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變態女人

文 / 絕對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只要我們不深入草原,就算在青州的青都附近遇到大量狼族也沒問題。十多級的狼族再多,也無法對我們造成任何威脅。

    我們利用中京的傳送陣到達青都,然后便向青都的北門走去。

    剛一出城門,我就仿佛失去了魂魄,不由自主地向前走去。

    天空一碧如洗,一團團潔白的云彩緩緩移動,宛如閑庭信步的長者一樣淡然。

    蒼穹之下,是一望無際的翠綠草原,那汪洋般的綠色幾乎能讓人窒息。

    走到厚厚的草墊子上,靜蕊猛地向前撲倒,然后打了幾個滾兒,沖著我“咯咯”地笑著:“男人哥哥,倩影姐姐,一起躺在這里,看著藍天白云,很舒服的。來啊。”

    我和倩影相視一眼,然后一左一右躺在靜蕊的身邊,向天空望去。

    感受著拂面而過的微風,呼吸著芬芳的青草香,望著湛藍空靈的碧空,我仿佛又回到了無憂無慮的少年時代……

    “男人哥哥,起床了!”

    怎么這么癢?我迷迷糊糊地張開眼睛,看到靜蕊正把一片細細的青草塞進我的鼻孔,輕輕抖動著手腕。

    呃,我剛才似乎睡著了。

    我將靜蕊手中的青草彈開,然后起身,一個餓虎撲羊,把靜蕊壓在身下,色迷迷淫笑道:“天當被,地做床,咱小兩口兒就在這里好好享受一番。”

    靜蕊被我壓得喘不過氣來,等我說完,她才紅著臉小聲說:“倩影姐姐在看著呢……”

    我回頭一看,可不,倩影正直直地盯著我們,臉上還是和往常一樣,面無表情。但是,她的眼睛中,卻多了一些過去我沒見過的東西。

    我尷尬地從靜蕊身上起來,然后將她拉起,哈哈一笑,言不由衷地說:“玩笑,玩笑而已。”

    靜蕊特別喜歡草原,她一臉迷醉地看著遠方,說:“草原果然很美,要是能生活在這里,那該多好啊。”

    我們三人繼續在草原中游玩,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刷怪的地點。這里的怪都是十級出頭的麋鹿、牦牛等,周圍還有許多級數不高的玩家組隊沖級。

    那些十多級的怪物看到我們,似乎有些畏懼,并不向前攻擊。

    這就是階位震懾的好處。如果玩家比怪物高兩個階位以上,除了特殊情況,怪物基本都會避開,而不是沒頭沒腦地攻擊。

    我怕遇到草原的狼族,就說:“咱們去青風山,完成救巧兒的任務吧。”

    靜蕊立刻扭頭看著我,一臉哀求的神色。

    無奈!

    靜蕊一向乖巧,從來不向我要求什么,這是她第一次如此模樣。

    我上前握住她的手,輕聲說:“既然你這么喜歡,那我們就一起游覽大草原吧。”

    靜蕊聽后臉一紅,連忙用另一只手去握倩影的手,故作鎮定地說:“嗯,咱們一起走走吧,老是沖級,也太沒意思了。”

    這個笨女人,居然怕羞,不好意思在倩影面前和我單獨手牽手。

    那天我和靜蕊初嘗禁果之后,幾乎每隔一個現實日都會再做一次。兩情相悅,交融,我們兩人的感情愈加堅固。

    由于有倩影這個電燈泡,我們只能在她不在的時候做。最恰當的時間,就是在臨睡前,我和靜蕊下線,在登錄大廳待幾分鐘后,就再次上線。這時候倩影肯定不在,我和靜蕊就趁著這個時間,共赴巫山,一番,好不快哉。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周圍沖級的玩家也越來越少,直到我看到一個女性精靈弓箭手才停下腳步。

    我承認我好色,也承認她的身材非常好,但這還不能讓我停下腳步。讓我停下腳步的原因,是她殺怪的效率。

    她左手緊握一張長弓,右手從箭壺里抽出三支鋼箭,然后開弓放箭,三支箭齊齊飛向離她五十多米的三尾獅。她如此重復,僅用三輪九箭就殺死一頭生命值過千的三尾獅。我清晰地看到,她每輪都有一箭射中三尾獅的要害,或額頭、或喉嚨、或心臟;而剩下的兩支箭雖然沒有射中要害,但也沒有落空。

    我們三人面面相覷,都被那個女人的箭法給鎮住了。

    雖然《》中有系統修正功能,只要弓箭稍微瞄準,就能命中目標,但是,要造成要害攻擊,必須刻意瞄準或者看運氣。還有,就算弓箭手握著一大把箭發射,系統也只會修正一支箭;也就是說,那個女人完全是自己在掌控三支箭的軌跡。

    三箭同發,都不落空,且有一箭必定能造成要害攻擊,她難道用了傳說中的外掛作弊器?

