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金瞳 邪巫

文 / 絕對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就在這時,十只四十九級的雷光獸出現,它們張開大口,將漫天雷電吸入自己的口中。

    佳藍的寵物還真不少。

    我一邊后退,一邊說:“道盈,秒殺公子的任務就交給你了。大家先把馬召喚出來,一會兒我下令,咱們就一起往叛軍大營里沖。一千多叛軍可比一千多玩家好對付,爭取在臨死前把里面半塊虎符弄到手,拿去交任務。”

    前有仇敵,后有叛軍,跑又跑不了,臨死前禍害一把叛軍也算重于兩根鴻毛。

    道盈彎弓搭箭,神情專注地向瞄著正前方。

    如我所料,公子那邊也有狠角色,十八個中國國別職業僧人玩家組成“十八金僧陣”,使用了防御力超強的法術“金剛伏魔神通”,硬生生接下我的三道巨浪不說,我的蝗蟲孩兒們一碰到那金黃色的光罩,立即死亡。

    好在我的兩個蠱陣都不是草包,蝗蟲剛被耗盡,金剛伏魔神通就瓦解。

    在金黃色光罩碎裂的一瞬間,心思機敏的道盈射出一支箭,在月輝圣弓的加持下,飛行速度增加100%的穿刺箭就像一道不真切的虛影,直接洞穿公子的眉心,秒殺。

    看到公子死亡,我心滿意足地施展二十四重蠱陣——天塹。

    一道兩三米寬、幾乎無限長的裂縫出現在我面前。

    我騎馬上,向他們招手:“同志們辛苦了!”

    大量的箭矢和遠程法術攻向我,但法術和箭矢剛飛到那道裂縫的上空,就如同石子落入大海一般,只泛起一絲微不足道的漣漪,就無影無蹤。

    我們策馬奔向叛軍大營,后面剛剛復活的公子大聲喊叫:“絕對男人,公子我跟你勢不兩立!”

    我忘記告訴他們了,其實天塹只是一道幻影,僅僅能阻擋攻擊,他們只要一閉眼,就可以如履平地般走過天塹。

    在我們跑到離山寨大營還有四五百米的時候,瞭望塔上的弓箭手大喊:“來者何人,是否有元帥的令牌,若無元帥的令牌,當治爾等亂闖軍營之罪。”

    我突然想起叛軍元帥臨死前爆出的三件東西中,好像真有那么一塊金牌,就伸手把那塊牌子拿出來。

    元帥金牌,無品級,奇物類。叛軍元帥之物,用途未知。

    我一手拉著韁繩,一手高舉巴掌大的金牌,胡謅道:“我奉元帥之命回營處理緊急軍務,速速開門迎接。”

    嘍羅就是嘍羅,他們一看到我的令牌,立刻把大門打開。

    我進入大門后回頭一看,公子他們正追殺過來。

    我對瞭望塔上的叛軍高喊:“那些人是朝廷的鷹犬,想要襲營,你們做好應敵準備,我先去中軍大帳完成元帥的囑托。”

    大營中立刻響起報警的聲音,近千衣衫不整的叛軍向中間的校場集合。我掃了一樣,什么叛軍燒火工、叛軍馬夫、叛軍雜役等亂糟糟地聚在一起。

    好在那些人中有一個七十級的boss叛軍偏將和四個小boss叛軍校尉,估計應該能抵擋住公子他們一陣。

    我們跑到中軍大帳門口后才下馬,然后我們排好戰斗隊形小心翼翼地向里走。

    我故意把元帥金牌高高舉起,生怕里面的boss一刀把我當西瓜給劈了。

    “來者何人?”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消瘦老者正在翻看一卷書簡,我剛進來,他的目光仍然落在書簡之上,看都不看我們。

    這老家伙居然是超階npc,只有超階npc才能隱藏名字,超階boss都不行。

    我略一遲疑,說:“元帥大人不知去向,朝廷鷹犬已經攻進來了。”如果能借刀殺人,滅了公子他們,倒也不錯。

    黑衣老者這才扭頭向我看來。

    好一對妖異的眼睛!

    他有一對金色的瞳孔,瞳孔周圍有淡淡的黑色煙霧環繞,詭異得讓人不寒而栗。

    他突然輕笑起來:“你是蠱巫?”

    超階npc要是看不出來我的職業,那才叫怪事呢。

    我硬著頭皮回答:“我是蠱巫。”

    他喟然長嘆,合上手中書簡,自言自語道:“也罷,也罷……”

    他突然扔給我一塊虎形金屬牌,盯著我說:“既然叛軍元帥已死,我也不必留在此處。過不了片刻,圣朝大軍必然會趕來,你將這半塊虎符交與對方的頭領即可。”

    我詫異地問:“敢問前輩,您如何稱呼?”

    他淡淡地說:“一家人。”說完,他化作一股青煙沖出中軍大帳,消失在天際。

    一家人?

    邪巫!肯定是邪巫!他既然有一雙金色瞳孔,他肯定是邪巫大祭司!

