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九重天器

文 / 絕對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沒有帶足藥物的我們不可能戰斗到最后,更何況,那個該死的銀狼統領正在恢復妖力。它要是能像剛才那般連發三四個攻擊妖術,我們全得玩完。

    我思索了片刻,馬上下了撤退的決心。讓道盈加入固然重要,但如果因此使靜蕊和倩影受到傷害,卻也非我所愿。

    我立刻下了命令:“稍后我會放出黑暗魔霧,然后逃出戰圈,把狼群引走。你們就站在原地別動,等戰斗狀態解除后,立刻用回城符回城。我有馬牌,不怕這些狼崽子。”

    說完,我揮動右手的“昏暗之杖”,使用昏暗之杖自帶的技能“黑暗魔霧”,隨著昏暗之杖微微抖動,三秒過后,一團黑色的霧氣無聲無息地將我們及身邊的狼群籠罩。

    我低聲說:“我先走了,保重。”

    說完,我使用蛙蠱的“蛙躍”,連跳三次,跳出戰圈。我啟動身上的馬牌,召喚出那匹黃驃馬,騎上它就向青都城的方向前行。

    那些狼雖然在魔霧內,無法看到我,但是肯定能感應到我身上的狼族詛咒。在我逃離魔霧不久,它們果然立刻調轉方向,向我沖來。

    這時靜蕊和倩影都給我發了條信息:“男人小心。”呃,這似乎是倩影第一次對我表示關心。

    我回頭一看,便大笑起來,這些銀狼的速度比我奔跑的快,但是我一騎上馬,它們跑死也追不上。

    只要進了青都城,再多狼族也沒用。

    騎著高頭大馬在草原奔馳,看著晚霞與夕陽,夾帶一身風塵,我頓時豪情萬丈。

    “干你全家狼族護法,等老子等級高了,剝了你的皮當內褲、抽了你的筋當腰帶,切了你的小雞雞作下酒菜!”

    呃,我也就在沒人的時候這么嚎叫,就算玩家再強大,就算一身天級裝備,也絕對不可能獨自一人干掉超階位boss。超階位boss,可是站在《》食物鏈次頂端的生物。

    瀟灑地騎馬飛奔了幾分鐘后,我才下馬,使用回城符回城。

    我一出傳送陣,就看到三個女人正湊在一起說悄悄話,靜蕊的乖巧、倩影的冷艷和道盈的恬靜組成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靜蕊一看到我,就雙手揪著衣角,一步一步慢慢走過來,靠近我后,低著頭認錯:“對不起,男人哥哥,以后我再也不會任性了。”

    我看了看十多米外的倩影和道盈,便附在靜蕊的耳邊悄聲說:“既然知道錯了,就要受罰。今天晚上,我要狠狠地處罰你!不罰你二十次,我絕不住手!”

    聽到我這曖昧的威脅,靜蕊的頭更低了,她小聲說道:“靜蕊知道了,靜蕊認罰……”但是,她又突然抬頭,對著我嫣然一笑,紅著臉說了一聲:“壞哥哥!”說完就跑到倩影身后,不敢看我。

    我和靜蕊在游戲中只做了十多回,但我那方面的能力卻驚人地直線上升,靜蕊也越來越敏感。她不經意間的媚叫也愈加誘人,經常讓我無法自“拔”。

    不知道是由于體質加成的緣故還是我這個角色本身的能力就很強,我現在,只要稍微控制自己的家伙,就可以在與靜蕊的過程堅持不“泄”。

    最后一次中,我根本沒有控制自己,順其自然地全身心投入到那個過程中,但在系統提示靜蕊已經到了二十次時候,我離臨界點還有一定的距離。靜蕊從高氵朝中清醒后,看到我那仍然挺立的家伙,臉上充滿歉意。

    我明白,我在現實中可能連五分鐘都撐不住,但是,在游戲里,我卻擁有傲人的能力。矛盾的是,我一邊為自己在游戲中能力感到滿足,一邊卻又擔心以后自己在現實中的能力不夠,真是讓人無奈。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靜蕊用隊伍聊天模式說:“男人哥哥,咱們去青風山完成救巧兒的任務吧。”

    我把目光移向道盈,微笑著與她四目相接。

    她的眼神一直那么淡然,一顰一笑都不帶一絲煙火氣,給人一種超脫塵世的感覺。

    她點點頭,說:“我已經決定加入你的傭兵團了,如何,男人團長?”

