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狹路相逢

文 / 絕對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出了水面后,我們穿戴好衣物和裝備,便坐在一起,相互凝視著對方。

    唉,面對靜蕊那依戀的目光,我居然有種決定想娶她的沖動。但是,現實中的種種歷歷在目,讓我不得不放棄這種想法。

    但隨之而來的,卻是自責,我感覺,我仿佛是在欺騙靜蕊一樣。

    在心理上完全成為女人的靜蕊,似乎變得特別敏感,她輕嘆一口氣,然后偎依在我的懷里,用右手食指不停地在我的胸口輕輕畫圈,最后輕聲說:“我在很多地方都很笨,但是,一旦面對感情方面的時候,我就特別敏銳。我能感覺到,你和我一樣,在現實中都遇到過感情上的挫折,所以,很難把自己全身心地交給另一個人。”

    而后,她突然抬起頭,柔情似水地看著我,繼續說:“男人,你不要有任何負擔!愛情是奢侈品,我們都無法消費,所以,我們可以選擇比較廉價的感情。我非常喜歡你,真的,從你說要保護好我這個隊員的時候,我就喜歡你了。我也確定,你也是喜歡我的,對嗎?”

    我堅定地點點頭。

    她淡淡一笑,說:“既然這樣,那我們就要珍惜這份廉價但卻牢固的感情。你知道我最喜歡你什么嗎?我最喜歡你對朋友的真誠!所以,在你欺騙我之前,我會永遠跟著你,不離不棄!肉體的歡愉,我只要在游戲中擁有就足夠了,而且,我也不會在游戲中限制你與其他女人交往。”

    “我知道,你一旦有了妻子,絕對會離開我的。但是,我想說,即使你在現實中有了妻子,也不要離開我,好嗎?那時候,你絕對不會跟我發生關系,即使在游戲中。但我不在乎,我只要,你還能在我身邊,哪怕每天一個溫暖的微笑。”

    我突然明白了,其實,我們兩人都一樣,只不過,我比她更堅強,或者說,我比她更無情。

    我心疼地一把將她攬入懷中,輕聲說道:“你放心,我不會那么狠心的。”

    我剛才差點兒就要說,為了她我可以不娶妻甚至娶她為妻,但是,我始終沒有說出口。

    也許,我沒有那個資格。

    得到了我的答復,靜蕊完全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像極一個羞怯的小姑娘,而不是剛才那個略顯嫵媚的女子。

    她輕聲說:“男人哥哥,都這么長時間了,倩影姐姐和雪姐姐一定都等急了。”

    我不好意思一笑,說:“你這么一說我才想起來,這里既然是骨魚妖的老窩,估計有好東西,里面那個洞口咱們還沒進去呢。”似乎……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靜蕊剛站起來,但腿一軟,便突然倒下。我眼疾手快,在她倒地之前,就上前將她扶起。

    我奇怪地看著她,她羞澀地說:“系統說我剛才……反正說我體力不足,單單靠食物無法補充,需要休息才能恢復。”

    體力應該與力量相關,而我的力量并不比靜蕊高多少,但是,我卻沒有感到絲毫不適。這可能是游戲中性別的差異,應該算是一種附加狀態,或者算是隱藏狀態。

    怪不得在內測中最不受歡迎的獸人卻在公測后有大量的人來選擇使用,而且絕大多數都是男人,看來,很多男人潛意識認為獸人更強壯,甚至會認為獸人會有某方面能力的加成。

    我將靜蕊攔腰橫抱在胸前,狠狠地親了她一口,說:“沒關系。如果你沒有雙腿,那么,我就是你的輪椅。”

    簡單的一句話,就讓靜蕊感動得小臉通紅,她癡癡地望著我,什么話也不說。

    我在心里暗嘆:“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我以前為了她做過那么多事情,她都只會說那種禮貌性的謝謝;但今天普普通通的一句話,竟然就能讓她癡迷。唉……”

