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有女白荷

文 / 絕對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在跑步機上跑了十幾分鐘,就聽到門鈴聲,大概是送外賣的白明來了,我就走到門口,打開可視門鈴。

    內測完后,我一直懶得自己做飯,就訂了樓下小飯店的外賣,每天中午十二點和六點準時送到。

    咦?送外賣的怎么會變成一個女的?

    那個雙手捧著托盤的女子見到我后,微笑著說:“你是達哥嗎?我是白明的妹妹,白荷。我哥回山里了,我接替我哥當服務員,以后你的外賣就讓我來送了。”

    我點點頭,打開樓下的門。

    我叫莫音達,總是喜歡讓熟悉的人叫我達哥。

    過了一會兒,我將笑容可掬的白荷禮貌地引進屋內,同時細細打量這個山里的妹子。

    嘖嘖,我老早就羨慕白明老家那里有山有水,今天一看他的妹妹,我才真正地領略到什么叫“鐘靈毓秀”,才明白為什么別人總是說好山好水養育好兒女。

    她身著樸素的鵝黃色長裙,有著一頭秀麗的黑發,相貌清秀但算不上漂亮。不過,她那水嫩潔白的肌膚和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特別醒目;最讓我吃驚的是,她骨子里透出一種俊山秀水般清新的靈氣。

    好一個清新樸素的山里妹子。

    也許是長期生活在嘈雜的城市中的緣故,我非常向往大山里的生活,連帶著對山里樸素的女子都有一種自然的好感。

    在我大學畢業后,我那氣人的老爸老媽,高呼“終于擺脫了世界上最大的包袱”,便不負責任地留下我的基本生活費用,回到鄉下老家享受農家之樂。他們就是厭倦了都市嘈雜的生活而選擇去清幽之地度過晚年,我可羨慕死他們了。

    我接過白荷手中的托盤,然后客氣地請她做到沙發上,但當我看清楚沙發上滿是色情光碟、雜志和沒洗過的衣服后,便紅著臉匆匆將那些東西胡亂團成一團,塞到沙發后面。

    自從父母回到鄉下老家后,整個家就如同被賊光顧了一樣,什么都被我弄得亂七八糟的。

    我剛打開飯盒,發現她競在仔細打量亂糟糟的屋子,就連忙找個話題,說:“你哥怎么回山里了呢?不是干的好好的嗎?”

    白荷微微一笑,露出整齊潔白的牙齒,用非常悅耳動聽的聲音說:“我哥哥啊,他回去相親去了。我正好閑著,就想來城里闖蕩一番,所以就接替了我哥的工作。”

    山里的妹子就是水靈,她的一舉一動都那么順眼,尤其是那種沒有被都市污染過的笑容,特別純真。

    不過,白明跟我提到,他們山里的人家雖然地處偏遠,但生活水平并不比城市低,而且他們兩兄妹通過網絡自學了大學課程,都有學士學位。白明之所以來城市中,并不是為了賺錢,只不過想出來見識一番。

    我點點頭,開始埋頭吃飯。

    白荷繼續說:“那次的事情,要不是你,我哥早就被辭退了。我哥是個笨人,幫不了你什么,就由我這個做妹妹的報答你吧。俺們山里人,別的不懂,但知恩圖報是知道的。我看你家里亂的不成樣子,估計是一個人住。一會兒下班后,我過來幫你收拾一下房間吧。”

    內測剛結束后,我經常光顧樓下的小飯店,那天他哥白明在上菜的時候,一不小心把我點的飯菜全都打翻了,而且濺了我一身的菜汁湯水。我又是那個小飯店的常客,飯店老板當場就要辭退白明。

    我經常在那里吃飯,自然見過白明幾次,覺得他是個很老實的青年,我就出來替他打圓場,并指定以后讓他給我送外賣,老板才作罷。

    白明對我很感激,一個勁兒地向我道謝,但是我卻沒怎么放在心上,畢竟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衣服臟了,洗洗就好,但找一份工作卻不容易。只要簡單的幾句話就能夠保住一個人的工作,相信每一個人都會做出和我一樣的選擇。

    我咽下一口飯,連忙擺擺手,說:“不用了,那太麻煩你了。”

