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斗智斗勇

文 / 絕對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我一邊釋放冰矛一邊觀察他,同時不斷地游走,讓他無法確定我的位置。

    他一開始還保持站立的姿態,但被我的冰矛攻擊幾次后,他不知使用了什么技能,兩眼被一層淡淡的黃色光芒籠罩,然后很快死死地盯住我,并向我快速跑來。

    我雖然吃驚,但并沒有慌張,立刻放出蛛網,同時奉送他一個沼澤術。既然霧靄術沒用,我也就索性開始使用能削弱白霧效果的火系魔法“火隕”。由于我吃不透他哪種元素防御比較高,就輪流用風、火、冰、土和雷系單體魔法攻擊他。都到了這個時候,我沒有必要再隱藏自己的實力。

    我在試探他,他也在試探我。他現在根本就沒用那招奇怪的技能,而是單憑自身的速度做著規避動作,盡量削弱我的攻擊力,同時不停地吃金創藥。我的十二元蠱現在已經是五級,每只每秒可以造成五點的絕對傷害,十一只元蠱加起來,一秒鐘可以讓他掉五十五點生命值。

    在我蠱術和魔法的雙重夾攻下,他居然單單靠吃金創藥就能維持生命,他的生命恢復速度這么高,必定有好的回復生命值的裝備。除了血月狼環能在晚上使用外,我現在還沒有一件增加生命回復速度的裝備呢。

    只有到了四十級,我才能穿上四爪蛟龍爆的一套玄級首飾套裝。那套名為“生命祝福”的套裝包括一串項鏈和兩枚戒指,穿戴好后,我就能增加五百多的生命和每秒十點的生命回復速度。

    我現在的生命值,已經可以使用六階位的單體魔法。但問題是,我一旦使用六階位的魔法,生命值就會立刻下降到個位數,他那個奇怪技能要是可以避過我的魔法,那我只能任其宰割了。不過,我還有一招殺手锏,那招殺手锏只要一出手,我甚至有可能以一敵百。當然,那個殺手锏能不用就不用,我舍不得啊!

    霸氣世家的家主就是名不虛傳,他居然有跳躍的技能,幾個起落就從沼澤中跳出,落在我的蛛網之上,并快速向我沖來。即使受到蛛網術的影響,他現在的速度還是比我快出一大截。

    我趕緊使用蠱術“蝶翼”和四階位風系輔助魔法“風之足”,快速后退并連續施展“冰矛”。媽的,這個小子絕對一身好裝備,“冰矛”的遲緩效果只能在他身上停留一眨眼的工夫,對他的速度基本沒有影響。

    在他沖到離我還有三米左右的時候,只見他挺劍直刺,接著我只覺眼前一花,根本看不清他的動作,心里暗叫不好,便下意識地來個就地十八滾。

    肩膀一涼,我知道自己中招了,但幸好我“滾”的及時,沒有傷及要害。我剛站起來,就看他又向我沖來,我心里暗罵一聲,立刻在他面前放出一道石墻。聽到“砰”地一聲和他的輕微哼叫,我咧開嘴惡毒地笑了起來:“我打滾,你撞墻,咱倆扯平了!”說完我拍打掉身上的塵土。

    技能再厲害,也有冷卻時間;防御再高,被攻擊的時候身體也會有短暫的僵直。我也不是新手了,既然可以使用魔法,就要用法師最無賴的招數。我嘿嘿一笑,連揮手中戮血魔卷,施展“火墻”,很快便把方圓十多米的地方鋪成一片火海。

    嘯傲長天從石墻后面走出來,看著眼前的火海,眉頭緊皺。這個游戲既然高度仿真,他只要進入火海,時間一長,肯定會受到火系附加傷害,比如灼傷狀態、缺氧狀態和炙烤狀態等;到時候不僅他的技能受到影響,就連他的視力和體力都會大大減弱。

