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凱旋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漫長的百息過去,電梯緩緩停住。華濤屏住呼吸,看著門徐徐開啟。

    他暗松一口氣,看見的不是皇天大廳,也不是他見過的任何一個樓層,而是一條透著微弱光芒的地下室。就在呆愣間,他被風兒拽著走下電梯,一條長長的暗道直通前方。

    暗道一米寬,兩米高矮,可容納兩人同時并肩而走。

    “風兒,這是暗道?”

    “廢話,不是暗道,你難道讓我帶你走大廳呀?阿飛手下有一百多個兄弟,這時肯定把大廳圍得水泄不通。”風兒依然挽著他,隨著暗道變窄,她的嬌軀也挨近了許多,嬌嫩酥軟的小玉峰不時貼上他的胳膊,令他心神蕩漾。

    走出百米,暗道到了盡頭,風兒再次掏出金色卡片,在墻壁暗處一個凸起的四方鐵盒上照了一下。門緩緩開啟,夜風徐來,華濤看見了樹木和小河,抬頭還可見漫天的星斗。

    “好了,華濤,送君千里,終有一別,風兒也要回去休息了。這張皇天小金卡送給你,如果有一天我不在這兒,你再被人攆,可以用這張金卡從這兒脫身。”風兒松開玉手,將她手中的卡片插入華濤的唐裝口袋,然后雙手背在身后,甜聲說道。

    “金卡?給我了,你用什么?”華濤非常吃驚。這可是暗道出入口,邢隊長他們一直懷疑這兒有其它出口,可是沒有找到。得到了它,幾乎就等于掌控了皇天生死命門。

    “我再找寶哥要呀!放心,他要是不給我,風兒拆了他的老窩,咯咯!”風兒俏皮笑道。

    “謝謝風兒,你現在怎么回去?”華濤思量了一息,沒有再推脫。

    “我繞道前門,直接去找寶哥。華濤,風兒知道寶哥跟大華堂有死過節,你還是少去樓上賣丹,憑你高超的醫術,一定可以名揚天下。再見!”風兒說完,第三次主動伸出小手。

    華濤呵呵憨笑幾聲,這次沒有拒絕,他伸出大手,輕輕握住美人嬌酥玉手。

    ……

    華濤推開大門,發現華雪瑩正在堂內來回轉悠,邊走邊跺腳,看樣子急得不行。

    “嗨,美女,吃點宵夜不?”華濤伸進腦袋,嬉笑問道。

    “你,給我滾進來!”華雪瑩看見華濤剎那,先是一喜,接著雙目圓瞪,叉腰而喝。

    “呵呵,師姐,我就出去打了一瓶醬油,順便買了兩盒金陵小湯包。”華濤胡亂咧咧,提著打包盒,繞道鉆進診室,一屁股坐進大椅,長長舒了一口氣。

    華雪瑩繃著玉臉,氣鼓鼓走進室內,來到華濤面前:“說,是不是又跑去皇天了?”

    “沒有沒有,我就在外邊隨便溜達了一下。”

    “溜達一下,有必要關機么?”

    “沒電了……”

    “我拍死你~!”華雪瑩的巴掌一直到華濤的腦門前一寸,才驟然停住。

    華濤抬頭看去,發現師姐滿目通紅,眼眸中還浮著厚厚一層霧靄。

    “師姐,您就別生氣了,你看師弟不是好好回來了嗎?”華濤聳聳肩,努力表現出輕松的神態。

    “你知不知道我嚇得半死?你再不回來,我已經準備去皇天投降了!”華雪瑩的眼淚隨著話音,啪啦啪啦滴落在辦公桌上,被燈光照射,發出晶瑩的炫光。

    “嘿嘿嘿!師姐,您這樣不對,還沒見到戰友尸體,就舉手投降,擱在以前,就是漢奸行為,要不得!”華濤嬉笑著,抽出紙巾,替美女師姐擦拭眼淚,兩張紙巾都浸透了,那小眼淚還是沒有止住。

    華雪瑩噗哧一聲哭笑起來,小腳跺過不停:“你,給我嚴肅點!我現在以師姐兼授業師傅的身份命令你,以后沒有我的允許,不得擅自往皇天里面跑!”

    “好好好!保證嚴格執行命令!師姐,您是不是可以不流眼淚了?師弟的手都擦麻了!”