    我大喜,連忙說:“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啊。”然后把她收入我的傭兵團。

    我表面是一臉歡喜,但是內心產生一絲疑慮。

    拉攏她是我本意,但是現在,卻成了她主動加入我的傭兵團。嗯,得留個心眼兒。

    有了道盈這個生力軍,我對殲滅青風山山賊更有信心。

    我們馬不停蹄地趕到青風山,先是輕松地收拾了山路上防守的嘍羅和三當家,然后便小心翼翼地向山頂走去。

    我前幾日為了馬牌曾多次來這里殺三當家,可惜的是,被我搶走馬牌后,再次刷新的三當家已經沒有馬可騎。這讓我很郁悶,這個設定明顯和內測不一樣。

    有了道盈這個變態弓箭手后,對付道士職業的二當家變得非常輕松。

    在離山頂就有幾步路程的時候,我把幾個必須的蠱全部用來攻擊自己,然后對著道盈施展蠱術。

    蟬蠱的“知了”、蛛蠱的“蛛目”、蜂蠱的“蜂振”、龜蠱的“祥瑞”、鱔蠱的“鱔擊”統統加持在道盈身上,然后用蛙蠱的“附毒”給她的鋼箭附加上毒性傷害。

    靜蕊的“金剛護體”“風行術”“天罡戰氣”也同樣加在道盈身上。

    最后我用戮血魔卷,將一些增加準確率、附加魔法傷害等一切有益于道盈攻擊的輔助性魔法拼命地釋放,把道盈武裝成一個無堅不摧的狙擊手。

    我飛快地走上山頂的校場,在二當家還沒有反映過來的時候,對著他就扔出三個“霧靄術”。

    與此同時,道盈緩緩地拉開長弓,稍微一瞄準,只見那支帶著各種附加傷害的鋼箭宛如一道七彩閃電,直接插入二當家的喉嚨中,將他釘在椅背上。

    一個三千多的紅色數字從二當家的頭上冒出,接著他的頭頂不斷冒著代表傷害的紅色數字。

    中箭后,二當家雙手一抖,手中的青色竹簡和鶴羽扇都掉在地上。他口中發出古怪的響聲,雙腿不停地亂蹬,最后雙眼一翻,橫死當場。

    生命值已經恢復的我連連施展各種范圍魔法,用沼澤術、霧靄術、石墻術等把近千名失去首領的精銳山賊分割,然后我們四人合力收割他們的生命。

    面對脆弱的人類怪物,道盈的要害攻擊發揮到極至,一箭一條命,從不落空。

    倩影也不含糊,憑著她的高敏捷,握著一把匕首神出鬼沒,幾乎也是招招取敵人的要害。

    呃,至于我,大部分時間使用大范圍的攻擊魔法,看到兩人陷入險境后,我才出手相助。這些精銳山賊人多勢眾,而且粗通合擊之術,遠比同級別的怪物更難對付。

    更讓我們頭疼的是,這些精銳山賊中盾牌手、長槍手、刀斧手和弓箭手等全都齊全,近遠程火力齊備。即使把他們完全分割,戰斗起來還是略有吃力。

    他姥姥的,要不是剛才先把那個二當家宰了,我們可能剛交手就一敗涂地。

    隨著山賊人數的減少,我們的壓力也越來越輕,不久就把山頂的山賊肅清。可惜,這里的刷怪頻率太低,否則,是個沖級的好地方啊。這經驗,就像直接潑到我們身上一樣。

    我快步上前,揀起二當家掉落的兩件物品,仔細一看,不禁目瞪口呆。

    太平要術:地級物品,奇物類。道術施法速度增加一倍,道術冷卻時間減半,道術范圍增加兩倍,道術距離增加一倍,道術效果增加一倍。智力+20。道士專用。需要等級十。

    武侯羽扇:天級物品,武器。智力+10。附加十方戰陣之一字長蛇陣。附加武侯秘術:七擒七縱術。需要等級十。封印度:九。

    一字長蛇陣:將青蛇之靈賦予隊伍,靈活多邊、攻守兼備。

    七擒七縱術:武侯秘術。使用此術,可在百米內或擒或縱任何生物。

    這兩件物品并非二當家死后掉落,所以屬性可以直接看到。

    當我看到《太平要術》的時候,不過是稍微失神,只是驚訝于《太平要術》所加智力之多,畢竟我有個很變態的戮血魔卷。

    但當我看到武侯羽扇的時候,不由自主地驚呼起來:“九重天器,武侯遺物!”

