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初嘗禁果

文 / 絕對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在正式戰斗之前,我們排好隊形。打前鋒的是兩個戰士,隨后是盜賊和兩個弓箭手,而其余人則在第三排。

    在接近鯉魚怪后,我瞬發三支冰矛,直接將三條巡邏的鯉魚怪凍結。

    冰系魔法在水中有攻擊加成,而且幾個特殊的冰系魔法還會附帶短時間的冰凍效果。

    我不顧其他人驚訝的目光,在靜蕊和雪姐雙重治療之下,連續發射冰矛。

    迅速清理完鯉魚怪,雪姐驚訝地說:“上次見到你能連續使用二階位魔法就夠讓我們吃驚的了,沒想到你居然還能使用四階位冰系魔法……我想起來了,前幾天官方網站上的那個一人殺六士的視頻,主角就是你吧。”

    我點點頭,故作輕松地說:“不過,我也就這點能耐了,我只能使用火系和冰系魔法。”

    雪姐頗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說:“走吧,咱們趕快進去,否則鯉魚怪又要刷新了。”

    我們一路沖殺進去,將途中遇到的鯰魚怪、河蟹怪、河蝦怪等統統清理干凈。人多就是好啊,至少人多的時候我沒有性命之憂。

    水下的山洞頂部都有很多縫隙和小孔,陽光從中射入,所以這一路還算明亮。

    我們邊戰邊行,過了二十分鐘后,雪姐指著一處比較高大的洞口說:“骨魚妖就在里面。”

    我正要進去,雪姐一把拉住我,說:“骨魚妖是個比較奇怪的boss,它不僅會說人話,甚至還無意殺我們。要不是他任由我們逃跑,我們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還有就是,骨魚妖的移動速度非常快,但攻擊力卻一般,只要你和我們的冰系法師同時使用冰系魔法,我們應該有機會戰勝它。”

    我們剛走到洞口,就聽到一聲怪異的咆哮聲:“我多次放過你們,沒想到你們竟然又找來幫手算計我,這次我絕對不會心軟了。”

    隨著那聲咆哮的結束,我看到一個奇怪的身影從山洞內走出。

    骨魚妖,boss,二十五級。

    骨魚妖足有兩米高,它的軀體就是一副沒有魚肉的完整魚骨,滑稽的是它的身體兩側居然生有和人相近的兩臂和雙腿,只是它那雙臂和雙腿都只剩下白森森的骨頭。

    它就是一具由魚骨頭和人類骨骼拼湊而成的怪物,但它那魚頭的眼部卻發出詭異的紅光,再配上它手中三米多長的魚叉,還真有妖怪的氣勢。

    我二話不說,直接用冰矛攻擊它。可惜它是boss,我的冰矛的確能讓它的移動速度降低,但最多能將它冰凍半秒鐘。

    看到我的攻擊還算卓有成效,其他人也開始進入戰斗狀態。

    靜蕊迅速給所有人附加“金剛護體”和“風行術”,然后給戰士、弓箭手和盜賊附加二階位道術“天罡戰氣”,能增加物理攻擊力。

    雪姐也為每個人加了一道二階位神圣系的“防護術”。

    兩個戰士聚精會神地盯著骨魚妖,做出防御的姿勢;倩影和另外一個盜賊則離開隊伍,埋伏起來;弓箭手和法師已經發動攻擊。

    骨魚妖直直地向我們沖來,即使遇到速度極為緩慢的箭矢,也不躲不避,仍舊踏著水底一步一步向我們走來,眼中的紅光越來越亮。

    走近的骨魚妖揮動著魚叉攻向離它最近的劍戰士,與此同時,我的冰矛攻擊在它的身上,讓它的動作微微停了一下;斧戰士見機飛快地劈出手中大斧,將魚叉蕩開,接著便與劍戰士一起攻擊它。

    倩影和那個盜賊已經繞到骨魚妖的身后,對著骨魚妖的魚頭就是一個二階位盜賊技能“背刺”,然后馬上逃跑。

    靜蕊輪流給戰士使用“體療術”,而雪姐則專門給我使用加血更多更迅速的“治療術”。畢竟牧師是完全的輔助型職業,在治療能力上,要遠強于全能型的道士。

    骨魚妖同時承受我們諸多打擊,速度受到嚴重阻礙,不由得連聲憤怒地喊叫。

    我不想在他們面前使用其他系的元素魔法,但是蠱術卻沒有問題。

    我迅速將十二元蠱放出攻擊骨魚妖,習慣性地打出地網,但在施放地網的同時,我就覺得有些不對。地網要是在水里,會變成什么樣?