    我雖然站在火中,但有施法者豁免能力,不受任何負面影響。嘖嘖,戮血魔卷就是好東西啊,除了我,只有智力上兩百的法師才能這么快發出如此多的火墻了吧。

    生命值剛恢復到大半,我就開始用火隕攻擊他,并盡量將生命值維持在一半左右。

    他快速圍著火海奔跑,他這樣做,可以利用速度優勢將我的攻擊削弱為輕微攻擊。

    在火墻持續時間快到的時候,我停止了攻擊,全力加血,好讓自己在下一次施展火墻之前生命全滿。

    看到火苗慢慢減弱,我再次施放火墻,將原來就要熄滅的火墻覆蓋,壯觀的火海很快再次出現。

    古怪,絕對古怪,嘯傲長天居然還在奔跑,他肯定在找機會突破火海。我對他更加警惕,就減緩了攻擊頻率,生命值不滿,我絕對不對他施展魔法。就照他現在吃金創藥的速度,再過幾分鐘他就要彈盡糧絕。

    我正暗自得意,立刻被眼前的場面驚得張大了嘴巴:只見十多個霸氣世家的玩家笑嘻嘻地跑到嘯傲長天身邊,每人扔下好幾包金創藥后就快速離開。而嘯傲長天裝作非常吃驚地樣子,一邊揀那些金創藥一邊說:“真奇怪啊,地上居然能長金創藥……”我干!太卑鄙!太無恥!

    揀完金創藥后,他笑瞇瞇地對我說:“這充分證明了人品在戰斗時候的重要性。還有,好心提醒你一下,四臂熊猿身上的輔助魔法似乎要到時間了,你可要小心啊。”

    媽的,老子居然被他算計了,原來他巴不得我拖時間呢。要是沒有我的輔助魔法,霸氣世家的玩家絕對可以在半個小時內干掉四臂熊猿;但我要是想支援四臂熊猿,就可能遭到嘯傲長天的致命打擊。

    他手下給他送藥,這也是他的個人資源,戰斗前我們并沒有特別說明,都這個時候了,我根本無從反對。

    讓我想想,讓我仔細想想,如果不用殺手锏,還有沒有其它方法贏得這場戰斗……

    在第二波火墻就要熄滅的時候,我仍舊沒有想出應對的計策。我遠遠地看到,四臂熊猿身上有一半的輔助魔法已經消失。我猶豫不決的主要原因是,使用戮血魔卷釋放魔法不是毫無限制,一種魔法如果在短時間內釋放次數過多,系統就會提示戮血魔卷超出負荷,稍后才能使用;這也是我輪流使用各系魔法的主要原因。

    看到四臂熊猿就要再次陷入窘境,我一咬牙,心中暗道:“拼了。”

    我迅速將各系能夠影響行動速度的負面魔法打在嘯傲長天身上,甚至連比較偏門的血系魔法“淤血術”等都施展上了。我以前很少使用那些偏門魔法,今天就拿嘯傲長天來做實驗吧。

    被我多重魔法影響,嘯傲長天的速度明顯減慢,我看到他那副樣子,心中一陣得意,便想跑向圍攻四臂熊猿,準備給它加持輔助魔法。

    我剛轉身,還沒等跑幾步,就聽到身后傳來巨大的破空之聲。我立刻意識到不妙,就再次使用“驢打滾”的保命第一絕學,但這次遠沒上次那么幸運。在我彎腰的同時,我的背部傳來連續不斷的輕微疼痛,接著我多次聽到系統提示我受到傷害。

    我滾出去后,腰帶中的大金創藥流水般地進入口中,并迅速轉身防止他再度偷襲。

    只見他氣喘吁吁地站在我遭到攻擊的地方,身上的負面魔法已經消失不見。

    我驚疑不定地望著他,心中非常不解。他不僅將身上的負面魔法破除的一干二凈,甚至能在一眨眼間前進十多米并給我造成連續的傷害,他用的是什么技能?而他身后的火海,仿佛被硬生生切開一般,中間留下了一道一人多寬的無火通道,明顯是他的技能造成的。這種破除魔法、超速遠距離攻擊的技能,也太夸張了吧。

