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美女星星

文 / 絕對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據官方網站統計,《》同時在線人數最高達到十億人,占了全球總人數的十分之一。中國地區的平均在線人數是兩億左右,位居世界首位。

    此時中京城內玩家眾多,川流不息,一派繁榮的景象。

    城內的某幾個重要建筑都掛上了類似現實中的廣告牌,而且是清一色的國產品牌。

    我邊走邊告訴她們我和星星之間的關系。

    剛來到藥店門口,我就看到星星正在四出張望。她的形象和現實中一模一樣,沒有絲毫改變。

    我不得不承認,靜蕊、雪姐和倩影三人,都算是上中之姿,絕對算得上漂亮。

    但這三人跟星星比起來,在相貌上卻有相當大的差距。

    我走到星星面前,笑著說:“我來了。”

    與此同時,我細細地打打量著她。

    她一雙美目流光四溢,分外明亮,但眼神中帶著少許煩躁和恨意,減少了幾分明媚;眉似細長的柳葉,眉色異常黑亮,雙眉微蹙,更添幾分別致;挺直秀氣的瓊鼻之下,是略微噘起的櫻唇,盡顯她任性的一面。她梳著一成不變的馬尾辮,頭部微微一動,那活潑的秀發就輕輕跳躍,散發出一股青春的活力。

    星星不僅有著絕世的容顏,還擁有魔鬼般的身材。她雙峰傲立,雖然遠不如雪姐的豪乳,但大小適中,豐滿堅挺。

    她最誘人的地方,不是無雙容貌,也不是軟玉酥胸,而是她那蜂腰翹臀之下的美腿。

    她身著嫩黃色連衣短裙,纖細的小腿上是一雙純白色長絲襪,絲襪和短裙之間,露出兩截光潔耀眼的白皙大腿。她的大腿渾圓結實,沒有一絲贅肉,如粉雕玉琢般玲瓏剔透,讓人看到就有不惜一切也要去撫摸的沖動。

    微風吹過,裙角飛揚,那白生生的大腿根部春光乍泄,朦朧間似是有純白的蕾絲內褲若隱若現。

    星星一看到我,笑顏盡展,飛快地向我跑過來。但在接近我后,她臉上笑容很快消失,發起小孩子脾氣,她雙手叉腰,沖著我大喊:“死達哥!你怎么這么晚才來?我都被人殺死好幾次了!都怪你們……”

    她氣壞了,居然把我當成了騷包眼鏡,說完就伸手要揪我的耳朵泄憤。

    在她的手離我還有一尺的距離,一柄匕首突然架在她的脖子上。

    倩影冷冷地說;“如果你繼續伸手,我不敢保證在你出城后,這把匕首不會割斷你的喉嚨。”說完,她收回了匕首,站在我身邊。城市內屬于安全區,無法真正攻擊人。

    倩影的舉動非常讓我吃驚,這是怎么回事?我確信她已經不會在背后下黑手,但是,要她會說保護我,除非唐僧不念經、豬八戒不偷腥。

    星星一愣,好奇地掃視我身邊,目光在三個女人身上多停留了一陣。

    她左腳狠狠地一跺地,正欲氣急敗壞地發怒,但眼珠子突然骨碌碌一轉,然后她伸手揪住我的袖口,一臉哀怨地看著我,一邊搖晃我的衣袖一邊說:“達哥,你看啊,她當著你的面欺負我,太可惡了。人家被外人欺負也就罷了,但沒想到,連達哥你的人都欺負我,星星太傷心了。達哥,你真的不幫星星了嗎?”

    星星這個丫頭有個習慣,只要眼珠子一轉,腦子里肯定冒出鬼主意,我都不知道該說她聰明還是笨。

    我無奈地看著星星說:“好了,我代她向你道歉。再說她也沒傷著你,都是自己人,不要那么斤斤計較。”

    我的軟話起了反效果,她不僅沒有放棄,反而得寸進尺地裝出一副垂泫欲泣的樣子,幽怨地用極度肉麻的腔調說:“男人哥哥,人家不管了,你一定要替我做主。”

    看來我要是不動用殺手锏,她是不會就范,我笑嘻嘻地說:“好啊,以后眼鏡纏著你的時候,你可別找我幫忙。說實話,眼鏡其實也不錯,斯斯文文,一表人才,還會理財,是個不錯的丈夫……”

    我這話說到星星的痛處,她雙手捂著耳朵搖頭嚷道:“好啦!好啦!咱們扯平了。”說完,她沖著我調皮地吐了吐舌頭,然后又神氣地瞪了一眼倩影。

    我問她:“到底是怎么回事?誰欺負你了?”

