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蠱巫大祭司

文 / 絕對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蟒是冷血動物,周遭的溫度一旦太低,它們的行動就會遲緩,甚至進入冬眠狀態。

    boss就是boss,只見它全身猛地一抖,附著在它身上的冰層不斷地出現裂縫,最后化作碎冰紛紛跌落在地。在解除冰層后,巨蟒張開大口,對著我們噴出一團深綠色的毒霧。

    毒霧剛將我們籠罩,我就感到全身發涼、雙眼微腫、呼吸困難。兩個小丫頭早已經被毒霧毒倒在地,她們躺在地上不停地呻吟道:“好難受啊,大老蟒太壞了,居然用口臭攻擊……”

    吾曰!我早該想到南疆的怪物都擅長用毒,我有金絲黃馬褂護身,對毒性有一定的抵抗能力,但這兩個小丫頭卻無法抵御這種高級boss的毒術攻擊。

    我拿出三顆白荷制造的解毒丸,先給兩個丫頭服下,然后我也吃了一顆,稍微減輕了毒術的傷害。這種boss的毒霧攻擊并不是很厲害,但卻非常討厭,沒有牧師,根本無法驅散。巨蟒類的怪物近身攻擊極強,玩家要是被巨蟒纏住,只有等死的份兒,所以我們不能貿然沖出去。

    我看了看身邊的兩個正在不停吃金創藥的丫頭,心里明白,就算沒有這兩個小丫頭拖后腿,我也得需要一兩個小時才能搞定它,要是它還有其它厲害的招數,那就得消耗更多的時間。既然無法快速解決巨蟒,我便打定主意進行戰略轉移。

    我對自己使用蠱術“知了”,獲得看透毒霧的能力,然后對巨蟒施展蠱術“繭縛”,巨蟒立刻被一層白花花的蠶絲裹住,無法移動。然后我將兩個丫頭一左一右夾在肋下,飛快地向黑山苗峒的方向跑去。

    boss的毒術就是強悍,過了五六分鐘分鐘,兩個小丫頭的身上的毒才消散。

    這兩個氣死人的丫頭一等身上的毒素全部消失,即使被我夾著,也不老實,姐姐楚憐展開雙臂喊著:“啊哦,飛起來嘍,飛嘍……”妹妹也不敢示弱地吼叫:“吼吼,無敵人形轟炸機,轟隆隆,轟隆隆……”

    我感覺,我似乎惹上了兩個惹不起的大麻煩……

    正常來說,她們兩個若是未滿十八歲,肯定沒法進入游戲;但是,無論是心態還行為,她們倆怎么看都是十一二歲的小屁孩,而且是那種“從無敵手”的瘋丫頭,讓人又愛又恨。

    莫非,這兩個小丫頭跟網盟有什么關系,走后門進來的?

    在奔跑的過程中,我有技巧地套她們的話,才對她們兩個人有了一定的了解。

    原來,她們兩個是跟著她們的母親一起進入游戲的。這兩個小丫頭一進入游戲,就被這個游戲徹底迷住了,然后離開母親四處玩耍。她們還說,她們的母親叫她們在遇到外人的時候就說自己十八歲。

    姐姐楚憐曾說:“我們倆好像做了很長很長的夢,醒來后,我們才發現我們到了新家。我們現在住在郊區,環境很好,可惜都沒有其他人,媽媽也不讓我們出門。不過,我們家里有個奇怪的門,走進去就來到這個游戲里,好好玩耶。”

    莫非……我想到了一個非常不妙的可能。

    我們正在聊天,姐姐楚憐突然插嘴:“妹妹,你看沒看出來,大哥哥很像爸爸啊!”妹妹楚惜盯著我看了一會兒,一個勁兒地點頭:“嗯!嗯!真的很像爸爸呢,而且和爸爸一樣好。”

    我奇怪地問:“你們的爸爸呢?”

    兩個小丫頭異口同聲地說:“媽媽說,爸爸去很遠很遠的地方工作,要等我們長大了才能回來呢。”

    聽到兩人這樣回答,我心中莫名地一痛。

    長大了才能回來,是善意的謊言嗎?

    妹妹楚惜突然笑嘻嘻看著我說:“大哥哥,你老偷偷看姐姐的大奶奶,是不是你也和我一樣喜歡姐姐的大奶奶啊?姐姐好笨啊,在制造身體的時候,她把自己的身體胡亂改變,最后進來的時候,都忘了把大奶奶改回去。不過,我好喜歡姐姐的大奶奶,比媽媽的還好玩呢。”

    姐姐楚憐搖頭晃腦地說:“啊哦,我是故意的,我是故意的,我就是想弄個和媽媽差不多的大奶奶。不過,大哥哥,你以后可不要亂摸哦,媽媽說想摸楚憐大奶奶的男人都不是好人。不過……我喜歡大哥哥,你可以偷偷地摸,我裝作不知道……”

    我徹底敗給這兩個了小丫頭了。

    我們很快就來到黑山苗峒。所謂苗峒,就是苗族人居住的村落。

    我們剛走進苗峒,兩個小丫頭就一左一右拉扯著我向一間竹樓走去,姐姐楚憐說:“大哥哥跟我們去見糟老頭,他的好東西可多了。只要能把他的辟毒暖玉要來,咱們以后就不用怕大老蟒的口臭了。”妹妹楚惜也歡快地說:“對頭!對頭!糟老頭全身都是好東西,不過那個老鬼頭可精著呢,我們兩個每次都要連續纏著他好幾天才能弄到一個任務。”

    這點我深有體會,她們倆要是聯手施展“磨人大法”,估計能頂三四個禁咒。

    走進那間竹樓,我凝神一看,不禁欣喜若狂。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蠱巫大祭司,終于找到你了!

    那蠱巫大祭司的目光首先落在兩姐妹身上,他竟然莫名其妙的顫抖了一下,臉上露出悲戚之色,仿佛想起了最最痛苦的往事。但當我們兩個人四目相交的時候,大祭司原本混濁的眼睛立即變得宛如夜空般神秘深邃,臉上浮現出由衷的喜悅。

    他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沒想到我蠱巫一脈居然還有傳人,蒼天有眼、蒼天有眼啊!”

    聽到大祭司的話,我心中更加疑惑。內測的時候,npc蠱巫雖然不多,但怎么說也有單獨的部落,千八百的人是有的。蠱巫大祭司就是蠱巫部落的領導者。但公測后,我經多方查探,得知內測中蠱巫部落已經消失,就以為尋找新的蠱巫部落也是蠱巫試煉的一部分。但現在聽大祭司這么一說,難道部落里的蠱巫除了他以外,都死光了?/register.php

    注冊成為暢想會員,享受更多便捷! ( 超級網游之蠱巫獵艷行(蠱巫傳說)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