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師姐的要求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華濤也瞅見了阿飛,即使不回頭,他也感覺出阿飛在關注他。在走進電梯時,甚至聽見阿飛在詢問那些服務生。好在虛驚一場,對方沒有出手,他也順利走出皇天大會所,帶著一層冷汗鉆進夜色中。

    半個小時后,他換回本來面目,依舊提了兩份小湯包,晃回大華堂。

    華雪瑩笑吟吟坐在診室里,哼著小曲,小臉上紅撲撲的可愛。

    “師姐,今天很高興呀,酒店的生意很好?”華濤放下打包袋笑問。

    “馬馬虎虎吧,賣出兩盒,你呢?”

    “唉,甭提了,被一只騷狐貍纏上,最后只能破財消災。”

    “什么?你被人吃了?!”華雪瑩拍案而起,臉色瞬間冰寒。她的心拔涼拔涼的,皇天里的狐貍精吃人不吐骨頭,一旦吃上,好比鴉*片,想自拔,難啊!

    華濤怪怪地望著美女師姐,眼神眨瞇道:“您為什么這么激動?男人嘛,偶爾釋放釋放壓力,不應該嗎?”

    “釋放你個頭!我替我爹打死你!”華雪瑩舉起書本,狠狠砸著華濤的腦袋。一直砸了十多下,才扔了書,趴在辦公桌上嗚嗚抽泣起來。

    華濤有點吃驚,師姐的反應太激烈了,超出了一般范疇。他原本是想逗逗她,沒想到反把她逗哭了。

    “好了師姐,我逗你玩兒的,我才沒那么傻,跑到寶哥的地頭瞎吃瞎喝。今晚收獲不錯,一下子賺到了二萬五,都收好吧。”

    華濤趕忙摸出兩扎整鈔和一疊散票子,堆在美女師姐面前。

    “這么多?”華雪瑩抬起頭,臉上還掛著淚珠,瞅著眼前的鈔票發呆。

    “多嗎?小錢錢而已。人家東升地產,快破產了,還能隨手拋出十萬八萬。”華濤搖頭嘆息,坐下身,打開湯包盒,狼吞虎咽起來。

    “你去忽悠了東升地產夏東升?”華雪瑩吃驚道,她也知道夏東升,送爹錦旗的人她悉數銘記在心,這些人才是宣傳華神醫的最堅實支持者。況且東升地產在申都小有名氣,有不少高檔樓盤是他開發的。

    “什么叫忽悠?師姐,夏總老毛病又犯了,兒子聽說也被仇家暗害,因此他老婆胡月還跟他鬧離婚。我一拿出大力丸,好家伙,他那高興勁兒,差點把我當祖師爺華佗了。”

    “真的?哪怎么才這點?隨手一拋,不是十萬八萬么?”華雪瑩嗔怒道。

    “您還別說,他當時真想給。可我愣是把他攔住了,我讓他過幾天給您送一面錦旗,寫有你華雪瑩神女的錦旗,高興吧?”

    “神你個頭!”華雪瑩鄙視了華濤一眼,嘟著小嘴,將鈔票放進手提包,最后留出一疊,推到華濤面前:“壞蛋,拿著,一千塊,你的提成。”

    “嘿嘿!男人有錢就會變壞哦,一千塊,勉強可以吃一頓美人肉了!”華濤埋頭吃湯包,露出一絲猥瑣的面孔,眼神偷偷瞟著桌上紅彤彤的大鈔票。

    “那是你的事。不過你要是吃了,我就替我爹把你踢出大華堂。”

    華濤點點頭,取過鈔票,隨意揣進口袋中,又遞出一張紙巾:“把臉上的眼淚擦干凈,擦好后吃湯包,涼了,沒味道。”

    “我要你幫我擦!”華雪瑩抬起玉臉,閉上眼睛,說完這話,臉上一片嬌紅。她的那顆心兒也噗通噗通跳個不停,有激動,更多的是忐忑。她怕對方一口回絕,讓自己顏面掃地。

    華濤舔舔大嘴,左右瞅瞅,做賊似的替美女師姐擦去淚跡。

    這個帶著很強曖*昧的舉動令診室的氣氛變得凝滯,華雪瑩雖然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可是再也不敢抬頭看華濤,只低頭扒著湯包,往小嘴中不斷的塞。她也不再說話,小臉紅到了脖子上。華濤后邊跟他說什么,她也一概嗯嗯,其實壓根一個字沒聽進去。

