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障礙一號

文 / 絕對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嘿嘿,新的一周,各位兄弟給幾張推薦票吧——

    人形機關獸在被木之囚籠束縛后,連續受到我方的攻擊,很快陷入了“虛弱”“遲緩”“腐蝕”等負面狀態。由于機關獸沒有要害,我們無法對它進行要害攻擊。

    它用雙手撕開困住自己的木藤,一矮身,然后高高躍起,向我們這里跳來。人形機關獸果然并非普通機關獸可比,即使在如此猛烈的打擊下,它的動作依舊流暢。

    哼!居然用這樣方法進攻,太小瞧我們了。我向上空扔出一道“雷電網”。那人形機關獸果然是由金屬制成,一碰到電網,就失去平衡,向下墜落。它剛落到地面,倩影就已經趕到,對著它的右臂肘關節就是一記“切骨”技能。只聽“鏗”地一聲脆響,倩影急速后退,她在后退的過程中說:“切骨失敗,它要比想像中難對付。”

    倩影剛退開三步,人形機關獸對著著倩影伸出右臂,口中發出“嘎嘎”地聲音,然后它的右臂突然毫無征兆地脫離身體飛出去,以極快地速度轟在倩影的小腹上。

    “啊!”那一臂的力量實在巨大,躲避不及的倩影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整個人就被擊倒在地。倒地后的倩影吐出一口鮮血,便向我們這里翻滾,雪姐的治療術也同時落在她身上。那支機關手臂居然能夠自動返回,人形機關獸用左手抓住右臂,往右肩膀上那么一按,只聽“嘎吱嘎吱”幾聲,它又完好如初。

    看到倩影受傷,我又不能為了救她而破壞戰斗隊形,就馬上對著機關獸發出狠話:“我不管你們是什么人,我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把人形機關獸收回;第二,我逼你們把人形機關獸收回。”

    那人形機關獸的主人利用人形機關獸說:“嘎嘎嘎……男人,不要生氣,游戲嘛,pk也是一種樂趣。等這里的事情完結后,咱們去滿漢樓喝一杯。嘎嘎嘎……”

    吾曰!我猜到是哪個冒險團隊了。

    我張口就罵:“你們這幫兔崽子給我等著,看我怎么破壞你們的好事。媽的,敢打傷我的女人,你就等著回去哭著修理機關獸吧。”

    我說完,對著人形機關獸就放出六階位土系魔法“急旋流沙”,只見一片巨大的流沙出現在機關獸的身下,一眨眼的功夫流沙就沒過它的腰部。緊接著,我指著人形機關獸大喝:“天外隕擊。”施法完畢后,一顆直徑足有十米的巨大隕石從高空急速落下。

    那機關獸的右臂突然再次射出,和上次不同的是,它這次射出的右臂后面連著一條鋼索。它的右臂射向獸王殿門口的石柱,在右臂的前端接觸到石柱的一剎那,那五根手指突然變成鋒利的飛爪,直直地插入石柱中。隨著人形機關獸體內發出陣陣齒輪轉動的聲音,它的身體就被那鋼索帶起,“嗖”地一聲從流沙中飛出,狠狠地撞在石柱上。

    幾乎在人形機關獸撞到石柱的同時,天上的隕石剛好砸到流沙中。

    人形機關獸狼狽地從石柱上下來,一邊躲避著我們的攻擊,一邊說:“嘎嘎嘎……男人老大生氣了!我這機關獸可是寶貝,萬一報廢了,可修不起。那幫小子早想找機會跟你較量較量了。可惜啊,你還沒有完成蠱巫試煉,沒有蠱陣,你就是只沒毛的死鳥。咱們一會兒見,前提是你能干掉那幾個小子……嘎嘎嘎……”

    人形機關獸說完,就帶著齒輪轉動的聲音逃進獸王殿。

    看到隊員們一臉的茫然,我無奈地說:“他們是一個名叫‘冥刃’的冒險團隊,實力很強,任何人人都不比我差。我們在內測中多次合作,關系很不錯。不過,他們既然進了獸王殿,那么此時此刻,他們就是我們的敵人。大家要小心,他們都是那種一個人可以打一個小隊,七八個人合起來足以禍害死一個中等公會的強者。”

    我怕倩影傷得太重,轉頭看著她問:“怎么樣?傷得嚴重嗎?”

    倩影在眾人面前仍舊是冷冷的模樣,她搖頭道:“沒有大礙。”

    我點點頭,又嘮叨了一些注意事項后,就帶領他們走入獸王殿。

    邁入獸王殿的大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面巨大的照壁,照壁上雕刻著無數奇形怪狀的怪獸。那些怪獸的形象極為粗糙,仿佛都是能工巧匠用大斧劈出來的,線條粗獷,棱角分明,簡簡單單的輪廓卻盡顯奔放的野性。

    走過照壁,我們就來到了一眼望不到邊的曲折長廊。

    長廊的兩壁每隔幾步就有不滅的燈火,讓我們可以看清獸王殿內的一切。獸王殿內并沒有華麗的壁畫、精美的雕像,甚至連地面都由是略有棱角的石頭鋪成,并不整齊。

    我們沿著長廊向前走,沒走幾分鐘,就看到遠處站著一個人。

    走近后我才看仔細,他手持利劍,一臉酷酷地站在那里。不過,眼睛似乎……盯著雪姐的胸脯。

    我輕咳一聲,說:“姚劍影,注意點兒影響,我們現在要pk,你還是看著我吧。”

