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豪乳雪姐

文 / 絕對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我和靜蕊來到一座名叫“清泉村”的村子里,找到村子里的中醫治好了靜蕊的疾病。

    在出村子的時候,我一不小心撞倒了一個不停走來走去的書生,那個書生倒地后,竟然大聲叫喊:“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想我李青書堂堂秀才,不僅痛失胞妹,今日競又被豎子絆倒,哀哉!哀哉!”

    號稱內測任務之王的我,一聽到這個秀才的話,立刻將辱罵我的“豎子”過濾,這絕對是個任務。

    我連忙將秀才扶起,然后拱手道:“別跟我廢話了,是不是讓我幫你找妹妹?”

    聽到我這種無賴般的問話,靜蕊“噗哧”一笑,而那個準備等我道歉的秀才聽后茫然不知所措,半天才反應過來。嘖嘖,大多數npc就是笨啊,我稍微直接點兒,他們就得半天才能反應過來。

    這種出其不意的討要任務的方法,是我在內測時偶然間發現的。《》中,除了有名有號的超級npc,其他普通npc的智能化程度都非常有限。

    對付普通的npc,用這種方法特別好使,只要我能判斷對任務的要求,然后直接索取任務,十有八九會成功。我曾上交過這個問題,網盟工作人員不認為是bug,而是認為我洞察先機,獲得任務的幾率當然高了。

    秀才李青書定了定神,恢復了許多舊時書生那種令人惡心的高傲神態,他說:“壯士所言極是。只要壯士能夠從山賊那里救出我的胞妹巧兒,我將贈予壯士一件祖傳之物。”

    好東西,根據內測的經驗,只要是祖傳之物,就極有可能得到特別的東西,當然,好東西的幾率還是少。

    《》中除了各個系統職業工會、傭兵工會、官府或者皇家的任務外,其他任務都不會顯示任務級別,也不會有提示接下任務或者完成任務。

    比如這個秀才給我的任務,就是屬于npc的私人任務,與系統不掛鉤,失敗也沒有任何損失,是最自由的任務。而任務獎勵,則完全由npc自己制定,當然,玩家也有一定幾率協商。

    不過,我是那種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兒,不知道具體的任務獎勵,我心里不舒服。

    我毫無自覺地湊上前,問:“秀才兄弟,你的家傳之寶是什么東西?不會是家譜吧。”

    那個秀才搖頭不語。

    小樣兒,還管不了你了,我馬上擺出痞子作風,說道:“既然青書兄不信任我,那我也就沒必要去救回你的妹妹。你們這里窮山惡水的,等到其他壯士來的時候,你恐怕早就當舅舅了。嘖嘖,壓寨夫人,多好聽的名字啊。等再過幾十年,你沒準就成壓寨舅舅了呢。”

    李青書被我氣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最后才憋出一句:“我的家傳之寶,是一對有著神奇力量的玉鐲。”

    聽到“神奇力量”,我立刻兩眼放光,而且是一對啊,肯定是極品。護腕類道具,和戒指一樣,都是論單的。如果成對出現,絕對是好屬性,其價值不亞于普通的套裝物品。

    我一拍胸脯,豪氣干云地說道:“青書兄的話我記下了,咱妹妹巧兒的事就包在哥哥我身上了。”然后,我惡狠狠地警告他:“這個任務不準告訴別人,否則,我立刻通知山賊頭子把你剁了。”

    這個秀才明顯膽小怕事,一聽我要勾結山賊,他的臉立刻綠了,還一個勁兒地點頭:“壯士放心,從今以后,我李青書三緘其口,絕對不透露這個信息。”

    既然這樣,我就沒有必要在這里跟他浪費時間了,問清楚山賊的大概位置后,我和靜蕊做了簡單的修整,就走出村子。

    不過,那個花癡小娘皮倩影殺手一直跟在我們后面。

    離開村子后,我立刻向西北方向走去,同時對靜蕊解釋:“你別看我剛才保證的多厲害,其實《》里人類怪最難纏。最可惡的是,人形怪從來不實行計劃生育,經常成群結隊拖家帶口的,上陣父子兵,殺人一窩蜂。而且人形怪物擅長使用詭計,所以,沒有十足的把握,我絕對不會去招惹山賊。”

