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軒轅玉帶

文 / 絕對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隨著四爪蛟龍一聲悲涼的嘶鳴,狂風驟起,天地色變,一道道凝成實體的氣勁不斷地在它周圍激蕩。它原本遍身的傷口正在急速愈合,愈合后的肉體上,新生的青色鱗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僅過了幾秒鐘的時間,四爪蛟龍的身體就完好如初。

    這時我突然想起內測中的一個場面,連忙用隊伍模式說:“注意,一會兒我讓你們下線的時候,你們必須下線,現在沒有時間解釋,過后再說”

    好在我一直算個合格的隊長,她們雖然疑慮重重,但都一句話也不說,一頭答應。

    我迅速用蜃蠱攻擊自己,靜靜等待那個時刻的到來。

    不出我的所料,隨著四爪蛟龍身體周圍的氣勁越來越強烈,很多玩家都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放棄了攻擊,那個公子正在向獸人薩滿咨詢。

    那個獸人薩滿皺眉說:“這個景象我在內測中并沒有見過,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們現在非常危險。我的召喚獸都不敢出來,它似乎非常懼怕現在的蛟龍。”

    這時那個使用大神圣復活術卷軸的人低聲說:“公子,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條蛟龍很有可能自爆,要與我們同歸于盡。”高手,居然和我想到一起去了。

    公子聽后大驚,他似乎知道boss自爆的后果嚴重,便手忙腳亂地取出一把巴掌大的錘子,然后將那把暗淡無光的錘子遞給他另外一個手下,說:“還說什么說,趕緊用這個吧。”

    那位劍士拿著那把錘子,似乎有些不情愿。

    公子不耐煩的說:“廢物,屁大個事都頂不住。屬性降低沒什么大不了的,等你用完三次后,刪號重練,我另外給你五萬世界元。”

    劍士聽后面帶微笑,卑賤地謝過公子后,用劍割破手指,然后將傷口按在那把毫不起眼的錘子上。

    那錘子一接觸到鮮血,表面的一層黑色的東西迅速脫落,露出閃爍著五彩流光的本體。

    我連忙打開奇物類裝備排行榜,榜首幾個血紅的大字映入我的眼簾:雷公錘,神器。

    我徹底無語了……難道公子那廝的人品比我還好?

    內測中,一共才出現過三件神器,但沒有一件是我的;現在《》才正式運營多久啊,居然出現神器了,真是匪夷所思。

    《》中的神器全部歸屬奇物類,而且神器是所有裝備中威力最大的。正是由于神器的威力太過巨大,導致玩家使用神器的時候要受到很大的限制。

    《》中,神器一般有三個限制:一,神器的使用次數在三到九次不等,使用次數達到上限后,神器將被系統收回;二,使用者每使用一次神器,會永久性降低某項基本屬性,降低的數值與神器的能力成正比;三,使用者在使用神器后,十天內附著隨機九種負面狀態,十天后方可再次使用神器。

    神器固然強大,但使用神器的人也必須付出慘重的代價。

    不過,神器的威力是毋庸置疑的,一件神器足以扭轉一場大規模的戰斗。犧牲不多的屬性就可以贏得巨大的勝利,這筆賬,還是非常劃算的。

    《》中,神器的初始狀態都是血封狀態。血封狀態的神器無法使用,也無法上排行榜,只有靠鮮血解除血封狀態后,玩家才可以使用神器。

    雷公錘這個名字,一看就知道是東方系的神器,西方的,一定會叫做雷神之錘。

    那個劍士興奮地握住雷公錘,謙卑地看了一眼公子后,輕輕揮動著,對著空氣連擊三下。

    似乎受到奇異力量的召喚,那把雷公錘脫離劍士的右手向天空飛去,在飛行的過程中迅速變大。

    當雷公錘變得猶如小山大小的時候,天空中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人形虛影。那人形虛影是個剽悍的大漢,他著上身,下身穿著獸皮裙,一身結實的肌肉散發出金屬般的光澤。他一出現,就一把抓住那不及他手臂長的雷公錘,凝立在空中,宛如天神!

