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沒有證據

文 / 孤傲狼煙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既然都決定要打集體比賽,那就打吧,我們也不在乎多虐對方一回。

    由于集體比賽是臨時加賽的,所以事先雙方都沒有準備牧師職業,全都是清一色的戰斗職業出賽,我們是兩戰兩法一賊,對方則是三戰一法一賊,從職業配備上來說明顯我們占優,真不知道那些棒子哪里來的底氣居然答應跟我們打5vs5。

    團體比賽的戰場比個人賽得面積大多了,第一張地圖是一片青草地,草地的中間隔著一條清澈的溪流,雙方各自占據小溪的一邊,小溪上空隔著一道藍色的光幕。

    這次是團隊作戰,比賽還沒正式開始我便立即召喚出坐騎青狼王,團體賽與個人賽一樣除了馴獸師職業之外都不能召喚寵物助戰。

    “三!”

    “二!”

    “一!”

    比賽正式開始。

    第一時間我便快速策動青狼王化為一道殘影沖向對岸,青狼王的四蹄踏入小溪濺起無數水花,原本清澈的溪水立即變得渾濁。

    皮糖張迅速進入潛行狀態,趁著溪水被攪渾波動的機會悄無聲息的潛過對岸。林孑然刷的一聲拔出利劍,跟在我身后也迅速沖了過來。

    見到我主動出擊,而且來得如此之快,對方的三個戰士立即散開向我圍了過來,靈劍士左手一張召喚出一道風暴,靈術士也迅速揚起法杖召喚出一個魔法光球向我轟來。

    風刃切割在我的身上,帶出連續兩個傷害數字,接著靈術士的魔法攻擊跟著殺到,再次打掉我一小截氣血。

    坐騎狀態下并且同時頂著守若玄武和生命怒吼狀態,我的氣血減少得并不多,迅速吞下一個紫薇丹立即有將氣血恢復到了80%以上。

    我一個人成功吸引了對方所有人的注意力,林孑然趁機鎖定靈劍士發起沖鋒,身體化為一道閃電狠狠撞擊在靈劍士身上,將靈劍士震推兩步,可惜運氣不佳沒能形成眩暈效果。

    田夢杰和落葉隨風也趁機淌過小溪迅速壓上,兩人同時將魔法鎖定在那個倒霉的靈劍士身上,這是我們事先商量好的戰術,由我一個人吸引對方的火力,然后他們三個趁機先搞掉對方的靈劍士,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接下來就要大家臨場應變自由發揮了。

    靈劍士似乎一意識到自己已經被兩名法師鎖定,腳步飛退迅速逃離,林孑然毫不猶豫的擎劍追了上去。

    我則借著坐騎的速度優勢迅速擺脫對方另外兩名戰士的糾纏,拍馬向他們身后的靈術士殺去。

    這樣一來,我們的后方頓時門戶大開,田夢杰和落葉知秋將不得不直接對對方戰士的拳頭和屠刀,另外虛空中還有一名幽靈隨時等待機會出擊。

    對方兩名戰士大喜,立即嗷嗷叫著向田夢杰和落葉隨風發起沖鋒。

    以他們在之前pk中表現出來的戰斗素養,我相信他們倆應該能夠應付這種情況,所以對對方兩名戰士的舉動并不加以理會,繼續拍馬追殺對方的靈術士。

    那靈術士被我追得緊,并且通過之前的戰斗他也很清楚我的手段,所以完全放棄了攻擊,一個勁的拎著法杖滿場飛奔故意拖延時間為自己的隊友爭取機會。

    突然,靈術士的背后一道紅光亮起,皮糖張的匕首仿佛毒蛇吐信一般,直接穿透了法師身體表面的魔法盾,在靈術士的背上拉出一道長長的口子,瞬間靈術士已經變成殘血。

    不過這一次皮糖張并沒有在匕首之上淬毒,所以受到攻擊之后靈術士還能動彈,他立即毫不猶豫的閃爍逃離。

    我見狀索性不再理會那名靈術士,調轉狼頭迅速鎖定與林孑然激戰正酣的靈劍士發起沖鋒。

    靈劍士警覺,左手一張烈風技能激活,將林孑然逼退,轉身就走。

    靈劍士跑得太快,結果我的沖鋒只能帶出一個華麗麗的miss字眼,沒有命中對方。

    下一刻,靈劍士已經迅速出現在我的身后,一記劍氣向我背后襲來。

    聽到腦后的風聲,我知道自己肯定又要中招了,受到坐騎回旋力的影響我不可能成功避開這一招。

    于是我一咬牙,打算直接以身體承受對方的這一記攻擊,同時迅速勒轉狼頭重新面對對方。

    而此時林孑然也已經揮舞利劍從風暴中心沖出來。

    我見狀立即毫不猶豫的揮出冰焰斬,而林孑然則迅速踏出了戰爭踐踏。

    兩個群攻技能一前一后夾擊,對方頓時無所遁形,最終他選擇了硬抗我的冰焰斬,被打掉近3000點氣血。沒辦法,我的攻擊力被系統平衡掉太多,否則的話這一擊至少能讓他掉一半氣血。

    靈劍士選擇硬抗我冰焰斬技能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欺負我的坐騎轉身不快,想從我身邊溜過去,脫離我和林孑然的包圍圈。