    裝備的層次相同,如同為天級物品,也有高下之別,而號稱最強的天級裝備,就是被稱為“九重天器”的天級裝備。

    某件武器或裝備,不包括奇物類,能力高到一定程度,會被系統連下九道封印。按照npc的說法,就是此物戾氣太重,被高人德者封印,以免為禍蒼生。

    九重天器由于被連加九道封印,能力大打折扣,在封印度高于六之前,屬性僅與普通天級裝備相當。只有玩家通過長期使用,才有可能陸續打開封印。

    絕對有問題,這些東西,絕不可能被一個二十多級的小boss得到。

    我把兩件裝備遞給靜蕊她們,然后便琢磨起來。

    想了半天,唯一的可能就是bug,便直接聯系系統。

    過了三十秒,系統回復:“尊敬的玩家,這兩件裝備的出現沒有任何異常,完全是概率問題。只能說,你們小隊非常幸運。”

    我們一直猜測,的系統是一臺超級智能電腦,但網盟的工作人員卻對此諱莫如深。

    但我還是疑惑不解,這個級別的裝備,系統沒有理由直接分配給二十多級的小boss啊;更何況,以山賊的能力,也絕對打劫不到如此極品的裝備。

    等到二當家的尸體消失后,他死去的地方出現一把青銅鑰匙,我隨手撿起來。

    寶藏鑰匙:青風山寶藏鑰匙。

    靠,原來如此。

    《》中,有大大小小的各種類型的一次性寶藏,如遺跡、墓穴等。

    這些寶藏中除了有特定的物品外,還有一定幾率出現隨機寶物。這些隨機寶物,與一處寶藏財富的多少、探索及獲得的難易度、以及寶藏守衛的等級等沒有任何關系。也就是說,即使一個最容易找到的寶藏,都有可能出現最好的那件隨機寶物。

    當然,隨機寶物出現的幾率極小,出現極品的幾率就更小了。按我在內測中的經驗,可以說,獲得隨機寶物的幾率無限趨近于零。

    不對,就算是最大的寶藏,出現隨機寶物的件數也不會超過一件,這個道士二當家卻有兩件超級極品,也太不可思議了吧。二十多級boss擁有的寶藏,特定物品有兩三件黃級裝備就頂天了。

    我左思右想,還是沒明白其中的關鍵,于是放棄了這種非常累腦子的事情。

    她們三個人正聚在一起研究這兩件極品裝備,最興奮的當然是靜蕊。

    那卷《太平要術》雖然由青色竹簡制成,但由于是地級裝備,竹簡發出金黃色的光芒,質樸與華麗并存,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厚實。

    而武侯羽扇,乃是諸葛武侯的遺物,飄逸無儔,每根鶴羽都帶著一絲淡淡的靈動,一看就知道此物必定不凡。

    《太平要術》鐵定是要給靜蕊的。只要裝備上《太平要術》,有二十點智力配上道術的加成,她的治愈能力絕對不比同級別的牧師遜色。

    那武侯羽扇,可是我非常想要的東西啊。我左手戮血魔卷,右手武侯羽扇,我靠,不要太牛b。

    可惜戮血魔卷屏蔽智力的屬性太討厭,我前思后想,還是決定把武侯羽扇讓靜蕊裝備。倩影和道盈一個盜賊一個弓箭手,實在不適合這種東西。

    憑空增加了三十點智力,靜蕊的靈符攻擊力絕對可怕;要是等她四十級學會了五行道符,單體攻擊絕對比同級別的法師高出一籌。

    我指著這兩件裝備,問倩影和道盈:“如果這兩件裝備的所有權算靜蕊的,兩位不會反對吧。”

    靜蕊一聽,馬上緊張地打量倩影和道盈,生怕兩人反對。

    倩影沒有說話,點點頭,表示不會反對。

    道盈卻指著竹簡狀的《太平要術》說:“這卷竹簡是殘篇,或許不完整。”

    我連忙問:“你從哪里看出來的?”

    道盈拿起竹簡,然后攤開,指著竹簡的最右端說:“第一,竹簡末端的繩子不是自然銜接,而是被利器割開。”然后她又指著最后一根竹片的最下面說:“這卷竹簡上的字體是小篆,內容是《道德經》,也就是《老子》,但上面只刻有一半的內容。所以,我說這本《太平要術》是殘篇。”

    我點頭說:“我明白了。最大的可能就是這個游戲中,《太平要術》是《道德經》的上半篇。或許,湊齊了上下兩個半篇,就能組合成一本完整的《道德經》。”

    一個姑娘家家的居然讀過《道德經》,嘖嘖,高手啊。我也就會來兩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至于這些話是什么意思,就跟我無關了。

    我看她渾身散發著古典且自然的美感,居然還對道家經典有研究,就想問問她是不是古代文學或者古典文獻的高材生,但這個想法被一個新消息打斷了。

    心雨星音:“死莫音達,快來幫我,我被別人欺負了!”