    公子氣急敗壞地對著那虛影吼道:“我操,都這個時候了還在那里裝b,趕緊攻擊那條蛟龍啊。”

    劍士連忙伸手一指四爪蛟龍,示意那個巨漢馬上攻擊。

    那巨漢看了一眼蛟龍,居然眉頭微皺,接著他左手一揮,一面比他身體還要大三倍的巨大戰鼓出現在他面前。

    他收回目光,注視著眼前的戰鼓,然后揮動手中的雷公錘敲擊戰鼓。

    “咚……咚咚……咚咚咚……”

    巨漢敲擊的節奏原本非常緩慢,但不過一眨眼的工夫,那把雷公錘就化作一片淡淡影子,急速地敲擊在那面戰鼓之上。

    巨大的鼓聲響起不久,只見一道接著一道半米粗細的雷電自烏云中落下,發出“刺啦刺啦”的聲音,向渾身被青色光芒籠罩的四爪蛟龍身上擊去。

    一旁的公子沖著四爪蛟龍周圍的玩家大喊:“白癡,趕緊躲避啊,神器的攻擊不分敵我。”那些玩家呼啦啦地全部散開,四爪蛟龍周圍留下了一大片空地。

    那些閃爍著藍芒的雷電仿佛長了眼睛一樣,陸續對著四爪蛟龍劈去。初期雷電的數量并不多,但隨著鼓聲的節奏越來越快,下落的雷電不僅越來越多,而且也越來越粗。

    一開始,那些半米多粗的雷電劈在四爪蛟龍的身上,就仿佛是羽毛落地一樣輕柔,不僅沒有在它的身上一絲痕跡,甚至連它周身青色的氣旋都無法突破。

    鼓聲愈加洪亮密集,雷電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粗,四爪蛟龍周圍的青色氣旋終于被完全擊潰,后面的雷電無情地擊打著它的軀體。四爪蛟龍此時雙目通紅,昂頭沖著那巨漢不停地嘶吼,仿佛在宣泄著自己的怒火。

    四爪蛟龍畢竟是血肉之軀,在硬扛了數分鐘的雷電后,它終于體力不支,轟然倒地。它的身子開始慢慢地蜷縮,越來越小,但是,在它身體縮小的同時,一道道青色光芒從它的體內向外放射。

    我暗叫不好,用隊伍模式說:“快,你們馬上下線,最少要等三分鐘后才能上來。”她們雖然一臉的不情愿,但還是迅速下線。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就在那群白癡正在歡呼勝利的時候,已經蜷縮到極致的四爪蛟龍體內猛地爆出一團青色光罩。那青色光罩宛如一個巨大的氣泡,而四爪蛟龍就在氣泡的里面。

    此時的雷電已經粗達兩米,平均每秒鐘至少有十道同時擊打在那青色氣泡上。但那些威力巨大的雷電只在青色氣泡上擊出一波又一波漣漪,完全沒有辦法進入內部。

    慢慢蘇醒的四爪蛟龍已經恢復了平靜,它不怒自威,渾身散發著強大的氣勢,那雙已經變得清澈龍目迅速環視周圍,眼中一抹淡淡的悲哀一閃即逝。

    雖然只有極短的一瞬,但我可以確定,它剛才在望向我的時候多停留了一下。

    環視四周后,它昂起高貴的頭顱,仰天長嘯。

    突然,一團刺眼的強光自它的身體向外爆出,我立即將蜃蠱的蠱術“蜃蚌”施展在我身上,我只看到一層貝殼般的防護罩出現在我身邊,便雙目一涼,陷入了黑暗。

    在最后的一剎那,我仿佛看見一條青龍扶搖直上,破碎虛空。

    系統提示:由于您受到的傷害過于巨大,導致蜃蠱需要修養七天后才能再次使用。

    陷入黑暗后,我只覺腳下的地面仿佛突然憑空被削去一層,猝不及防之下,我摔倒在地。

    我恢復視力后,立即起身向周圍望去。

    可怕的自爆!

