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章 因為好欺負

文 / 孤傲狼煙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見面的地點是國內一家比較有名的包子鋪在廣州的一家分店。我們到的時候,男女主角還沒出場。

    昨天晚上奮戰到半夜沒吃夜宵就睡了,到現在肚子里早已經唱起空城計,于是我都決定不等男女主角出場,先吃了再說。

    我和林孑然都不約而同的點了雙人份的早餐,結果四個包子兩根油條外加兩碗豆漿就要五十六塊錢,兩個人一共就是一百一十二。

    就這一份早餐就相當于我們這些農民工平時三天的飯錢,不過跟林孑然一起吃東西又不用我花錢,所以我也不心痛。

    說實話我實在吃不出這里的包子與街邊那些五毛錢一個的包子有什么區別,不過現在的人似乎就喜歡貴的東西,雖然已經過了早餐的高峰時期,包子鋪里仍顧客滿盈。

    我們一個包子還沒吃完,男女主角相繼登場,女主角我們之前都已經見過,沒什么好介紹的。

    我著重關注了一下今天的男主角,那是一個大概二十五六歲的年輕男子,給人的感覺很斯文,鼻梁上架著無框眼鏡,一副公司小職員打扮,長得有一點小帥。

    “林總監。”小青年見了林孑然,恭恭敬敬的叫道,一眼瞅見另一側的周冰,臉色頓時有些不自然。

    這是我第一次知道林孑然原來在跑出來之前,還曾經在家族企業里有過認知的經歷,而且還是一個總監,至于具體是總什么監的,我就不知道了。

    “坐,吃了嗎?”林孑然嘴里含著大口的包子,指著旁邊的凳子含糊不清的說道。

    “吃過了。”小青年回答,結果肚子不適時宜的“咕咕!”叫了兩聲,將他出賣。

    林孑然把錢包甩給我,吩咐道:“去幫他們弄點吃的過來。”

    我給他們買了跟我們同樣分量的包子豆漿油條,把東西往回端的時候我心里惡狠狠的想:一會這些東西估計一大半都得進入周冰的肚子里吧。

    我回到座位的時候,他們顯然已經完成了相互介紹的程序。梁小軍,就是那個小青年坐在凳子上低著頭,一副屈促不安的樣子。看得出他對老領導今天安排的相親對象不是很滿意,不過因為害怕林孑然不高興所以只要硬著頭皮應付了事。而周冰看向梁小軍的眼神則略有喜色,似乎對林孑然今天給她安排的對象還比較滿意。

    我把東西放下,重新坐回林孑然身邊,拿起一根油條咬了一口,隨口問道:“梁哥是做什么工作的。”

    “不敢,叫我小梁就行,我在浩然廣告做平面設計,就是林總監以前擔任總監的那家廣告公司。”梁小軍恭謹的回答道,他顯然知道我不可能是周冰的陪同人員,不過顯然他也誤會了些什么。

    我贊道:“平面設計,不錯啊,靠腦子吃飯的干活,只有聰明人才能干的。”

    “大哥謬贊了,其實我做的不是很好,如果不是總監照顧,當初可能都留不下來,不知道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啊,以前在工地搬磚的,現在失業中,每天在游戲里瞎混。”

    梁小軍失笑道:“大哥真會開玩笑。”

    我看向林孑然:“現在社會已經發展到越是說真話越沒人相信程度了嗎?”

    “還有,別老是叫我大哥大哥的,我年齡比你小,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陳輝。”

    林孑然看我跟梁小軍聊得火熱,在桌子下面偷偷踢了我一腳,意思是我閉嘴,微笑著對梁小軍說道:“小軍你別理他,他一天到晚沒點正行,你和周冰多親近親近。”

    然后林孑然給了周冰一個眼神。

    周冰拿起一個包子遞到梁小軍的嘴邊說:“你吃。”

    梁小軍聽話的拿起包子就啃。

    一個包子吃完,周冰又遞給他一根油條,梁小軍依然是聽話的接過油條就往嘴里塞。

    我頓時把臉埋到都講碗里。

    ……

    吃到一半,林孑然直接跟梁小軍說道:“小軍,你跟我出來一下,我有些話要問你。”

    我指著梁小軍的背影問周冰:“你喜歡這一款的。”

    周冰慢悠悠的吸著豆漿,“喜歡啊,為什么不喜歡。”

    我疑惑道:“你確定?這小子跟絕世天風完全不是一路的啊。”

    周冰咬牙切齒道:“以后別在我面前提那個王八蛋,經過這件事我已經不再相信長得帥口才又好的男生了。”

    “那么你喜歡那小子什么呢?”