    我抱著她向骨魚妖的巢穴深處走去,轉過一個彎,看到一個不大的石洞,石洞之內除了一張石床,沒有其它的擺設。

    在那張石床之上,有一個乒乓球大小的珠子發出非常淡的藍色光芒,它的旁邊,有一塊半個手掌大小的墨綠色玉佩。

    我走上前,將靜蕊輕放在石床上,然后伸手拿起那兩件東西。

    被詛咒的水靈珠,無品級物品,奇物類。由于此物遭受不明詛咒,用途未知。

    斂魂玉佩,無品級物品,奇物類。用途未知。

    我一看這兩件物品后面都有“用途未知”,頓時喜上眉梢,這極有可能是好東西啊。

    在內測的時候,用途未知的裝備很少,但一旦發掘出其真正的用途,就會引發一連串的任務,最后會獲得不菲的寶物。當然,這類用途未知的東西大部分還是被埋沒。

    被詛咒的水靈珠通體呈水藍色,但內部卻有三道非常細的黑色青煙飄來蕩去,那三道青煙似乎是不斷地編制成奇怪的符咒,顯得異常詭異。

    那枚斂魂玉佩更加讓我驚訝。因為,在我握住那枚玉佩的一瞬間,我似乎看見一位體態綽約的女子在玉佩中一閃而過。待我仔細查看,卻沒有看到任何異像。算了,大概是玉佩的某種隱藏屬性產生的一種虛像,結果被我看成女人了吧。

    我剛想收起這兩件寶貝,見靜蕊好奇地看著這兩件東西,好像很喜歡這兩件東西似的。

    我直接將兩件東西遞給她,說:“喜歡就拿去,以后可別這么見外。嘿嘿,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就是我的……”

    我最后的表情越來越不堪,靜蕊紅著臉接過兩件東西,小聲嘀咕道:“男人哥哥就會想壞東西……”然后歡喜地打量這兩件東西。

    我仔細地搜查了一下這里,發現此處再無其它,就直接抱起靜蕊說:“走,我們離開這里吧。”

    我們倆進入水潭,剛游了不遠,就聽到系統提示:“骨魚妖已經死亡,此處將永久性關閉。”

    我回頭一看,原來的山洞已經變成毫無縫隙的石壁。

    奇怪啊,才二十多級的boss,怎么可能會只有一條命呢。就算超階位的boss,也可以重生啊。那種一旦死亡就不能復生的生物,只有某些強力npc和神獸級別的boss。畢竟,這是游戲。

    我仔細思考了一會兒,馬上想到了事情的關鍵。根據骨魚妖臨死前的話,他是由很多痛恨蓮河河伯的魂魄匯聚而成的,根據那個任務指示,他似乎有很強的進化功能。

    我心中一驚,原本在內測的玩笑話居然成真了——《》中的生物早已經開始了自動進化之路。

    怪不得新手村的金瞳狼王能獲得狼族盟約甚至可以召喚超階位的怪,怪不得皇城中京的npc我都不認識了,現在,這一切都已經真相大白。

    在內測后,整個系統肯定發生過某些巨大的變化,使整個游戲走向了一條未知的道路。

    我看了一眼還在把玩著水靈珠的靜蕊,心中立時清明。

    這一切,哪怕再真實,也不過是一場游戲,沒有必要費盡心機去了解那種對自己影響不大的事情,只要自己和朋友都快樂,其它一切都無所謂。

    剛才雪姐就曾來過信息,說水下通往骨魚妖巢穴的路口被落下的大石頭堵住了,他們沒有辦法進來,只能回城了。

    我們在水底游了一會兒,果然看到唯一的通道被堵住了,就使用回城符回城。

    交了任務后,我一共得到了三百點的中立生物信任度,是除了雪姐以外獲得信任度最多的一個。

    我們和雪姐他們還沒有長期合作的打算,待處理完任務和分配好戰利品后,我便借口沖級,離開了她們。

    看著傭兵團的任務,我細心挑選了幾個npc任務,便帶著靜蕊和倩影再次踏上升級和做任務的道路。

    我挑選的這些任務,都是打怪的任務,而且任務地點都是一個方向,并且路上還有適合我們沖級的怪。既可以做任務,又可以一路沖級,可以說是一舉兩得。

    經過一天的奔波,我們終于完成了五個任務,但由于藥物還很充足,就準備邊沖級邊往回走,而不是選擇直接使用回城符。

    途中遇到一個小山村,做了一下簡單的補給,逗留了十多分鐘,便向皇城中京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一邊打怪,一邊和靜蕊聊天,不亦樂乎。至于倩影,基本上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但我總會對她作出一些恰到好處的關照。

    沒辦法,一來我是隊長,必須關照隊員;二來,算是收買人心,只要她在我遇難的時候不順手捅我一刀,我的努力就算沒白費。

    但有時候,兩人把我扔到一邊,悄悄地說一些私房話;只有在這個時候,倩影的神色才會略顯平和。看來,她和靜蕊還算合得來。

    俺們家靜蕊這么溫柔乖巧,當然人見人愛。但無論怎樣,只要倩影不傷害靜蕊,我就不會怪她什么。因為,我一直就把倩影當成潛在的敵人對待,我從來不對敵人抱有任何幻想。

    我們沿著直線路程走向中京皇城,就在我們走出森林,走到中京郊外的時候,被一群人攔住了去路。

    為首的是一個獸人戰士,他見到我們,就大聲喊道:“老子知道你就是絕對男人。老子是一劍終生的朋友。不跟你廢話,咱們公平打一架,無論誰死誰活,以后老子絕對不找你麻煩。”