    讓我吃驚的是,這次蛛蠱放出的地網不是鋪在地上,而是像漁網一樣,直接把骨魚妖罩住。

    地網一出,骨魚妖更加煩躁,它口中不斷地發出嘈雜的聲音,竭力掙扎,但還是無法擺脫地網。

    我按部就班地使用蠱術,但蝎蠱的“尾針”、蝶蠱的“蝶粉”和蜂蠱的“蜂刺”都無法對它產生作用,導致我遭到好幾次反噬。看來,骨魚妖免疫“眩暈”“睡眠”和“盲目”效果。

    由于水流的作用,我們的位置在緩慢地變動著,幾乎是圍著骨魚妖做逆時針運動。

    失去速度優勢的骨魚妖,仿佛變成了沒有爪牙的老虎,在我們緊密的合作下,它很快被打的奄奄一息。

    在骨魚妖明顯進入重傷狀態的時候,它突然憤怒地吼道:“為什么,為什么我三番五次地放過你們,你們還要這么對待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一定是那個無恥的河伯讓你們來的。一定是他!”

    我們不答話,繼續攻擊,但骨魚妖卻如同瘋了一般,一邊胡亂揮舞著手中的魚叉,一邊繼續吼道:“你們也是人類,為何要幫河伯而不幫助我?我知道了,我現在成了妖怪,我們已經不是人了!我恨啊……我恨啊……我恨啊……”

    不知為什么,骨魚妖最后發出的聲音變得極為古怪,仿佛是不同的人類嘶喊出來的,而不是出自一個人之口。骨魚妖的口中不斷地發出“我恨啊”三個字,那聲音無比凄厲,簡直就是活人臨死前的哀號。

    面對這種詭異的情況,我們不由自主地停下攻擊,面面相覷。

    骨魚妖繼續嘶叫:“天殺的河伯每年都要我們獻給他一對童男童女,否則,他就讓天氣大旱,讓我們顆粒無收。可那是我們的孩子啊,那是我們的骨肉啊。我們不甘心啊,就算死了,也要化成冤魂戾魄找他算賬。哈哈哈,你們既然為虎作倀,那就與我們的孩子們一起葬身在這蓮河吧……”

    他幾乎每說一個字,都變換一種腔調,那無數的嘈雜的聲音不斷地在山洞中回蕩,最后競仿佛有千萬人在一起吶喊。

    聽到他最后的話,我暗叫不好,只見它突然大叫一聲,身上巨大的魚刺和骨頭全部炸開,并飛快地向我們射來。

    靜蕊正好在我的右側,我也來不及多想,給自己施展了蛙蠱的“蛙躍”,然后雙腳狠狠地一蹬水底,便向靜蕊撲去,好把她推開。

    就在我接觸到靜蕊的同時,我耳邊突然傳來幾聲“轟隆隆”的巨響,并覺得身體仿佛被什么東西推了一把,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我慢慢地睜開眼,發現眼前一片漆黑,并感覺背后似乎還插著什么東西。我迅速讓蟬蠱攻擊自己,然后使用蠱術“知了”,我的眼睛立刻獲得了看透黑暗的能力。

    我現在坐在黑漆漆的洞里,不遠處有一個水潭。

    我回頭一看,日!我后背插著骨魚妖的魚叉。原來那個妖怪早就注意到我了,否則不會在臨死前,把最強的武器往我身上招呼。

    我拔下魚叉,沒曾想這是一件黃級裝備。我不客氣地把魚叉收入背包中,然后掏出紗布把流血不止的傷口包扎好。

    看到身體的狀態還算可以,我就四處打量周圍的情況。

    咦?靜蕊就趴在離我不遠的地面上。

    我連忙走上前,輕輕拍了拍靜蕊的肩膀,把她叫醒。

    靜蕊慢慢睜開眼睛,但又馬上驚慌地閉上眼,身體迅速縮成一團,瑟瑟發抖,臉上充滿了恐懼。

    看到她這種樣子,我心里一痛,想起她怕黑,連忙說:“靜蕊是我,我是男人。我就在你身邊。”說話的同時,我把手放在她肩膀上。

    她抓住我的手,然后順著我的手就一把抱住我,接著她“哇”地一聲莫名其妙地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說:“嗚……嚇死靜蕊了……嗚……男人哥哥,靜蕊剛才好害怕啊。男人哥哥,靜蕊很怕黑啊……”