    星星馬上生氣地說:“有幾個混蛋看我長的漂亮,就讓我當他們的老婆,有一個差點摸到我的胸部,嘴里還不干不凈地說我nǎi子豐滿什么的。我一氣之下,就讓我的狗狗攻擊他們,但他們人太多了,幾秒鐘就把我給掛了。”

    一旁的靜蕊突然開口說:“壞蛋,真是壞蛋。星星妹妹你放心,男人哥哥一定會為你報仇的。”靜蕊氣得小臉通紅,恨不得親手pk那些人。

    我連忙向星星介紹三人。靜蕊和道盈都是那種非常容易親近的人,星星對她們兩個特別熱情;當我要介紹倩影的時候,星星冷哼一聲,不屑地說:“不用了,這個人長著死人一樣的臭臉,棺材板一樣的平胸、哭喪棒一樣的細胳膊腿,怎么看怎么像黑白無常的親媽,我高攀不起。”

    倩影被星星的話氣得臉上血色全無,她緊咬下唇,眼睛中的怒火熊熊燃燒,但卻沒有反駁星星的話。

    雖然星星和我的感情比較好,但是我也不愿看看到自己的隊員被這么辱罵。

    我皺眉瞪著星星說:“你怎么能這么說一個前來幫你的人?她剛才對你出手,只不過是隊伍中身為盜賊的職責。我已經向你道過歉了,你竟然還這樣,難道我的朋友就這么讓你看不上眼?難道你連我也要一起罵了?”

    這是我認識星星以來,對她說過最兇狠的話。

    星星委屈地辯解:“但是她先把刀子架到人家的脖子上的……”

    我打斷她的話:“她的錯,我已經跟你道過歉了;但是,你卻沒有給予她足夠的尊重。作為她的團長,我絕不允許她受到侮辱。你現在必須向她道歉!”

    星星對她哥哥是依戀,但對我卻是打心眼兒的信賴。以前她還是學生的時候,我從不苛求她什么,但是她現在已經畢業,就她那一身的大小姐脾氣,肯定四處碰壁。在我眼里,她既是我的妹妹又是我的朋友,我可不愿意看到她這么大了還那么刁蠻任性。

    同時我偷偷給星星發了私人信息:“你這個丫頭,怎么這么不懂事。她聽說我有個漂亮的妹妹被欺負,義不容辭地從大老遠趕來,甚至還丟掉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結果弄成現在這樣。我還一個勁兒地在她們面前夸你如何聰明、如何大方、如何懂事,但是你看看你,連一點兒虧都吃不了。”

    星星最討厭陌生人說她漂亮,尤其討厭那些因為她的美貌而喜歡上她的男性。不過,如果跟她要好的人稱贊她美麗,她會滿心歡喜地接受。我很少夸她什么,但我只要說她漂亮聰明什么的,她就是有滿腔的怒氣,也會消失不見。

    聽到我的呵斥,她嘴一撇,馬上就要哭出來,但我發完私人信息后,她眼中閃過一絲喜色,忸忸捏捏地走到倩影面前,小聲說:“對不起,是我錯了。”然后快速回到我身邊。

    倩影淡淡地說:“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說完又恢復了往日的冷漠。

    我給倩影發私人信息:“你別生氣,她就是一個被人寵壞了的孩子,有嘴沒腦子。呃,其實……你真的挺漂亮,至少,你笑起來的時候,我就覺得非常漂亮。”不過,我好像還真沒見她笑過……

    她看完我的信息后,沖我輕輕點頭。

    不過,我隱約看見,她的臉上似乎有一絲紅色閃過。可能是錯覺吧,這個花癡女要是會害羞,那我就是世界上最純情的小處男了。

    雖然星星道過歉,但她還是對倩影不理不睬,不過,她對靜蕊和道盈非常熱情,一口一個“姐姐”地叫著。道盈沒什么,還是一副淡泊寧靜的老樣子,靜蕊則不同,她非常喜歡星星這種活潑開朗的性格,兩人很快就混得特別熟。

    我就在一旁看著嬉笑,等她們聊得差不多了,才干咳一聲,說:“星星,你叫我們來是想干掉他們吧,你還能找到他們嗎?”

