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看到美女,面無血色

文 / 絕對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我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并仔細地打量周圍,很快便發現沼澤地中的關鍵。那些表面是深褐色的地方,基本都是很深的天然陷阱,而顏色為淺褐色的地方,都是齊腰深的泥潭,沒有任何危險。

    我就說嘛,如果游戲中和現實中一樣危險,那還玩個屁啊。

    有了前兩次的經驗,我已經猜到,無論我向哪個方向走,一定會遇到下一層的入口,唯一不同的是過程。

    我沿著淺褐色的地方慢慢蹚著泥漿向前走去,由于沼澤的阻力極大,我現在的速度堪比烏龜爬。

    走了很久,我發現前面慢慢出現奇異的怪物——槍螺。

    那些槍螺和我一般高,只有尖尖的外殼露在淤泥外,其它部位都在淤泥中。槍螺的外殼和普通的田螺略有區別,槍螺的外殼更細長,頂端更尖銳,而外殼上的螺紋更密、更有規律。乍一看,那冒出淤泥的部分像極了黑色的鉆頭。

    比較奇怪的是,每個槍螺的頂部,都立著一只蜻蜓,正是“槍螺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

    我正在剽竊古代詩詞,裝詩人呢,那些蜻蜓仿佛突然受到驚嚇似的,全部飛起,并向我飛來。不看不知道,一看還真我把嚇著了:無數的蜻蜓振動著翅膀,遮天蔽日,竟讓天空又暗淡了幾分。

    那些蜻蜓剛飛起,所有的槍螺都潛入沼澤中。

    也不知為什么,那些蜻蜓全部都飛到我的上空,盤旋不止。那些蜻蜓太多了,簡直就像一團濃云,它們要是每只都撒泡尿,足以淹死我。

    怪事,蜻蜓不怕我,那些槍螺卻逃跑了。

    就在我仰頭看蜻蜓的時候,腳下突然傳來微微疼痛,壞了,我被槍螺攻擊了!

    腦中閃過槍螺的形狀,我立刻明白,那群無恥的家伙可以用螺殼鉆洞,并從地下偷襲我。

    我迅速用蛙蠱攻擊自己,喝下大型金瘡藥,并施展蠱術“蛙躍”,高高地躍起,并在落地之前,對著腳下放出一道四階位土系魔法“塑石術”,下面的沼澤立刻化作石頭,隨后我安然落在上面。

    嘿嘿,我就不信了,我在石頭上,你們還能鉆……

    腳下突然傳來“嗡嗡”的聲音,如同鉆頭鉆墻一般,接著石頭劇烈地振動起來,很快,一個個螺尖從巨石中旋轉著探出。其中一個槍螺再次準確地鉆到我的腳下,差點兒把我的腳底板鉆透。

    難道它們有透視的能力?

    使用一次蠱術蛙躍,可以在一分鐘內跳三次,我再次向遠處跳去,故伎重施,不過這次我在落地的同時,又在周圍扔出一個“大霧彌天”,然后快速取出繃帶將流血不止的腳包扎好。

    這次槍螺們來的比較緩慢,而且,等它們探出螺尖后,沒有一個攻擊到我。這個大霧彌天只是我信手扔出來的,并不抱任何希望,但卻起到效果了,真是怪事。

    不經意間看到大霧外的蜻蜓,我恍然大悟,肯定是該死的蜻蜓惹的禍!

    這里的槍螺和蜻蜓是共生關系,蜻蜓負責偵察,并通過奇特的手段把上面的情況傳給地底的槍螺,而槍螺收到蜻蜓的信息后,做出準確定位。我用大霧彌天后,那些蜻蜓看不到我,槍螺們自然就無法準確定位,只能胡亂攻擊大霧內的所有地方。

    小崽子們還挺聰明的嘛。

    我最后一次使用蛙躍,落到石頭上后,沒有使用大霧彌天,而是直接對著頭上的蜻蜓使用煉蠱術。這次我把煉蠱術的范圍弄到最大,綠光閃過,密密麻麻的蜻蜓群立刻被我弄出一片真空地帶,我的虛納蠱居中頓時多出數千只蜻蜓。

    蟲子就是蟲子,一看到我一揮手就讓那么多同伴消失,那些蜻蜓呼啦啦地四散而去,很快便飛得無影無蹤。

    這時候,無數的槍螺從沼澤中冒出,像沒頭的蒼蠅一樣四處亂撞,場面混亂不堪。

    原來這幫槍螺都是瞎子啊,沒了蜻蜓什么都看不到。

    我試著對下面的槍螺使用煉蠱術,結果,非常順利地將一批槍螺收入虛納蠱居中。看到槍螺也能煉成蠱,我就直接跳入沼澤中,連連施展煉蠱術,將周圍的槍螺全部收入虛納蠱居中。反正現在我還沒開始煉制蜻蜓蠱,可以不受限制使用煉蠱術。

    一口氣收集了數千只槍螺后,感覺差不多了,隨手往四處扔了幾個五階位魔法“天火炎雨”,燒死一片槍螺,并將它們驅趕走。

    等周圍沒有東西打擾了,我就開始按部就班地煉蠱。耗費了數個小時后,我才煉成蜻蜓蠱和槍螺蠱。

    金身蟒蠱說自己是蟒蠱之首,那也就是說,每種蠱都極有可能有自己的首領。不過,我根本不怕那些超階天蠱,它們絕對不敢動我。我可有寶貝護身,狐假虎威的功夫咱還是會一些的。所以,我才敢安心在此煉蠱,不擔心那些蜻蜓把槍螺蠱的首領吸引過來。

    煉完蜻蜓蠱和槍螺蠱后,我抬腿便走,但奇怪的是,我的雙腿已經失去知覺,無論我怎么用力,都絲毫不動。這時候我才發現,我的生命值在以極快的速度減少。

    怎么回事?難道我被神秘的蠱攻擊了,所以系統才不提示?