    天空恢復了原本的晴朗,沒有一縷云彩;那座兩百多米高的山峰已經不見,山頂已經被夷為平地,原本由巖石構成的山頂此時鋪著一層厚厚的細沙。

    我向四爪蛟龍原來的方位望去,只見那里金燦燦的一片,那奪目的金光中,卻有一道紫色光芒熠熠發光。

    貪婪的我迅速讓蝶蠱攻擊我,施展可以加快移動速度的蠱術“蝶翼”后,便迅速地撲上去。小心駛得萬年船,就算周圍沒人,我也要用最快的速度趕到那里。

    我一把抓起那件散發著紫色光芒的天級裝備。

    軒轅玉帶:天級物品,腰帶。附加一千儲物格,儲物格內物品不計負重,相同物品無限疊加,儲物格內物品不可掉落。防御20—50;魔防20—50。全系列法術抗性加15%。力量+5、敏捷+5、體質+5、智力+5。免疫冰凍,免疫精神類法術,腰部免疫所有傷害。附加技能龍魂守護、天地正氣、返生術。附帶群邪辟易狀態、附帶百獸懾服狀態。負面效果:此物品佩帶后不可解除。此物品不可掉落。使用需求:獲得龍族認可。

    龍魂守護:可獲得龍族神秘力量的守護,四項基本屬性提升50%,全系列防御提升50%,生命值加倍,生命恢復速度加倍。限每日一次。

    天地正氣:可使隊伍成員附加天地正氣的力量,對任何妖、魔、鬼、怪等增加10%的傷害。限每日兩次。

    返生術:死亡后自動復活,并消除一切負面狀態。限每日兩次。

    群邪辟易:對陰性怪物傷害增加10%,防御增加10%。一定范圍內等級低于佩帶者的陰性怪物陷入恐懼、混亂狀態。

    百獸懾服:對獸類怪物傷害增加10%,防御增加10%。一定范圍內等級低于佩帶者的獸類怪物陷入恐懼、混亂狀態。

    軒轅玉帶的屬性我連續看了三遍,但雙手還是止不住地微微顫抖,那些華麗的屬性幾乎弄花了我的眼。

    我深吸一口氣,平復了心情,驚訝地發現,使用需求的字樣居然不是紅色的,而是顯示可以佩帶的紫色。

    我半信半疑地將軒轅玉帶放在腰間,耳邊立即傳來系統提示:您符合軒轅玉帶的佩帶需求,佩帶此物后您將永遠無法解除,您確定佩帶此物?一千儲物格啊、全系列法術抗性15%啊,免疫……我根本不用思考,直接點頭同意。

    剛佩帶上軒轅玉帶,我立刻清晰地想到:第一,既然使用軒轅玉帶需要龍族的認可,而我又沒有遇到其它龍族,那就說明,那頭四爪蛟龍在自爆的最后一刻已經成為真正的龍族,但生死不明;第二,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那頭該死的蛟龍一定在算計我,至于詳情如何,我還不知道。

    哇哈哈,老子終于有件像樣的天級裝備了!

    那戮血魔卷雖然很好,但畢竟那是人家超階位boss使用的東西,那種屬性的裝備,似乎不應該存在于《》中。

    看著滿地的裝備和黃金,我意識到這次四爪蛟龍的自爆絕對有問題。

    《》中,怪物自爆后,會從整個游戲中消失,無法復活,系統將消除與之有關的任何資料,就如同玩家刪號一樣。為了保護系統物品不會消失,在怪物自爆時,它所有的裝備都會被系統轉移。怪物自爆后,雖然不會有裝備爆出,但系統會增加爆出的黃金量。

    我把手放在地面的黃金上,系統提示:您具備優先揀取權,請問您要收起地面所有的黃金嗎?我選擇是后,地面的黃金全都消失不見,轉入到我的個人財產中。我一看現在的財產,嚇了一大跳,乖乖,這次居然一下子有二十多萬黃金入帳。雖然超階位boss的黃金爆出量比二十萬只多不少,但四爪蛟龍當時才五十五級啊。

