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高壓水龍頭帶來的快感

文 / 絕對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紅名狀態的玩家死亡后,會隨機在最近城市的周圍復活;非紅名狀態的玩家死亡后,會在最近城市中的傳送陣復活。

    復活后我看了一下自己的坐標,發現居然離死亡的地點非常近,就立刻給靜蕊發信息:“等我,我馬上就到。”

    我看了一下狀態和裝備,我的一枚戒指掉了,其他的都在,殺人值由零增長為六。

    在我往靜蕊那里奔跑的途中,靜蕊發了一條訊息:“以后別說我是你的女人,過分!”

    嘿嘿,看到這條信息,我的腦中立刻浮現出她那嬌羞的神態。

    我發了條不正經的信息:“嘿嘿,不要生氣嘛,男人我也是情不自禁。不小心,不小心……”

    果然,她沒敢再給我回信息。

    嘿嘿,臉皮薄的女生就是容易對付。

    跑了十多分鐘,我才找到靜蕊。

    我笑嘻嘻地說:“我殺了六個人,六個小時后才能消除紅名狀態,咱們還是找個安全的地方沖級吧。這里肯定不安全,沒準一會兒就有大隊人馬殺過來了。”

    靜蕊低聲說:“謝謝你。”

    我笑嘻嘻地伸出食指挑起靜蕊的下巴,然后裝作色迷迷的樣子說:“為了報答我,你就在游戲里以身相許吧,我是不會拒絕的。”

    靜蕊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一腳踩在我左腳背上,扭頭就跑,等她跑遠了,我才聽到隨風而來的聲音:“男人哥哥是色狼!”

    看著她那優美的背影,我忍不住查看了一下我們兩人的友好度。靠,居然達到一千了,這……我們倆認識還不足二十四個游戲小時呢。

    難道說,現在系統有另外判定友好度的方式?也就是說,系統可以推測人物之間的真實感情?等等……哇哈哈,既然這樣,那豈不是說明靜蕊也對我有意思?

    呃……還是不要太芙蓉姐姐了,我可不會自戀地認為自己能輕易擄獲少女的芳心。畢竟我們倆認識不久,說有感情純粹就是扯淡。我們倆現在最多也是相互有好感而已,連朋友都算不上。

    不過,友好度增長這么快,就說明,我擺脫處男的機會又大了一些,雖然只是虛擬的……

    夜晚很快就過去了,黎明來臨的時候,森林已經再次被光明占據。

    我們兩人又恢復了有說有笑的練級過程。

    我發覺,她不再像以前那樣刻意與我保持距離,甚至在打怪的時候,變得有些依賴我。

    現實時間晚上六點,吃過白荷送來的晚飯后,我繼續上線沖級。玩了幾個小時,等系統提示我家門鈴響了,我才想起白荷下班后要幫我整理房間的事情。

    我連忙對靜蕊說:“我家里來客人了,可能好幾個小時都不能進來玩,你自己先小心沖級,等我上來就找你。有什么事就給我留言。”說完就匆匆下線。

    打開門,引入眼簾的是白荷那張干凈的笑臉,我把她迎進門,不好意思地說:“真是麻煩你了,其實你可以不用來的。”

    白荷的聲音還是那么清脆:“沒關系,反正我閑著也是閑著。俺們山里人就是閑不住,總是喜歡找點兒事做打發時間。你們男人都不喜歡做家務,家里亂很正常,沒什么不好意思的。以后,我隔三差五的就來一次,幫你收拾一下屋子。你別介意,我就是喜歡做家務,看到自己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凈凈,心里特別敞亮。”

    我連忙把家里的布局介紹給她,然后說:“我幫你打下手吧。”

    白荷爽朗地一笑,露出潔白健康的牙齒,笑著說:“你們男人做家務的時候,都是笨手笨腳的,你要是不幫倒忙才怪呢。你現在看看電視、上網什么的都可以。對了,我哥說你是職業網游玩家?那你得多鍛煉鍛煉身體,身體可是革命的本錢啊。”

    我馬上說:“嗯,那我就不打攪你了,我去跑步機上跑跑步。”

    白荷爽快地說:“那好,我先清洗一下衛生間,等你跑完步,就沖一下身子。”