    星星也不是個新手,她冷靜地說:“嗯,他們似乎是網游十大公會之一盛世王朝的人,在一起組隊沖級。他們一共十三個人,都還沒到三十級,但職業齊全,裝備不錯,配合老到。一開始我被沖昏了頭,所以被殺了好幾次。后來我偷偷地跟蹤他們,弄清了他們的人數、職業、大概的等級和其它情況。他們現在在固定的地點練級,不會離開的。”

    我笑著說:“不錯,要是連敵人的情況都搞不明白就把我們叫來了,你就不是星星了。”

    星星面有憂色,說:“可是,如果他們真是盛世王朝的人,咱們會不會惹上不該惹的?”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堅定地說:“莫說盛世王朝,就算是十大公會聯合,欺負了我妹妹,也得賠禮道歉,付出代價。放心,你達哥我別的不行,但在游戲里,也算是一把好手。呃,似乎牛哥說過,他有不少戰友都在盛世王朝,而且還有幾個是盛世王朝的高層。放心,我要是對付不了他們,就沖牛哥那脾氣,弄不死那幫小垃圾。不過,盡量不讓把他們幾個牽扯進來,畢竟現在他們還是職業玩家,得罪大公會不太好。”

    星星聽到我的答復,輕輕點點頭,說:“嗯,我相信達哥……男人哥哥能幫我的。”

    我好奇地看著她,她一噘紅潤的小嘴兒,說:“不管了,以后在游戲里,我就叫你游戲里的名字。我要和靜蕊姐姐保持一致。”

    我看向靜蕊,卻發現她正在和倩影低語,而這時候倩影的神情竟然非常柔和,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也許靜蕊覺察到了我的目光,也向我看來。我們對視一眼后,她突然沖著我促狹地一笑,眼神中隱藏著一種莫名的東西。

    看到她的眼神,我的心沒來由地一慌,然后心中升起一種奇怪的預感:過不了多久,就會有什么事降臨到我身上。

    我輕搖一下腦袋,斬釘截鐵地說:“不管他們是什么人,如果他們誠懇地向你賠禮道歉,這件事就算了。得饒人處且饒人,畢竟這里是游戲,被pk死很正常。要是他們敢說半個不字,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咱們現在先去整理一下裝備補給,星星你把他們具體的職業、以及那個地方的環境說一下,然后再制定幾個有效的方案。”

    做好充足的準備后,我們便在星星的帶領下趕往那個地方。

    前些日子我們都是在很遠的地方沖級,藥品沒了,就去最近的村莊補給,基本沒有來中京。現在一出中京,就看到郊外有大量的玩家在組隊沖級。

    《》里的怪物刷新跟玩家的數量有關系。以前中京近郊的玩家不多,怪都非常稀疏;現在,幾乎每隔十幾米就會有怪,當然,這些怪都被組隊的玩家圍攻。

    由于階位震懾的作用,低級怪物根本不攻擊我們,我們很快穿越比較密集的怪群,向指定的地點出發。

    那些人練級的地方是平原,周圍沒有任何障礙物,我們商量了半天也沒有好的計劃,最后只得決定隨機應變了。

    走了兩個多小時,我們才來到星星說的地方。

    這里是一望無際的平原,極目遠眺,能看到不少小隊散落在各地打怪沖級。

    星星是個機關師,她的內測賬號她哥哥絕對老板的。剛來到平原,她就放出名字叫做“狗狗”的機關獸。狗狗名不副實,它其實是一頭稍微高大的熊貓。

    《》中的機關獸,并非都是木制或者金屬外形,機關師在設定自己的第一個機關獸的時候,可以將機關獸設定成動物的形象。當然,機關獸的形象與自身屬性息息相關。比如靜蕊的狗狗熊貓型機關獸,防御超強,但攻擊力低、行動緩慢。