    玩兒鷹的被鷹叨瞎了眼?

    我吃下一顆金瘡藥后,連忙用蛛蠱攻擊自己,并使用蠱術蛛目向下看去。

    我陷入沼澤中的雙腿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水蛭,像一層厚厚的鱗甲一樣。那些水蛭還扭動著身子,死死地吸附在我的腿上,一縷縷血絲慢慢向四周擴散,同時引來了更多的水蛭。

    我頓時頭皮發麻,全身發毛,一股涼意流遍全身,一時間竟然不知所措。

    好歹我也是職業玩家,很快就清醒,張口大罵一聲“干你老母”,便立即使用煉蠱術,將我腿上的水蛭收得一干二凈。我可憐的腿啊,都上面的傷口一個挨著一個,真是“腿無完膚”啊。幸好它們沒亂咬,給我留了一方凈土,不至于不能人事。

    看到周圍還有打量的水蛭不斷地聚攏,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對著下面就是一通煉蠱術,也不知道收了多少水蛭。那些水蛭實在是太多了,我就放出一個“塑石術”,干脆站到石頭上。老子惹不起你們,還躲不起嗎?

    怎么說我也是體質過百的人物,僅僅過了一刻鐘,我腿上的傷口就完全愈合了,不留一絲疤痕。

    那些水蛭剛散去,那扇漆黑的大門再度出現。

    我知道這里或許還可能有其它可煉制成蠱的蟲獸,但我更明白,此地危機四伏,不宜久留。那些蠱老大或許不敢動我,但萬一碰到其它厲害的boss,我只有死翹翹的份兒。

    沒有其他隊員的幫助,別說去抓蟲獸了,單單在這九層萬蠱大殿活下去,都非常困難。所以,英明神武的我選擇了直接走進那扇大門,進入四層。

    “操!怎么掉海里了,嗚……”我吞了一口海水,趕緊使用軒轅玉帶中的“魚腮草”。

    服下魚鰓草后,我慢慢地潛入海中,看到了一片美麗的水世界。

    水下遍布著形色各異的珊瑚群,艷麗的熱帶魚類在珊瑚間穿梭,好不熱鬧。

    好在這里是淺海區,要是我掉在深海區,估計直接被大王烏賊、抹香鯨等高級怪物給吞了。

    那些魚類并不怕人,有的甚至還好奇地游到我身邊,調皮的用頭碰一下我的身體,然后就慌慌張張地溜走。也許是它們知道我沒有惡意,不一會兒,我就被一群各種各樣的魚圍住,我到哪兒,它們就擺動著身子跟我到哪兒,讓我哭笑不得。

    你說說你們這些死魚,又不是美人魚,跟著我干什么?

    我也不管周圍的魚,就漫無目的地向前游,那些魚很快就厭倦了我,紛紛回到原來的地方。只有一只鮣魚用背部的吸盤吸附在我的小腿上。

    我靈機一動,對著它就使用煉蠱術,它竟然被我收入虛納蠱居中,原來一百零八種蠱中有鮣蠱啊,好玩。可惜,我就看到這一只,以后只能去青州的東海里找其它的鮣魚了。

    我游了一陣,很快就看到遠處居然有一座宮殿若隱若現,怪事,海市蜃樓不可能發生在水中啊。

    我正想偷偷摸摸地向那里游去,誰知,水底的泥沙突然全部向上揚起,一只只拳頭大的烏賊冒了出來,然后它們張嘴噴出黑漆漆的墨汁,將周圍弄得黑乎乎的,把我的視線全部遮蔽。

    緊接著,我察覺身上不斷地有東西附上來,然后我感覺自己像被繩子綁住了一樣,同時不停地掉血。

    我吞下一個金瘡藥,立刻使用蛛蠱,然后使用蠱術“蛛目”。

    我徹底無語了,相同的一幕再次重演。唯一不同的是,上次附在我身上的是水蛭,它們用嘴來吸血;這次附在我身上的是烏賊,它們用爪上的吸盤來刮我的肉。

    火大!

    難道你們不知道我是蠱巫嗎?我隨手扔出煉蠱術,將周圍的烏賊一網打盡。

    系統也夠白癡的,明知道煉蠱術能輕松解決一百零八種蟲獸,還給我整這套,是想惡心我嗎?

    我現在有可以透視的蛛目,向四周打量了一下,確定沒有敵人后,我很快便來到那座宮殿門前。

    那宮殿門前赫然寫著三個大字“水蠱宮”。

    這個名字太惡搞了吧,怎么看著都別扭。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一道婉轉悠揚的女性聲音自水蠱宮內飄出。

    水蠱宮的門隨后打開,我定睛一看,臉色刷地變得極度蒼白!

    嗯,臉變白的原因,是因為上半身的血都跑下半身去了……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冊成為暢想會員,享受更多便捷! ( 超級網游之蠱巫獵艷行(蠱巫傳說)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