    我沒有浪費時間,快速地拾取地下的裝備。

    揀完裝備我統計了一下,除軒轅玉帶外,共獲得地級裝備十二件、玄級裝備二十六件、黃級裝備四十三件,無一普通裝備。除此之外,還有五件極其古怪的東西,而最古怪的是一件叫龍元的物品。

    我無語了……

    超階位守護靈獸降級、神器出現如此之快、獲得龍族的認可、四爪蛟龍自爆后爆出的黃金和裝備如此離譜……這一切的一切,已經將我在內測中的認知完全顛覆。

    天啊,不是我不明白,是這游戲變化太快!

    我正在發呆,突然覺得有人拍我的肩膀,我一驚,連忙轉身,卻看到滿臉驚訝的星星,她問:“這是怎么回事?我一上線要不是看見你的身影,還以為到了另一個位面呢。”

    我無奈地說:“等她們都上線再說吧,其實我現在也是如墜五里霧,稀里糊涂的。”

    眾人聚在一起后,我便把我的推斷說了一遍。她們都非常驚訝,但很快便把興趣放在那些裝備上了。

    我苦笑著說:“這些裝備雖然沒有鑒定,但等級的排列非常奇怪。三十多級的一件沒有,全是四十級以上的。奇怪的是,十二件地級裝備和二十六件玄級裝備的需求等級都是四十級,其它黃級裝備,需求等級都在五十級到八十級不等。”

    星星興奮地說:“那咱們先把地級裝備和玄級裝備都鑒定了吧,超階位boss的東西,肯定都是極品。”

    這里現在也不安全,萬一被趕來的盛世王朝的玩家看到,我們可就慘了。于是我們便使用回城符,回到中京。

    離開傳送陣后,我們首先要去的地方不是鑒定所,而是錢莊。我將那些需求等級太高的黃級裝備全部存入錢莊后,便帶她們去了中京的衙門。

    公測后,玩家可以在三個州都及中京購買房屋。但價格最低的房屋也需要十萬兩黃金,估計除了現實中富裕的人用世界元兌換黃金,還沒有哪個玩家能在此時擁有如此身家。

    我花了二十萬兩黃金在中京購買了一座庭院式住宅。看著剛到手的二十萬兩黃金在眼前消失,我沒有絲毫的不舍,既然是游戲,就應該怎么舒服怎么玩。同時,我將住宅設定為“男人的臂膀”傭兵團總部,并開通了她們四人的使用權限。

    我們五人很快便來到新的住宅。

    進門后,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條由鵝卵石鋪成的小路,小路的的左側是一座池塘,右側則是一片花圃,沿著小路前行,很快就來到一座古代建筑前。

    走進去,是一座大廳,大廳兩側各有廂房,從廂房進入后面的內堂后,才是住宅區。

    玩家只要在游戲中擁有住宅,便可以在自己的住宅中睡眠。也就是說,擁有住宅的玩家可以獲得真正三倍時間的深睡眠。

    這樣以后我們都會在游戲中睡眠了,等其他人都睡了,我就可以偷偷地溜進靜蕊的房間,然后……

    我正在意淫香艷的場面,不曾想她們幾個迅速把位置最好的幾間房間占領,然后將那些房間設定禁止我入內。

    看著星星臉上得意的表情,我就知道這個鬼主意是她出的。說實話,我對星星還真提不起興趣來,每次想到星星折磨眼鏡的手段,我就一陣惡寒。當然,除了惡寒還帶著一絲幸災樂禍。

    我偷偷給靜蕊發私人信息:“晚上給我留門,以后咱倆就可以睡在一起了。”

    靜蕊看后偷偷地瞄了我一眼,紅著臉點點頭,表示答應。目前為止,另外三人根本不知道我和靜蕊的關系。

    我得意地笑著說:“各位公主在這里等著吧,小的我馬上就去鑒定裝備。”

