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兄弟重逢

文 / 絕對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我和靜蕊是隱藏職業,目前沒有自己的職業工會,所以一切職業技能等由系統分配。而倩影是盜賊,必須完成在盜賊工會那里完成一個簡單的任務才可以花費黃金學習二十級的盜賊技能。

    在倩影學完所有的二十級盜賊技能后,我們來到傭兵工會,申請建立傭兵團。

    我剛跨入傭兵工會的大門,就看到五張熟悉的面龐,我高興地沖他們喊道:“老板、烏賊、眼鏡、牛哥、老劉!”我的喊叫聲引得工會大廳中很多人的注意,好在我沒有全力大喊,否則還真會引發其他人的不滿。

    人類盜賊絕對烏賊第一跑過來,在我面前不斷走來走去打量著我,口中還發出“嘖嘖”的聲音,然后又瞄了兩眼我身后的靜蕊和倩影,才感慨道:“想不到啊,真想不到!在我們面前,你不饞嘴不偷腥,一旦離開我們,嘖嘖,才幾天啊,就左擁右抱了。我這才明白,你是個悶騷的貨啊。”

    我聳聳肩,說道:“我們之間可是純潔男女關系,也就你這種用下半身思考的人形生殖器才那么想。”

    烏賊也很有分寸,沒有繼續說更加不堪的話,只是對著我發出兩聲“嘿嘿”的淫笑,便大大方方地對我身后的兩個女人說:“兩位美麗的女士,我叫絕對烏賊,希望你和兩位交個朋友。”

    靜蕊一聽,后退了半步,低聲說:“絕對烏賊?難道你就是男人說的那個滿腦子都是壞東西的大色狼?”她看到烏賊臉上瞬間變得烏黑,連忙彎腰道歉:“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是男人這么說你的。”接著,她又吃驚地捂著嘴,沖我連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出賣你的……”

    我汗,我以前怎么就沒發現這個笨女人這么啰唆。

    我無奈地拍著烏賊的肩膀,說道:“看到沒有,我們隊里都是奇怪的家伙。一個總是為屁大點兒事就道歉,另一個卻永遠一副冷冰冰的死人臉。”然后,我捂著頭痛苦地說:“真tmd的怪了,我還真就越來越喜歡她們兩個了。唉,我一定是被她們兩個人給傳染了。”

    烏賊的性子我了解,他喜歡那種活潑外向的女人,而且越風騷越好,所以他沒有對我的兩位女隊員發動攻勢。

    接著走過來的是精靈冰系法師絕對眼鏡,他向我抱怨道:“媽的,垃圾游戲,連個眼鏡都沒有。要是讓星星看到我沒了儒雅的形象,那我得郁悶死。”說完,他習慣性地沖著一扇能反光的窗戶甩了甩頭。

    牛哥在游戲中還是虎背熊腰的大漢形象,身為獸人狂戰士的他用洪亮的聲音說:“怎么樣,在游戲里有沒有遇到欠揍的人?告訴我,老子這就去pk他們。這些日子,忙著練級,一直都沒pk,嘴里都淡出個鳥兒來了。”

    而人類牧師老劉如往常一樣,像個長者笑瞇瞇地看著我們胡侃海吹。

    離我很遠的老板用私聊方式發過來信息:“我正在排隊申請傭兵團呢,你也準備建個傭兵團?要不直接加我這里算了。”

    想起我得罪了光輝聯盟的人,我連忙回絕了老板,借口是我兩個隊員不同意。身為職業玩家,最忌諱的就是與各大網游公會發生沖突。一個有著數十年歷史的大公會,其實力絕對足以顛覆《》之前的任何一款網絡游戲,更別說對付僅有六個人的絕對組織了。

    老板又發個短信:“這樣吧,我申請個合作任務,咱們一起完成同一個任務,完成后,各自建立各自的傭兵團。不過,合作任務的難度很大,而且肯定有boss要打,怎么樣,做不做?”