    唉,真是體貼人的好妹子啊。太讓我感動了,我要是能有這樣的老婆,得幸福死。

    我裝模作樣地在跑步機上慢跑,卻時不時的找機會偷偷打量白荷,心里盤算著,有沒有機會娶個這樣純樸賢惠的山里妹子作老婆。

    不過,想歸想,誰知道娶進門后溫順的羊羔會不會變成河東獅。兩人之間,還有性格、喜好、家庭、生活習慣等各方面的因素,這些東西,光想想就讓我頭痛。

    郁悶,算了,不想了,這種事情還是順其自然的好。我就此打住了想和白荷進一步交往的念頭。

    嘖嘖,這妹子不僅人長的水靈,這家務活做起來那叫一個干凈利落。

    沒超過兩個小時,等我洗完澡從衛生間走出來的時候,我那原本堪比牢房“臟亂差”俱全的家,現在煥然一新,甚至比我媽在家的時候都更加干凈整潔。

    唉,天生的好媳婦啊,真不知道誰有這個福氣。

    我狠狠地拍了自己的腦袋,小聲罵道:“別整天瞎琢磨。”

    白荷笑著坐在沙發上,喝了一口葡萄汁,對我說:“怎么樣,咱的手藝不比菲傭差吧。”

    我連忙陪著笑臉,眨著眼睛問:“不是我小人,我只是想問一下,你之前說隔三差五來我家一趟,當真?”

    她似乎很滿意我的回答,愉快地笑了起來。

    喝完葡萄汁后,白荷看了一眼表,說:“馬上就到十一點了,我得趕回去了。房東老太太特別嘮叨,我回去晚了,她肯定得絮叨半天。”

    我連忙起身說:“走吧,這么晚了,你一個女孩子在外面太危險,我送送你吧。”

    白荷爽快地點點頭,同意了我的建議。

    將白荷送到她的住處后,我便趕回家,進入游戲。

    游戲中就是舒服,我四下張望,看見靜蕊竟然就坐在離我不遠的樹下。

    我三步并作兩步走過去,大喝一聲:“誰人樹下夢羅浮?”

    咦?靜蕊怎么沒反應?

    我連忙湊到她面前,將她低垂的頭慢慢托起,只見她緊閉雙眼,似乎正在睡覺。

    奇怪的是,她的臉紅得有些病態,難道她處于疾病狀態?我把手放到她的額頭上一試,壞了,怎么那么燙?

    《》中,疾病是一種比較特殊的狀態,在疾病狀態下,玩家會受到某些負面影響,除了幾個高階的牧師系魔法,只有去系統醫館才能獲得根治。疾病狀態下的玩家即使死亡后,疾病狀態也不會消除,這是疾病最讓人討厭的原因。

    我使勁搖醒靜蕊,醒來的靜蕊瞪著雙眼注視著我,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來,她的眼神也越來越焦急。

    靠,不會吧,靜蕊居然病得這么厲害。

    我連忙說:“我現在說話,做出一些猜測,如果正確,你就眨一下眼睛;如果錯誤,你就連眨兩下眼睛。好,你要是同意,就眨一下眼睛。”

    靜蕊立刻乖巧地眨了一下眼睛。

    通過我不斷的猜測和靜蕊不停地眨眼睛,我很快明白了原因。

    原來,在我急匆匆離開后,靜蕊就一直沒有走,后來她干脆坐在樹下,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等我把她叫醒的后,系統提示她由于在野外長時間睡覺,身染疾病,身體無法移動、無法說話、無法傳送信息等。

    我無奈地攤開雙手,說:“你說你怎么就這么笨呢?”她這一病,就是那種最嚴重的,甚至連回城符都無法使用。

    哪知她竟然調皮的連眨兩下眼睛。

    真是敗給她了!

    好在疾病狀態下的玩家只是狀態受到影響,不會有任何負面的感覺。

    我上前輕輕將她抱起,對著她不懷好意地笑道:“小娘子,今兒個大爺高興,馬上就與你洞房花燭夜。”

    靜蕊一聽我的話,氣得小臉通紅,眼睛不停地眨著,似乎在表達自己非常不滿。

    我看到她那可愛的表情,我別提有多得意了,我嘿嘿一笑,威脅她說:“你要是再敢表示不滿,我馬上就跟你嘴兒一個。”

    她馬上停止眨眼,眼里滿是哀求。

    我滿意地點點頭,說道:“這才乖嘛,大爺我滿意了,自然會讓你滿意的。”

    靜蕊的臉更紅了,她索性一閉眼,看都不看我。

    我仔細地打量了一下她那可愛的面容,心里暗想,唉,幸好這是游戲,要是在現實里,我肯定忍不住,直接將她“就地正法”。

    我緊緊了抱住她的雙臂,說:“嗯,玩笑開完了,現在我就送你去最近的村子,村子里應該有系統中醫。”

    網盟的官方網站上的《》地圖很簡略,只有中京及三個州都這四座城市的大概位置,其他一概沒有。

    在內測的時候,我們一群狂人硬是靠記憶拼湊了一份比官方完善上百倍的圣朝大陸地圖,一些離城市較近的村子當然記得非常清晰。

    我走向記憶中的村子,大概走了半個小時,才發現,自己稍微偏離方向了,然后換個方向繼續走。

    唉,雖然我的確想多抱一會兒靜蕊,雖然我的確想讓此刻的時間永遠靜止,但我是真心實意想找到村子的啊。只是,今天運氣特別不好而已。

    就在我稀里糊涂趕路的時候,突然覺得背后一涼,系統提示:您被玩家倩影殺手惡意攻擊,您有三十分鐘的時間做出正當防衛……

    不可饒恕!