    心雨星音,就是老板的妹妹,現實中的名字是蕭星。

    她平時一般叫我“達哥”;非常生氣的時候,才叫我“死達哥”;現在,她居然叫我“死莫音達”。呃,問題似乎不小啊。

    我連忙發回復信息:“星星,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我認識蕭星的時候,她還是學生,就自然而然地把她當成妹妹看待,平時也非常照顧她。她這個丫頭特別任性,好在還沒到蠻不講理的程度,但惹是生非的評價卻非常適合她。

    她的回復更加著急:“別問了,反正你妹妹我被人欺負了,你馬上來!他們幾個死人正在做任務,現在趕不來,我的幾個同學還沒上線,我現在就靠你了!我就在皇城傳送陣附近的系統藥店門前等你,快點兒來!”

    我抬頭看了看前方刻有“忠義堂”三個鎦金大字的牌匾,無奈地嘆了口氣。任務的最后,居然插進這么一檔子事。

    妹妹被人家欺負,我這個當哥哥的絕對不能坐視不理。

    這時候老板和騷包眼鏡的消息同時發過來,老板就說我如果能趕過去,就幫她一把;有事的話,就不用去了。

    至于眼鏡,則說:“男人,救救星星吧。兄弟的女人有難,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我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到星星身邊,可是,我們現在正在任務區域,不能使用回城符啊。男人,兄弟的后半生就靠你了。對了,去的時候千萬要說是我讓你去的,切記,切記!”

    我只跟老板說馬上去,然后非常不爽地回復眼鏡:“去死吧,搞得跟殺了你全家似的,瞧你一身賤骨頭,還說什么星星是你的女人,怪不得星星總看不上你。放心,再怎么說我也被星星達哥達哥地叫著,這事我不能不管。好好做你的任務吧,別一不小心把他們幾個都禍害死。”

    我扭頭對著她們三人說:“抱歉,我現實中朋友的妹妹似乎被人pk了,要我過去幫忙。我也算她的半個哥哥,所以必須得幫一把,這個任務目前恐怕做不成了。不過你們放心,這個地方的精銳山賊和boss,估計沒有一兩天不可能刷新。忙完我那個妹妹的事,咱們就回來,如何?”

    倩影一聽到要pk,兩眼放光,馬上狠狠地點了點頭,臉上還露出一絲淡淡的興奮。我靠,看來她不僅花癡,居然還嗜血。她跟著我這么長時間,除了在練級的時候清理過幾個搶怪的垃圾,基本沒怎么pk,估計忍了很久了。

    靜蕊聽后,小臉因生氣漲得通紅,她氣憤地說:“男人哥哥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咱們馬上就去pk那些壞蛋。”好久沒看到靜蕊生氣的模樣了,嘖嘖,她生氣的小模樣還真可愛。

    我把頭轉向道盈,含笑看著她。嘿嘿,這可是非常好的機會,只要她同意,那她才算真正地上了賊船……呃,是成為我的伙伴。

    她盯著我的雙目,輕聲笑道:“團長大人的敵人就是我道盈的敵人。”呃,初步考驗通過。

    我又叮囑靜蕊:“無論在任何情況下,你都不準攻擊人,只給我們治療和加輔助道術。沒有殺人值的你,可是隊伍中最大的保障。”然后扭頭對倩影和道盈說:“記住,要是在絕無出路的情況下,一定要將身上的極品裝備快速放進背包里;要是紅名的話,就把極品裝備通通交給靜蕊,她可是隊伍里的人形保險庫。”

    靜蕊現在對我基本是言聽計從,她堅定地點點頭,說:“我一定會聽男人哥哥的話。”

    我帶著色色的笑容給靜蕊發私人信息:“靜蕊乖,晚上的二十次懲罰變成二十次獎勵!”她抬頭偷偷地看了我一眼,就立刻害羞地把頭低下。

    我們打掃了一下戰場,便使用回城符返回中京。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冊成為暢想會員,享受更多便捷! ( 超級網游之蠱巫獵艷行(蠱巫傳說)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