    哪知白荷不僅有一身的靈氣,甚至還有一身倔脾氣,她立刻站起來,說:“放心,我不會收你錢的。你就當我是免費的家政服務員好了。知恩不報,那不是俺們山里人干的事兒。”

    我妄圖作最后的掙扎,說:“其實,我喜歡亂糟糟的樣子,弄得太整潔了,我反而不習慣。你就不要幫忙了。”

    哪知這山里妹子直截了當地說:“你不用害羞,你看的那些東西我也看過一點兒,不過我不喜歡而已。你放心,我只是整理房間,你的衣服什么的還要自己洗,其他事情我也不會過問。”

    我無奈地捂住隱隱作痛的頭部,心中苦笑道:“這妹子也太直爽了吧,還真讓人頭痛啊。”

    沒辦法,我只好點頭答應。

    大概是一個人待久了,潛意識里總是希望有個人來作伴,而白荷這種樸素直爽的女子,恰好是最適合做朋友的人。

    我這個人很少用一次性餐具,外賣也不例外,所以只有等我吃完后,白荷才會拿著盤子碗離開。

    我吃晚飯后,白荷將盤子碗放在托盤上,說:“達哥,我下去了。晚上六點我會再來的。我八點下班,八點二十左右來,到時候你可別不給我開門啊。”

    我連忙笑著說:“放心,有人給我收拾屋子,我當然高興。”

    送走白荷后,我趕緊匆忙地將那些不該讓別人看到的“收藏”和自己的內褲什么的藏好,然后再次檢查了一下所有的房間。嗯,基本差不多了,除了臟點兒亂點兒,不該出現的東西都看不到了。

    在安裝游戲倉的時候,我就讓網盟的員工把家里的所有的電子設備與游戲倉相連,這樣家里出現任何事情,游戲倉就會直接將房間其他電子設備的情況通知游戲中的我。

    不要懷疑,科技就是如此神奇。

    看到還有二十分鐘才到一點鐘,我忍不住了,就直接進入游戲倉。現實時間的二十分鐘,在游戲里可是一個小時呢,有空做點兒小買賣也行啊。

    進入游戲后,我出現在復活點,隨意一看,競發現靜蕊就站在我身邊笑瞇瞇的看著我。

    看來她早就進游戲中了,一直站在這里等我,我心中一暖,說:“你早來了?吃飯要細嚼慢咽,吃快了對胃腸不好。”我太陽,我怎么說這種沒營養的話。

    她抿嘴一笑,說:“我剛上來你就出現了,沒等多久。”

    我好奇的問:“你做什么的,白天不用上班嗎?”

    她回答:“我前些日子剛辭掉工作,正好趕上《》公測,就想先玩幾天再找工作。”

    我問:“你多大了?”其實我老早就想問這個問題了。

    她還是笑瞇瞇的樣子,回答說:“我二十了,你呢?”

    我說:“我也二十,三月份的生日,應該比你大吧。”

    她點點頭,說:“嗯,我八月份生日。”

    我調皮的一笑,說:“那豈不是你很快就過生日了?”

    她乖巧的點點頭,說:“嗯,在月末。”

    我拍拍胸脯,故作豪氣地說:“放心,到時候我一定會為你準備一份夠分量的生日禮物。”

    她莞爾一笑,高興地點點頭。

    這小丫頭,吃驚的時候喜歡用左手捂著小嘴,答應的時候總會點點頭,不說話的時候總是喜歡笑瞇瞇的看著人,而一個人的時候卻顯得有些冷漠。

    真是我見猶憐的女子啊。

    這時候已經有不少人到達十級了,傳送點也陸陸續續地有人進入。

    我對靜蕊說:“走吧,咱們去皇城中京吧,到時候可能會遇到幾個老朋友,順便把咱們打的裝備處理一下,要不連鑒定高級裝備的銀子都不夠。”