    我隱約感覺到,這個任務不簡單,甚至極有可能有后續任務。否則,邪巫大祭司絕對不可能出現在這種小地方。

    這時候外面喊殺聲一片,看來叛軍和公子他們交手了。

    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我快速沖進里面,四處翻找東西。要說這里面沒有好東西,打死我都不信。

    還別說,除了一些金銀珠寶、一整套未鑒定的玄級武將盔甲,還真讓我找到一件了不得的裝備。

    虛懸明鏡:無品級,護心鏡,奇物。擁有神秘的力量,心臟部位免疫所有傷害。

    我高興地裝備好虛懸明鏡,然后跟著大家一起翻找了半天,看再也沒找到什么,就說:“走,看看能不能先幫助叛軍滅了公子他們,然后再殺個回馬槍干掉山賊,把這個任務完成。”

    我們剛走出中軍大帳,地面就劇烈地震動起來,那是大量馬匹奔跑才能產生的效果。

    倩影說:“前面來了好幾萬人的騎兵,是圣朝青州都督的旗號。”

    怪不得這個任務是地級的,現在我大概明白了。這個任務的要求應該是擊殺叛軍元帥或者拿到虎符,然后系統就會派圣朝的軍隊的來剿滅所有的叛軍,這樣的話,任務歸為地級,倒也正常。

    青州都督帶領大隊人馬,一次沖殺就解決了所有的叛軍,而我和公子見有高級npc在場,都不敢妄動,站在青州都督的兩側。

    我有爵位,青州都督在剿滅叛軍后,自然先跟我打招呼:“侯爺來此可是為了剿滅叛軍?”

    我連忙施禮,說:“下官見過都督。”他是青州都督,統領青州所有兵馬,官階和爵位僅比圣朝大將軍差一級,但卻比我高太多了。不過,我每次稱自己是下官,就覺得特別不舒服,感覺低人一等似的。正是這樣,我越來越迫切地希望自己能封王。

    我把半枚虎符遞上,說:“我已取得半枚虎符,都督請即刻將此物進獻給皇上。煩勞大人私下里說一下忠勇侯絕對男人很快會完成皇上的囑托。”最后一句話我刻意壓低了聲音。

    都督不敢怠慢,雙手接過虎符,然后說:“侯爺取回我朝虎符,居功至偉,我定當向皇上稟明。”

    系統提示我完成了地級任務,并獎勵了我們小隊大量的古玩、佩飾、黃金和聲望,卻沒有任何裝備。

    都督又轉頭對公子說:“爾等清剿叛軍有功,本都督自會向朝廷稟報。”

    爾等,嘿嘿,從稱呼看出你我之間的差距了吧,自卑去吧你……

    不對!

    我靠,怎么回事?難道說這個任務變成我們和公子他們共同完成了?這算什么?

    這個公子身邊絕對有能人,否則不可能判斷出叛軍大營已經是一座空城,并來這里做任務。

    看著那個公子面有得意之色,我惡毒地挑釁:“你要是個男人,現在動我一下試試!你個沒卵蛋的家伙,你個做牛郎賣屁眼的貨色,動我試試?”

    我有爵位,也算圣朝命官,他們在其它地方攻擊我沒事,要是在圣朝官員面前攻擊我,就等于是犯上作亂。

    青州都督到底是圣朝的官員,他冷冷地掃視一下公子他們,威嚴地說:“你們若是膽敢攻擊朝廷命官,本都督定當奏請皇上誅你九族。”

    公子那幫人自然知道冒犯圣朝官員的后果,霸氣世家的嘯傲長天等人被關了半個月的天牢、掉了一級的事情就是最好的前車之鑒。他們氣哼哼地瞪著我,尤其那個公子,簡直要把我生吞活剝了一樣,但又怕在言語上跟青州都督起沖突,半句話都不敢說。

    我最喜歡用這種方法打壓對手,我明明不是特別牛b的任務,但用一些小手段就能死死地壓制住實力比我還強的敵人,真是太有成就感了。

    我向青州都督一拱手,說:“下官身負皇命,就此告辭,還望都督見諒。”

    我一搬出皇命,青州都督立刻露出微笑,說:“還是皇上交待的事情要緊,本官就不遠送了。”

    我沖著公子得意地嘿嘿一笑,就和隊員們一起使用回城符返回中京。

    剛回中京,佳藍就拉著我陪她逛中京,我們一行人不得不一起遛達。

    途中倩影給我發私人消息說有人跟蹤我們,我跟她說那肯定是公子的人,不用管他們。

    因為當時在戰斗,我怕打擾,所以習慣性地屏蔽所有消息,在逛街的時候我打開了好友消息,結果看到一大堆的信息。老板他們、冥刃小隊以及其他人,只要剛才在線的朋友,幾乎都問我和公子沖突的原因。

    對那些關系一般的人,我只是群發信息說為了一個任務起了沖突,而對關系特別好的人,像老板他們,我則是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公子雖然勢大,但這里是游戲,像老板他們和冥刃小隊,根本沒把他當盤菜。他們接到我的回復后,甚至連幫忙或告誡的話都懶得說,根本沒把公子放在眼里。

    我們幾乎玩了一整天,佳藍才和紫兒一同離去。

    我和佳藍約好,以后我們兩人每天都相互發送一個消息,報平安。

    http:///register.php

    http:///register.php

    注冊成為暢想會員,享受更多便捷! ( 超級網游之蠱巫獵艷行(蠱巫傳說)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1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