    然而我卻不可能讓他得逞,迅速取消坐騎狀態身形一閃準確無誤的截住了他的去路,同時雷霆壁壘狠狠的迎著他的面門砸過去。

    靈劍士猝不及防被砸了個頭昏眼花。

    這時,我們身后傳來一聲慘叫,對方的那名靈術士已經被皮糖張給切了。

    接著,連續兩聲慘叫從另一個方向傳來,不知道誰掛掉了。

    關鍵時刻我沒有回頭去關注他們那邊的情況,迅速揚起冰龍戟激活冰封連刺技能。

    而林孑然此時的選擇跟我也是一樣的,只見她也迅速橫起利劍橫掃**三連擊迅速出手。

    五個紅色的傷害數字從靈劍士的腦門上飄起,直接清空了他的氣血,靈劍士的身體化為一道白光飛出場外。

    解決了靈劍士之后,我和林孑然同時回頭看過去,只見對方的兩名戰士正追著我們的龍法師滿場飛奔,很顯然剛才那兩聲慘叫來自田夢杰和對方的賊。估計是田夢杰被對方的幽靈聯合戰士聯手做掉的同時,落葉知秋也抓住機會把對方的幽靈給秒了。

    此時,落葉隨風也非常不好受,身上的魔法盾已經支離破碎,整個人顯得狼狽異常。

    我和林孑然立即拎著兵器沖上去救援,結果有一個比我們先到,那就是皮糖張。

    只見對方拳師身后突然亮起一道紅光,接著皮糖張的身影從虛空中顯現出來,手里拎著一柄淬毒的匕首,而那倒沒的棒子拳師則身體僵硬在原地。

    四打二,而且對方其中一人已經被控制,結果可想而知,不到一分鐘時間,棒子拳師和另一名重甲戰士便被先后送出場外。

    1:0我們率先拿下一局。

    第二局,對方吸取了第一局失敗的教訓,非常注重對靈術士的保護,三個戰士都不敢在輕軍冒進。

    但是,在他們的重重防護之下,靈術士還是被無孔不入的皮糖張一抹脖子秒掉了。

    而對方的賊——那名幽靈進入潛行狀態之后,由于忌憚田夢杰的抗拒火環技能,所以選擇了對龍法師落葉隨風下手,可惜龍法師的氣血成長比一般的法師略高了一些,中了對方一記弱點攻擊之后只是變成殘血,并沒有被秒殺。

    田夢杰眼疾手快一個幾乎是瞬發的烈焰沖擊轟過去,倒霉的幽靈慘叫一聲胸前被燒得一片焦黑掛掉了。

    剩下五打二的局面,我們幾乎已經可以確定勝利,于是我和林孑然干脆抱著膀子站在兩名法師身邊觀戰,只要對方三名戰士不沖上來威脅到我們的法師,我和林孑然都不打算動手。

    三個人當然不可能不沖過來,結果沖到一半的時候,靈劍士被皮糖張一記悶棍眩暈,接著又一次悲慘的掛在了中國第一賊的屠刀之下。剩下名戰士面對兩名法師,結果沒有了幽靈賊的從旁協助,他們只能疲于奔命卻根本沒有辦法追上,直接被放風箏放死。

    2:0我們已經提前確定勝利,但是,似乎大家都覺得虐這群棒子虐得還不夠過癮,墻裂要求打完第三局。

    第三局其實和第二局也沒多大區別,對方全部掛掉的時候我們五個人都還在場上活蹦亂跳的。

    3:0,我們毫無懸念的贏得了這場5vs5的團體賽,拿到本屆四國邀請賽的冠軍獎杯,而韓國人精心策劃的踢館行動就此以失敗告終。

    皮糖張由于表現搶眼被評為大賽的mvp,其實這種單打獨斗的比賽中盜賊確實比較容易出彩,所以我也不羨慕,再怎么說他現在只是劍指天下的副盟主,而我是盟主,在公會里我還是管他的。

    拿了獎杯之后,莊建軍立即派車接我們去酒店吃飯慶祝,并且揚言要為我們預定陸家嘴的江景房過夜。詩琪還在醫院里等我們消息呢,再說我和林孑然的公寓也都是江景房所以我們三個都沒有心情留在上海過夜,提出吃了飯就坐晚上的飛機回廣州。

    田夢杰和落葉知秋也都表示吃了飯之后就開車回揚州,于是莊建軍就這樣省了一大筆。

    坐在去酒店的車上,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于是好奇問道:“莊理事長,剛才頒獎的時候你為什么不當面揭穿那些棒子的真面目?”

    莊建軍老臉一紅:“其實我也想但是我們沒證據。”接著他話鋒一轉,“不過,雖然我們沒證據,但那時對于內部那幾個賣國求榮的害群之馬我是絕對不會手軟的。”

    我聽說他們這些玩政治的平時最擅長的就是給人穿小鞋,既然說不會放過那幾個暗中跟棒子串通的家伙,那幾人未來的日子肯定不會好過。

    吃飯的時候,我突然接了個電話,于是我和林孑然還有皮糖張三個人暫時回不去了。 ( 農民工玩網游2 http://www.lankacarmart.com/1/1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