    他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彎腰向我們擺手,紅著臉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剛才走神……”他話未說完,便挺起手中長劍向我刺來,口中還笑嘻嘻繼續說:“男人老大,你可不要怪我辣手摧花啊,我可真舍不得啊……”

    他手中長劍爆起數點寒光,直直地射向我。

    我迅速在面前放出一堵石墻,然后往石墻后面扔出一個“冰凌雨”。

    “轟”地一聲,姚劍影全身被一團藍光包裹,破墻而出,手中越發明亮的長劍直取我的頭部。我給自己加了一道“靜電力場”,然后伸手對著前方就是一道“火焰噴射”,希望能打斷他的劍客技能。

    與此同時,倩影沖上前,一刀“撕裂”技能劃開他的腰部,和他擦身而過;姐姐楚憐的“暗黑魔霧”和妹妹楚惜的“厄運”先后放出;隨后,道盈的一支“穿透箭”插入他的左胸,靜蕊的“五行道符”緊接著在他身上爆開。

    他的技能的確非常強,即使受到這么多打擊,也只是稍微偏離方向,那長劍擦肩而過,驚得我一身冷汗。

    一般來說,近戰類技能都有很強的防護效果。

    他剛沖入隊伍中,狗狗就猛地撲到他身上,對著他的大腿就是一口。他突然大喝一聲,一股淡藍色的氣勁自他體內爆出,并形成一股大范圍的沖擊波,將我們全部震得后退三步。

    他又舉起手中的劍,在他面前不遠的地方,正是雪姐。雖然他在暗黑魔霧中無法看清楚我們,但如果他一開始就記住雪姐所在的位置,現在動用范圍技能絕對能夠殺死行動速度緩慢的雪姐。

    “冰柩!石牢!”我連發兩個六階位魔法,阻止他使用劍客大威力的技能。一塊巨大的冰塊將他凍結,而冰塊之外迅速樹立起密密麻麻的石柱,將冰塊圍得密不透風。

    哼,除非他動用六階位以上的技能,否則就算冰柩附帶的冰凍效果消失,沒有個三五分鐘,他也根本無法出來。

    雪姐迅速繞過那些石柱,跑到我身邊。

    我握住雪姐滑膩的小手,一邊后退一邊說:“大家離那里遠些。等他一破冰而出,我們就攻擊。”

    我剛說完,姚劍影突然在冰柩內沉聲道:“劍動八方。”

    “轟隆隆”幾聲巨響,冰柩破,石牢塌,無數道藍色劍氣向四面八方激射。

    我離得遠,身上只中了兩三道劍氣,但離那里較近的楚憐楚惜兩姐妹,全身被數十道劍氣貫穿,立即倒地而亡。

    一支閃爍著淡綠色光芒的利箭呼嘯著穿過姚劍影的喉嚨,釘在后面的墻壁上,滴血的箭尾抖動不已。

    “呃……”姚劍影張了張口,嘴里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身子直直地向后倒去。被道盈的利箭貫穿喉嚨,再強大的玩家也得掛掉。

    雪姐迅速將兩個小丫頭復活,那兩個小丫頭一站起來,就哭喊著向我跑來,然后一人抱著我的一條手臂號啕大哭:“嗚……我們被壞蛋打死了,你要為我們報仇啊……”

    我抖了抖手臂,無奈地說:“好了好了,下次裝哭的時候,至少要弄出點兒眼淚來,連點兒專業精神都沒有。”

    姐姐楚憐立刻停止了哭泣,瞪著大大眼睛看著我,噘著小嘴氣呼呼地說:“不對不對,爸爸在這個時候會哄我們開心的!”妹妹楚惜也埋怨:“大哥哥真討厭,就不能假裝以為我們在哭?”

    這兩個丫頭一起瞥了我一眼,露出鄙視的眼神,然后手拉手蹦蹦跳跳地跑向姚劍影的尸體,歡快地喊叫:“吼吼!鞭尸!鞭尸!”也不知道誰教她們的……

    我扭頭對雪姐說:“雪姐,把那個小子復活吧。”

    雪姐抿嘴笑道:“你不會想拿他當人質吧。”

    我色迷迷地盯著她的胸部說:“知我者雪姐也。”

    雪姐向我拋了一個媚眼,嬌笑著走了過去。

    內測中有個不成文的規矩,或者說是習慣:兩個冒險小隊若是因某個相同的目標發生交集,如打boss、做任務,那就先打一架再說;pk結束后,獲勝的隊伍有權力向失敗的隊伍索要贖金,并可以要求失敗的隊伍輔助自己的隊伍完成那個目標,而失敗的隊伍只能獲得最后五分之一的利益。

    內測人員在現實中沒有利益沖突,而內測中的一切虛擬物品都會在內測結束后消失,所以我們內測人員在游戲中以玩樂為主,也因此弄出了許多古怪的規矩。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冊成為暢想會員,享受更多便捷! ( 超級網游之蠱巫獵艷行(蠱巫傳說)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