    我輕輕地拍著她的后背,安慰她說:“靜蕊不怕,有男人我在呢,別怕。”

    聽到我的話,靜蕊的哭聲慢慢停了下來。我低頭一看,只見她把頭死死地埋在我的胸口,就是不敢抬頭。

    她幾乎是竭盡全力地在抱著我,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一塊飄浮的木板一般,死也不放手。

    這時雪姐和倩影的信息幾乎同時到來,都詢問我的情況,我連忙回復說馬上就回去。

    我對靜蕊說:“靜蕊,你現在用回城符回城,我在看著你,不要害怕。”

    靜蕊閉著眼小心翼翼地取出回城符,纖細的手抖了抖黃色的回城符,但她沒有消失。

    正當我感到奇怪的時候,靜蕊仍舊閉著眼小聲說:“男人哥哥,系統說這是骨魚妖的洞府,無法使用回城符。”

    哦,原來是特殊地點啊。

    《》中,有一些特殊地點無法使用回城符。

    由于靜蕊抱我抱得太緊,我下意識地后退一步,哪知靜蕊又“哇”地一聲哭了出來:“男人哥哥不要丟下靜蕊不管,靜蕊以后再也不惹男人哥哥生氣了……”說完拼命地抱住我。

    我馬上哄著她說:“我沒有跑,只是剛才沒站好。”

    汗,靜蕊雖然是個女孩子,很多時候都柔柔弱弱的,但我卻一直覺得她骨子里應該很堅強。誰知道,一陷入黑暗,她簡直就是個沒長大的小女孩兒,怕得要命。

    可能是她從小就怕黑吧,長大了,反而越來越難改變。我認識幾個人,個個都是虎背熊腰的大小伙子,看恐怖電影的時候興高采烈,但就是怕打雷,怪哉。

    我現在走不是,不走也不是,只好輕輕地拍著靜蕊的后背,學著大人哄著小孩兒的樣子,想讓靜蕊慢慢地忘掉對黑暗的恐懼。

    很快,山洞里只剩下我拍打靜蕊后背發出的聲音和兩人的呼吸聲,我們兩個的情緒都回復了正常。

    我一靜下來,就清晰地感到有兩個的肉團擠在我胸前,那肉團既柔軟又溫暖,讓我渾身舒坦不已,慢慢地,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在我的身體里緩緩游動。

    這是我第一次和女孩子如此接近,即使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但兩腿之間的東西還是不由自主地挺立起來。

    我怕靜蕊覺察,就慢慢地深呼吸,好壓下自己腦中不堪的念頭。誰知道,那個東西還沒有軟下去,我就聽到靜蕊的呼吸突然變得急促起來,而且抵在我胸前的軟肉競慢慢脹大、變硬。

    天啊,肯定是她發現我那根雄赳赳的東西了。

    該死的,沒出息的家伙,沒粘過葷腥兒就是容易出事!

    我低頭看,只見靜蕊還是緊閉著雙眼,與剛才不同的是,她的臉上多了一抹嫣紅,而且眼睫毛在不停地微微抖動。

    看到她那羞怯的模樣,我心中一蕩,我那個東西仿佛被抹了印度神油一樣,猛地挺立起來,遠比剛才更加粗大,更加堅硬。

    這才叫作繭自縛呢。

    我用的是系統身體,當時還偷偷地增大了那個東西的一點兒尺寸。現在,我那個東西像個二十多厘米的棒子一樣,直直地頂在靜蕊的腰上,一柱擎天,根本就沒辦法收回來。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靜蕊越發急促的呼吸仿佛成了黑暗里最明亮的燈光,瞬間將我點醒。

    這不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機會嗎,現在不下手,更待何時?

