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我是小處男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四樓是豪華茶室,出了電梯,依舊是一道弧形拱門,拱門上繪有江山美人圖,圖下方閃爍著紅藍白三種幽光。華濤瞟了一眼,看出那是紅外探頭和金屬探測儀,至于白光探頭代表什么,不得而知。

    跨過拱門,包房的格局和五樓相差仿佛,包間門口小半站有綠裙公主,每個拐角立著數名紅色唐裝的服務生,過道非常幽靜,葉落可聞。

    “這兒是干什么的?”華濤隨口問道。

    “大哥,感情你從來沒有上來過呀?”綾兒低呼,挽著華濤的小手也有點發抖。很明顯,這家伙就是一大坑貨,別說認識蕭必寒,估計連蕭氏藥業的大門開在哪兒也不知道。

    “我一般在五樓行走,對五樓以下的妞都不感冒。”華濤笑道。

    “是嗎?五樓是躺著活動的地方,只有保鏢才行走。看你這小模樣,還是處男吧?”綾兒說話間,玉手突然下滑,直奔黃龍而去。

    令她失望的是,華濤的大手卻后發先至,輕輕一抓,就擰住了她勢在必得的一爪。

    “快說,這兒是什么營生?”華濤大手悄然使力,將美女捏得齜牙咧嘴。

    綾兒忍著麻痛,低聲嬌哼:“一樓迎,二樓唱,三樓碼磚,四樓扯淡,五樓躺著訴衷腸。扯淡的地方,你說能干嘛?”

    “哦,喝茶聊天,真是閑情逸致呀!再問一下,六七八樓是干啥的?”

    “大哥,你今天是不是不準備爬出去了?到了四樓,你的一只胳膊差不多算是沒了,還敢覬覦六七八樓。行,你想死,我再告訴你,六樓是寶哥的接待會客室,七樓是寶哥的休息練功室,八樓……我從未去過,去過的人都打折了腿。”綾兒沒好氣道,她用力拉了幾下手,想掙脫束縛,可惜還是擰不過華濤那只大手。

    就在說話的功夫,他們已經來到418號包間門前。

    門前沒有公主,只有一個黑衣男子彪身肅立,其顴骨高突,眼露寒芒,看模樣是保鏢。

    “站住,干什么的?”黑衣男子低哼一聲,揮手攔住華濤和綾兒。

    華濤沒有作聲,右手摸出一顆黑色的珍珠狀丹丸:“兄弟,你把這個送給蕭董,他自然就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黑衣男子眉頭急蹙,根本沒有接丹丸的意思,右手推出,就欲把華濤推開。

    華濤松開美女,左手輕抬,準確地擰住男子的右手腕。一股暗力透掌而出,悄然作用在黑衣男子的手臂上。

    黑衣男子驀然色變,他突然發現,自己的右手根本動彈不了分毫,而且從對方手掌上傳來如山般的巨力,他的整個右臂盡數麻痹。

    “兄弟,我不是來找茬的,是來和蕭董談生意的。如果我現在想,完全可以廢了你這條胳膊,你想攔我也根本辦不到。”華濤輕聲微笑道,說完,還朝一旁的綾兒拋了個媚眼。

    綾兒有點呆愣,華濤的表現已經遠遠超出了她的預計,也超出了她的可控范圍。不遠處,幾個紅衣服務生發現異常,悄然向這邊圍攏過來。

    “快點,我數三聲,不然廢了你!一……二……”

    “你等我一下!”黑衣男子在三字還未出口時,左手取過黑色丹丸,捂著胳膊轉身進入包間。

    華濤長舒一口氣,扭頭朝幾個走到一丈外的服務生微笑。這幾個服務生見黑衣男子心平氣和進入包間,猜想華濤應該跟里面的人認識,于是轉身離開,再次回到他們的崗位上。

    “大哥,你到底是什么人?”綾兒渾身激靈了一下,顫聲問道。她有點怕了,真捅出了漏子,自己賣了這身肉,也難逃阿飛的手掌心。

    “小處男,這是你說的,嘿嘿!”華濤壞笑。他大手伸出,摟著美女的腰肢,這也讓美女想轉身溜走的計劃落空。

    包間的門很快打開,黑衣男子臉色冷峻,努努嘴:“蕭董讓你進去回話,公主留下。”