    城市中都是安全區,無法pk,而且盜賊也沒有偷竊這項技能,所以我根本就不用擔心裝備丟失。

    《》公測開始,添加了許多功能,比如,玩家在鑒定裝備時,周圍會形成一層不可見的防護罩,其它玩家沒有辦法看到裝備鑒定的過程。

    我帶著那些寶貝湊到那個以前給我鑒定血月狼環的老頭那里,然后站在柜臺前笑嘻嘻地說:“老爺子,這次我又帶好東西來了,您可別瞧走了眼。”

    說完,我將那那些裝備一件一件從軒轅玉帶中拿出來,遞給他。

    他看到裝備太多,隨手一揮,我便被他帶進一個獨立的空間。

    他笑著說:“這是內測后新增的功能,專門為鑒定大批量裝備而準備的。”說完,他有一搭沒一搭地接過我的裝備,但眼睛卻一直盯著我的軒轅玉帶。

    服了,這老東西的眼睛還真毒,不愧為系統鑒定師。

    等我把裝備都遞給他后,他雙手在空中連續比劃,然后喝道:“開!”只見那那些裝備同時發出和自身等級相符的光芒,全部被鑒定完畢。

    我喜滋滋地就要收回裝備,老鑒定師伸手擋住我,問:“你的腰帶可是軒轅玉帶?”

    我點頭說:“嘿嘿,您果然知道。”

    老鑒定師長嘆一聲,說:“為何這稀奇古怪的事情都發生在你身上,你可知軒轅之名?”

    我聳聳肩,說:“中國人都知道。華夏始祖黃帝姓公孫,名軒轅……不會吧,你是說我身上的腰帶是黃帝用的?呃,不,是圣朝的開國皇帝公孫軒轅用的東西?”

    老鑒定師點頭稱是:“看來你不是不學無術的草包。這件軒轅玉帶乃是皇家御用之物,流落民間已久,圣朝歷代皇帝都苦苦尋找未果。聽說此次中京守護靈獸四爪蛟龍奉旨外出尋找此物,至今未歸。”說完他那看似混濁的雙目中閃過一絲精光。

    老鑒定師幫過我一次,我一直心存感激,當下也不隱瞞什么,輕嘆一聲,便將故事的來龍去脈一一細說。

    老鑒定師聽后臉色大變,他低聲自言自語:“不可能,不可能……難道天要亡我中京,亡我圣朝?”

    我知道守護靈獸在npc的地位,看到老鑒定師如此傷心,我也有些難過,但是,我還是想弄明白那塊龍元的來歷。

    我從軒轅玉帶中拿出那枚龍元,用雙手捧住。這枚龍元是勻稱的橢圓體,長約十厘米,通體呈青色,其內似有青色云煙飄蕩流轉,不可方物。

    看到這枚龍元,老鑒定師連忙低聲說:“快,收起這個東西,快!”

    我被他的話一驚,立刻收起龍元,并試探著問:“老人家,你知道這枚龍元的來歷?”

    老鑒定師一臉蒼白,他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說:“老頭子我見識淺薄,不識得此物。”

    一看他就在說謊,我正欲再問,他把那些裝備推給我,說:“年輕人,你走吧,此地不宜久留。切記,那東西萬萬不可被他人知曉,否則后患無窮。唉,懷璧其罪啊。”

    我收起那些裝備后,輕輕笑道:“老人家,您別忘了,我是玩家,和你們npc不同。圣朝的皇帝管天管地,還就沒法管我拉屎放屁。老子的東西,我就不信他敢下手。您放心,我自有打算,他們要是想要回這兩件東西,可以,但是,必須得付出代價。”

    老鑒定師嘆息道:“年輕人啊……”說完他再次擺手,我們又回到了鑒定所的柜臺。

    我回到住宅后,在幾人的注視下,將腰帶中的裝備統統扔在地上,意氣風發地說:“你們隨便挑,男人我的東西,也都是你們的。”