    打擾我抱著靜蕊享受甜蜜時刻也就罷了,但是,這個人的攻擊已經嚴重威脅到了靜蕊的安危,這絕對是不可饒恕!

    我怒從心中起,猛地加速沖到一棵大樹下,低聲囑咐靜蕊:“別怕,就算死,也是我先死。”說完,我小心翼翼將靜蕊放在地下,然后轉身,怒視著剛才偷襲我的人。

    媽的,居然是個女盜賊的,換作平常,老子也許會手下留情,但現在事關靜蕊安危,就是神仙姐姐來了,我也照樣下死手。

    我還沒等罵她,那個卑鄙的小娘皮卻面無表情地說:“我在論壇上看到你一個人pk七人,殺了六個,剛好碰到你,就來找你pk。別否認,雖然論壇上的錄像有馬賽克擋住你的面部,但你們兩人的裝束卻一直沒變。”

    不會吧,這才幾個小時的時間,難道……殺了六個的話,就是除了一劍終生以外,最后死的那個家伙拍下的錄像?太無恥了。

    我仔細看了一眼這個小娘皮,靜蕊的身體已經算單薄的了,但她比靜蕊更加骨感。她不是靜蕊那種清秀可人型,她的身體異常纖細,皮膚蒼白,若非她的眼神太過冰冷,定會給人一種林黛玉般的病態美感。可惜啊,她那冷意十足的眼神破壞了一切。

    她這種相貌加眼神放到古代,就兩個字——克夫。

    看來她不是那種想殺人爆裝備的玩家,既然這樣,靜蕊就沒有危險了,但我仍然對她非常不滿。

    當然,我還得感謝她,是她讓我警醒,以后千萬不要隨意在別人面前亮出自己壓箱底的絕活。戮血卷軸在pk的時候,絕對是只能用在關鍵時刻的殺手锏。那個東西要是被人看破了,我會死得很難看。

    想想我剛放出魔法血量不足的時候,被人一刀砍在身上……頭皮發麻啊。

    我不悅地說:“我的女同伴病了,我要趕路救治,而你卻突然出手襲擊,實在讓我不爽。不過,看在你沒有繼續攻擊的份上,你只要向我的同伴道歉,咱們就當什么事也沒發生過,各走各的路。”

    倩影殺手看了一眼靜蕊,莫名其妙地對著靜蕊點了一下頭,然后對我說:“打敗我,我才能道歉。”

    干,小娘皮,看我不禍害死你。現在是白天,你的潛行根本無法使用,能在白天隱身的技能,可是六階位的技能。

    我也不打招呼,直接往她身上拍了一個蝶蠱,使用蠱術“蝶粉”,只見她“砰”地一聲跌倒在地,進入昏睡狀態。她剛醒,我又往發出蝎蠱,并使用蠱術“尾針”,把她打入眩暈狀態。

    看著她晃晃悠悠的樣子,我惡毒地一笑,收回蝶蠱。哼哼,pk?老子先玩死你。

    隨后是蜂蠱的“蜂刺”造成盲目狀態、蠶蠱的繭縛造成固定狀態,等那這幾個蠱術用完了后,我喝下一瓶中型金瘡藥,直接用戮血卷軸往自己身上拍了“石膚術”“火焰護盾”“冰之盔甲”“靜電立場”和“風之鎧”。

    我就往那里一站,囂張地說:“來吧,我就站在這里讓你攻擊。”

    不同元素的防御魔法相互疊加后,總防御力會稍微打一些折扣,但各系防御魔法所附帶的其他屬性卻不會減弱。

    被我用蠱術三番兩次戲弄后,她原本冰冷的眼睛出現了另一種眼神,讓我不爽的是,那種眼神不是憤怒,而是狂熱。

    她毫不猶豫地向我沖來,手中的匕首直取我的頸部大動脈,可惜,她的匕首受到靜電力場的排斥效果,滑向我的肩膀,根本沒有破我的防御,僅僅對我造成強制性的一點傷害。

    《》中,攻擊分為要害攻擊、普通攻擊、輕微攻擊和無效攻擊四種。

    要害攻擊,就是擊中敵人的要害部位,會造成正常傷害的兩倍到十倍不等的效果,甚至有可能一擊斃命。

    普通攻擊,就是正常的攻擊,沒有任何異常狀況。

    輕微攻擊,在擊中對方的時候,對方出現躲避成功或者有其他技能導致攻擊偏離的情況,會出現輕微攻擊。輕微攻擊的傷害小于普通攻擊。

    無效攻擊,就是在某種特定的條件下,無法對敵人造成任何傷害。

    在一般的情況下,只要擊中敵人,即使攻擊的一方攻擊力無法破除敵人的防御,系統還是會強制扣除敵人一點的生命值;但如果敵人在遭受攻擊的同時躲避,就會有一定幾率出現miss效果,也就是沒有命中,攻擊一方是無效攻擊。當然,某些技能就會消除這個強制扣除一點生命值的效果。