    “綾兒,老規矩,乖乖在這兒等我,隨叫隨到,好處不會少!”華濤微笑說道,說完,松開美女,大搖大擺走入室內。

    ……

    418包間布置得很典雅,不大,也就百來平方,地面擺著數道屏風,墻壁上掛了幾幅山水風景畫,進門右轉是會客室,再里面是一間小臥室。

    此時會客室沙發上坐了兩人,一男一女,男子小禿頭,正是蕭必寒;女子三十五六,圓臉娥眉,白襯衣,紅套裙,黑色絲襪,風韻典雅。

    “是你!”蕭必寒看見華濤走進客廳,小眼睛瞇起。

    “蕭董,您認識我?”華濤幾步走上前,在沙發邊站定。

    “你比上次少了兩道小胡須,可是笑容很真誠,想讓蕭某忘記很難。”蕭必寒笑了,他手中捏著那顆黑色丹丸,放在鼻息邊輕輕嗅著。

    “蕭董好記性,一面之緣也記憶猶新,華某領教了!”華濤躬身施禮。

    “你姓華?”

    “華濤,華神醫的第九弟子。”

    蕭必寒和中年女子對視了一眼,露出一絲恍然。中年女子含笑道:“這么說這顆丸子是傳說中的不醉丹了?”

    “這位姐姐怎么稱呼?”華濤沒有回答,反而笑問。

    中年女子“噗哧”一聲掩嘴輕笑:“姐姐?行,姐姐就姐姐吧,姐姐叫車茹筠,農民,刨地的。該你回答姐姐的問題了。”

    華濤當然明白中年女子說的是玩笑話。刨地的女人他見得多,沒有一人穿成這樣,也沒有一人有這么水靈雅致。對方玉臉上流露出一絲威儀,顯然也不是皇天的公主之流。

    他頓了三息,見女子一直含笑望著自己,于是笑道:“不錯!這顆丹丸就是華氏小三寶之一的不醉丹,吃上一顆,可以瞬間增加三倍的酒量,純中草藥煉制,無毒無害。不過它的藥力少去了八成,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不醉丹。”

    “坐!”蕭必寒聽完華濤的話,眼睛突然锃亮。

    “不了,華某是晚輩,站著回話就好。”

    “咯咯!華濤呀,你喊我姐姐,那就算不上長輩,我請你坐,總該給面子吧?”車茹筠笑道。

    華濤摸摸鼻子,猶豫了一息,還是在蕭必寒的對面坐下。要知道,對面坐著的,可是申都上層大富豪,十億以上身家。反觀自己,兜中只揣著一千塊,就連身上這套唐裝還是華啟明穿過的。要不是被逼無奈,他真不可能進來。

    蕭必寒再次舉著丹丸問道:“你說這顆不醉丹只有兩成的藥力?”

    “是的蕭董,實不相瞞,大華堂現在困難重重,在保證藥草真材實料下,只能用兩成的份量來煉制。藥效和價格自然只有原來的兩成了。”

    “可我聽說八大弟子此前都煉制不出來,你是如何做到的?”蕭必寒露出疑惑之色。

    華啟明死后,蕭氏藥業就想將華氏三寶收入囊中,可是無論大弟子薛寶成,還是老二林子楓,用配方煉制出的不醉丹和大力丸,悉數差強人意,副作用非常明顯。唯獨保胎湯可以,但在西醫的擠壓下,保胎湯實際的市場并不明朗,最終他還是打消了收購的念頭。

    “當然不是我煉制的,是華神醫的女兒華雪瑩煉制的。”華濤如實道。

    一旁的車茹筠連連頷首:“這有可能,現在大華堂窮途末路,小丫頭不拿出真本事,指定會崩盤。蕭董,我相信它就是不醉丹。”

    蕭必寒翹起二郎腿,端起茶盞呡了一口,好半天才道:“聽說你要跟我談生意,說說看,你是賣丹,還是賣配方?”

    “不,我想請蕭董幫我賣丹”華濤答道。

    “哦?我為什么要幫你賣?”蕭必寒怔了怔。

    “因為華氏的丹好,而蕭氏路子廣,只要蕭董取得不醉丹的獨家代理權,就有豐厚的回報。”

    “哈哈哈!獨家代理權?要是五年前,我還可以考慮,現在蕭氏旗下,好藥數十種,不缺你一種。再說,煉丹不是造藥,距離大批量上市還早著呢。”蕭必寒大笑,言語之間,明顯帶有不屑。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