    我想了想,回答道:“嗯,好吧,這么長時間沒見了,算是個短暫的聚會吧。”

    等老板申請完任務后,大家也都打了招呼,但靜蕊還是老樣子,面對不熟悉的人,總是保持一定的距離。

    我看了一下他們的裝備式樣,就知道他們每人最多有兩件高級裝備。

    《》,普通裝備沒有任何光芒,而高級裝備則根據層次不同發出不同顏色的光芒,天級深紫,地級金黃,玄級亮銀,黃級海藍。套裝裝備和成長裝備則沒有固定的顏色。

    不過,《》里面很人性化,在正常狀態下,玩家可以隱藏自己的姓名、裝備的光芒及其他稱號等。而玩家若是惡意他人,被攻擊者則會知道攻擊者的名字。比如我那次主動攻擊一劍終生他們,自己的姓名就被他們獲知了。

    高級裝備即使隱藏了光芒,但外形還是與普通裝備略有差別,總的來說,高級裝備更有質感、外形更獨特。

    我偷偷交易給老板三千兩黃金,并用私聊方式說:“這幾乎是我全部的家產了,你先拿去用。我現在根本用不著錢。嗯,因為我是和她們組隊,所以就算看到適合你們的裝備也不好意思留著,只能換成我們三人需要的裝備。”

    我們打到的其他高級裝備,基本都是直接從厚道商人那里換成適合我們的,好屬性的高級裝備現在是有市無價。賣掉的都是普通裝備和屬性不好的高級裝備。

    老板爽快地接過錢,笑著說:“沒想到,你單飛后,成就居然比我們加起來還要高。我們五個拼死拼活地積攢,才攢了不到五百兩黃金。”

    我只能對老板說是巧合。要是他們幾個知道我們的爆率有多高,肯定得羨慕死。

    我們寒暄一陣后,就進入正題,老板一邊翻看任務說明一邊給我們解說:“離中京一百里外有個叫馬家村的村子,那個村子最近有大批的十二級黑狼出沒。我們的任務是,進入馬家村后,連續防御住三次黑狼的入侵,并且在第三次擊殺黑狼boss黑煞狼王,便算完成了任務。”

    我太陽,老子我最怕的就是狼。

    沒有辦法,在去馬家村的路上,我把遇到狼族護法的事情跟他們細說了一遍,引得他們連聲驚嘆。

    老板思考了片刻,說:“如果是這樣,反倒是好事。男人你既然成為狼族的主要攻擊目標,那我們其他人的壓力就會相應地減弱。到時候,我們只要把你保護好了,而你借助戮血魔卷,完全可以抵擋狼族的攻勢。”

    我點頭稱是:“對付十二級的黑狼,我還是有把握的,有老劉這個牧師和道士靜蕊,我可以保證連續不斷地發出四階位單體魔法。現在我有了四十五的體質,已經足夠發一個五階位的范圍魔法了。再加上咱們已經是第二階位,而十二級的黑狼不過是第一階位,有階位震懾的影響,我的那個詛咒效果會減弱很多。”

    以我現在的防御力,十二級的黑狼根本沒法破我的防御。

    我們很快來到馬家莊,面色憔悴的村長驚喜地出村相迎,烏賊在一旁嘀咕:“靠,他怎么知道我們這個時候到,系統真會作弊。”

    通過村長之口,我們了解了黑狼來襲的真相。原來,村里的一位獵人偶然在山里獲得一株血靈芝,就把它帶回家。但沒曾想,那株血靈芝竟然是附近黑狼們守護的圣物。就這樣,最近無數的黑狼在村子周圍活動,見人就攻擊。

    我好奇地問:“你們直接把血靈芝送還給黑狼不就完事了?”

    村長哭喪著臉說:“哪能那么容易啊。狼類特別記仇,血靈芝在我們手上,它們還有所顧忌,不敢大規模進攻。我們一旦把血靈芝送還,它們肯定會血洗馬家村。”

    就在我們說話的工夫,村子外面已經聚集了越來越多的黑狼。只有我們才明白,這些狼,十有八九是因為我而來。

    我看著外面那些黑狼,對村長說:“村長,你也看到了,現在外面的狼越聚越多。我們要是打不過,大可以使用回城符一走了之,不過,你們村子可就危險了。”

    村長聽到我要逃跑,嚇得一臉慘白,他顫聲說:“壯士,請你們救救我們這個村子吧。”

    我看著他說:“救你們可以,但是你得答應我們兩個條件。”

    那村長連聲答應:“莫說兩個條件,就算讓老漢我做牛做馬,老漢也心甘情愿。”

    我立刻開出價碼:“第一,你們把那禍根血靈芝交給我;第二,你們村子必須提供給我們一定量的藥品。否則,我可不敢保證我們不會逃跑。”

    壓榨npc,一定要有分寸,要是壓榨得太狠了,最后肯定一拍兩散,連個毛都得不到。

    那村長想了許久,終于狠下心了說:“那血靈芝就贈予壯士。我們村子免費提供給中型金瘡藥和中型歸元丹各五百,并且額外贈送給壯士們五份十息續命露。”

    一向毛躁的烏賊立刻大叫起來:“你確定是十息續命露?快點兒交出來。”

