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一局都不能輸

文 / 孤傲狼煙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我們在醫院接了皮糖張,警用摩托打著雙閃在前面開道一路向白云機場疾馳,一路上不明白的人還以為是哪國政要訪問,因為明星來參加演出也沒有這樣的排場。

    但是一看摩托的后面就跟著一輛黑色的jeep指南者,又覺得不像啊,中央雖然提倡廉潔奉公,但是也沒有用指南者接送國際友人的先例,再怎么寒酸奧迪車總還是不缺的。

    路上我忍不住好奇問林孑然:“莊建軍是什么身份,居然一句話就能調動巡特警為我們保駕護航。”

    林孑然其實也不太知道對方的身份,含糊其辭道:“游戲與動漫產業協會的理事長,不過據說沒那么簡單,真實身份好像是某個副國級領導人身邊的人,你也知道的虛擬稅收在財政收入中所占的比重越來越高,國家現在非常重視這一塊。”

    廢話,如果不重視的話,四國邀請賽輸就輸了,用得著專門整這么大排場十萬火急的把我們請過去救場,就算有這個心各方面不支持的話光憑個人或者一個民間組織的能量也辦不到這一點啊。

    指南者一路呼嘯趕到白云機場,按規定我這輛車是不能開進機場的,有警車開道也不行,機場公安根本不吃我們這一套,到了門口直接給我們攔下來。

    其實人家也沒做錯,我們三個準確的說是我和林孑然雖然在游戲里有點名氣,但是誰也不敢保證游戲玩得好的都是好人啊,萬一我們其中某人跟恐怖分子有點瓜葛,趁機來那么一出,后面怎么收場?

    負責開道的警察過去交涉,向兄弟單位的同事說明情況,對方打了一個電話確認,并且查驗過我們的身份證和行李——只有一個游戲頭盔之后,把我們往他們的車里一塞,直接開到指定停機坪上。

    只見一輛小飛機已經在跑道上待命,林孑然告訴我這叫灣流公務機,而我們眼前的這一輛貌似林氏財團主席的專用座駕。

    我也不管他誰的座駕,總之能飛就行,提著游戲頭盔就上了飛機。

    好家伙有錢人的飛機果然豪華,豪華得我都不知道應該怎么形容了,總之我從電視上見過的那些飛機頭等艙的畫面跟這比起來簡直就是渣。而且空姐的漂亮水準也是國際級的,當然跟林孑然比起來還是差了那么一點點。

    我們還沒坐穩,飛機已經關閉艙門在做滑行準備了,然后以前所未有的效率迅速滑行脫離跑道直上藍天。

    兩小時之后,飛機降落在上海浦東國際機場,還沒下飛機我們就接到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第一場比賽已經結束,代表我們中國玩家出賽的五個玩家0:5輸給了新加坡,而且是小分0:15干凈利落的輸掉的。

    雖然我早就料到有人要操縱比賽,找來的代表肯定不是什么好鳥,但是0:15還是遠遠的超出了我的預料,要知道新加坡根本就不是什么游戲強國,賽前應該就已經有心理準備是過來打醬油的。大概他們自己做夢也沒有想到揭幕戰第一場居然贏了東道主。

    下一刻剛走下飛機,我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就被人往腦門上扣了一頂頭盔,然后被一雙強勁有力的手拉上一輛哈雷750重型機車。

    三輛哈雷750同時轟鳴著迅速離開機場,非常招搖的在車流如織的上海市區道路上飛馳而過,沒多久就來到了位于浦東新區的上海新國際會議中心。

    這時,兩輛機車從另一個方向駛過來嘎的一聲停在我們身邊,我們幾乎同時摘下頭盔互相對望了一眼,雖然彼此不認識,但是應該第一時間都猜到了對方的身份。

    我們還沒來得及寒暄,一個工作人員一個箭步沖上來焦急的對我們說:“趕快進去,第二輪比賽已經開始了,我們已經輸了第一局并且第二局已經開始。

    我們一聽這話,也顧不得寒暄了,立即跟在工作人員身后一路小跑向比賽場沖去,四支隊伍一共就三輪比賽,如果這輪再輸了第三輪就再怎么贏也沒有意義,所以這一輪我們一定不能輸。

    六個人風風火火的沖進比賽室,第二局剛剛結束,這一輪的對手是日本,連新加坡都贏不了,對上日本這樣的亞洲傳統游戲強國,那幾個哥們當然不可能有任何希望,結果又是一個0:3干凈利落的輸掉比賽。

    我一看比賽室里五個玩家,全都是頭發染得五顏六色,一身非主流打扮十五六歲青春叛逆期的小少年,頓時眉頭一皺,這叫什么事兒,這幾位八成是被人直接從某個網吧包廂里直接拉來的。