    憨態可掬的狗狗一露面,立刻引得靜蕊驚叫連連,她欣喜地上前抱住狗狗,不停地撫摸,嘴里還抱怨星星為什么不早把狗狗放出來。

    現在可不是玩鬧的時間,我馬上制止靜蕊,硬拽著戀戀不舍的她繼續向前走。

    我們徑直走到pk星星的小隊前,冷眼旁觀他們殺一只二十九級的紅尾野牛。

    雙方都不是笨人,在他們殺死那只紅尾野牛后,我開門見山地說:“我們來此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求你們向我妹妹賠禮道歉。”

    我的話音剛落,他們隊伍中一個拿著把匕首的盜賊流里流氣地走了出來,然后陰陽怪氣地叫道:“我操,漂亮小妞兒又來了,哥哥我現在還在想著你那對nǎi子呢,來,讓哥哥我摸摸。”

    我立刻請求系統裁決,系統的提示很簡單:“對方的語言有嚴重的性騷擾,玩家風語星音所在的隊伍可以首先攻擊而不會被判定為惡意攻擊。”

    上次星星就是因為沒有請求系統裁決,就直接攻擊對方,所以她被判定為惡意攻擊。

    在星星說出她被pk的原因后,我就沒有想放過他們的意思,所謂的道歉,不過是一個幌子而已。

    當系統判定完畢后,我直接向他們隊伍扔出一個沼澤術,與此同時道盈一箭射在對方牧師的喉嚨上,將他秒殺。

    對方突遭攻擊,沒有絲毫慌亂,在牧師倒下后,一團黑霧迅速冒出,將他們的隊伍掩蓋住,使得我們無法看到他們。這是暗黑巫師釋放的三階位暗黑魔法:暗黑魔霧,我的法杖上就自帶這個技能。

    那黑霧剛一出現,我就聽到那個盜賊大聲叫罵:“我操你們全家死光光,我干你們祖宗b空空,我……”黑霧中他們能看到我們,我們卻看不到他們。

    我猜到他們正在借助黑霧的掩護,向后退卻,想逃出沼澤,就在黑霧的后面再放出一個沼澤術。

    就在那個盜賊繼續叫罵的時候,只見一只箭飛入魔霧中,接著那個盜賊的叫罵聲被打斷,隨后聽到他的慘叫。

    我回頭驚訝地看著道盈,實在想不通她是如何射中魔霧中的人。

    道盈似乎看出我的心思,說:“他的聲音暴露了他的位置。我的箭,應該射進他的口中了。”

    我徹底無語了,如果她說的是真的,那她比我想像中還要強悍。無敵悍妞啊……

    一旁的星星惡毒地說:“要是能射中那個賤人的舌頭就更好了,他的嘴巴就是馬桶,舌頭就是糞勺。”看來星星非常痛恨那個盜賊。

    我以為對方正在撤退,但讓我意外的是,一道四階位的負面暗黑魔法:群體群體遲緩術落在我們中間。沒想到他們居然可以使用四階位的魔法。

    靜蕊也不含糊,口中念念有詞,很快發出三階位道術:群體清心咒,立刻將我們的身上的遲緩術解除。

    這時對方已經沖出沼澤,不過,他們的是前進而不是后退。我立刻猜到,那個罵我們的盜賊是個誘餌,只有他一個人邊罵邊后退,讓我們以為他們小隊都在撤退;實際上,其他人在魔霧的掩護下向前沖出沼澤。

    媽的,好久沒有遇到像樣的敵人,我太輕敵了;不過,這樣的敵人才有意思。

    他們一沖出沼澤,就發動攻擊,三個個戰士快速飛奔而來,其它遠程攻擊的角色將火力全部傾瀉到靜蕊的身上。他們的目的同樣是先除掉隊伍中的輔助職業者。

    星星早就把機關獸放在靜蕊身側,并設定狗狗保護靜蕊。那些魔法、箭矢剛飛過來,看似笨拙的狗狗猛地一跳,便將一半的攻擊攔下。

    我吃下一顆大型金創藥,然后在對方遠程攻擊角色前連續樹立兩道五米長的石墻,把他們與向前沖三個戰士隔開,最后在靜蕊身上連續施加三道防護魔法。

    我對著一個沖過來的劍戰士放出所有的蠱,并迅速打出地網。地網的遲緩效果比如沼澤術,但卻省血,而且范圍大。同時我說:“靜蕊你先把自己的血加滿再說。”接著我使用蜃蠱的蠱術:蜃影,復制出兩道石墻的幻象,作為第二道障礙。