    我回頭看了一眼那個花癡女,繼續對靜蕊說:“咱們現在去殺個小boss,給蠱寶寶弄點兒美味的口糧。”

    靜蕊一聽“蠱寶寶”三個字,立刻不停地點頭,口中答應:“嗯,一定要把他們喂得飽飽的。”說完,一雙亮閃閃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我。

    “不行,我可不想被那個花癡女弄清楚我的家底。你要是愿意看著我被她pk死,你就盡管拿去玩好了。”

    “哼。”靜蕊小鼻子輕哼一聲,便不再理我。

    記憶村子位置的時候有些偏差,但記憶boss咱可從來沒出過錯。

    憑著內測的經驗,我很快摸到boss的領地,用十二元蠱悄悄地把boss周圍的小怪都清理后,就準備打boss。

    十級以上的boss,都有強力的技能攻擊,或魔法、或妖術、或怪力,不一而足。

    這次要殺的boss叫金角彩足虎,十四級boss,樣子相當兇悍。不過,有了內測的經驗,殺這種血量不到兩萬的boss,只要不出意外,二十分鐘搞定。

    這個boss的最強技能就是靠頭上的金角打出“金角刺”,速度快、距離遠,相當強悍。

    可惜現在不比內測,內測的時候,我全身都是極品,挨幾下boss攻擊沒什么。但現在不行啊,只能小心翼翼地往自己身上多加幾個防御魔法,否則,還真頂不住這個boss的技能攻擊。

    為了提防金角彩足虎的技能攻擊,我選擇了在森林里游斗。

    為了防止靜蕊被金角彩足虎偷襲,我費了好大的工夫才把靜蕊弄上樹。嘿嘿,她那豐滿的小屁股壓在肩膀上的感覺,好舒服……

    渾身充斥著各種防御和輔助魔法,還有靜蕊的道術,我快速跑到金角彩足虎前,一口氣把十二個元蠱全部打出。每秒二十四滴的血,也不是小數目。

    金角彩足虎一看到我,就憤然而起,怒目圓睜,頭上那只金色獨角熠熠發光,分外惹眼。

    《》里的大部分boss特會裝b,遇到敵人,先是顯擺一下自己的威勢,然后才發動攻擊。

    老子可不跟你硬拼,俺還得回去找靜蕊呢。

    抬手給它一個“冰矛”,我立馬拼命地忘埋伏地點趕。

    媽的,這個等級的boss就是強悍,就算受到冰凍遲緩的效果,速度還是比我快上一截。

    我跑到靜蕊所在的樹下,放出一片地網,然后就一道接著一道冰系二階位魔法“冰刀”往金角彩足虎身上甩。

    金角彩足虎一踏入地網,同時受到雙重遲緩效果,速度立刻慢了下來,但也和我的速度差別不大。要不是我的冰刀連綿不斷的攻擊,阻擋了它前進的腳步,我一代蠱巫絕對男人必定葬身虎口。

    媽的,那個花癡女也不是什么厚道人,我在這里拼死拼活,她站在遠處看熱鬧。好在我看她不像那種搶boss的奸詐小人,否則,我早就在殺boss前先弄死她。

    發一個冰刀消耗的血量不算多,靜蕊一個體療術足以支持我發三個冰刀,冰刀的冰凍遲緩效果能持續兩三秒,也夠了。

    在地網的范圍內,我利用樹木做障礙物,不停地游走,一時間打得有聲有色,非常順利。

    慢慢地,我摸清了金角彩足虎的路數,我的攻擊方式變成了一個冰刀加一個大火球,這樣不會降低遲緩效果,而攻擊力卻翻了一翻。

    我隨手打出一個大火球,習慣性地后退、側移,但就在這個空檔,金角彩足虎頭上的金角突然爆出一團光華,接著整個金角彩足虎化作一道巨大的光團向我急速沖來。

    金角刺這個技能真tmd是超強的人體暗器,呃……應該是獸體暗器!