    但我又略有猶豫,心里暗自嘀咕:“這么做,不太好吧。但是……這里是游戲啊,就算做了,至少不會給靜蕊的身體造成傷害。再說,我真的很喜歡她,不如趁此機會將我們倆個的關系定下來,哪怕只是定下游戲中的關系也好。至于是否現在做那種事,倒不是很重要。嗯,還是先探探她的口風吧。”

    我裝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樣子,問道:“靜蕊,你結婚了嗎?”

    她的呼吸聲猛地停住,但立刻又變得急促起來,她輕聲說:“人家還沒有男朋友呢。”

    我們相處近一個月,我對她的經歷已經有了一定了解,當然知道她獨身,但我還是想聽她親口說出這個實事。

    “哦。”我點點頭,原本拍著她后背的雙手,竟然不由自主地改成了輕輕撫摸她的后背。

    隨后是一片沉寂。

    我雖然號稱在某方面理論知識豐富,但一到戰場上,紙上談兵的弱點就完全暴露了。

    這時候我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恰當,只好想到什么說什么:“靜蕊別怕。這個游戲雖然號稱百分之分仿真,但這里就是游戲而已。你只要當自己在玩象棋或者圍棋就可以。當然,不同的是,你的身邊多了我這個伙伴。”

    “說實話,我雖然是你的隊長,但其實也并沒有什么了不起的,充其量是完成了自己最基本的職責——保護好自己的隊員。我想說的是,這是個游戲,很多東西都是假的,但感情,卻假不了。”

    我把嘴唇附在她耳邊,輕聲說:“我們不能隱瞞自己的感情,更不能壓抑自己的,對嗎?你我都一樣,都需要一個人。”說完,我輕輕地對著她耳朵吹氣。

    與此同時,除了疼痛感,我將自己所有的狀態全部打開并開到最大模式,冷熱感百分之百、味覺百分之百、嗅覺百分之百……開始了真正的攻勢。

    靜蕊的狀態,我早就知道,她只關閉了血腥度和疼痛感,開了馬賽克和模糊處理,其他方面,基本都是百分之百。

    “嗯。”靜蕊含糊不清地答應了一聲。

    她的聲音聽在我的耳中,卻變成了嬌媚的呻吟,我情不自禁地張口含住她的耳垂,一邊用雙唇摩擦,一邊用舌頭輕舔。我的雙手也從她的后背,滑落到她那纖細的腰部。

    不知道她是害羞還是懼怕,我這么大膽的行為,她居然沒有做出任何反抗,唯一的變化就是她的呼吸聲更加急促。

    看到她沒有拒絕,我更加大膽。

    放棄她的耳垂,我的舌尖先是在她的耳廓周圍游動,最后慢慢探進她的耳洞內,并不停地向她的耳洞吹氣。

    我的雙手也沒有閑著,已經攻占到靜蕊那高高翹起的臀部上,稍微用了了些力,慢慢地揉搓著。

    僅過了一會兒,靜蕊的身子就軟了,她完全依靠我的力量才能站立;同時,她那急促的呼吸幾乎被輕聲的呻吟所掩蓋。

    看到她這么快就被我這并不純熟的技巧征服,我隱約覺得,她應該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極有可能是個處女。

    她的呻吟聲仿佛是最烈性的春藥、最動人的誘惑,讓我得到她的決心更加堅定。

    我的雙唇慢慢向下移動,離開她的耳朵,不停地親吻著她那白嫩的脖子。我的雙手緩緩上移,最后輕輕地隔著道袍握住她那堅挺的雙乳,并微微施力,揉搓起來。

    受到如此強烈的刺激,靜蕊將我抱得更緊了,她似乎已經失去意識,只剩下輕輕的呻吟。

    “嗯……嗯……”

    她的呻吟仿佛蘊藏著無窮的魔力,讓我把原本想壓抑欲火的念頭完全拋開。

    我左手用力地攬過她的腰,右手繼續撫摸她那堅挺的胸部,然后低頭吻向她那小巧的紅唇。

    “唔……”