    這個時候道盈已經射殺一個戰士,并將一個戰士射成重傷狀態。弓箭手的射擊頻率并不高,如果道盈的弓箭可以無時間間隔連射,那我根本沒有必要弄這些花花。

    我用隊伍模式說:“倩影你不用管我們,你埋伏到那道幻象石墻那里,趁機偷襲他們。”我們是同一個隊伍,所以她能看透幻象石墻。

    倩影還沒跑出幾步,靜蕊就連續發出三個三階位道術:群體金剛護體、群體風行術和群體天罡戰氣。有了《太平要術》,靜蕊一個人就能抵得過兩個同級別的道士。

    有了靜蕊的體療術,我和道盈很快將剩下的戰士干掉。

    但我們等了好一陣,都沒有看到對方從石墻后面出來,我意識到不對,立刻喊道:“他們要逃跑。”

    我們并沒有冒失地沖過去,我讓蛛蠱攻擊我,然后使用蠱術:蛛目。獲得透視能力后,我透過石墻看去。

    只見一個弓箭手和一個法師職業的玩家正面向石墻,慢慢后退,而他們身后的六個人卻向遠處奔跑。我日,逃跑居然還留下斷后的,這些人絕對不是普通玩家。

    媽的,肯定是那幾個戰士死得太快了,導致他們失去戰斗的信心;早知道,我們就應該先示敵以弱,然后將他們一網打盡。

    哼,你們跑得再快,也快我不過我的黃驃馬。

    我一指斷后的兩人,輕聲吟誦:“龍卷風”。一道直徑三米、高十多米米的龍卷風瞬間將兩人裹住,強力的龍卷風在切割他們身體的同時,將他們卷向高空。兩個人被帶到龍卷風頂端后,馬上被甩了出去,原本就重傷的他們從高出落下,只來得及慘叫一聲,便被摔死。

    五階位范圍魔法一放出,我的生命值立刻見底,現在隨便一個要害攻擊,就能輕松把我掛掉,這也是我剛才不敢正面對他們使用五階位范圍魔法的原因。

    唉,手有重寶卻不能隨意使用,真是郁悶。

    我囑咐她們四人:“你們小心些,我這就追擊他們。干掉一個是一個。”說完我騎上剛召喚出來的黃驃馬,就要追擊那些逃兵。

    但是,我剛騎上馬,就發現情況不妙:一小隊玩家玩家正在向那六個逃跑的人接近,而且雙方不斷相互揮手,肯定認識。

    遠遠望去,那個小隊少說有二十人,我立刻下馬。

    星星問:“男人,你怎么不追了?”

    我帶著她們繞過石墻,指著那些人影說:“他們的援兵到了。”

    星星并非不懂事,她輕聲說:“都是我不好,總是惹麻煩,而且pk的時候還幫不上什么忙。道盈姐姐已經把那個最惡心的盜賊殺了,咱們回去吧。”

    靜蕊一臉誠懇地說:“怎么會呢,要不是星星妹妹的狗狗幫我擋下那么多攻擊,說不定我就死了呢。再說,他們都是壞人,男人哥哥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是吧,男人哥哥?”

    我是想為星星報仇,但面對那么多人,我們幾人很難勝利,不過,我還是硬著頭皮答應了:“當然,既然他們欺負了星星,就一個也不能放過。”靜蕊欣慰的笑了,星星看我的眼神中也充滿了感激。

    唉,倒不是我不情愿幫星星,但對方人實在太多,我們若是貿然攻擊,怕是有去無回。

    我在原地想了一會兒,實在沒有戰勝對方的好方法,只好干脆地說:“媽的,走,跟他們拼了,不就是那點兒經驗嘛。”其實,我現在要的,就是痛痛快快pk一場。自從進入《》后,我還沒經歷過真正的pk,前些日子都是小打小鬧,還不夠我塞牙縫的。游戲而已,死了怕什么?玩游戲,不就是圖個痛快嗎?