    媽的,我算是明白了,這個混蛋一開始就想趁我救援四臂熊猿的時候用這招。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還是沒能秒了我。系統提示我剛才連續受到十次傷害,每次傷害都在五十左右。嘿嘿,我現在的體質已經超過五十了,再加上軒轅龍帶超強的防御,他這種攻擊只要沒有擊中要害,根本無法秒掉我。

    我吃驚,但他看向我的眼神更吃驚,他死死地盯著我,冷冷地說:“沒想到,還有玩家能在我這個技能下存活,看來我們對你的了解還是不夠。你現在的危險程度,已經由b級上升到a級。”他們公會居然搞這種東西,還劃分知名玩家的危險程度。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我嘿嘿一笑,說:“別這么說啊,你要是能瞄準我的要害,我肯定就掛了。不要那么看著我,我就是一只溫順的小綿羊,沒有任何危險的。把我的危險等級降一降如何?我也不想和你pk,但我要做一個任務,所以不得不這么做。這樣吧,一萬兩黃金!我賠償你們一萬兩黃金,你們走人如何?”這是我最后的試探了,如果花一萬兩黃金能避免和霸氣世家結仇,還是值得的。

    嘯傲長天揮劍遙指向我,眼中又回復了平靜,他慢慢地說:“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我今天必定有一人葬身此處。你給四臂熊猿加持完魔法就馬上回來,你現在,已經有資格做我的對手。”

    去死吧,裝腔作勢的家伙,一會兒就要你好看。心里想是想,但我可不能說出來。我大搖大擺地走到那些攻擊四臂熊猿的霸氣世家成員身后,瞧都不瞧他們一眼,開始給四臂熊猿施展輔助魔法。

    我還沒等釋放幾個魔法,眼前寒光一閃,我頭上的幾根斷發慢慢落下,落在架在我脖子上的匕首上。我全身泛起一股冷意,大腦仿佛被匕首反射的寒光凍住一般,連反抗的心思都沒有。隱身、無聲、超速,最令人防不勝防,而我身后的盜賊都具備了。

    一聲低語傳來:“不要藐視霸氣世家的尊嚴。”那聲音剛結束,我眼前的的匕首就憑空消失。我日,他居然能連續隱身,莫非他是隱藏職業中的刺客?

    我立刻使用蠱術“知了”,轉身望去,除了看到嘯傲長天似笑非笑望著我,空無一人。呃,看來那個人的隱身技能等級非常高,否則我現在不可能看不到他。

    進入《》的中國玩家早已超過十億,哪怕一萬個人中才出現一個高手,也有十萬個讓我不得不提防的人物。現在的我如果沒有戮血魔卷,或許連高手都算不上。不行,我一定要盡快完成蠱巫試煉,大量的新蠱、威力巨大的蠱陣……

    我快速給四臂熊猿施加上輔助魔法后,就全力對付嘯傲長天。

    看剛才那可怕的技能就知道,我有殺手锏,他一定也有壓箱底的功夫。老子也不是軟蛋,既然他想pk,那我就痛快地跟他來一次就好了。

    我不急不徐地往他身上打各種帶有負面狀態的魔法。哼,他如果能連續破除我的魔法,我就認栽,我還不就真不信那個邪了。

    為了打亂打他的部署,讓他無法摸清我的攻擊方式,我開始使用偏門魔法。他剛一沖過來,我對著他就是一個氣系的“空氣墻”。空氣墻無形無跡,肉眼根本無法看到,他一碰到,直接被彈了回去。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我又馬上施展了音系的“蝙蝠之次聲波”,隨著他大叫一聲,我清晰地看到他的兩耳冒出一縷鮮血。接著他突然大喊起來:“怎么回事,系統提示我耳膜受到傷害,失去聽覺。”哼哼,男人我陰人可是有一套的。

    他大喊完后,突然立刻冷靜下來,遠遠地望著我,說:“這是你逼我用絕招的。”

    他剛說完,猛地把手中的劍高高地拋起,然后那把劍發出嗡嗡的聲音,瞬間便產生數百分身,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我射下。

    “嘯傲長天,我干你老母,七階位的‘萬劍落’……”我還沒等說完,就被秒殺。

    我現在徹底了解公會力量的強大了,一個三十多級的劍客,居然能學習到七階位的技能,還有什么是他們做不到的?