    似乎是巧合,我們兩人幾乎同時將自己的舌頭伸進對方的嘴里,然后糾纏在一起,激烈地親吻起來。

    也許她和我一樣,也是初次接吻,都剛剛嘗到這遠比任何食物都美味的香甜,便放棄了所有的顧慮和負擔,忘情地親吻著……

    經過一番激烈的熱吻,我已經成功地將靜蕊最外層的心理防備解除。

    我將背包里幾件長袍鋪在地上,然后輕聲對她說:“來,坐到上面。”我可不會愚蠢地說“躺在上面”這種意圖明顯的話。

    靜蕊羞紅著臉乖乖地坐下。我坐在她身邊,左臂摟著她的腰,右手不斷地在她那挺立的雙峰上游動。我按部就班地舔著她的耳朵,親吻她的頸部,最后再次與她唇齒相交,開始熱吻。

    再次受到我連續的挑逗,她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只會輕聲呻吟和不停的喘息。

    我用非常巧妙的方式,使她的身體慢慢地由坐變成了躺在地上。

    我的左手得到了解放,開始撫摸她的胸部,而我的右手卻從她的胸口滑下,穿過她的腹部,來到她的大腿上。

    為了防止她因害羞而拒絕我,我刻意與她保持熱吻,讓她無暇顧及其它。

    我輕輕掀起她的女式道袍,然后用右手撫摸她大腿的內側,并時不時地有意碰觸她兩腿之間最敏感的地方。我每碰那里一次,她的身體就會輕輕顫抖一下,而后口中的呻吟聲變得悠長。

    我沒有想到,即使隔著內褲,她的身體還是那么敏感,這更讓我確信她還是處子之身。

    我立刻放棄她的大腿,隔著內褲對她那最隱秘的私處發動進攻。

    隨著我的右手在她那最敏感的地方不停地摩擦,靜蕊的呻吟生也越來越大,還沒過五分鐘,靜蕊就突然“啊”“啊”地大叫起來。

    她叫的聲音時長時短,時急時緩,一身的媚態全部由那動聽的聲音散發出來。

    只過了一會兒,靜蕊用更大的聲音叫道:“啊……啊……要飛了,飛了……”接著她整個身子猛地向上挺起,彎成了拱形。我右手所觸及之處,濕成一片。

    她那急促的喘息、低低的呻吟和高亢的叫聲,讓我的欲火熊熊燃燒。我看過的成人電影不計其數,但卻沒有任何女人的聲音讓我如此動情。靜蕊在剛才發出的聲音,簡直就是一曲最淫蕩的春歌,足以讓全天下的的男人欲火焚身。

    她高氵朝后急促的喘息聲,遠比任何時候都更加性感。我再也忍不住了,便彎身附在她耳邊說:“靜蕊,把身上的裝備都收到背包里吧。”

    也許是她長久以來習慣地聽從我的命令,再加上她此刻正處于迷亂的狀態,兩只手輕輕移動,很快就把身上的裝備放到了她自己的背包里。

    她真的意亂神迷了,竟然直接將上身脫光,全身只留下一條純白色的貼身內褲,只不過,那純白色的內褲上已經被某種液體完全打濕。

    由于她平躺在地,原本大小只能算一般的雙峰顯得更小了,她那小巧的雙峰就想兩只倒扣的玉碗,溫潤無比。

    雖然剛才我已經摸過,但那時隔著衣服,而現在完全不同。

    我干咽了一口唾沫,雙手輕輕地探上她的雙乳,然后就像撫摸天底下最脆弱的珍寶一樣,慢慢地揉捏起來。

    天哪,剛才我的動作太粗暴了,這么溫暖柔弱的東西,我怎么會那么用力呢,如此寶貝,應該輕輕地用心撫摸才是啊。我俯下身子,張開嘴,用牙齒輕輕咬住玉碗頂端粉紅色的玉珠,然后舌頭急速地左右擺動,舌尖飛快地敲打著那粉紅的頂端。

    剛從高氵朝狀態下恢復過來的靜蕊再次受到這種攻擊,本來就很敏感的她,再次叫起來,并語無倫次地說:“男人……嗯……唔……男人哥哥……人家……嗯……好害羞啊……嗯……”

    這一切,原本是我為了引發靜蕊而使用的技巧,但是現在,看到她那種滿足的樣子,我心中升起一種前所未有的成就感。那種感覺,仿佛就是在新婚之夜,讓未經人事的妻子達到極度高氵朝才有的。

    我這時才覺察到,我竟然把自己第一次的對象看得這么重要,甚至不亞于選擇妻子。

    我快速解下自己裝備,并迅速脫光內衣和內褲。我知道靜蕊不敢睜開眼睛,所以索性全部脫光。

    我小心翼翼地壓在靜蕊的身上,而她也非常自然地張開雙臂環住我的腰,但她的雙腿卻仿佛受到驚嚇一般,突然合攏,緊緊地夾在一起。

    處女,靜蕊絕對是處女!