    看到靜蕊習慣性地點了點頭,我便帶著她使用傳送陣進入皇城中京。

    《》的世界等同于地球,游戲中的國家區域與現實中的國家區域一一對應。

    中國玩家只能進入游戲中的“圣朝”。

    圣朝分四個區域,分別是皇城“中京”、青州、雍州和荊州。

    中京位于圣朝的中部,面積僅占全國面積的十分之一,其他三個州的面積基本相同。

    青州位于圣朝的北方,按照現實中的中國地圖,黃河以北、新疆、青海以東的地方都是青州。青州境內一半是一望無際的草原一半是郁郁蔥蔥的原始森林,是圣朝三州一京中景色最美的地方。

    雍州位于圣朝的西方,按照現實中的中國地圖,新疆、西藏、青海貴州及其附近的區域都屬于雍州。雍州境內有荒涼空曠的沙漠,有神秘莫測的高原,有連綿不斷的山脈,是圣朝中地貌最復雜的地方。

    荊州位于圣朝的東南,境內有一馬平川的平原和起伏不平的丘陵,是圣朝最富饒的地方,而荊州最有特色的地方就是那廣闊無邊的東海。游戲中的東海,對應現實中中國所有的領海。

    圣朝除中京外,其他三州皆有州都,名稱分別是青都、雍都和荊都。

    三州除卻州都外,每州都有七個重鎮。

    圣朝中,除了相對封閉的新手村,只有中京和三個州都之間有傳送陣。

    每個州的州都和重鎮都有驛站,州都和重鎮之間由官道相連,玩家若要去其他地方,只能做驛站的馬車。

    圣朝除了皇城中京、三個州都、二十一重鎮以外,其他地方有很多供玩家補給的村子。村子都是孤立的存在,不通馬車,玩家在初期只能靠步行,后期開放坐騎系統后,可以騎乘坐騎前進。

    新手村的免費傳送陣只通往皇城中京。進入中京后,玩家若是想再次使用傳送陣,就必須交納一兩黃金。

    皇城中京的傳送陣更像一座巨大的廣場,我和靜蕊剛被傳送進來,立刻被汪洋般的人海淹沒。

    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靜蕊的右手,然后用隊伍聊天模式說:“抓緊我的手,沒想到今天竟然有這么多人。網盟什么時候開不好,偏偏在今天開。”

    二一一六年八月一日原本就是星期六,再加上是中國的建軍節,好家伙,兩個法定節假日一重疊,中國人就是想找理由工作也不可能。有游戲設備的人,肯定全都鉆進來了。

    奶奶個熊,要不是城市內無法攻擊,我直接開個“靜電力場”,把他們全給排斥開。

    我們倆費了半天的時間才擠出傳送陣,然后我馬上松開她的手。嘿嘿,咱這叫欲擒故縱,開始先裝君子,給她留下好印象,等日子長了,在慢慢展開攻勢。咳……其實俺也不是壞人,只是太想女人了而已……

    我帶著她走向中京的系統藥品店,同時聯系“絕對職業玩家組織”的老板。

    我發消息給絕對老板:“老板,我進皇城了,準備沖級去了。”

    中發送訊息和說話根本不用打字,只需要用意念就可以完成一切,非常便捷。

    很快,絕對老板就會信息了:“收到!等玩得差不多了,就回來吧。”

    大概是老板告訴了另外幾個人,組織里的其他成員陸續給我發信息。

    第一個是絕對烏賊:“男人,現在比內測更真實了。我剛才試一下,除了不能打手槍,其他與現實沒有任何區別。嘿嘿,咱們以后就比誰‘砰砰’的女人多。祝你好運。”

    這家伙長得賊頭賊腦的樣子,而且皮膚特別黑,所以外號叫烏賊。烏賊是我們組織里公認的“會走路的男性生殖器、人形小蝌蚪”,腦子里只有兩種東西——脫衣服前的女人和脫完衣服的女人。

    我剛看完烏賊的信息,絕對眼鏡的信息就來了:“男人,星星也進了這個游戲。除了老板,星星和你走得最近,我的終身幸福就靠你了。嘿嘿,如果你幫我在游戲中搞定星星,那我以后為你上刀山下火海,不皺一下眉頭。”