    不,絕對不可能,且不說外掛已經消失了數十年,單就《》的系統,也輕松能杜絕任何外掛。

    答案只有一個,這個女人是個變態!

    就算是射箭項目的奧運冠軍,最多也只能控制一支箭,這個女人居然三箭同發,簡直就是超級大變態!

    這種人才,一定要拉攏!

    我環視四周,視野內除了我們三人和那個女人,沒有其他人。

    我看著那個從容不迫的身影,越想越心驚。以她的能力,絕對能在五十米之內射中玩家的喉嚨或心臟,被射中喉嚨或心臟的玩家,就算生命值超高,沒有被秒,也會完全喪失戰斗力。她要是三箭同發,至少到目前為止,絕對見誰秒誰。

    我用隊伍模式聊天:“這個人很強,強到不可思議,所以,你們倆一定要幫我拉攏她。”

    經過長時間的相處,我發現,倩影除了對人冷淡以外,還真沒有其他明顯的缺點;而且,她跟靜蕊已經用姐妹相稱,兩個人的關系極好。我隱約覺得,倩影似乎已經放棄跟我pk了,她繼續留在隊伍,完全是想和我們在一起玩游戲。所以,我現在對倩影越來越放心。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微妙的感覺在我心中升起,與此同時,我手中的血月狼環微微抖動了一下。

    日,是狼族怪物來了。

    在詛咒的影響下,某個范圍內的狼族會感應到我的存在,而我同時也會感應到狼族的存在。只是這種感覺很細微,我是前不久才發現的。

    這種感覺,似乎是系統模擬現實中的第六感或者預感之類的,看似無用,實則極其重要。

    我看著那個女人的身影,猶豫不決。

    我這稍微遲疑,就耽誤了不少時間,此時,我的視野內已經出現數百頭十多級的草原兇狼。

    看到來勢洶洶的狼群,我靈機一動,給靜蕊和倩影使了個眼色,就沖著那個背對著狼群的女子喊道:“這位朋友,那里突然出現大量的狼群,估計它們在集體覓食。如果咱們四人在一起,或許可以消滅這些數量龐大但等級不高的狼,怎么樣,組隊嗎?”

    我邊說邊走,說完的時候,已經來到她的身邊。

    她是一個精靈族弓箭手,身穿綠色的長裙,體態優美,神態灑脫,頗有一番別樣的風情。但是,讓我詫異的是,她的相貌算不得漂亮,僅僅算中上之姿,但她的一舉一動都流露出一種說不出的飄逸。

    看著看著,我突然覺得,她仿佛與這大草原、與這天地融為一體,成為最和諧的存在。她不漂亮,但是很美,一種自然之美。

    她淡淡地笑道:“我叫溫道盈,你可以叫我道盈。既然你想和我組隊,那就組上好了。”

    她的聲音和她的笑容一樣,都帶著一種自然的韻味,讓人不由得心生親近。看到她落落大方,我連忙將她加入隊伍,然后相互加為好友。

    我看著離我們不足百米遠的狼群說:“注意,這些狼的等級雖然不高,但數量眾多,萬一被它們纏上,引來其它的怪就不好了,咱們應該速戰速決。道盈你攻擊跑在最前面的狼,打壓一下它們的氣勢;倩影你保護好道盈,她裝備似乎很一般;靜蕊你只要負責釋放輔助道術或體療術就可以了,這些十多級的狼無法破你的防,不用擔心。”