    只有處女,才會在男人壓在身上的時候,下意識地夾緊雙腿;而那些有經驗的女人,只要男人一上身,就會迫不及待地將自己的雙腿張開,或者纏上男人的腰。

    此時此刻,她的臉上依舊紅霞遍布,但表情卻變得無比莊重。

    我知道,才認識不足一個月的倆人,根本談不上愛情,但是,要產生親近的感情,卻非常容易。

    我和靜蕊之間,已經產生了感情,大概算是戀情,卻遠遠沒有達到愛情的境界。

    在我們認識的一個月中,我不斷地旁敲側擊,從她簡略的回答中,知道出她父母雙亡,一直寄住在伯父家里,但因為父母的死亡給她帶來了很多的保險賠償,所以物質上的生活非常富足。她隱約透露,她的朋友都懷著各種目的接近她,最近她還被朋友騙去一大筆錢,以致于她心灰意冷,連工作都辭掉,一個人在家里待著。

    但我感覺,她的生活似乎遠比她說的更加不幸。

    我完全可以猜到她玩《》的目的,她就是想在游戲中找一個真誠的伙伴乃至一個可以依靠的人。

    而我,從來都沒有欺騙她,甚至還一直維護她,所以,我相信,她已經決心一直留在我身邊;至于更深一層的關系,也許她并沒有完全決定。

    我伸出雙手,輕輕地撫摸她的面龐,真誠地說:“靜蕊,我在現實中,只是一個小人物,所以,我無法保證在現實中給你一切;但是,在游戲中,我卻可以用我的全部來保護你,來關心你。我發誓,只要我男人活著,就絕對不會讓靜蕊你受到一點委屈!”

    離我上次作出承諾的時間,已經很久了。

    我繼續說:“你也許有顧慮,但是,我們誰能保證一定會得到愛情呢?我之間的感情也許還不算愛情,我不敢說愛你,但是,我對自己的良心發誓,我的確是非常非常喜歡你。你明白嗎?我也許永遠是個小人物,但是我不會欺騙你,也不會拋棄你,更不會傷害你。”

    我低頭輕吻了一下她的紅唇,說:“如果以后你在現實中有了丈夫,請你悄悄離開,這樣,我會假裝忘記這段感情;如果你想在游戲中尋找自己的另一半,那么,非常不幸,你已經沒有任何選擇!因為,那個人只能是我!”

    兩行清淚自靜蕊緊閉的雙目流出,她朱唇微啟,說:“男人,你是除了我的家人以外,唯一一個對我做出真誠承諾的人。或許,我在現實中永遠只能孤身一人,但是,我確信,我在游戲中,找到了唯一的依靠。我知道,你不是輕易相信愛情的人,所以,我不會束縛你。只要你還喜歡我,哪怕只是一點點,我都不會離開。我很笨,也很沒用,但是,我會小心翼翼呵護我們之間的感情。”

    我立刻將蠱術“知了”施加到她身上,這樣我們兩人都可以看破黑暗。

    就在她睜開雙眼的一剎那,我突然明白,為何我故意不買火把,而靜蕊一向怕黑,卻也從來不提醒我。

    你,一直在尋找可以為你驅散黑暗的那個人嗎?

    我心中一暖,說:“笨女人,我會在游戲中讓你擁有一雙永遠看不到黑暗的眼睛。”

    傳說中的“光明圣瞳”,無論你現在的主人是誰,但你最終的主人,必將是我身邊的這個女人!

