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神醫八大弟子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華濤暗松一口氣,對方一眼認出這是真跡,而且還是華神醫的女兒,看來自己九天的苦等沒有白費,老爹在天有靈啊!

    “華小姐,原來您是華神醫的女兒,華濤剛才多有得罪!”華濤露出歉意的笑容,想到剛才自己把她當成在外謀生的風塵女,不禁暗暗汗顏。

    華雪瑩抹抹紅眼圈,收起信箋,點頭道:“好了,這墨寶我收下,你可以走了。”

    “呃?您什么意思?”華濤大吃一驚。

    “沒什么意思,就是說你再也見不到我爹,你也不可能拜在他的門下。”

    “這……華神醫呢?我要見他!收不收我,也不是您說了算。”華濤一步上前,就要搶那封信箋。

    華雪瑩霍然起身,玉手縮在身后,用嬌軀擋住了華濤的大手:“你干什么?”

    華濤的大手急頓而止,在玉峰三寸外停住:“華小姐,求求您,把信箋還我。這是我爹臨死前留下的,是他老人家吃了我的東大通知書,交給我的唯一遺產,我要弄丟了,這輩子沒法再去給他磕頭。”

    華雪瑩愣愣神,轉身走出隔間:“你跟我來!”

    說完,打開北隔間,推門而入。華濤忐忑的走過去,抬頭看向里面。

    隔間靠里擺著一張雕花紅木桌,桌上放有兩方供品和一個香爐,檀香已熄,正前神龕里掛著一副黑白畫像,畫上之人長臉長須,小眼微瞇,似有一束和藹的目光透出。畫像下方牌位上清晰寫著:父親華啟明大人之位。

    “拜吧,他老人家已經走得很遠了,希望還能看得到你。”華雪瑩指指神龕下方的蒲團,冷冷說道。

    “這……”華濤如受晴天霹靂。

    此時外邊的確也雷電交加,令他神智暈厥。他擺擺腦袋,慢慢走到蒲團邊,噗通一聲跪在靈位前:“華神醫呀,您怎么就去了呢?您讓華濤如何是好?”

    “說什么呢?死者為大,你要么磕頭,要么滾!”華雪瑩低哼。

    華濤閉目長嘆,愣了整整十息,對著畫像畢恭畢敬磕了三個頭,接著站起身,一聲不吭走出屋。

    “你打算去哪?”身后傳來華雪瑩的聲音,聲音中含著一絲不忍。

    “去工地搬磚,還能去哪兒?”華濤說完,走向大門。

    “你不是被東大錄取了么,可以去上學呀?”

    華濤停下,回頭看著華雪瑩:“第一,我只有一百塊錢,幾天后就身無分文;第二,通知書已經被我爹吞了,隨同他老人家化成了灰;第三,現在開學已一個星期,誰會理我?”

    華雪瑩苦笑搖頭,走出靈堂,關好門,回到自己的房間,長嘆一聲:“唉,進來再坐一會吧,外邊雨很大,不在乎一時半刻。”

    華濤看看門外電閃雷鳴的天空,感覺這女子還有話對自己說,猶豫了幾息,還是回到隔間,坐進旁邊鋪了一層灰塵的木椅。

    華雪瑩率先開口:“大叔什么時候過世的?”

    “一個月前。華老呢?”

    “我父親已經去了四年。十年前他就已經雙目失明,神智也恍惚,早去少受罪。”華雪瑩說著,再次摸出煙,遞給華濤一根。

    華濤沒有接,皺眉問道:“華老是神醫,醫德高尚,為何老天這么不開眼?”

    “呵呵,神醫?虛名而已,只能醫身,不能醫心。畢生八大弟子,到死居然沒一人接他的衣缽,還搶他的財產,毀他的身名,可悲啊!”華雪瑩自顧自點燃香煙,深深吸了一口。

    “八大弟子?人呢?”華濤很好奇。

    “哦,你看看對面:皇天國際大會所,前身寶慶樓,是大弟子華寶成的地盤,不,現在更名薛寶成,不姓華了。右手邊:楓玉足浴城,前身楓玉樓,是老二林子楓和老七許如玉的地盤。會所、浴城本無錯,錯在利欲熏心,老大老二坑蒙拐騙黑,都風光無限啊!”

    “啊?他們不是行醫么,怎么開起了會所和浴城?”華濤更加驚詫,這世道太瘋狂,原本是治病救人,轉身卻坑人、賣人、害人。

    “所以說世事無常,世事瘋狂。華醫已經沒落,只要能賺錢,那怕殺人放火,坑人賣人都敢干。你沒有變成第九大弟子,其實也算幸運,別聽我爹的,他眼早瞎了。你看看你,人高馬大,哪有一點骨骼青奇之風。”華雪瑩嘲諷道。

    “呵呵,還有幾個呢?一個都不成器?”華濤搔搔后腦勺,憨笑了一聲。老爹按照華神醫留下的方子給自己調理,原本病怏怏的他,身材健壯,山中搏狼,校中除惡,真沒幾人敢惹他。

    “老三宮漢,市一院外科副主任;老四王崎勝,西美醫院副院長;老五武得彪,游醫,號稱彪哥;老六景小鵬,現在據說是特種兵連長了;我,華雪瑩,老八,自小不學無術,嬌嬌小姐一個,開了三年的保胎藥湯,最后連這個大堂也保不住。”