    道盈抽出一箭,稍一瞄準,就射向跑在最前面的兇狼。只見那支箭破空而去,直接射中兇狼的眼珠,穿透狼頭,最后將那頭狼釘在地上。

    被釘在地上的狼痛苦地哀嚎,四肢不停地撲騰著,身后灰色的尾巴劇烈地搖晃。

    可能是受這條狼的影響,奔跑中的群狼明顯一滯,但又立刻提速沖來。

    我冷靜地拿著戮血魔卷,施展兩道四階位水系范圍魔法“霧靄術”,放出兩團白色的霧氣將那些狼群籠罩,然后在大霧的邊緣連續施展三個四階位土系魔法“沼澤術”。

    那些兇狼剛突破大霧,根本收不住身,一個接著一個陷入沼澤中。

    道盈并沒有三箭同發,她每輪只射一箭,但每箭必定射中一只狼的要害,使其喪失戰斗力。

    這個女人果然厲害。現在這個時候,與其耗費更多的時間殺死一頭狼,倒不如花費一半的時間使其喪失戰斗力。

    我的生命很快恢復,對著沼澤中的狼群先放了一個四階位的木系范圍魔法“落木術”,然后施展五階位的火系范圍魔法“天火炎雨”。

    這次更新的內容,就有說明:使用五階位以上魔法、道術等法術時,必須吟誦出法術的名字。這樣,無形中就削弱了戮血魔卷瞬發魔法的能力。

    自從和靜蕊初次后,我就刻意將除了疼痛感以外的其它感知狀態開到很大,某些狀態甚至是百分之百最大值。現在和內測不同,既然是在玩游戲,就應該有更多的體驗。

    一道道熱浪迎面襲來,其間還夾雜著一股焦熟的烤肉味,增添了一些真實感。

    經過多次試驗,我發現在釋放完木系法術后,如果立刻有火系魔法重疊,火系魔法所造成的傷害就會有加成,加成在百分之五左右。

    在天火炎雨發威的過程中,我又連續施展了幾個其它范圍法術,將這群狼快速解決了。

    在感受到狼群來襲的時候,我就決定,利用狼群來迫使這個女子,也就是道盈與我組隊,然后想辦法拉她入伙。

    僅僅一群十多級的小狼崽子,還不足以讓我們關系拉近,我需要的,是更加激烈的戰斗,讓她在潛意識里把我們當成真正的隊友。

    我看著道盈說:“怎么樣,有興趣一起練級嗎?”

    道盈的眸子宛如清澈的湖泊,既神秘又坦然,她點頭說:“嗯,一起練級比較安全一些。”

    我看了看她的裝備,說:“你身上的裝備太一般了,可能會影響練級速度,換一身吧。我們這里應該有適合你的裝備。靜蕊,你把背包里的裝備設成隊伍共享,讓她挑一套吧。”

    在服務器宣布維修前,我們就把一些不錯的裝備整理好,放在靜蕊身上,準備一上線就讓厚道商人代賣。但不巧的是,厚道商人不在線,而我原本以為靜蕊就是來草原走走,沒想到要打怪,那些裝備也就沒放到倉庫里。

    送她裝備,一是為了聯絡感情,二是為了拖延時間,等待下一波狼族怪物的攻擊。我心中甚至已經決定,找個機會在她危險的時候舍身相救,然后借機把她拉進傭兵團。和得到一個超級高手比起來,本等級經驗歸零的代價實在微不足道。

    讓我高興的是,她非常灑脫,并不推辭,沖著靜蕊微微頷首表示感謝,就低頭挑揀裝備。

    靜蕊似乎很喜歡她,就主動挑出一些適合弓箭手的裝備遞給她,還不停地說一些自己對弓箭手的理解。

    從我這里看去,靜蕊就如同一個溫柔乖巧的小妹妹,而道盈則像一個耐心恬靜的大姐姐。倩影?呃……還是那種冷冷的樣子,不提也罷。

    看到靜蕊開朗的樣子,我心中非常高興。在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她表面上容易接近,實際上,她在心里非常排斥陌生人。我們第一次相遇的時候,她沒有拒絕我的組隊,是性格太過柔弱的緣故。自從我們倆相互坦誠感情后,她心中的陰影已經慢慢消散,原本痛苦的回憶也已經淡忘。

    她曾跟我說:“男人,在我決定把自己給你以后,過去很多不愉快的回憶,我居然都記不得了。我現在覺得非常輕松,因為,我如果感到疲憊,只要偎依在你懷里,就會想到,我的一片天空,由你在支撐。”

    就在道盈將最后一件裝備——一把黃級黑鐵弓裝備好后,我再次感應到狼族怪物的到來,這次的預感更加強烈,估計是更高等級的怪物來了,很可能有boss。

    這次到來的是一百多頭三十一級的“利齒銀狼”,跑在最前面的,是三十一級的boss“銀狼統領”。

    那銀狼統領足有兩米高,渾身披滿銀色長毛,一雙青色的眼睛正冷冷盯著我,讓我覺得有一股涼颼颼的小風在脖子后面吹啊吹……

    如果銀狼統領只身迎戰,我絕對不會有任何顧慮,但是,它現在帶著一百多頭手下,情況可就大不同了。

    但為了制造拉攏道盈的機會,我不得不戰斗。

    我吩咐道:“你們先用一下回城符,以防萬一。”