    我輕輕撫摸靜蕊柔順的秀發,說:“別害怕,我也是第一次。”

    靜蕊一愣,然后“撲哧”一笑,說:“笨蛋男人,你這么說,我更擔心了。”說完,她臉變得更加紅,但仍然看著我,沒有像往常那樣,一害羞就扭過頭去。

    我怎么這么蠢呢!女人在內心都希望自己的男人有一定的經驗,只有這樣,她們才會嘗到真正的滋味。

    我近乎虔誠地將她那濕淋淋的白色小內褲小心翼翼地脫下,然后深吸一口氣,輕聲說:“抱緊我,讓我們合為一體吧。”

    當我慢慢慢慢向前推進,突破種種阻礙,與靜蕊完全融合的時候,我的下身傳來一種從未有過的舒爽。

    幸好這是游戲,要是在現實中,靜蕊還要承受破處之苦。

    靜蕊的櫻桃小嘴微張,發出長長地呻吟一聲,但她的目光中,沒有一絲迷亂,沒有,而是充滿了深深的滿足和眷戀。

    我看著她那充滿暖意的目光,心弦一顫。

    我再次輕吻了一下她的紅唇,然后便開始加速挺動自己的身子。

    靜蕊一邊呻吟,一邊說道:“嗯……男人哥哥……討厭,說什么第一次……啊……可是,人家真的很舒服……人家才是第一次呢……嗯……終于和男人哥哥在一起了……靜蕊好高興……啊……”

    受到我猛烈的刺激,剛剛完全放開自己心扉的靜蕊已經不再有任何保留,交織中的女人,格外嬌媚。

    此時的她,既不懂得迎合配合我,也不懂得主動誘惑我,只會自然而然的地發出那遠比天籟還要動聽的呻吟和喘息。

    我從來不知道,一個女人的呻吟聲居然可以如此誘人。除了她最美妙的仙人洞,即使她的、她的香舌,都遠遠比不上她那圣潔與媚惑共存的呻吟。

    一面是呻吟聲,一面是溫柔穴,身為處男的我,即使在游戲中得到了某方面的強化,也很快便敗下陣來。我偷偷地瞄了一下時間,我大概堅持了十分鐘。還行,比我想像中的剛接觸就一敗涂地強。

    單單幾分鐘,靜蕊就連續達到數次高氵朝,我剛停下,靜蕊就輕聲埋怨:“男人哥哥真壞,人家,人家……”她只會重復“人家”,就是不敢說出后面的話。

    我嘿嘿一笑,說:“‘人家’怎么了?不會是舒服死了吧?”

    她的話仿佛是的催化劑,我一聽到她那嬌媚的聲音,還沒從她那里退出的家伙竟然立刻勃起,把靜蕊頂得輕哼一聲,就聽她又不斷地重復:“男人哥哥最壞了,男人哥哥最壞了……”

    此時我正好看見前方的水潭,頓時計上心來。

    我從背包里,拿出兩棵魚鰓草,遞給靜蕊,說:“來,把魚鰓草吃了,快。”

    靜蕊一愣,然后很快明白了我的用意,臉上立刻飛紅一片,一口將魚鰓草吞下,最后她緊緊抱住我,雙腿緊緊勾住我的腰部,低聲道:“男人哥哥最色了!”

    我嘿嘿一笑,然后在我們兩個保持交合狀態的情況下慢慢站起來,一步一步向水潭走去。

    被溫暖的潭水包圍,感覺就是不一樣,全身都舒服極了。

    這次我有了一些經驗,努力控制自己那個家伙,然后在水中不斷地變換各種以前“研究”過的體位,讓靜蕊達到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氵朝。

    這次的“戰斗”,我竟然堅持了一個小時!連我自己的不敢相信。

    當我緩緩從靜蕊身體中退出的時候,靜蕊在我耳邊輕聲說:“沒想到做這個這么舒服,人家數了,一共十八次呢……”說完,她又恢復那種容易害羞的樣子,趴在我胸前遲遲不肯抬頭。

    果然,靜蕊由女孩轉變成一個女人,就是不一樣。至少在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她變得稍微大膽起來。

    雖然我能讓她達到十八次,但主要的原因是《》加強了女性的敏感度和男性的能力,要是在現實中和靜蕊,就憑我那沒見過世面的家伙,也就能挺幾分鐘。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冊成為暢想會員,享受更多便捷! ( 超級網游之蠱巫獵艷行(蠱巫傳說)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