    看著陣勢,這個技能居然比內測更加兇狠。

    我嚇得魂飛魄散,拼命向右躲閃,但那團光華來勢太急,我的整條左臂連同左面的大樹,都被那團光華擊中。

    我覺察到左肩膀一涼,連忙側頭一看,他娘的,左臂斷了。而那棵大樹,轟然倒地。

    我真是太英明了,老早把疼痛感調到百分之一,要是百分百的疼痛感,我肯定直接昏死過去。

    賤人,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我大喊一聲:“靜蕊,幫我加血。”我立刻用背包里的繃帶包扎好肩膀上拳頭大的缺口,阻止了流血不止狀態。好在我斷的左臂直接抵消了boss的技能傷害,那么恐怖的攻擊力要是實打實的算在我身上,老子還真就立刻化作白骨了。

    他奶奶個熊,斷右臂多好,斷了右臂,咱起碼可以騷包地自稱楊過再世,但斷了左臂,只能叫做殘疾人。

    戮血魔卷和蠱術配合,天下無敵。剛才因為顧忌花癡女,我沒想亮真本事,但這條悶騷的金角彩足虎真惹惱我了。

    金角彩足虎的技能的確牛b,但副作用也相當大,它硬是沖出了幾十米才能停下來,要不是中間撞斷過不少樹,肯定沖得更遠。那個技能結束了半天,它還跟個白癡似的搖頭晃腦、歪歪扭扭地在原地打轉,看樣子,是技能后遺癥。

    利用這段空暇時間,我一口咽下好幾顆中型金瘡藥,狠狠地往自己身上砸各種防御和輔助魔法,等到金角彩足虎再次逼近的時候,除了左臂空空,我的一切都恢復了正常狀態。

    我右手拿著戮血魔卷,對著金角彩足虎發出四階位土系魔法“沼澤術”,金角彩足虎沒留意,一個猛子扎了進去。它不停地在沼澤中掙扎,露在沼澤外的一雙爪子不斷地撲騰著,而他那威武的虎頭上沾滿了泥水,看起來非常狼狽。

    等生命值恢復后,我再次使用土系魔法的石凝術,瞬間將沼澤變為凝固的石頭,金角彩足虎也被固定在石頭里,只露出一對爪子和一個滑稽的虎頭。

    靜蕊一個感冒發燒就花了一兩金子,我斷一條胳膊,最少得花三兩金子。這筆錢,必須得從金角彩足虎骨頭里敲出來。

    我往金角彩足虎身上扔了個蛇蠱的“蛇毒”,然后又在它頭上放了一道三階位火系魔法“旋轉火柱”,接著拼命地用性價比最高的大火球往老虎頭上砸。

    金角彩足虎的整個虎頭都被火焰包圍,它拼命地吼叫著,想要擺脫困境。

    大概是產生了要害攻擊吧,旋轉火柱給金角彩足虎造成的傷害越來越大,由一開始每秒五十多傷害,到現在每秒兩百的傷害。

    在將金角彩足虎固定的石頭即將裂開的時候,我大聲喊道:“靜蕊,現在你什么也別管,狂發體療術”。

    “轟隆”一聲,金角彩足虎沖破石頭的束縛,猛地帶著一身碎石跳出地面。

    等的就是你,我對著金角彩足虎發出一道木系三階位單體魔法“青藤縈繞”,只見六根綠色的藤條自金角彩足虎腳下急速生長,一眨眼的工夫,就將它捆了個結實。

    我嘿嘿一笑,先在金角彩足虎身上施放了一道旋轉火墻,然后連續發了兩個“火隕”轟擊在金角彩足虎的身上。金角彩足虎身上的青藤與火柱相遇后,迅速燃燒起來,對老虎造成了附加傷害。

    放完這幾個魔法,我的生命只剩下個位數了,我靜靜地站在原地,靠靜蕊的體療術恢復生命。中型金瘡藥太費錢,在這種暫時安全的狀態下,還是靠體療術補血比較省錢。

    我的生命剛恢復到一半,就聽到靜蕊說:“男人小心,倩影殺手發信息說有一小隊玩家正在接近。”