    不過,我的殺手锏可是雙重的。

    在我倒地的同時,一股暖流從軒轅玉帶上傳遍全身,系統提示:你受到軒轅龍帶附加技能返生術的作用,已經復活。

    我猛地起身,全神戒備地望向嘯傲長天。

    此時的嘯傲長天已經不復剛才的英武,他倒在地上,雙手抱頭,身體蜷縮成一團不停地滾來滾去,口中不停地哀嚎,似乎是受到很嚴重的打擊。我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他等級不夠,但強行使用高階位的技能,所以遭到非常強烈的技能反噬。《》中最讓人不爽的是,這種精神類的傷害,不在疼痛感之內,也就是說,玩家一旦遭受到精神類的攻擊,感受如何,全部由系統判定。而一旦精神傷害過于強大,系統會直接讓玩家昏迷。好在《》的系統非常厲害,玩家若是有精神類疾病,絕對不會被允許進入游戲。

    直到一個牧師跑過來,連續施展了數個神圣系法術后,嘯傲長天才從痛苦中解脫。他雙目赤紅,剛才的傷害顯然不輕。

    他驚訝地看到完好無損的我,略一思考,說道:“這場pk,我輸了。沒想到你居然有自動復活的技能,我大意了。”

    我心里那叫一個高興,小子,跟我斗?還嫩點兒!這個復活技能,不過是我第一個殺手锏,咱還有更狠的招數,可惜你見不到嘍。

    我看到四臂熊猿還在被攻擊,又一只手臂被重傷,它現在只能使用兩條手臂。

    我疑惑地問嘯傲長天:“你們怎么還不住手,我贏了你啊。”

    嘯傲長天似乎還沒有從精神打擊中完全恢復過來,他現在的表情看起來有些猙獰,他輕哼一聲,說:“我剛才承諾的是,我要是輸了,我們就不進入那條通道,并沒有說放過那個boss啊。”然后他似乎用隊伍模式說了什么,那些后備成員全部起身,沖向四臂熊猿。那些人迅速把四臂熊猿圍住,截斷了它的后路。

    我盯著嘯傲長天,咬牙切齒地說:“好!好!好!這筆賬,我絕對男人記住了。”

    嘯傲長天冷笑道:“我是輸了,但現在你要是幫助四臂熊猿,就等于與我們整個霸氣世家作對。你應該知道我們霸氣世家‘九生九死令’的厲害。”

    我本來就在氣頭上,聽到他的威脅,我頭腦一熱,張口怒道:“別人怕你們霸氣世家,不見得我也怕。別以為你們霸氣世家有多了不起,還不是照樣扳不倒狂傲世家!操,偷偷摸摸搞見不得人的暗殺而已,居然自詡‘九生九死令’,真j8搞笑。”說完,我便向通道走去。

    霸氣世家所謂的“九生九死令”,就是要派人將敵人殺死九次。第一次派出一人,第二次派出兩人,依此類推,最后一次派出九人追殺敵人。迄今為止,只要霸氣世家發出“九生九死令”,無論敵人在哪個網游的哪個服務器,都會被殺死九次,無一失手。

    霸氣世家最大的敵人,一直都是狂傲世家。這兩個公會的作風相近,成員很多都是pk狂,行事都極為囂張,而且公會名稱都有“世家”,再加上霸氣世家和狂傲世家經常有些摩擦,所以是十大公會中唯一在明面上對立的兩個公會。

    但這兩個公會的高層及正式成員都實力非凡,斗了好幾十年,誰也沒把誰滅掉,仇恨卻越積越深。

    我正想穿過那些玩家,向通道走去,那個叫“我本善良”的法師突然喊道:“兄弟們,我們答應長天老大一個小時內不進入通道,我們說到做到,就是不進去。但是,我現在想殺個人,你們幫不幫我?”他話音剛落,霸氣世家所有在場的成員都一齊大叫“幫!”接著數十人迅速把我圍住。