    “呸!誰要你多管閑事!”華雪瑩嗔怒滿目,擺開華濤的大手,坐回自己的大位上。

    華濤見師姐的情緒慢慢平復,摸出兜中的四扎老人頭,輕輕擱在對面桌子上。老人頭上的粉紅光芒,映得美女的臉一片紅艷。

    “你,打劫去了?”華雪瑩喃喃道。她實在沒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第一個星期一萬六,第二星期兩萬五,今晚直接來了四萬。而她自己兜售出去的不醉丹,價值總共還不到兩千。

    “師姐,什么劫這么好打,您明天帶我劫去?”華濤擠眉弄眼笑道。

    華雪瑩長嘆一聲,麻利地收了鈔票,抽出一小疊,推到華濤身前:“我也沒數,不夠再找我要。”

    “謝謝師姐!”

    “嗯,說說,你是怎么逃出來的?”

    “可以先吃湯包,再向領導報告么?”

    “可以,前提是不要跟我油嘴滑舌。”華雪瑩白了華濤一眼。

    華濤連連點頭,打開兩個湯包盒,先給美女師姐一份,再大口開吃,邊吃還連連頷首:“好吃呀,水多肉肥,入嘴鮮香,我敢打賭,這是申都最好的美食。”

    華雪瑩拿著筷子,指著華濤咬牙切齒,那樣子,要是華濤再不說實話,她肯定要發飆。

    “唉,其實很簡單,皇天說到底,還是朗朗白日下,接受法律管束和人民監督的一個會所而已,沒有很多黑暗面,你想多了。我大搖大擺進去,賣丹收錢,接著大搖大擺出來。就這么簡單。”

    “你再瞎編,我讓你去我爹靈位前跪著編去,看他老人家聽不聽你忽悠。”華雪瑩狠狠鄙視了一眼。

    “好吧,我再補充一點,我買通了里面一個公主,給她一千塊,她偷偷送我出來的。”

    “是嗎?好吃不?”華雪瑩碼起小臉。

    “沒有沒有,連小手都沒碰過。”

    “嗯,你很老實。不過你出去看看,現在皇天大門前還站了兩排黑衣打手,每個都氣勢洶洶,我敢斷定,你就算被公主揣在裙擺下,他們也可以把你挖出來。老實交代吧,到底如何出來的?”

    華濤打了一個飽嗝,看了華雪瑩幾息,攤攤手:“老實說,我是超人,嗖的一聲,就從樓頂飛下來了。”

    “你……騙子!我爹遲早劈死你!”華雪瑩玉臉漲紅,拿華濤一點辦法都沒有。

    “師姐,我答應你,再不去對面冒險。今天的確很兇險,但是我回來了,這樣就足夠。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家。”

    華雪瑩默默低頭,她知道多問也是白搭,狠狠咬著湯包,好像那湯包是華濤一樣。

    ……

    送走了師姐,華濤回到橋孔小窩。他沒敢向師姐詢問對面空中花園里那位白裙女子的情況,不僅是怕師姐誤會,更怕師姐擔憂。

    洗漱了一番,鋪好棉被,倒在磚堆上,摸出白裙女子送給他的那張金卡。

    金卡正面繪著一條五爪金龍,上邊寫有皇天國際大會所字樣,右上角標著一個no1字樣。反面繪有一座大廈,正是薛寶成的皇天大樓。卡片上散發出淡淡的清香,和白裙女子身上的如出一轍。嗅著那道清香,他的眼前又不自覺浮現出白裙女子的甜笑聲,還有那令他怦然心動的一點嬌酥。

    “嘿嘿!邪惡,寶哥的女人也敢覬覦,切你的小鳥!”華濤朝著金卡嗤笑了一聲,將卡片收好,合上眼,慢慢進入夢鄉。

    夢境中,玉典如期浮出,與以往不同的是,琴兒盤坐地面上,沒有撫琴,而是緊閉雙目,雙手搭在身前,像是在吐納。其臉色泛白,身上的紅裙有點飄突模糊。

    “琴兒,你沒事吧?”華濤驚慌失措跑過去,伸手欲扶,可惜紅影探手而過,他沒有扶著任何實質。

    琴兒睜開美目,淡淡笑道:“公子來了,沒事情。我這是耗損過度,你明天吸納一次,一切都會正常。”

    “哦,原來如此。你下次出手,先掂量點,別把自己弄倒了。”華濤神情松懈,笑著答道。

    “咯咯,公子要救美,琴兒豈能不鼎力而行?”

    “多謝琴兒!你這么虛弱,看來今晚是沒有美音欣賞了。”

    “你說得不錯,今晚琴兒精力有限,不能給公子撫琴湊樂。但是公子可以練練七弦琴,你的琴聲反過來,可以滋潤琴兒的靈軀。”

    “是嗎?可是我不會撫琴。”華濤非常好奇。

    “你坐在我身旁,我教你就好。”琴兒微笑一聲,玉手輕揮,七弦琴就浮現在她的身前。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