    十息續命露,相傳為藥圣李時珍所制。服下十息續命露后,十息之內,人物生命值永遠保持滿值。一息的時間,就是一呼一吸,大概是兩秒左右。也就是說,只要敵人無法將我一擊斃命,那在二十秒內,無論我受到多少次的攻擊,生命值永遠保持滿值。

    內測中,一份十息續命露遠比一件天級裝備還要珍貴。一份十息續命露可是一條命啊。

    我嘿嘿一笑,攔住烏賊,心滿意足地接過村長贈送的東西。

    我直接將血靈芝和十息續命露交易給殺人值為零的靜蕊,然后把另外的中型金瘡藥和歸元丹都交易給老板,讓老板分配。

    我看著不滿的烏賊笑著說:“嘿嘿,別怪兄弟我無恥,那十息續命露對我這個靠體質為生的蠱巫來說,用處太大了。你們不要用鄙視的眼光看著我,男人我要是沒有無視你們的能力,如何在游戲中混下去?”

    大概老板把我給他三千兩黃金的事情告訴了他們,否則,卑鄙的烏賊和吝嗇的眼鏡早就過來用“軟磨硬泡唾沫星子嘴皮子大法”來折磨我。

    烏賊搖頭嘆氣:“唉,我現在才發現,你不僅悶騷,還悶壞悶壞的。”

    老板習慣性地敲了烏賊一下腦袋,說:“別廢話了,這些黑狼聚集得太多了,情況似乎遠比想想中更加復雜。嗯,戰斗一開始,你們就使用一下回城符,做好逃跑的準備。”

    《》中,在正常狀態下,玩家可以直接使用回城符回城。但玩家若處于戰斗中,在使用回城符的時候,系統會提示處于戰斗中無法使用回城符,若是玩家在戰斗中堅持十分鐘,使用回城符的時候就不再受限制。

    所以,我們一旦打沒有把握的仗,就會在戰斗一開始的時候用一下回城符。

    老板說得沒錯,外面的狼的確越來越多,也越來越詭異。

    夜幕降臨后,我們在村口做好防御,而此刻村子已經被漫山遍野的黑狼包圍。

    看著密密麻麻的黑狼群,連一向好戰的牛哥都有些心驚:“龜兒子,這些黑狼起碼有一萬多條。一分鐘殺十條,也得連續殺十七個小時啊,累都累死我們了。”

    戰前最怕的就是軍心動搖,我假裝不屑地說:“放心,我現在能連發兩個四階位范圍魔法,足以防守了。實在不行,在我補血的時候,把戮血魔卷輪流給牛哥你和老板使用,你們的體質雖然沒我多,但怎么也到二十了吧,夠發一個四階位魔法了。”

    烏賊沖我豎起大姆指頭:“我怎么就沒想到這么陰險的招數,這樣的話,咱們的殺傷力相當可怕。”