    這時,原本計劃第三個上場的一個頭發染成綠色像個鸚鵡一樣的小子拎著頭盔準備上機,被我身邊不知道是田夢杰還是落葉知秋眼疾手快一把拉了回來。

    “你干什么?”綠毛小子嚷道。

    “一邊玩去,這場我上。”

    “這不可能,主辦方答應了我打滿三場不管成績怎么樣都能領到1000塊錢獎勵的。”綠毛小子還不明白情況。

    “1000塊是嗎,我給。”

    但是他還沒來得及掏出錢包,我已經飛快從錢包里抽出11張“紅太陽”摔在綠毛小子臉上,“多給你100,一邊玩**去。”

    這時,一個工作人員聞訊匆匆趕來,大聲嚷嚷道:“誰讓你們在這里搗亂的,趕緊給我滾出去,不然我叫保安了。”

    我只覺得比賽室里光線一暗,門口一個威嚴的聲音:“我是莊建軍,誰敢亂來。”

    我聞聲回頭一看,只見一個大約1米8的高個子站在門口,那工作人員一聽對方自報家門馬上偃旗息鼓。

    莊理事長走到我們面前,臉上恢復了親近的笑容:“你們都來了?”

    旁邊剛才拽了綠毛一把的兄弟回答道:“我和知秋本來可以早來的,沒想到高速堵車了。”我這才知道原來他就是田夢杰。

    這時,賽會組織見到我們這邊久久沒有人出場,而那位日本玩家已經被晾在大屏幕上接近一分鐘了,于是立即廣播催促:“請中國代表隊的玩家立即出場。”

    我們五個人同時對視一眼:“誰先上?”

    下一秒五個人又都同時說道:“我先上。”

    “我先上。”

    “我先上。”

    “不行,還是我先來,你下一個。”

    ……

    “我看還是石頭剪刀布猜拳決定吧。”我突然提議道。

    莊理事長一頭黑線。

    但是他馬上反應過來,親自點將:“第三局很關鍵,如果輸了后面的比賽就沒有意義了,所以這一局我們一定要贏,田夢杰先上吧。”

    其實我很想提醒理事長大人,我們前面已經輸了兩局,對小鬼子來說后面三局都是賽點,所以我們一局也不能輸。

    田夢杰應了一聲,提著頭盔坐到選手位置上迅速聯機上線,下一刻屏幕里出現了田夢杰的游戲形象,一身火紅色的法袍,手里的法杖環繞著一道道火焰符文,這應該就是他在榮耀游戲里的裝備效果。

    第一法師果然名不虛傳,一身行頭除了武器位置之外看起來都要比我的高級得多。

    田夢杰上場的同時,對方的職業和裝備也同時顯現出來,赫然是一名形容猥瑣的盜賊。

    “靠!怎么這么倒霉。”我們幾個人的臉色瞬間都有些不好看,包括跟田夢杰一起來的落葉知秋也是這樣。

    總所周知,盜賊是法師的克星,在戰斗中職業的優勢非常明顯。

    而這場四國邀請賽雖然不是正式的官方比賽,但是中國和日本的游戲玩家暗中較勁多年,尤其是在倉皇游戲年代,日本服務器的主城被冰藍等中國玩家滅了之后,他們更是無時無刻不想著要報仇雪恨。關乎舉國玩家的榮譽問題,因此能來上海參加這場邀請賽的幾個日本玩家肯定都不是庸手,田夢杰這一場還真不好打。

    莊理事長顯然也懂得一些基本的游戲知識,立即主動向我們道歉:“不好意思,這次責任在我,也許我不該插手你們之間的事情。”

    說實話,他親自點將的結果卻是還不如我們猜拳決定,猜拳的話我們有40%的幾率派上一個戰士,那樣勝算肯定會比現在大很多,戰士天生克制盜賊這也是不爭的事實。即便是猜到皮糖張上,以他的粘性,我相信對方的機會也很小。

    不過這事說到底也不能怪領導,畢竟誰也不可能事先知道對方的職業,萬一對方派上場的是一名騎士呢,上田夢杰不是上對了?

    “相信我們的隊友吧。”我說道,說這話的時候其實底氣不是很足。

    跟田夢杰一起來的落葉知秋說道:“放心,夢杰一定不會輸的,我對他最了解,所以對他有信心。”

    話是這樣說,但是其實大家心里都明白,盜賊打法師往往只需要一次機會就足夠了,高手過招戰場瞬息萬變,能力再強的玩家也不可能在戰場上真正做到天衣無縫,最終的結果只看雙方的臨場發揮和運氣。

    這時,比賽倒計時已經結束,戰場中間的藍色結界消失的那一刻,那名日本玩家迅速進入了潛行狀態。 ( 農民工玩網游2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