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章 剪刀,剪刀

文 / 孤傲狼煙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清晨的肯德基很冷清,里面店員比顧客還多,我往四周看了一眼,并沒有發現林孑然,于是摸出電話給她撥過去,幸好提前留了她的號碼。

    電話接通,林孑然在電話那頭像做賊似的說:“我在洗手間,你到門口等我。”

    “靠!”我郁悶的掛了電話,按照她的指示來到洗手間門口,洗手間的門猛的拉開,林孑然一閃身從里面出來,手里提著外賣的牛皮紙袋,不由分說拉著我從另一個門溜進恒隆廣場。

    “別說話,回頭我再跟你說。”似乎知道我有話要說,林孑然先堵住了我的嘴。

    她拉著我在空無一人的商場里一路疾走,來到其中一個出口,匆忙間我也沒注意是哪個門,好像是西門,推開玻璃門就沖了出去,然后上了街邊的一輛出租車。

    直到這時我才突然意識到恒隆廣場不可能這么早開門,肯德基通向商場的那道門這時候應該也是鎖著的,也就是說這兩道門都是專門為我們兩個人,或者更準確的說應該是為林孑然一個人開的。我瞬間有一種被富二代女友拉著私奔的感覺。

    坐在車上,林孑然扔不老實,目光不停的通過后視鏡觀察跟在我們后面的車輛。

    “我靠,不會真的是私奔吧?”

    “私奔你妹,你給我閉嘴。”她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的士在路上行駛了半個多小時,開進市郊一個規模不大的小區之后停下來。

    “下車。”林孑然拉開車門自己先鉆了出去。

    然后我跟在她身后進了左邊一棟樓的電梯間,她按了10樓。

    “到底怎么回事?”在電梯間里我終于忍不住問。

    “他們已經知道7號頭盔你在用,應該已經過去找你了。”林孑然回答。

    我知道她說的他們是指任杰那天帶去的那些人。

    我驚恐道:“不會是想殺人滅口吧?”

    “那倒不至于,最多假扮成進工地偷東西的小偷,被發現后把你打個半死,然后通知你的老板把你送去醫院,讓你在病床上趟兩三個月。”

    我驚恐:“臥槽,太陰險了。”

    說話間,10樓到了,她掏出鑰匙打開1008室把我領進去。這是一套一居室的小戶型,裝修得挺溫馨的那種,空氣中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居住的地方。

    林孑然踢掉高跟鞋,往客廳的沙發上一座,打開肯德基的袋子從里面掏出一個雞腿自顧自的在那啃起來。

    我想到那包東西之前跟她一起進過洗手間,不由得心里一陣惡寒,但是下一秒食物的香味讓我的肚子不由自主的“咕咕”叫了起來。

    我將行李丟在門邊,走過去。

    “脫鞋。”林孑然嘴里含著雞腿肉含糊不清的說道。

    我脫掉鞋子,發現鞋柜里沒有男士拖鞋,于是光腳踩在地板上。

    “你會不會腳臭的?”林孑然將雞腿肉吞下去,說話的聲音清晰了很多,也動聽多。

    我把一只襪子放到鼻子下面聞了聞,回答:“不臭。”

    “誒~!惡心死了。”

    “把外賣帶進洗手間你倒不覺得惡心。”我反唇相譏。

    說話間我已經走到茶幾旁邊,伸手去袋子里拿東西吃。

    林孑然一把把食品袋拿開,我撲了個空,“你干什么,這不是給你的,我自己還不夠吃。”

    “拜托,一大早被你叫出來,我也沒有吃早餐好不好?”

    “廚房在那邊,櫥柜里有泡面,你自己不會動手?不過雞蛋和火腿腸好像沒有了。”她手指廚房方向。

    “我靠!”泡面就泡面,我不跟你一般見識。

    在我呼嚕呼嚕的吃著泡面的時候,她已經把一大袋肯德基消滅干凈,并且很可惡的把吃剩的雞骨頭留在茶幾上。

    “我先去洗個澡,你慢慢吃。”林孑然摸了摸小肚子。

    很快,浴室里傳出嘩嘩的水聲,我天人交戰一番,最終還是沒能鼓起勇氣過去偷看。主要是就算偷看,隔著磨砂玻璃也只能看到一個大致的輪廓,不如不看。

    我喝光最后一口面湯,在游戲里連續奮斗了一個晚上,早已經餓得不行,兩包泡面下肚感覺才半飽,早知道我就下三包,我干嘛要給這可惡的****省那一包泡面?

