事情梳理得一清二楚。

    狼族的護法,是戰士類的職業,在附身到狼王身上后,一是受到狼王的身體限制,二是受到新手村結界的制約,一身的能力比狼王強不了多少,原本的力量根本發揮不不出來,靠肉搏攻擊絕對不可能戰勝我。

    在我被的繭縛攻擊后,護法立刻使用了“戮血魔卷”,想靠遠程魔法來攻擊我。

    狼族護法是超階位boss,它的生命值絕對是以千萬來計算,按照正常的水平,通過戮血魔卷使用各種高階位的范圍魔法不費吹灰之力。可惜的是,它疏忽了一點,它當時是附身在狼王身上,使用戮血魔卷消耗的生命值統統由狼王出。

    它第一個施法的魔法是冰矛,不過是四階位的單體魔法,消耗的魔法自然不多,使用戮血魔卷消耗兩倍的生命值,連現在的我都可以施放好幾個,別說狼王了。

    但接下來,那個白癡護法一怒之下竟然使用了八階位的范圍冰系魔法“冰封雪暴”。狼王的所剩的生命值絕對不足以支持這個魔法完全施放。結果就是,我被未完全的魔法殺死,而護法也因發這個魔法導致狼王的生命值直接歸零,掛掉。

    更無恥的是,它在被迫離開狼王軀體的同時,以圖騰之力向我發出詛咒。

    但巧合的是,他的力量受到新手村結界的影響,最后連收回戮血魔卷的能力都沒有,直接導致戮血魔卷掉落在地上。所以戮血魔卷不用鑒定,裝備的屬性也完全出現。

    戮血魔卷有不掉落屬性,這個屬性對boss來說同樣有效。也就是說,在正常情況下,無論玩家殺死狼族護法的真身多少次,這個戮血魔卷都不會掉落。

    戮血魔卷掉落的原因,大概等同于一個玩家失手將物品掉落在地。不同的是,玩家的東西會得到系統保護,而boss的東西則不會有系統保護。

    他娘的,老子這次可賺大了。不過,仔細想一想,這東西其實也挺雞肋的,還真只適合血多的boss使用。

    以我現在的生命值,也就能發出一個四階位的范圍元素魔法或三四個四階位的單體元素魔法,再高等級的魔法,根本無法使用,生命值不夠啊。

    元素系分為主元素系和輔元素系。元素法師只能使用主元素系魔法,主元素系魔法分土、雷、冰、火及風等五系,各有特點,不過,一個玩家最多只能將三個系的元素魔法修煉到頂端,并且只能掌握一個禁咒級別的魔法。

    輔元素系魔法只能由npc和怪物掌握。輔元素系魔法非常雜,包括水、木等自然魔法,還有血、音、氣等各種變異魔法。

    若論攻擊力,還是主元素系魔法強大,輔元素系屬于劍走偏鋒,只能在某些特殊的地方才能發揮作用。

    等我生命值足夠多了,到了可以發出五六個四階位范圍元素魔法的時候,人家元素法師早就能發出攻擊力遠高于我、攻擊次數是我的兩倍的四階位魔法了。

    最倒霉的是,天級物品都有負面效果,這個戮血魔卷的負面效果就是智力屏蔽,也就是說,在使用這個東西的時候,我的智力為零。

    影響魔法威力的主要是施法者本身的智力,其次才是法杖的增幅效果。可以這么說,我要是和一個等級足夠的法師使用同一個魔法,我的法術威力,大概不足人家的三分之一吧。

    由于那個屏蔽智力的負面影響,血少的法師使用這個東西根本就是得不償失。這個東西,只適合血牛型戰士來使用,不過,血牛型戰士可都是負責防御的,血牛型戰士如果用這個東西,完全是禍害隊友的好方法。

    想來想去,戮血魔卷也就適合我這種血超高的蠱巫了。

    嗯,雖然等到大家等級都高了,這個戮血魔卷就變得更加雞肋,但對于現在的我來說,絕對是不可奪得的寶物。想一想,一個身上加持著火系的“火焰護盾”、土系的“石膚術”、冰系的“冰之護甲”、雷系的“靜電力場”和風系的“風之鎧”的蠱巫,在游戲初期,對現在的玩家來說,簡直就是一個超強的大boss。

    可惜啊,從現在開始,我的生命值的開支就又大了許多,用完上面那些防御魔法,我的生命肯定立刻見底。萬惡的網盟,為什么大型金瘡藥那么貴?

    郁悶,戮血魔卷雖然好,但永遠不能作為主力裝備使用,只能成為較好的輔助裝備。

    不過,無論如何,咱有了這件裝備,實力完全是提高了一倍。

    我胡思亂想了半天,等回過神來,才發現靜蕊笑瞇瞇地看著我。

    我不禁老臉一紅,說道:“你看,這個東西能不能先給我用著。以后等我發達了,會付給你等同于這件裝備價值一半的黃金。”

    靜蕊搖了搖頭,說:“其實,這個東西本來就是你打的,我不過是幫你撿回來而已。再說,這個東西的屬性還是比較適合你的,歸你是應該的。如果一定要謝我的話,那以后我什么時候想見見你的蠱寶寶,你就得隨叫隨到。”

    汗,原來這小丫頭一直在打我蠱寶寶的主意。

    我連忙點頭答應:“放心,沒問題,蠱寶寶是我的,也是你的。”說完,我開心地撫摸著戮血魔卷,心里想,咱終于也能在游戲里牛b一回了。

    不過,我倒是覺得我的好運完全是由靜蕊帶來的,嘿嘿,這個小丫頭什么都好,甚至連運氣都好的驚人,簡直是我心目中理想的游戲伴侶啊。

    這時候游戲的天色已晚,而現實時間已經到了中午,我對她說:“現在已經中午了,咱們下線吃飯吧,順便休息一下,畢竟三倍的虛擬時間會給人體帶來一定的影響。下午一點,準時上線,如何?”

    靜蕊輕輕地點了點頭,溫柔地答應了一聲:“嗯!”然后便看著我,等我下線。

    我沖她微微一笑,便選擇退回登陸大廳,最后在登陸大廳中退出游戲。

    我從游戲倉中爬出來,看到此時正值中午,一縷縷陽光從窗外進入,與游戲中的傍晚時分相差極大,頓時有種滑稽的感覺。

    好在這種時差只是心理感覺,不會影響到生物鐘。

    我緩步走上跑步機,開始慢跑。

    我們職業玩家長期處于游戲狀態,日子久了,身體很容易患各種慢性疾病,而我每天堅持鍛煉身體,每天保證一個小時的慢跑時間。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冊成為暢想會員,享受更多便捷! ( 超級網游之蠱巫獵艷行(蠱巫傳說)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