    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貨,眼睛好好的,但整天帶著無框眼鏡裝b,口頭禪就是:“眼鏡是知識的象征。”他有兩個習慣,一個是總喜歡在反光物前梳理自己的頭發,什么倒車鏡、玻璃窗統統都可以,有時候連大理石地面也不放過;另一個習慣是每天晚上記錄下當日自己的金錢支出,然后再查看自己的存款,自從我認識他以來,天天如此,風雨無阻。

    據說,此人是網絡上頗有威名的芙蓉教的護法,芙蓉教更廣泛的名稱叫做“自戀之家”。

    他口中的星星,就是老板的妹妹,本名蕭星,今年剛滿十八歲,長得非常漂亮,人也不錯,就是一身的大小姐脾氣挺讓我無奈。除了老板能教訓她兩句,她誰也不買賬。

    而眼鏡那個賤人,自看到蕭星第一眼,就將蕭星視為自己的夢中情人,不把她娶到手絕不罷休。在蕭星面前那個諂媚的模樣,嘖嘖,見一次我們罵他一次。

    接著是絕對牛哥的信息:“這個游戲對我這個老特種兵來說,是如魚得水。其他游戲的操作我比你們差,但在《》中,我一個能打你們仨!以后pk就找我,老子好久沒打架了。”

    牛哥是的特種兵,至于具體什么兵種,他說保密,但他那一手搏擊格斗技巧,絕對超強。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在一家酒店吃飯,正好遇到一群小混混鬧事,結果,牛哥一個人將那二十多個小混混全部打成重傷。

    沒幾天,警察來抓他,說他將好幾個人打成殘疾,屬于防衛過當。牛哥根本不屌他們,囂張地說:“老子是特種兵,只有軍區的人才能動我,那些垃圾碰到我算他們倒霉。”那幾個警察剛要出手,就被牛哥打爬下了。

    后來警察用槍威脅牛哥,牛哥面帶嘲諷之色,用手機打了個電話,軍區領導直接把電話打到本市公安局頭頭那里,然后那些警察全部灰溜溜地走了。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從那以后,牛哥的牛氣和他動不動就摳腳指頭的形象一同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腦海中。

    最后是絕對老李的信息:“男人,趁現在多玩玩吧,等老了,就玩不動了。”

    老李是我們六個人中,年齡最大的,在游戲方面,經驗非常豐富,為人沉穩。只不過,他都四十多歲的人了,還沒有家室。我們幾個一致認為他當年有一段悲情往事,所以至今保持獨身。咳,我們幾個更不堪的想法就是,老李極有可能是個老處男。

    一一回復了幾個人信息后,我立刻聯系一個商人。

    職業玩家中,除了我們這種靠打裝備為生的人外,還有其他方式賺錢,比如我要聯系的“厚道商人”就是靠倒賣網游裝備為生,他在職業玩家的圈子里也算是個名人,而且和我們組織相熟。不過我們都習慣叫他奸商。

    我發短信給厚道商人:“奸商,我是男人,有生意上門了。我和朋友手里有三四十多件各色低級裝備要處理,你來系統藥店,一起打包賣你了。對了,我還有品質十的野狗皮和灰狼皮各三百多,要的話給你半價。嗯,還有,別告訴老板他們,這些東西不是我一個人的。”這些東西,我們倆都用不著,賣給商店太虧了,擺攤賣東西又太浪費時間。

    這些東西如果都是我個人的,我肯定先送給老板他們幾個人用,但我和靜蕊關系再好,相識也不足一天,我可不能太自私,所以我選擇了直接賣給厚道商人。

    厚道商人也痛快:“等我,馬上就到。”

    現在我和靜蕊手里一共有九件高級裝備,我三件,她六件。黃級裝備的鑒定費用每件十兩銀子,可惜我們倆的錢加起來才四十多兩銀子。

    我們倆來到系統藥店,咬著牙花了三十兩銀子買了二十顆中型金瘡藥和十顆中型歸元丹,我一個也沒要,都塞給靜蕊用。鑒定裝備的事情可以緩一緩,但保命的藥品絕對不能少。

    這時候玩家都很窮,系統藥品店根本沒人,我們等了幾分鐘,就看見一個胖子走了進來。

    我給厚道商人發信息:“你就是這個胖子?”