    倩影殺手不僅沒有對我造成有效打擊,甚至在攻擊我后,同時受到火焰護盾的火焰反彈傷害、冰之盔甲的冰凍遲緩效果和風之鎧的風之枷鎖效果。可以說,她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她后退幾步,靜靜地看著我,不知道要干什么。

    我嘲笑道:“不是要pk嗎?怎么不pk了?我最討厭你們這種無理取鬧的人,憑什么我就必須得跟你pk?老子有時間還不如去系統妓院打兩炮呢。告訴你,你要是再敢騷擾我,小心我對你手下無情。能躲過我幾招,想必你心里有數了吧?”

    我剛說完,就感受到體療術的效果,我連忙轉頭看向靜蕊,只見她紅著臉,低聲說:“我的疾病剛剛減輕了,手臂可以動了。”

    我一聽,剛才的不快立刻拋到九霄云外去了:“好點兒了?那就好。不過,現在用回城符回中京的話,會耽誤很多沖級時間。現在我們離村子不遠了,直接去村子治病吧,好嗎?”

    靜蕊還是那么聽話,輕輕地點點頭,然后卻望向那個小娘皮。

    我轉頭看著她,哪知她說道:“正面pk我打不過你,雖然你的裝備是一大優勢,但輸了就是輸了,我不會找借口。從今天起,我就一直跟著你,直到打敗你的那天為止。”

    我看見她就心煩,不由得張口罵道:“你有病吧!你花癡啊!想男人就直說,哥哥我絕對能滿足你。把你家地址告訴我,我這就找你去,干……”

    “男人,說話別那么難聽。”這是靜蕊第一次打斷我的話,而且明顯帶著不滿的語氣。

    我看到靜蕊的表情,心頭不由一慌,連忙辯解:“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看不慣她。一個姑娘家家的,跟個瘋子似的找人pk不說,居然還要死皮賴臉的跟著我……”

    頭一次看到靜蕊如此嚴肅,我越來越沒有底氣。

    “男人哥哥,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你說的話太難聽了,女孩子家最討厭那種粗話了。”停頓了一下,她又恢復了往日的乖巧,“我剛才太過分了,你別生氣啊,其實我沒有討厭男人哥哥意思,其實我……”說完,她竟然害羞地低下頭。

    頭疼,頭疼啊,這笨女人要是發威,估計連老天都得退避三舍。

    我無奈地說:“好,我答應我們的小小靜蕊女士,以后,我絕對男人盡量少說粗話,就是罵人,也一定不帶臟字。可以了嗎?”

    靜蕊抬頭看了看我,乖巧地點點頭。

    我一轉身,對著倩影殺手就說:“請問,美麗的女士,您需要慰藉嗎?如果您需要,請您撥打119,消防車上高壓水龍頭噴射出來的高速水流,絕對能讓您那里感受到世間最美妙的快感……”

    “男人哥哥!”靜蕊終于抓狂了。

    看到靜蕊捂著耳朵滿臉怒氣的小模樣,我哈哈大笑起來。

    我伸手將她抱起,笑著說:“笨女人,別生氣,我跟你開玩笑呢。”

    躺在我懷里的靜蕊輕輕掙扎了幾下,然后噘著小嘴兒嘟囔著:“男人哥哥真是壞透了,腦子里都是壞東西。”

    看到靜蕊居然在我懷里撒嬌,我不由得一呆,這似乎是我們兩人相識一來,她第一次撒嬌。

    或許,此刻,她才真正地當我是同伴吧。

    終于得到靜蕊的認可,對那個小娘皮我已經不在乎了,我回頭隨意地說:“你愿意跟著就跟著,不過,你要是敢對靜蕊不利,我就殺到你刪號。當然,還是建議你撥打……”看到靜蕊又要捂住耳朵,我哈哈一笑,便大步邁向村子。

    我抱著靜蕊,心里那叫一個得意。能讓靜蕊完全信任我,還向我撒嬌,別說pk了,就是把我殺到零級,我也心甘情愿啊。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冊成為暢想會員,享受更多便捷! ( 超級網游之蠱巫獵艷行(蠱巫傳說)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