    我沒有正眼瞧那個戰士,而是裝作漫不經心地回頭看了一眼倩影,同時她的眼中閃過一絲寒光,并沖我點點頭。

    光輝聯盟的既然能把我們堵在這里,那就說明我們一直被他們的人跟蹤,唯一能讓我們無法察覺的職業,只可能是盜賊。我看了一眼倩影,就是無聲地警示她:“作為隊伍中的盜賊,你不合格!”

    對方至少有五十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法師和弓箭手。

    哼,鬼才相信你們會公平決斗。

    我直接把身上的馬牌遞給倩影,然后用隊伍模式說:“我要是掛了,你們能用回城符就用。不能用的話,倩影你有殺人值,立即騎馬逃走;靜蕊沒有殺人值,直接自殺。”

    我扭頭對那個獸人戰士說:“pk可以,但是,你的那些隊友,必須向后退五十米。否則,我可不會相信他們不會偷襲。”

    那個獸人戰士臉一紅,怒道:“你把我們光輝聯盟當什么了?我們光輝聯盟的人什么時候說話不算話了。”

    我嗤笑一聲,輕蔑地說:“你們光輝聯盟的‘老師派’和‘學生派’的事情誰不知道?”

    光輝聯盟,前身是某些公會聯合而成,經過多年整合,才成為一個真正的公會。而光輝聯盟中,最強大的兩個派系就是‘老師派’和‘學生派’。

    所謂老師派,就是那一派系的掌權者在現實中都是教師,他們之所以成為掌權者,就是因為他們可以控制在現實中的學生。光輝聯盟中的老師們,或誘惑、或強迫,幾乎無所不用其極,逼迫玩網游的學生加入光輝聯盟。然后那些老師就利用現實中的種種威脅加入光輝聯盟的學生,侵吞他們在網游中獲得的大部分裝備、虛擬貨幣等,作威作福。

    當然有不甘心的學生,也有畢業后離開原來學校的學生,這些人,帶著對抗那些老師的念頭,組成了學生派。這樣,光輝聯盟看似一體,實則兩分。

    說實話,如果僅僅是這樣,老師派的名聲也不會太臭,但問題是,某些老師壞事做絕,甚至令人發指。

    中國的科技、軍事、經濟等在二十一世紀中期就已經步入最發達的國家之一,但是,中國的教育,始終是中國的污點,始終被世界其它各國所指責。

    外國一位長期研究中國教育的學者曾說:“中國有世界上最頂尖的學生,但遺憾的是,他們的老師卻是一群無知的蠢貨。”

    早在二十一世紀初期,就有研究稱,中國有百分之八十的教師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而這個數字,到了現在的二十二世紀,依然沒有降低。

    雖然在中國有著“悠久歷史”的體罰早已經淡出學校,但是,中國的老師卻發明了比體罰更卑劣的懲罰方式。

    對待某些學生,某些老師會威脅、譏諷甚至暗中對考試成績做手腳等等,而最卑鄙的手段,就是強迫其它學生孤立某些學生。

    中國的老師很聰明,他們知道,心理的傷害遠比生理的傷害更加犀利!

    我前幾天還在電子報紙上看到,一個女生因為不小心將水灑在班主任的裙子上,那位老師就記恨在心。幾天后的考試中,那位老師借口那個女生的頭發是散著的,沒有梳辮子,沒有當代學生應有的新風貌,就不讓她進考場。

    那個女生沒有辦法,走出學校后讓商店的阿姨幫忙編好辮子,再次來到考場。但那位“正直”的班主任說考試已經過了半個小時,就“義正詞嚴”地不準她入考場。

    結果,那個原本非常重視考試的女生,因為無法考試,就一時想不開,投湖自盡。

    這事還沒有完,更駭人聽聞的是,女生的家長去法院上告那位班主任,在法庭上,作為班主任的律師,被告律師剛發言完畢,當地教育局的領導竟然帶領所有老師起立鼓掌。

    看到他們豬狗不如的畜生行徑,當時氣得我差點兒把電腦砸了。

    第二天的電子報中,卻發生了更加慘絕人寰的事情。

    事情很簡單,一個光輝聯盟的老師向自己的一個學生強行索要游戲中的一件極品裝備,那個學生不舍得,就沒給那個老師。結果,那個老師伙同他人,設下圈套誣陷那個初三的學生偷初一學生的書,并刻意用語言刺激那個學生,讓那個學生攻擊自己,然后他讓埋伏好的打手出來,追打那個學生。