    “保不住大堂?您是說這兒不是您家的,要被收走?”華濤聽見對方最后那句話,雖然他沒能拜入門第,但神醫世家就這么衰敗隕落,也覺得心中拔涼拔涼的。

    “誰說不是我家的?對面的寶慶樓,旁邊的楓玉樓,都是我家的,都是我華家數代祖先積攢下來的財產。可惜,被我那糊涂蛋老爹葬送了。翻遍這處祖堂,也沒有找到房產地契,眼睜睜看著一幫白眼狼占著自家地兒,還四處下陰手,差點讓我蹲大獄。”華雪瑩越說越激動,紅衣下的圓潤小玉峰顫動不停。

    外邊,雨驟然停歇,還有朦朧月光落下。

    “華小姐,雨停了,我也該告辭,您多保重!”華濤站起身,了解清楚來龍去脈,他心中也開朗了許多,老爹的一廂情愿換回來一場空,未來還是要靠自己的雙手去拼搏。

    華雪瑩也站起,眨瞇了幾下眼睛,笑道:“華濤,你明天十一點左右還是過來一下吧,東大教務處有我爹一個熟人,我看能不能幫你爭取一下。如果能上學,也算我替爹盡了一份心。”

    “是嗎?太好了!華小姐,謝謝您!”華濤興奮不已,要是能回去上學,說不準能咸魚翻身。

    “先別急著謝,我也只是說爭取,你也明白,現在人情淡薄,爹早已不在,那人我也只見過一次,人家買不買面子也不一定。”華雪瑩點頭微笑,

    這個笑容很真誠,給華濤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不管行不行,畢竟她給自己多了一份希望。

    走出大華堂,沿著馬路向自己的小窩行去。天空上隱約可見幾顆微弱的星星,雨雖然停了,夜風吹落樹葉上的雨滴,滴在臉上,透心的涼。

    ……

    皇天國際會所三樓,落地大窗前,立著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其圓臉微胖,獅鼻濃眉,穿著一身黑色襯衣,黑色西褲;中年男子身旁,還躬身站著一個干瘦尖嘴,細眉白臉的青年。

    “阿飛,你確定是那小丫頭回來了?”中年男子指指對面的大華堂。

    白臉青年嬉笑道:“寶哥,我和手下的兄弟看得清清楚楚,絕對是華雪瑩。那小身材,不知在我夢中蹂*躪過多少次,能看叉嗎?”

    ‘寶哥’就是薛寶成,華神醫的大弟子,現在是皇天國際會所的大老板。

    薛寶成側頭看看阿飛那猥瑣的面孔,蹙眉道:“這丫頭不是關進去了么,怎么這么快就出來了?”

    “不知道呀寶哥,誰他*媽手賤,弄她出來?這妞把我老婆的肚皮弄癟了,這帳還得清算。寶哥,我現在過去,把她直接咔嚓,然后丟到樓下賣肉。”

    “放肆!怎么說她還是我小師妹,只要她乖乖離開大華堂,我不想為難她。”薛寶成厲聲喝道。

    “嘿嘿!寶哥,您一向果決辛辣,何必這么仁慈。這妞皮囊不錯,一年半載還是棵搖錢樹。”阿飛嬉笑不止,眼中閃著淫光。

    “阿飛,別說我沒提醒你,老家伙還有六個弟子,尤其是老六,特種兵,聽說一拳可打死野牛。他一直對這個小師妹有點想法,你要不怕變成死牛,最好安分點。”

    “可是,她把我兒子整沒了……”阿飛弱弱的哼道。

    薛寶成露出戲謔的表情:“阿飛,你確定那是你兒子?阿珠上過的男人,沒有一個連,也有一個加強排吧。再說你們那結婚證還是地攤貨,真查起來,跟你屁關系沒有。嘿嘿!”

    阿飛的小白臉有點綠,翻著眼皮道:“寶哥,聽您的意思,就這么放過她?”

    “不!明天你再去看看,要是她還準備開診,打!只要不死,殘了算我的。機靈點,不準用皇天的兄弟。”薛寶成眼中厲色閃爍,身上也迸出絲絲戾氣。

    “打殘之前,擺弄一次行么?”阿飛還是不甘心。

    “滾!小色鬼,老子遲早切了你,想死是你的事!”薛寶成大腳踢出,將阿飛踹倒在地。

    這一切,華濤毫不知情。他來到小姑蘇橋下,輕車熟路爬進第五個橋孔中。

    這個橋孔是他的窩,下邊四個橋孔都有流浪漢霸占,因為第五孔距離地面有點高度,要是不慎跌下,不說摔殘,摔得鼻青臉腫是跑不了的。自來到申都那天算起,他已經在這里住了大半個月。

    橋孔很寬敞,雖然下過大雨,依舊有大片干燥的地盤。中間碼放了半米高的廢磚塊,擋住了半數的夜風。

    展開他從家中帶來的唯一一件物什——一張破棉被,將棉被一半墊在屁股下,一半覆在身上,然后倚著磚塊半躺著,慢慢進入了夢鄉。

    睡夢中,一個白裙少女和一個紅衣女子在草地上輕盈飛舞,還對他發出泉水叮咚般的嬌笑聲……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