    花癡女居然發善心了,真是稀奇。

    偏偏這個時候來人,還讓不讓人活了。

    遇到花癡女后,我就知道應該隱藏自己的實力。蠱巫的身份只能隱藏一陣,再過一段時間,肯定曝光;我在與一劍終生他們的pk過程中,用了火系和冰系魔法,以后想隱藏也不行。所以,以后在別人面前,我只使用蠱術和冰火兩系的魔法,其他元素系的魔法,絕對不能讓外人看到。

    這個花癡女真是讓我頭疼,她現在可能早把我摸透了。不過,就看她那副整天冷冰冰的樣子,應該不會把我的能力泄露。

    靠,我胳膊壞了,難道腦子也壞了?誰知道花癡女是什么人,她要是去官方論壇泄露我的能力,我還真找不出借口指責她。

    我立刻給靜蕊發信息:“我的能力都被那個花癡女看得差不多了,你借著這個機會感謝她,爭取拉她入伙。”

    靜蕊雖然有些單純,卻不笨,我想她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因為怕被新來的人看到我的其他魔法,我索性恢復一開始的戰斗方法,恢復一個冰刀一個大火球的攻擊方式。

    僅僅過了一分鐘的時間,系統提示:小小靜蕊邀請了倩影殺手加入隊伍,身為隊長的您有權阻止倩影殺手加入隊伍。我當然沒有阻止。

    花癡女在加入隊伍后,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很快便到了靜蕊的身邊。

    花癡女用隊伍聊天說:“來的小隊有九個人,職業非常齊全,是個全能型隊伍。”

    所謂全能行隊伍,就是無論沖級、殺boss、冒險還是做任務,那個小隊都可以應付。

    大約三十秒后,九個人的身影出現在我的視野。

    真背運,看他們的隊形及行動方式,就知道他們肯定都是經驗豐富的玩家,最不濟,也是他們中有個經驗豐富的隊長。

    我一邊繼續和金角彩足虎打游擊戰,一邊警惕地防備他們,以防他們突然發難搶boss。

    我雖然不是好人,但也不會首先攻擊他們,我最討厭那種仗著自己勢力大動不動就清場的玩家。當然,如果清場的那個人是我,我會患一種叫做選擇性失憶癥的病。

    他們走近后,沒有立刻發難,而是觀察了一番,很快,那個領頭的女子大聲問道:“朋友,需要幫助嗎?”

    我只是掃了她一眼,就發覺,這個女人不簡單。

    她神態自若,眼神里流露出一種淡淡的嫵媚,渾身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風韻;而最引人注意的,是她那極度豐滿的胸部。我雖然對女人胸部尺碼沒有研究,但僅靠目測,我就知道,我用雙手都未必能完全握住她那一個。

    豪乳,而且是最動人的熟女的豪乳。

    嗯,我所說的不簡單,特指她的豪乳……

    色歸色,但我可不會因為一個不相識的女人亂了方寸,我同樣高聲說:“如果你所說的幫助是指坐壁上觀甚至離開,我會非常感謝你們的。”

    那個女子繼續說:“我們是職業玩家,絕對不會搶你的boss,你放心好了。”

    我大聲回答:“既然如此,我先行謝過各位。”

    我依舊按照老套路跟金角彩足虎游斗,不一會兒,金角彩足虎就進入重傷狀態。

    死老虎的血量終于降到五分之一了。

    那個女子又突然喊到:“我們需要金角彩足虎頭上的金角完成一個任務,這位朋友,在你殺死它后,是否可以割愛?我們會出一個讓你滿意的價格。”

    我對付重傷狀態下的金角彩足虎游刃有余,眼看就要殺死boss,而且那些人沒有的意思,心中自然歡喜,就接口道:“我為了殺這頭金角彩足虎,斷了一條手臂,你們只要替我支付我治療手臂的診金,我就將金角奉送。”

    那個女子爽快地說道:“成交。”