    那個老師跟黑道上有點兒關系,所以他請的人都是當地跟黑勢力有聯系的人。那些人都拿著刀具和鋼管,把那個學生打的遍體鱗傷。最后那個學生趁他們不注意,想跳樓逃跑,但因為原本就失血過多,傷勢嚴重,在跳下三樓后,當即死亡。

    事后,學校領導買通當地某報記者,然后利用關系使地方報刊“統一口徑”。事情就變成了一個初三快畢業的學生偷竊初一學生的書,被老師發現后,當場行兇,但被數名見義勇為的同學制止,那個同學最后趁亂跳樓而亡。

    本來,如果這個學生的家人沒有任何背景,估計一場冤案就定死了!但是,這個學生的父親恰好是一位作家,他把事情的大概經過到網上,用血淚聲討沒有良知的某些教育工作者,此事才在網絡傳開。

    幸好以前教我的老師就會胡侃打屁,書教不好,但做人還算可以。當然,人品好,教書好的老師,也遇到過兩三個。

    靈魂的工程師配上光輝聯盟,神圣啊……神圣個j8。

    我冷笑著對那個獸人戰士說:“按照你們老師派的一貫做法,你們所說的公平決斗,是和我一個一個地車輪戰,還是你們五十多人跟我們三人群pk。”

    獸人戰士臉漲得通紅,他大怒道:“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們光輝聯盟沒有那種垃圾。”說完他便揮動著手中的斧子沖了過來。

    要說他身后的人沒有攻擊我的準備,打死我也不信。

    這時候,我絕對不能先攻擊其它人,否則,會給人留下把柄;但是,那些人要是搶先一起攻擊我,絕對能秒我。真是矛盾啊。

    說他們全是一身黃級裝備我不信,但是,要說一個大公會的精英成員不能破我的防御,那實在是天大的笑話。

    我瞬間將十二元蠱打在獸人戰士身上,并按部就班地使放出地網,并隨手發出一道冰矛。至于其它的技能,我暫且保留,以備不時之需。

    就在我準備再次釋放魔法的時候,我只覺全身微涼,便聽到系統提示:您被麻痹術擊中,在五秒鐘內處于麻痹狀態。

    媽逼的,麻痹了!

    麻痹術可是六階位的暗黑魔法啊,現在學到這個技能的詛咒巫師,真是畜生。

    靜蕊的二階位道術“清心咒”絕對無法祛除這個高級負面魔法。

    我想都不用想,直接給兩人發送信息說:“你們倆,馬上用回城符,別管我。快!”麻痹的時候說不了話,但可以發信息。

    太陽,五秒鐘,夠我死五六個來回了。

    第一個攻擊到我身上的是弓箭手的四階位“破甲箭”,緊接著是詛咒巫師的三階位暗黑魔法“虛弱”。我靠,全部是降低防御的,而且全部都是靠技能書才能學習的,現在的玩家很難學到這種技能。光輝聯盟不愧為十大公會之一,實力可見一斑。

    那個獸人戰士看到我被他身后的人攻擊,猛地停住腳步,轉身回頭瘋狂地罵道:“我操你們媽的!哪個孫子下的黑手,老子這輩子就沒做過說話不算話的事!”

    只見一個體態嬌小、相貌甜美的女人從隊伍中走出,揮手示意后面的人繼續攻擊,笑道:“雄哥可不要怪我,不殺這個人,實在有損光輝聯盟的威名。當然,您斬殺惡意pk狂絕對男人的故事,馬上會在網上傳開的。到時候,說不定會有美女投懷送抱……”

    我只聽到這里,就被鋪天蓋地的箭矢和魔法掛了。

    (本章中兩個與老師有關的事件,皆來自網絡,并非虛構。經常上網的朋友應該聽說過。本章絕無惡意詆毀人民教師的意思,呃,是絕對沒有詆毀“稱職的人民教師”。我上學的時候,就遇到過好幾個老師,我們現在還以姐弟相稱呢。)

    另:前幾天還有一個老師在課堂中毒打女學生,打昏后,然后再把她從四樓扔下去,裸的謀殺!簡直就是個禽獸!關注新聞的人都應該知道。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冊成為暢想會員,享受更多便捷! ( 超級網游之蠱巫獵艷行(蠱巫傳說)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