    我們一行五人悲壯地向前走,很快便與那些人相遇。

    那六個人中,五個似乎很沒有地位,都低聲下氣地排在隊伍的后面,完全失去了剛才的囂張。就有一個弓箭手站在隊伍前面,似乎還算有地位

    這個隊伍的隊長一看就知道是站在最前面的青年男子,他相貌英俊,右手拿著一把紙扇,身穿沒有絲毫防護能力的錦衣長袍,含笑打量著我們。只不過,我覺得他的笑容帶著三分下賤。

    當他的目光觸及星星的時候,臉上隨即流露出狂熱的神情,他扭頭問道:“他們就是那些得罪你們的人?”

    那幾個人連忙點頭,他身邊的弓箭手指著星星咬牙切齒地說:“少爺,就是那個婊子,都是她……”

    那個弓箭手還沒說完,那個隊長揮動手中的扇子劈頭蓋臉地猛抽那個弓箭手,同時說:“你這個廢物,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別叫我少爺,要叫我公子,公子!還有,居然對這么漂亮的女士動手,本少爺……本公子我真是白養了你這么多年。現在就給我滾出去,一個月內不準進游戲。”

    那個哭喪著臉的弓箭手低聲答應一下,很快下線。

    那個自稱公子的家伙轉過身去,迅速整理了一下頭型的衣服,然后又轉過身來,微笑著說:“我那個不長眼的手下冒犯了諸位,真是非常抱歉。為了表達我的歉意,我準備在中京的‘滿漢樓’擺一桌酒席,希望各位賞光。”

    我靠,滿漢樓可是號稱系統第一酒樓,一桌最普通的酒席,就要上萬黃金,等于上萬世界元啊。

    他的下一句話卻暴露了他真正的目的,他走到星星身邊,微微施禮,然后說:“美麗的女士,我叫公子,呃,游戲中的全名是王朝-公子。敢問姑娘芳名?”

    前面稱星星為“女士”,后面居然變成了“姑娘”,怎么聽著這么別扭?

    他的名字前有“王朝”兩字做前綴,看來他們都是王朝公會的成員。

    星星擺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冷哼一聲,說:“你先把那幾個垃圾殺了再說。”

    公子笑瞇瞇地說:“遵命。”話音剛落,他身后的幾個劍戰士迅速出手,將那五個人的腦袋砍下。

    星星冷冷的說:“很好,你可以走了。”

    看到星星如此冷漠的樣子,我甚至懷疑她有雙重性格。

    我看著公子的臉上略有不自然的神色,心里樂壞了:讓你裝b,被耍了吧。

    但公子并沒有氣餒,他仍舊彬彬有禮地問:“美麗的小姐,請問我是否可以和您做個朋友?”

    星星哂笑道:“一個拿手下不當人看的小白臉,不值得做朋友。”

    哈哈,星星什么時候變得這么伶牙俐齒了,她這么說簡直比給公子兩巴掌都更惡毒。

    這個公子的涵養非常好,碰了一鼻子灰,也只是神色微變,可見他的定力之強……呃,應該說臉皮之厚。

    就在此時,公子身后的一個隨從模樣的人快步跑到公子身邊,面露喜色地說著什么,公子聽后,興奮地大笑:“哈哈,看他們以后怎么跟我爭!你這次表現的不錯,記住,在本公子面前要守禮節,跟我說話的時候,不要遠遠地用隊伍模式。你們都記住了,就算在游戲里,也要保持對本公子的尊敬。”

    “是,公子!”他身后所有的人都齊聲答應。

    公子臉上洋溢著無法掩飾的喜悅,對星星說:“在下還有急事要辦,無法奉陪了。以后若是有麻煩,報出我王朝-公子的名號,至少盛世王朝沒人敢為難各位。就此別過了。”說完,他便和其他人一起使用回城符離開了。

    靜蕊看著星星說:“星星妹妹好厲害啊,把那個比男人哥哥還要色的色狼說的灰頭土臉……男人哥哥,對不起啦,人家不是有意說你的,其實,你也不是很色……呃,也不是,反正男人哥哥很好就是啦……”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冊成為暢想會員,享受更多便捷! ( 超級網游之蠱巫獵艷行(蠱巫傳說)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