    只見那個胖子立刻向我走來,笑著說:“男人,是我。”嘖嘖,這家伙一身的肥肉,居然不用系統制作的完美身材,少見啊。

    我也不廢話,直接跟他交易,讓他看看那些裝備和材料。

    他很快說:“五級以下的裝備每件一兩銀子,共七件;六級到八級的裝備每件五兩銀子,共十八件;八級以上的裝備共十件,每件二十兩銀子。八級以下武器六件,每件三十兩銀子;八級以上武器四件,每件一兩黃金。材料嘛,現在不好定價,但品質十的材料到什么時候都是好東西,用滿品質的材料練技能超快。那些大公會肯定會培養一批專職生活職業玩家,你的東西絕對是搶手貨。你要是信得過我的話,就把那些材料先放在我這里,賣出去了我就通知你。”

    他給的價位完全超出我的心理價位,我問道:“雖然這些東西雖然便宜,但能買得起的玩家應該沒多少人啊。”

    胖子商人嘿嘿一笑,說:“這你就不用管了,商業機密。你只要知道,我的收購價超過系統商店的收購價就可以了。”

    這個奸商的人脈深厚,在職業玩家圈子里的信譽極好,把東西交給他應該沒問題。

    我點點頭,說:“成交。”我們倆爽快地交易完畢,我手里立刻多了八兩黃金又七十七兩白銀。

    臨走前奸商多次叮囑我,有好東西一定要給他,我當然同意了,和他做買賣,就是圖個爽快。

    我把八兩黃金都交易給靜蕊,自己只留了個零頭。

    靜蕊本來不想接過那些黃金,但我不滿地瞪了她一眼后,她只能確認交易。

    這個丫頭,就是不懂如何拒絕別人,就她這種性格,在社會里肯定吃虧。

    我看她有些疑惑,就笑著說:“要不我說你笨呢。我每秒四點的生命恢復速度,身上等于永遠掛著半個小型金瘡藥,沖級的時候根本不用花錢。你是道士,買道符要花錢吧,沒有道符,你的靈符攻擊只能發揮一半的攻擊力。你使用道術得消耗道力吧,我要是使用戮血魔卷,還得靠你的體療術呢,你要是沒歸元丹補充道力了,我豈不是死得更快?別懷疑,我可是把你當成我的移動保險庫,幾兩金子不算什么。”

    靜蕊這才明白自己的重要性,立刻害羞地點了點頭,小聲應道:“嗯!”

    但片刻后她指著自己的背包說:“男人,我背包里的狼王尸體還沒給你呢。”嘿嘿,我發現,她每次在叫我“男人”的時候,臉上總會閃過一絲紅暈。唉,早知道這樣,我干脆起名叫“絕對老公”多好。

    “不好意思,我給忘了,你把它交易給我吧。”瞧我這記性。

    靜蕊搖搖頭,說:“系統說這個東西是大型物品,不能交易。我先放在地上,你自己撿起來吧。”說完,她有些吃力地把狼王的尸體扔在地上。

    boss的尸體對我的蠱寶寶來說,可是大補啊!

    我抄起黑糊糊的尸體就往虛納蠱居里扔,但系統突然提示:金瞳狼王的尸體已經轉變為詛咒之體,如果被十二元蠱食用,會造成無法預測的后果,您確定將其放入虛納蠱居中?

    不會吧,詛咒之體,這個東西可是少有的極品材料啊,內測中我們也都是聽npc說過,根本沒人見過這種東西。在鍛造武器的時候,放入一具詛咒之體,能讓武器附加非常強力的詛咒效果。據說,用詛咒之體鍛造的武器,所附帶的詛咒效果連游戲中最強的龍族都懼怕。

    又撿到寶了,我直接將詛咒之體放在背包里,準備去錢莊存好,這東西到后期肯定有大用處。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鑒定我們身上的裝備,于是,我們倆做完補給后,便走向鑒定商店。

    鑒定完其他的高級裝備后,我滿懷期待的將那只奇怪的“血月狼環”遞給系統鑒定師,原本一臉冷漠的鑒定師一看到我的護腕,伸出干枯的老手一把將護腕從我的手里搶走。

    他打量了那只護腕良久,突然面色不善地問:“這個東西你是從哪得來的?把詳細過程說給我聽聽!”