    看著她們耐心地挑挑揀揀,我陷入了沉思。

    四爪蛟龍所爆的裝備太奇怪了,地級和玄級的裝備的需求等級居然是整齊劃一的四十級,再加上軒轅玉帶,我越來越相信這些都是四爪蛟龍有意安排給我的。

    我是看出來了,我和四爪蛟龍之間肯定會有筆不得不做的買賣,不過,我只是收到了訂金,至于詳細的交易內容,我根本毫無頭緒。

    就在此時,《》中第一次全國范圍的系統通告出現了。

    “圣朝皇帝公孫武圣旨任務:尋找中京守護靈獸四爪蛟龍的幼子。任務等級地級。任務獎勵未知。”

    我靠,號稱油水最肥的圣旨任務居然出現了,等等……尋找四爪蛟龍的幼子?

    一條條紊亂的線索不停地在我腦中閃現,通過一系列的經歷,我很快便勾勒出事情的大體輪廓……

    這時一個名叫“清香荷花”人的給我發私人訊息:“達哥,我是白荷,我到十級了,你來皇城傳送陣接我吧。”她升級很快嘛。

    我給白荷回了個信息后,就對她們說:“我干妹妹來中京了,我現在就把她接過來。”

    四人馬上停下手中的動作,道盈和倩影純屬禮貌性的,而靜蕊和星星卻出于其它目的。

    星星張口便說:“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干妹妹,不是是情妹妹吧。”

    我看了一眼靜蕊,連忙說:“你這個死丫頭,她是我朋友的妹妹,認我做了哥哥,當然是我干妹妹了。照你那么說,你也是我的情妹妹?”

    星星的臉上閃過一絲紅暈,嬌嗔道:“看你那死樣,鬼才是你的情妹妹。剛才我是開玩笑的。”

    靜蕊幽怨地低聲道:“就你妹妹多。”她那哀怨的聲音一出口,我立刻全身發酸。

    一旁的星星又開始添油加醋:“對,達哥在外面可老實了,連面對我這個大美女都坐懷不亂;沒想到游戲里變成男人哥哥后,居然這么快湊齊了一桌麻將,嘖嘖,真是衣冠……咳咳……我什么也沒說。”我用一個惡狠狠的眼神打斷了她的話。

    我皺著眉頭,不滿地說:“你這個死丫頭越來越放肆了,你現在要么回你哥哥那里,要么回你同學那里,我這小廟留不下你這個大美女。”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星星一聽,上前揪住我的衣角,一邊搖晃著身子一邊說:“男人哥哥,不要那么狠心嘛,人家再也不說你壞話了。”她淚汪汪地看著我,一臉悲傷。

    我伸出手狠狠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兇狠地說:“別跟我裝可憐,你這套對我沒用。這次就饒了你,以后你要是再敢說任何人的不是,再敢做出給本小隊添亂的事情,你就自行離開吧。”小樣兒的……

    星星嘴一撇,馬上就要哭出來。

    我連忙給她發私人短信:“我的小姑奶奶,你也不想一直和倩影作對,是不是?我這是在給你找個臺階下,咱倆是什么關系,我能真兇你嗎?”

    星星抹去眼中馬上就要落下的淚水,輕哼一聲,說:“算你有理。”便低頭挑選裝備。

    唉,真是傷腦筋啊。不行,一定得把她弄走,指不定她什么時候給我添亂呢。

    這時候,靜蕊小聲說:“我能和你一起去接你干妹妹嗎?”唉,女人就是麻煩,她開口了,我能不答應嗎?

    我說:“好吧,走,跟我去皇城傳送陣。”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靜蕊一見到白荷,就被她那淳樸與靈秀并存的氣質所吸引,問了白荷的年齡后,立刻認白荷做了干妹妹。

    要是別的女人這么做,我也許會反感,但是,靜蕊這個笨女人是打心眼兒里喜歡白荷,她可不會想到通過認干妹妹來防止我和白荷之間發生更深層的關系。

    我帶著白荷走入住宅后,便意味著“男人的臂膀”傭兵團又多了一名成員。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冊成為暢想會員,享受更多便捷! ( 超級網游之蠱巫獵艷行(蠱巫傳說)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