    法師“我本善良”看著我,嘆息道:“唉,誰叫我看你不順眼呢。你放心,我不會動手的,我本善良啊……”這家伙,夠無恥,是個狠角色。

    我扭頭看向嘯傲長天,他聳聳肩,無奈地說:“兄弟們喜歡pk,我也沒辦法。不過你放心,就算你死了,不在現場,我們也會在一個小時后進入通道的。”

    媽的,他們的做法雖然在道義上說不通,但卻不算違反我們之間的約定。我現在才明白,跟他們玩陰謀,我還太嫩。說不定,他們在一開就有打算,只要我贏了,他們絕對不會放我進入那條通道。

    好,很好!我從頭到尾都開著錄像功能,回去我找眼鏡和老賊幫忙剪輯一下,看我怎么把你們霸氣世家搞臭。

    但我還是存心拖延時間,就裝出一副認栽的樣子,低聲下氣地說:“我認了。這樣吧,我交出身上的三千兩黃金,你們放我一馬,這通道,我也不要了,如何?”

    我要是現在使用殺手锏,或許可以在死前拼掉他們百多人,但是,我不會那么做。

    過了好一會兒,“我本善良”才說:“我們霸氣世家也不是蠻橫不講理的公會,既然朋友你如此上道,那我們就放你一碼。不過,你剛才不是說最多可以出一萬兩嗎?”媽的,看他沒有立即回答我的話,我就明白,他剛才一定在和嘯傲長天商量。

    我連忙陪笑道:“我哪有那么多黃金,剛才也就是隨便那么一說。我現在,一共才有三千多兩的家底。”

    “我本善良”裝作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輕嘆一聲,說:“唉,看來朋友你也是個實在人,我也就不多要了,除了戮血魔卷,你把你身上的裝備一件件放在地上,然后在把三千兩黃金交易給我,今天的事就這么算了。我本善良啊……”

    我操你們霸氣世家!老子跟你們拼了!

    就在我決意魚死網破的時候,洞口處隱約傳來喝罵之聲,接著是一陣的馬蹄聲。

    嘯傲長天似乎收到了外面警戒隊員的信息,臉上陰晴不定,扭頭向洞口看去,同時喊道:“大家小心。”

    話音剛落,只見一人一騎呼嘯而來,如同閃電一樣迅疾,其后塵土飛揚,好不威風。

    那匹高大的異種黑馬之上端坐一員武將,他披掛散發著紫色光芒的金屬盔甲,身后是紫色大氅,全身紫氣縈繞,周身三米方圓內隱約有紫色流光徐徐蕩漾。

    我的老天爺啊,他這個樣子,明顯是穿戴齊全套天級套裝才有的“紫氣沖霄”狀態。

    那人剛進來,四臂熊猿就仿佛看到自己的克星一般,“撲嗵”一聲跪倒在地,全身一動都不敢動,就差把腦袋插進土里了。那些玩家看到四臂熊猿如此模樣,更是加快了攻擊頻率。

    武將來到近前,勒住異種黑馬,右手揚起三四米長的大戰刀,指向那些還在攻擊四臂熊猿的玩家,大喝道:“放肆!汝等妄圖殘害守護靈獸之子,見到本大將軍不知悔改,居然繼續行兇,賊子爾敢!”我這時才看清他的名字——圣朝一等護國公、神威大將軍霍方。

    大將軍霍方說完后,揮動手中長刀,對著那些圍攻四臂熊猿的玩家隔空斬去,只見一道青色氣浪自長刀射出,掀起滾滾塵土,眨眼間沖進玩家的隊伍。青色氣浪所過之處,慘叫連連,斷肢橫飛,無一玩家存活。

    “我本善良”身邊的一個戰士根本沒把大將軍霍方放在眼中,沖著他就破口大罵:“我操你全家的npc,你裝個j8毛啊,瞅你那個傻b樣,你tmd就是個狗雜種。”

    大將軍霍方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沉聲道:“你意圖攻擊圣朝一等護國公、神威大將軍,等若叛國。按圣朝律,本大將軍判你腰斬十次,剝奪圣朝子民的所有權利,終生受圣朝子民追殺。”