    銀狼統領仰頭嗥叫一聲,接著它身后的小弟也跟著它嗥叫起來,隨后,它們便向我們沖來。

    媽的,高級狼boss就是不一樣,該死的銀狼統領居然身先士卒,沖在最前面。

    “嗖”地一聲,道盈射出的箭直沖銀狼統領的腦門。那銀狼統領也不含糊,頭輕輕一擺,在電光火石間一口咬住那支鋼箭,然后把箭甩到地上,繼續向前沖。

    沒有辦法,我只能放出霧靄術,但那團霧靄剛剛籠罩狼群,霧中就傳來一聲嘹亮的吼叫,接著一道肉眼可見的銀色波動猛地炸開,瞬間將霧氣驅散。

    看來,這場仗要比想想中更加艱難。

    我緊握戮血魔卷,對著狼群迅速施展五階位木系范圍魔法“雨露陽光”,只見地面的青草被一層淡淡的光芒附著,隨后這些青草瘋狂地生長,并且糾纏周圍一切非植物生命。短短兩秒鐘的時間,原本只有一寸多高的青草,已經長到三米多高。我的魔法,仿佛在草原上制造了一片小森林。

    將近一半的利齒銀狼被瘋狂的野草束縛住,并且被變得異常鋒利的草葉割得遍體鱗傷。

    銀狼統領兇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抬起那巨大的右前爪拍向地面,一道土黃色的波動以它的爪子為中心在地面散開。土黃色波動所過之處,青草枯萎,泥土龜裂。那些經過魔法改造的野草,在被土黃色波動擊中后,立刻變黃,枯萎,很快便失去攻擊性。

    我一邊吃著金創藥,一邊咒罵:“該死的畜生,我看你有多少妖力可以使用。”它的攻擊方式不是魔法,只有可能是高級東方系怪物才能使用的妖術。

    你奶奶個熊的,三十多級的boss就會使用妖術,現在的《》和以前差別也太大了。這妖術,原本只有五十級的東方系怪物才能使用。

    銀狼統領救出手下后沒有直接攻擊,只見它連連嘶吼,三道顏色各異的波動自他口中溢出,然后附著在它那群小弟的身上。那些原本精神亢奮的利齒銀狼,突然齊聲嗥叫,它們的身體猛地漲大一圈,牙齒和爪子緩緩變長、變鋒利。

    它們身上的銀毛同樣快速生長,最后變得又粗又長,更詭異的是,那些銀毛居然自動糾纏,編織成一層亮銀色的護甲。

    銀狼統領在發出三道輔助妖術后,身上的毛色明顯暗淡了一些,連眼神都失去了一開始的犀利。

    這個boss也太強了吧,連發五個高階位妖術,居然才略顯疲憊,它才三十一級啊。

    那些利齒銀狼在完成變化后,都提起左前爪,低頭向銀狼統領致意。

    那銀狼統領不耐煩地咆哮一聲,然后突然沖著我快速放出一道纖細淺紅色的波動。

    妖術來勢太快,我還沒有反映過來,就聽到系統提示:您遭到妖術“血凝波動”的攻擊,由于此妖術附加狼族圖騰之力,且您受“狼殺破”的詛咒,您的體質降低百分之三十,生命恢復速度停止,一切藥物、治療類法術效果減半。

    我靠,這還讓不讓人活了,這不是砸我飯碗嗎?在這種狀態下,我絕對沒有勝算。

    我現在才明白三十級的銀狼統領為什么能使用妖術了。就是因為我身上的詛咒,導致它可以破例使用狼族上位boss才能使用的圖騰之力。

    此時利齒銀狼已經把我們包圍,我低聲說:“沒法打了,找機會突圍。”

    我將十二元蠱打入銀狼統領的體內,小心翼翼地選擇最恰當的蠱術和魔法使用,并在腦中一邊飛快地計算著生命值消耗和補充的速度,一邊思考突圍的方法。

    這些利齒銀狼體型如同一般的獅子大小,雖然數量眾多,但同時能攻擊到我的只有三五頭。

    我的總生命值下降太多,根本不敢使用四階位的范圍魔法,只能使用小范圍的冰系魔法,減緩身邊銀狼的攻擊速度。靜蕊被我們夾在中間,輪流治療三人。

    這個時候,戰斗的主力完全由道盈來擔當。如此近的距離,雖然弓箭的攻擊力會打折扣,但她卻能保證箭箭要害,給狼群造成了極大的創傷。

    好在我有狼殺破的詛咒和血月狼環,那些銀狼會以我為第一攻擊目標,只有在無法攻擊我的時候,才會略顯不情愿地攻擊其他人。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冊成為暢想會員,享受更多便捷! ( 超級網游之蠱巫獵艷行(蠱巫傳說)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