    我們商量了一下對策后,便走進村口一間由村民臨時砌好的石屋中。

    說這是石屋,有些不恰當,應當說這是一座石頭堡壘縮小版。

    整座石屋像一個倒扣的大鍋,堅硬的石壁足以防御黑狼的攻擊,而石屋僅有一個可容一人進出的門洞。

    為了保證我的視野不受影響,我必須站在門口,否則,我的魔法會受到很大的限制。

    我往門口一站,最多有三頭黑狼能攻擊到我,憑他們的攻擊力,也就能強制性扣我一點生命值而已。

    一聲嘹亮的狼嗥響起,接著漫山遍野的黑狼便如同潮水一般向我沖來。

    我根本不在乎它們,按照計劃好的方法,不緊不慢地施放三階位火系魔法“火墻”。火墻的的籠罩范圍是四米乘以四米,大師級的火墻足足能燃燒兩分鐘。

    十多級的怪本來智商不高,再加上我身上有“狼殺破”的詛咒和“血月狼環”的負面作用,那些黑狼沒命地向我沖來。

    因為我現在是詛咒之身,在那些狼族的眼里,我比肥肉還肥。

    我快速地施放火墻,十幾秒的工夫,就在面前鋪開了一片方圓三十多米的火海。

    那些黑狼,在火海中跑得越快,單位時間受到的傷害也就越大。等我的生命漲滿的時候,數十只被燒得只剩下半條命的黑狼才跑到我面前。

    我陰險地一笑。立刻發出一個五階位的范圍火系魔法“天火炎雨”,只見上空出現一團巨大的火云,沸騰翻滾的火紅色云朵慢慢降下,在離地面高約百米的時候,停止了移動。

    火云靜止片刻,然后一團團拳頭大小的火球不停地自云中下落,慢慢的,那些下落的火球越來越多,到后來竟然比傾盆大雨還要密集。

    那些火球無論擊打在黑狼身上還是落在地面,都會在最后發生爆炸,造成小范圍的火焰濺射效果。

    原本還氣勢洶洶的黑狼,在火墻和天火炎雨的雙重打擊之下,連五秒鐘都支撐不了,就紛紛斃命。

    天火炎雨持續了整整三分鐘的時間,期間我又碼了一片火墻。

    那些黑狼前仆后繼地沖進火海火雨中,拼命地向我攻來,但它們往往在碰到我之前就死在火系魔法之下。

    不是我的攻擊力太高,而是這些黑狼級別太低,短短三分鐘的時間,就有五百多頭黑狼被燒死在這巴掌大的地方。

    面對慘烈的戰場,所有人都被黑狼的無畏所震撼,連方才嘮嘮叨叨的烏賊都閉上了嘴。

    看到又一波的黑狼沖來,我再次使用了天火炎雨。

    弱肉強食,物競天擇,這是永遠無法改變的真理。

    看著在烈火中掙扎的黑狼,我的心中沒有半點憐憫,甚至還有一直無法言說的邪惡快意。

    我回頭看到靜蕊眼中流露出不忍的神情,說道:“這個世界原本就是這樣。如果它們不死,那死的就是我。你愿意看著我死嗎?”

    靜蕊堅定地搖搖頭。

    我繼續勸解:“你要明白,這是個游戲。無論游戲中的npc和怪物有多么真實,它們都是一段程序而已,明白嗎?這些狼,只是我們的經驗值,就是這么簡單。”

    唉,太過真實的游戲,總會帶來各種各樣的困惑。

    為了我那偉大的目標,我一定要給靜蕊灌輸這樣的信念:無論在《》中做什么,都只是一場游戲。

    短短兩個個小時,我居然殺光了三波共一萬多頭黑狼。可惜當尸體積累的一定數量后,就會自動被系統刷新,否則我會獲得大量的狼皮。但就是這樣,我還揀了五百多具黑狼尸體。最重要的是,地面布滿了數十件各色裝備。

    經過短暫的修整,我們終于迎來了這次任務的重頭戲。

    一頭犀牛大小的黑狼帶領八只牛犢大小的黑狼緩步向我們走近。

    我仔細一看,為首的黑狼是二十四級的boss,叫黑煞狼王,而其他八只黑狼則叫黑狼護衛,是二十級的隊長boss。

    所謂隊長boss,就是一些大boss的近衛軍,其實力遠不如它們要守護的boss,但也比同級別的普通怪物要強很多。

    我就納悶了,十二級的狼群里居然出了二十四級的boss,這也太沒天理了。這種情況,太少見了。在內測中,等級比自己手下高的boss,基本都是人形boss和超級boss。

    先宰掉小的,然后再圍殺大的。

    九條狼加速向我沖來,在它們沖到離我三十米遠的時候,我放出一個“沼澤術”全部將它們困住。可惜二十級的怪要強很多,它們可以慢慢地在沼澤中前進。

    我、精靈法師眼鏡和人類弓箭手老板三人發出最強的遠程攻擊。

    四十五的體質讓我每秒恢復九點的生命,完全就是無限小型金瘡藥,再加上中型金瘡藥、靜蕊的體療術、牧師老劉的治療術,我可以維持一秒鐘一個四階位火系魔法“火隕”。

    在沼澤術發揮作用的十多秒內,我們三人完全可以殺死一只黑狼護衛。

    黑煞狼王的能力明顯比它手下強,它手下還在沼澤中,它就已經沖了出來。

    我對著黑煞狼王就是一個“青藤縈繞”將它困住后,向它身上拍出十二個蠱,便一個一個虐殺黑狼護衛。

    在殺死最后一個黑狼護衛后,黑煞狼王也已經接近小屋。

    我大喊一聲:“我出去吸引它的火力,靜蕊和老劉在門口給我加血,有危險就馬上躲進屋內。”

    說完,我放出慣用的蛛網,并對著黑煞狼王打出一道冰矛。

    我的蠱升到四級,原來的蠱術也得到了加強,我的蛛網無論在威力還是在范圍上都有了巨大的提升。

    我配合各種能減緩速度的魔法,如“風之鎖鏈”“土之牽絆”“青藤縈繞”等,使速度遠超我的黑煞狼王像個羸弱的老頭子一樣,一步一步地緩緩前進,連跑都跑不起來。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冊成為暢想會員,享受更多便捷! ( 超級網游之蠱巫獵艷行(蠱巫傳說)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