    完了完了,那個白癡的角色算是廢了,刪號重練吧。他既然不屬于任何國家,也就無法使用系統傳送陣、無法使用系統商店;更慘的是,玩家pk他不會紅名,所有圣朝npc見到他一定會追殺。

    大將軍霍方大手一揮,那個戰士瞬間被移動到他面前。

    那個戰士雖然神情激憤,竭力掙扎,但他口不能言,身子被無形的力量壓在地面,就像俎上魚肉一般羸弱無力。

    大將軍霍方左手再揮,只見一把足有三米長、一米寬的奇形刀具出現在那個戰士的上空,隨著大將軍霍方的一聲“行刑”,那奇形大刀迅速斬下,將那個戰士攔腰一刀兩斷。

    白光閃過,那個戰士在原地復活,奇形大刀再次斬下……十次腰斬過后,那個玩家便消失不見,估計在其它地方復活了吧。

    大將軍霍方的雷霆手段震懾了所有人,那些原本把npc不當回事的玩家,都小心翼翼地看著霍方,生怕下一個被腰斬的就是自己。

    大將軍霍方怒氣未消,他朗聲說道:“爾等身為圣朝子民,不思為國效力,竟然妄圖刺殺中京守護靈獸之子,罪大惡極。本大將軍現將爾等押入天牢,聽候判決。”只見他大刀橫掃,除我以外,在場所有的玩家全部消失不見。

    我看到空曠的洞穴,忍不住賊笑起來,讓你們裝b,敢威脅我,這下好了,裝b不成反被操!

    呃,霸氣世家的人大概恨死我了。可惜啊,老子現在爽死了,狗屁“九生九死令”,老子等著呢。如果我把這次的游戲錄像賣給霸氣世家的老對頭狂傲世家……嘿嘿,男人我太無恥,太卑鄙了!

    看到大將軍正含笑望向我,我連忙彎腰作揖:“小民絕對男人,見過大將軍。”

    大將軍從馬上下來,走到我身邊,說道:“你為圣朝立下大功,本將軍自會奏明皇上,重重賞你。”

    我一聽到有重賞,全身的骨頭都酥了,我諂媚地笑道:“哪里哪里,這一切還都仰仗大將軍您啊。若不是大將軍及時趕來,小民或許就尸骨無存了。”

    他娘的,這都是看古裝劇留下的后遺癥,這些臺詞不經過我的大腦,順著舌頭就溜出來了。

    大將軍虎軀一震,虎目圓睜,虎虎生威,渾身散發出傳說中的“王者之氣”,大笑道:“哇哈哈,老弟你過譽了,這功勞,還是你的啊。我要這功勞有什么用?我現在已經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

    這時候,巧兒和小蛟龍從通道內出來,巧兒先看了一眼她的“熊猿大嬸”,然后沖著大將軍霍方作了個萬福,說:“小女子巧兒見過大將軍。”

    至于那頭小蛟龍,似乎認識大將軍霍方,它一見到霍方,就哼哼唧唧地跑到霍方身邊,用身子死命地蹭著霍方的腿部,興奮地撒嬌。

    大將軍霍方彎腰親昵地拍了拍小蛟龍的腦袋,然后環視周圍。他目光落在四臂熊猿的身上,揮拳打出一道金黃色的氣勁。那金黃色的氣勁進入四臂熊猿的體內后,它全身的傷口迅速愈合,甚至連等級都升高了一大截。

    四臂熊猿,六十級,boss。

    我靠,隨便一拳,就提升了兩個階位,讓它一躍成為高級boss,不要太夸張。

    大將軍似乎看出我的驚訝,他笑道:“四臂熊猿護衛中京守護靈獸之子有功,理當受到獎賞。”

    但他突然神色一暗,略顯悲痛地說:“原中京守護靈獸四爪蛟龍已經仙逝,我本不該提及,但事關重大,我需要向圣上奏明,所以還請兩位將事情的經過細細道來。”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冊成為暢想會員,享受更多便捷! ( 超級網游之蠱巫獵艷行(蠱巫傳說)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