    “我洗好了,你要不要也洗洗?”林孑然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我回頭看去,手里的碗差點失手掉到地上,絲質的藍色睡衣勾勒出她完美的酮體,里面估計什么都沒穿,胸前的挺拔上面凸起兩個小圓點,睡衣的大v字領口下面露出大片迷人的雪白。林孑然正用白毛巾擦著頭發上的水,幾縷發絲調皮的擠進中間那道溝壑里面,水滴順著深深的溝壑往下滑……

    “咕咚!”我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結結巴巴道:“洗……洗……”

    這一刻,我差點幸福得暈過去,才第二次見面就……進展也太快了吧?不過,進門的那一刻我就應該有這樣的覺悟才對的,這套房子里只有一張床,如果不是這樣,怎么可能隨隨便便把我領進來?

    我從包里翻出一條大褲衩,飛也似的沖進浴室擰開水龍頭美美的沖了個熱水澡,為了防止她一會說我不講衛生,這次我洗得格外仔細,幾乎用掉了大半瓶香噴噴的沐浴露。洗完之后我突然才意識到自己根本沒帶毛巾,一抬頭看到毛巾架上正好還掛著另一條白毛巾,連毛巾都準備好了,真貼心。

    下一刻,我穿著只能管到半個腳掌的女式拖鞋,“啪嗒!啪嗒!”的沖進房間。林孑然正斜倚在床頭看《女人乖乖讓我寵》,聽到腳步聲猛的一抬頭,臉色勃然一變,“干嘛不穿衣服,你這個變-態。”

    “嘿嘿,反正一會都是要脫的,穿上多麻煩。”

    林孑然雙眼殺機迸現,寒聲道:“信不信我剪了你,滾出去。”

    我渾身一震哆嗦,動不動就說“剪了你”多么狠毒的女人啊,男人被剪了那里還是男人嗎?

    我訕笑道:“你開玩笑的吧?”

    她從床頭柜里翻出剪刀,對著空氣“咔嚓!”一聲,“你過來試試,看我到底是不是開玩笑的。”

    我奪路而逃,翻出t恤牛仔穿上之后,想想不對,于是又小心翼翼的走到房門邊,問道:“那我睡哪?一夜沒合眼了都。”

    “廢話,當然是睡沙發。”

    “靠!我就知道。”我極度不滿的說道:“總得給我個枕頭吧?”

    “沒有,小區樓下有超市,你不會自己下去買,你以為你是大少爺啊,什么都得我給你準備好。”林孑然把書放在床頭柜上,伸了個懶腰,“好困啊,我先睡了,幫我把門關上,順便茶幾上的垃圾也收了。”

    “你太過分了吧。”我怒道。

    林孑然聞言一下從床上跳了起來,兩只小白兔幾乎隨著這個動作掙脫束縛從里面跳出來,“你有沒有搞錯,如果不是我提醒你,你現在恐怕已經躺在病床上了,擔心你流落街頭,我還冒著這么大的危險收留你,你居然說我過分。”

    “這么兇,詛咒你一輩子找不到男朋友。”

    我以為這是全世界對女孩子最嚴重的詛咒,她聽完之后一定會再次一蹦老高,讓我有機會再次看到那對脫動的小白兔,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裙擺也會被風掀起一角。

    沒想到她卻不以為然的說道:“找不到就找不到,外面男人那么多,老娘才不需要什么男朋友。”

    我一頭黑線,果斷敗退。

    我把行李袋往沙發上一丟,頭枕著行李袋和衣躺在沙發上。一天一夜沒合眼,我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夢中,林孑然穿著性感的女仆裝,一雙玉手在我胸口輕輕的摩挲,接下來的一切進展非常順利,寬衣解帶,不得不說林孑然的身材真的很贊,比隔著衣服看至少要迷人千萬倍。

    突然,她從沙發底下抽出一把雪亮的剪刀,“咔嚓!”

    ……

    “啊!”我發出一陣殺豬般的慘嚎,雙手捂著下身猛的坐起來。一睜眼,林孑然穿著寬松的t恤運動褲,雙手叉腰氣鼓鼓的站在我面前。幸好,剛才只是個夢。

    “嚎什么嚎,不就是踢了你一腳嗎,睡得像個死豬一樣,我要是不踢你,你能醒嗎?”接著她突然發現了什么,頓時凌亂,結結巴巴道:“我……我記得剛才不是踢你那里的,怎么會?我明明踢的不是那里。”

    我這才意識到雙手仍捂著那個地方,于是急忙把手拿開,向她展露一個比哭還難看的微笑:“別擔心,我沒事。”

    她如釋重負:“這樣最好,我先洗把臉,一會帶你下樓吃點東西,回來繼續上線。”

    很快,浴室里傳出一聲怒吼:“死變-態,你是不是偷用人家毛巾?”

    “沒有。”

    “還不承認,我洗臉的毛巾根本就不是這樣掛的。”

    “我以我高中政治老師的人格發誓,絕對沒用過。”

    “你在乎過你高中政治老師的人格嗎,這上面居然還有……毛,嗚嗚……你這個死變-態,大****。” ( 農民工玩網游2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