    ……

    送別了美女師姐,華濤挨到十一點半,才擰著大包小包,心情倍爽的走進秦淮食府。

    食府里沒有客人,燈也關了大半,服務員和師傅們也都離開了。郁大華見到華濤來到,非常高興的起身相迎:“兄弟,幾天不見你來,我還以為你不會來了呢。”

    “呵呵!怎么會呢,郁大哥。看,這是您的調理湯,全是雙份,師姐聽說您身體不好,急得直抹眼淚。”華濤把藥包堆上柜臺,最后還捧出一個玻璃器皿,輕輕擱在臺上,里面正是那枚血靈芝。

    “血靈芝?!”郁大華驚喜不已。

    血靈芝產自靈芝山,野生靈芝現在幾乎絕跡,人工培植的效果差強人意。他的靈芝丹鳳酒主要材料就靠這血靈芝,它的匱乏,也導致釀酒困難,酒的藥力減弱,逐年減產,時至今日,他已經決定不再釀造。

    “郁大哥,這是華師姐要我交給您的。”華濤似笑非笑道。看得出,郁大華非常喜歡這血靈芝。

    “給我?不不!無功不受祿……”

    “師姐的意思,邀您一起釀酒,靈芝丹鳳酒,所有十八味藥材包括血靈芝,大華堂出,您只負責釀造。酒成后,大華堂得三分之一的酒,其它歸您所有。”華濤全盤說出華雪瑩的想法。

    郁大華愣了好久,他眼中有濃濃的渴望。釀造靈芝丹鳳酒是他爹的遺訓,可是現在他已經有點力不從心,加之此酒并不能大規模上市銷售,無法帶來高額的回報。他也就慢慢失去耐心,最終決定放棄。

    “兄弟,不是大哥不愿意釀造,的確是忙不過來。這么一支三年野生血靈芝,現在市面上最少值三五萬,你讓阿雪妹子將它拿去拍賣,價格可能更高。”

    “如果拿來釀酒呢?”華濤笑問。

    “拿來釀酒,可以釀造三百壇左右,刨去成本,賺十萬不成問題。但要賣出三百壇酒,還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拍賣靈芝卻輕松簡單,唾手可得。”郁大華思量了一下,如實相告。

    華濤搔搔后腦勺,他知道郁大華沒有說謊。商人都是逐利,對方沒有同意,肯定是利不夠。

    “郁大哥,要不這樣,您既然執意不釀酒,我也不強求。可否將釀造的工藝流程傳授給我?實不相瞞,我和師姐覺得此酒非常有潛力,準備有朝一日大力開發靈芝丹鳳酒,將它大規模推廣上市。”

    “這個……”郁大華眼神飄突起來。他爹的遺訓是傳子不傳女,傳親不傳外。

    “放心,師姐說,為了保護丹鳳酒不絕跡,可以適當出點轉讓費,只求大哥不狠心宰我們師姐弟就成。”華濤進一步解釋道。

    郁大華半天未吭聲,突然抱過血靈芝,呵呵笑道:“兄弟,你贏了。丹鳳酒我先幫你釀著,條件就照阿雪妹子所說。不過,你們什么時候大規模開發它,必須算上我一個。”

    “必須的!郁大哥,只要我們有了資本,一定開辦丹鳳酒工廠,您就是總工程師。”華濤一本正經的點頭,心中一塊大石落地。

    “好,一言為定!我明天就開始著手釀酒。”郁大華爽快的應答,伸出大手,緊緊握住華濤。

    ……

    走出秦淮食府,夜空云朗星稀,華濤心頭充滿溫情和希望。

    郁大華跟華雪瑩一樣,都不愿意看見丹鳳酒就此消失進歷史長河中。郁大華抱住血靈芝時,明顯浮出來自內心的微笑,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而華血瑩在如此困難下,還不惜血本送出血靈芝,也可見其對丹鳳酒的眷戀。

    其實他自己已經摸清楚了白色漩渦吸納的初步奧秘,有沒有靈芝丹鳳酒并不重要。之所以還力促此事,一方面是為了給師姐一個交代,另一方面也感覺這藥酒也是一個很有潛力的市場,開發得好,說不準還能給大華堂帶來意想不到的助力。

    經過這兩天的實踐,他模模糊糊有一種想法:不醉丹,大力丸,丹鳳酒都是很好的商品,大華堂的重新崛起,可以從這兒著手。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