    我一聽就來氣,npc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猖狂了。

    我不滿地說:“個人,恕難奉告。我沒時間跟你廢話,你不愿意鑒定我就去其他地方找人鑒定。”

    哪知這個鑒定師老頭嚴肅地說:“小伙子,我之所有想知道這個東西的來歷,是為你好。這個東西上有特別強力的詛咒力量,可能會給你帶來意想不到的危害。”

    我居然誤會他了,我臉一紅,偷偷看了一眼靜蕊,發現她神色如舊,就連忙向鑒定師拱手道歉,然后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一道來。

    聽完我的故事后,老鑒定師嘆了一口氣,說:“年輕人,你可闖大禍了。狼族是不僅是獸類怪物中最強的種族之一,就是把所有的怪物放在一起,狼族也是其中的佼佼者。而你身上的詛咒,是狼族三大詛咒之一,日后,你的道路將非常坎坷。”

    我倒是并不在意,但我還是非常感謝這個npc:“老人家,謝謝你。不過,我是一個玩家,我就不信對付不了那些畜生了。退一萬步說,就算我實在被他們逼得混不下去了,大不了直接自殺換角色,老子還真就沒把他們放在眼里。”

    老頭子聽完我的豪言壯語,不禁連連點頭,說:“不錯,年輕人就是應該有這種氣魄。我老頭子還是給你指條明路吧。如果你最后實在無法擺脫狼族的糾纏,就想辦法投靠東方四靈之一的神獸朱雀或西方的火鳳凰菲尼克斯,狼族對火系神獸總是帶著敬畏的。如果你能獲得神獸朱雀或者火鳳凰菲尼克斯的認同,取得朱雀的火羽或者火鳳凰的鳳翎,那狼族或許會消除你身上的詛咒。當然,要解除這個詛咒還有其他的方法,但你與狼族的仇恨卻很難化解。順便告訴你個小秘密,狼族,有自己的狼神;也就是說,狼族可以利用神力對付敵人”

    我靠!我靠靠!

    狼族居然可以使用神力,這也太夸張了吧。

    《》中,所有的神不過是系統的分身。《》中的神靈絕對不會在游戲中顯現出他們的本體,但他們卻可以借助其他方式影響游戲。

    可以說,神力,就是系統力量。所以,神力的使用,有著極其嚴格的規則。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使用系統力量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為了對付一個玩家而使用系統力量?除非系統和網盟的工作人員瘋了。

    一旦怪物為了對付玩家啟用系統力量,整個《》恐怕會立刻天下大亂吧,到時候,網盟就等著被玩家的口水淹死吧。

    狗日的,老子就不信你們這群狼崽子敢動用神力。

    不過,以后我可得小心兒點了,能不去狼族的地盤就不去。

    老鑒定師繼續說:“不知道什么原因,那頭狼王的‘狼額血月’在‘血圖騰之力’的影響下,連同狼王‘詛咒之血’進入到你的護腕中,使你的護腕成為了世間少有的極品裝備,現在我就給你看看這件裝備的屬性。”

    說完,他雙手扣住護腕,口中念念有詞,隨著護腕發出一陣柔和的藍光,他完成了鑒定過程。

    我接過護腕一看,心中大喜。

    血月狼環:成長型物品,護腕。成長度:零。防御5—7;魔防5—7。力量+1,敏捷+1,體質+1,智力+1。獲得物品屬性+1。佩帶者在夜晚獲得血月護身能力。血月護身可以使佩帶者生命恢復速度增加百分之百,并在受到攻擊的時候有百分之三的幾率由血月之影代為承受傷害。佩帶者將成為一定范圍內所有狼族生物的第一攻擊目標,并有三倍于正常幾率引發狼族生物的狂暴狀態。此物品不可掉落。無等級需要。

    成長型物品,是《》中最珍貴的裝備類型之一,也是最稀有的裝備,獨立于普通裝備、高級裝備和套裝之外。成長型的裝備,可以隨著成長度的提升而增加各種屬性。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冊成為暢想會員,享受更多便捷! ( 超級網游之蠱巫獵艷行(蠱巫傳說)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