    “人老實好欺負。”

    我無語,繼續低頭喝豆漿。

    停了一會兒,周冰突然問我:“陳輝,你知道孑然為什么喜歡你嗎?”

    我說:“她壓根就不可能喜歡我,喜歡欺負我倒是真的。”

    周冰笑道:“你說對了,孑然之所以喜歡你,就是因為你好欺負啊。”

    我不滿道:“你能不能不要這么八卦,人家是身價幾十億的大小姐,我一個工地里搬磚的,她怎么可能喜歡我。”

    周冰認真的說道:“真正的愛情,從來不講究什么金錢地位,只要兩心相悅其它的都不是問題,其實,你心里都清楚,只是不敢往那方面想對不對?”

    我心里說:“我敢想啊,我敢想啊,我做夢都想跟她睡一張床上。”

    可問題是除了喜歡欺負我之外,我實在看不出林孑然哪里有半點喜歡我的意思,我們現實差距這么大,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絲逆襲的事情只出現在小說里,現實是不可能發生的。

    “你男頻都市小說看多了吧?”我說。

    周冰不再理會我。

    ……

    不一會,林孑然和梁小軍回來。

    我看得出來被林孑然要求單獨談話之后,梁小軍對周冰的態度積極了一些,開始主動與周冰交流,不過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這些都不是出自本心的。

    四個人很快把桌上的東西消滅干凈,我和林孑然是各吃各的,但是周冰他們那組的結果卻與我事先預料的正好相反,五個包子三根油條都進了梁小軍的肚子,此外還要加上三碗豆漿。當然,有些東西是被周冰硬塞的。

    梁小軍跟著周冰離開的時候,我發現他的雙手始終捧著肚子。

    我頓時對梁小軍失望透頂。

    回去的路上,我好奇的向林孑然打聽:“剛才你跟梁小軍說了些什么啊?”

    “其實也沒什么,就是勉勵他要好好干,等我回去之后就提拔他當平面主管。”

    我:“臥槽,看不出來這小子這么沒節操,一個平面主管的職務就能讓他心甘情愿的把下半生的幸福給賣了。”

    “其實也不全是這樣,我還警告她如果敢惹周冰不高興,我就開除他。”

    “他這么容易就被你威脅了?這小子真沒種,是不是男人啊。”

    林孑然說:“其實你不了解情況,梁小軍他媽身體不太好,每個月的醫藥費都要花掉不少,而浩然的工資比同行業高出30%到50%,所以他現在非常需要這份工作。”

    我怒道:“那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作為人家曾經的領導,哪能隨隨便便利用被人的弱點強迫他接受一些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事物。”

    林孑然看著我認真說道:“呆子,你誤會我了,其實你不懂周冰,她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梁小軍找了她其實是他的福氣,以后你們都會懂我的。”

    我說:“你憑什么這么自信?”

    “因為我不會像某些人一樣,什么事情都不經過調查就亂下定論。”

    “說起來還是我的錯。”

    “廢話,本來就是你的錯。”

    ……

    回到住處,林孑然的興致依然很高,走到哪里都哼著小調,她好像認為自己剛剛做了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

    我忍不住打擊她道:“我打賭周冰和梁小軍在一起一定不會長久,等他重新找到能夠負擔得起自己母親醫藥費的工作,馬上就會向你攤牌。”

    林孑然胸有成竹道:“那好啊,我就跟你打這個賭,賭注是什么?”

    “如果我贏了,我要求睡床的權利。”

    林孑然點點頭:“這個沒問題。”

    我一蹦三尺高:“真的?”

    她不以為然道:“反正你也不會贏。”

    我信誓旦旦道:“我一定會贏,因為男人的心思我實在太了解了。”

    林孑然道:“好吧,如果你輸了呢?”

    “那就罰我連續清洗一個月的馬桶。”

    “不行,清洗馬桶本來就是你的工作,換一個。”

    我無語:“清洗馬桶怎么就成了我一個人的工作。”

    “廢話,你住在我這里,我不收你房租,難道你還不應該主動承擔一些別的責任嗎?”

    我說:“我可以承擔照顧好你的責任。”

    “謝謝,本姑娘不需要你照顧,你只要把馬桶照顧好就行。”林孑然說完轉身回房,意思很明確,這件事根本沒得商量。

    我指著自己的鼻子自問:“難道我就這么好欺負嗎?” ( 農民工玩網游2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