    女子的話音剛落,那頭卑鄙的金角彩足虎頭上的金角突然爆出一團亮光,已經吃過大虧的我想都不想,直接向右側撲倒。

    等我站起來的時候,卻發現它這次的技能“金角刺”,正好把靜蕊待的那棵樹給撞倒了。

    我立刻大喊:“花癡女,你保護靜蕊快點兒離開,這頭無恥的老虎血不多了,我自己能耗死它。”

    那個豪乳女子聽后馬上喊到:“兩個小姑娘,來我們這里吧。”

    在花癡女和靜蕊逃到豪乳女子身邊后,那頭金角彩足虎再次向我沖了過來。

    沒有靜蕊的體療術,我就不能連續使用戮血卷軸,而蠱術成了真正的主力。

    我還是先放出一個地網,然后發出一個冰刀,緊接著就是一個繭縛讓金角彩足虎一頭栽倒。

    我在它身上放出一道旋轉火柱,慢慢等待生命恢復,在它就要掙脫繭縛的一瞬間,我抓住時機,賞了一個眩暈給它,這樣,它繼續承受旋轉火柱的攻擊。

    當它的眩暈效果解除后,我立刻打出一個冰刀,減緩它的速度,然后繼續在地網范圍內打游擊戰。不同的是,為了讓生命值保持在一半以上,我不得不減少使用魔法的頻率,并且時時刻刻計算著冰凍效果的持續時間,只有這樣,我才能更好的節省生命值。

    哪知這頭boss越戰越勇,好幾次我都險些被它撲中。

    越是口渴越沒水,越是天黑越見鬼!

    發出一個冰刀后,我習慣性的后退,結果竟然被一條露出地面的樹根絆倒。

    在我倒地后仰的同時,我看到金角彩足虎巨大的身影向我撲來,此時我才覺察,這頭死老虎還真挺tmd威風的……

    我倒地后,還沒等做出任何反應,金角彩足虎就撲了上來,它的一撲之力就讓我銳減三分之一的生命。與此同時我向它發出一道“蜂刺”蠱術,但系統判定我身體處于失衡狀態、精神處于慌亂狀態,無法發出蠱術。

    我太陽,蠱術不是只受“階位震懾”的影響嗎?該死的網盟,該死的系統。

    就在我絕望的時候,我突然感受到兩股清流進入身體,我的生命立刻補滿。

    一道是笨丫頭的體療術,而另一道是治療術,是牧師的治療術,那個小隊的人中有人幫助我了。

    金角彩足虎一口咬下,我的生命值又見底了,但我再次發出的蠱術成功了,“蝶粉”直接將金角彩足虎打入睡眠狀態,我也連滾帶爬地虎口脫險。

    我高聲說道:“謝謝牧師了。”然后匆忙灌下兩瓶中型金瘡藥,并且再次感受到體療術和治療術的效果。

    有人加血,我馬上挺直了腰板,不停地交替使用蠱術和四階位魔法,用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干掉了金角彩足虎。

    我上前將金角彩足虎的尸體塞進虛納蠱居中,順手把金角彩足虎爆的裝備和黃金銀子揀了起來。

    不錯,兩件未鑒定的高級裝備,四件普通裝備,二兩黃金和三十多兩銀子。

    我樂呵呵地向那隊人走去,并故作豪氣地問:“剛才是哪位牧師朋友仗義出手?俺送件牧師的裝備表示一下謝意。”兩件高級裝備中,其中有一件是牧師專用的長袍。

    沒曾想,豪乳女子一伸左手,笑道:“拿來吧,我就是那個仗義的牧師。”

    我毫不猶豫地將那件長袍和金角遞給她,然后一拱手,說道:“剛才,真是多謝你了。”

    豪乳女子掩口而笑:“這么說是沒錯,不過,我們的存在也分散了你的注意力,幫你算是我們的補償吧。當然,既然你這么大方,我也就收下這東西,謝謝你了。”

    我擺擺手,正色道:“一碼歸一碼。你們來了不搶boss,已經夠仁義了,我要是怪你們就太不厚道了。金角是附贈給你們的,治療斷臂的錢我還是有的。”

    豪乳女子看著我的斷臂說:“小兄弟,過來點兒,這點兒小傷我還是能治好的。”

    說完,她將雙手按在我的斷臂處,口中念念有詞,幾秒鐘后,她的雙手發出圣潔的白光,而我斷掉的手臂竟然飛快地重新生長出來。

    《》中,人物處于疾病或重傷狀態靠神圣系魔法就能恢復,斷肢類的傷,等同于重傷狀態,并非不可醫治。畢竟,這里是游戲。

    太夸張了,能將我斷掉的手臂復原的神圣系魔法,最低也是五階位的“神圣愈合術”,她怎么會掌握的?

    看到我吃驚的表情,她擦拭了一下臉上的汗水,說:“我的‘神圣復原術’是一個任務的獎勵。”

    我靠,居然是神圣復原術,這個魔法可比神圣愈合術還要高級。

    我謝過她后,隨口問道:“你們是職業玩家?來這里就是為了金角彩足虎?”

    豪乳女子點頭說道:“對,我叫雪落無痕,帶領一幫不成氣候的小子丫頭靠網游為生。”

    雪落無痕?我連忙問:“你是雪痕組織的雪姐?”

    豪乳女子驚奇地點頭說:“對,我們組織就叫雪痕,年紀比我小的熟人都叫我雪姐,你是?”

    這個世界真是小,我們竟然以這種方式在《》見面。

    說來也巧,很久以前我們兩個組織經常會進入同一款網游的同一個服務器,相遇次數多了,自然就有機會合作,時間一長,彼此混的極熟,關系相當好。

    確認她的身份后,我放聲大笑:“自己人,都是自己人。我是男人,絕對男人。”

    雪姐驚訝地打量了我一眼,不禁贊嘆道:“我說誰運氣這么好,隱藏職業蠱巫加一身齊全的裝備,而且戰斗意識極佳呢。原來是男人老弟啊,這就怪不得了。聽說你在內測里出盡風頭,可惜,我沒你們那么幸運,進不了內測。”

    我知道雪姐是個要強的女人,看到她眼神有些黯淡,就連忙出言安慰她說:“其實內測也沒什么好處,就是提前熟悉一下游戲而已。憑雪姐你的實力,在《》里很快就能打出一片天地。到時候,你一定要罩著弟弟我啊。”

    雪姐嬌笑的花枝亂顫,一雙不斷抖動的豪乳更是讓我目眩神迷,她向我拋了個媚眼,說:“你就是這張嘴甜。”

    我笑了笑,說:“嗯,雪姐,等會兒我下線的時候,把內測的資料傳給你一份,這可不是外面那種大路貨。”

    雪姐笑著說:“還是男人弟弟最好,有好事記著雪姐,你那個死老板,內測結束后就沒聯系我。”

    我無奈地說:“老板他們忙得要命,當然會忽略一些事情。這不,我一看到雪姐就馬上投誠了。”

    雪姐詫異地問道:“你們幾個不都是一直在一起的嗎?他們人呢?”

    我聳了聳肩,故作輕松地說:“嗯,我現在正在休假,短時間內不做職業玩家了,想放松一下精神。當然,我和老板還是有聯系的。”

    雪姐親昵地用肩膀頂了頂我的手臂,然后她瞄著靜蕊和花癡女偷笑道:“不做職業玩家了,做職業采花大盜了?”

    離我這么近,她沒覺察什么,但是,我卻清晰地感受到她的好幾次都碰到我身上,讓我心猿意馬,連呼吸都有些亂了。

    我大呼冤枉:“怎么可能?就算要采,我也得以雪姐你為終生奮斗目標啊。”

    雪姐嬌嗔道:“呸呸呸,你就會油嘴滑舌,不跟你打情罵俏了,否則,你的兩個小情人該找我pk了。”說完,她回頭沖著其他隊員喊到:“都過來,這小子是絕對男人,都來打個招呼。”

    大家都是熟人,嘻嘻哈哈一陣過后,相互加為好友。我分給他們幾件裝備后,就相互辭別。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冊成為暢想會員,享受更多便捷! ( 超級網游之蠱巫獵艷行(蠱巫傳說)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