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老三宮漢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兩天時間在平靜中過去,大華堂陸續進來了十多位顧客。

    其中有三名孕婦,都是遠道而來開保胎湯的,她們有專車接送,衣著精美考究,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之家的人。還有一名中年,患了數月的感冒,斷斷續續,一直不能斷根,曾經來過大華堂,這次也就抱著試試看的念頭而來。剩下的六名顧客是附近小區的老人,開一些調理湯,秋天來了,滋補養生是關鍵,中醫世家的大華堂自然是首選。

    華雪瑩一一細致入微的接待,問聞切診,含笑周到,加之華濤手腳麻利的替他們端茶遞水,取藥包藥,悉心講解熬煮湯藥的用法用量,令十位客人滿意十分,臨走俱都連連道謝。

    華濤暗中欣賞著師姐專心致志的工作模樣,不禁心生蕩漾。這個二十出頭的大美女給他的印象也由一個愛哭鼻子的美麗丫頭,一躍變成懸壺濟世的女神醫。

    當然,女神居多,醫其次。不自覺中,他心目中那個甜歌小美女的形象也淡去了許多。

    與此同時,兩天時間里,華濤將第二堆藥渣中的真靈氣吸納殆盡,玉典空間雖然沒有太多的變化,但他操控噬魂黑針的距離增加到六十米,準星更是十發九中,即使在琴兒不斷奔跑下,三十米范圍,也能達到十中六七的不俗威能。可以說,他已經初步具備了御使黑針對敵的本領。

    勤練黑針之余,他開始領悟銀針的運用心法。依然把琴兒當成試驗品,在她虛渺的嬌軀上搗弄,對她周身三十六道大穴進行不斷針灸。琴兒嬌軀雖為虛形,但銀針在玉典空間也是虛形,扎上去有如實質。特別是扎在山峰或是密處,琴兒故意嬌呼小叫,每次將華濤弄得憨笑羞愧,尷尬不已。

    吃過晚飯,二人正準備關門歇業,邢虎站在了大華堂門前。

    “邢叔,您怎么來了?”華雪瑩含笑迎上去。

    “上車說話。華濤,跟我上車。”邢虎臉色肅然,帶著不可質疑的威嚴。

    華濤看了邢虎一眼,從對方的眼神中,他大致猜出了來意。也不羅嗦,直接出門,鉆進普桑的副駕位中。華雪瑩關好門,隨之坐入后座。

    剛離開皇天區域,邢虎開口說話:“阿雪,我先送你回家,然后我帶華濤出去溜達一下,有意見嗎?”

    華雪瑩嘟起小嘴:“邢叔,我說有意見,您會放過阿濤嗎?”

    “呵呵!不會!”邢虎笑了,這丫頭看來生氣了。

    “那不就得了。您如實告訴我,阿濤是不是犯了什么事情?”華雪瑩臉帶忐忑道。她有點心慌,邢虎從來不會直接帶她走,有天大的事情,都是在大華堂先說清楚。今天他直接拉人,而且擺明就是華濤,由不得她不心慌。

    邢虎思考了幾息,笑道:“如果我告訴你,這家伙犯了事,我請他去喝茶,你會如何?”

    “那我也去喝茶,必須跟他在一起!”華雪瑩毫不猶豫回答。

    “哦,那邢叔明白你的心思了。可惜,我不是請他喝茶。最多三兩個小時,你的阿濤我會完好無損送回來。”邢虎說‘你的’二字時,聲音壓得特別的重。

    華雪瑩玉臉浮起紅云,弱弱瞥了華濤一眼,見他臉色平靜,不像犯了事情的樣子,這才捂著小臉嬌笑。

    在怡和苑放下華雪瑩后,普桑直奔市一醫院而去。

    “邢隊長,情況如何?”華濤忍不住問道。

    “很糟糕,醫院已經放棄了治療,現在處于植物人狀態,專家會診的一致結果是,阿飛最多有三天呼吸時間。還沒有拔呼吸機,只要拔了,最多一個小時就會死亡。”

    “那您的意思是?”華濤緊蹙眉頭。

    他也沒有把握一定能救活阿飛,毒素入體,最好的救治之機是毒氣不能攻心或是入腦,現在顯然二者兼備,而且都過去了近三天,手術只怕也進行了多次,阿飛還有多少生命力未為可知。

    “死馬當活馬醫吧,專家醫生都已經撤離,我讓宮老三出面,把阿飛安排在一間偏僻的小單間,你不是會解毒嗎,給你一個小時,不能救,我也只能放棄了。”邢虎輕聲道。

    華濤微微點頭,他沒有再問,閉目開始養神,其實是進入玉典空間,跟琴兒商議去了。

    ……

    市一醫院在人民路上,面積近五公頃,算得上東部數一數二的綜合性大醫院,中西醫結合,百家薈萃,知名專家百數人,每天接診的人數都在萬人以上。

    普桑在醫院里七彎八拐找了半天,好歹找了一個停車位。等他們兩人上到外科住院部十九樓,天已經黑了。

    阿飛的病房非常簡陋狹窄,除了呼吸機和心跳儀算是高級貨,沒有其它設備,房間連空調也沒有,通風靠開窗,頭頂的日光燈也壞了大半。

    此時唯一的病床上躺著一個不成人形的家伙,頭部插滿管子,臉龐浮腫,露出的手腳烏黑,要不是心跳儀和呼吸機還有輕微的反應,幾乎可以斷定他就是具尸體。

    病房窗戶前還背身立著一位白大褂的矮個中年,濃眉方臉,兩鬢微白,頭發也如霜染,他靜靜望著天空,不知在思量什么。

    “宮主任,辛苦你了。”邢虎推門進入,即笑著招呼。

    白大褂中年轉身,他沒有關注隨身進來的華濤,苦笑一聲:“邢隊長呀,你這是將宮某丟到火堆上烤,被全院專家宣判了死刑的家伙,你塞到我這兒做什么?要不是看在咱們有舊交的份上,我恨不得拿手術刀弄死你!”

    “別介呀,老宮,你手術刀只救人,啥時要捅人了。”邢虎訕笑著,掏出一根煙遞上。

    邢虎口中的老宮,就是宮漢,華氏老三,現在市一院第三外科副主任,為人謹小慎微,曾經深得華啟明的器重,他一心想得到華氏寶斧,結果華啟明將大三寶扔進丹爐,他一氣之下棄了大華堂,苦心鉆研手術刀,最終憑借過硬的本領爬上了副主任的位置。

    “算了算了,我不跟你羅嗦,這尸體你怎么弄來的,怎么跟我弄走。”宮漢板著臉哼道。

    “不急,他還有一口氣,我叫了個高人來看看。”邢虎繼續陪著笑,拉著宮漢往門外走。

    “老弟呀,我喊你爺爺好不好,別把他弄死在我科室里了,死一人,我的業績評分就下一等級,我還指望今年爬上正主任位置呢!”

    “你個死官迷,主任有什么好做的,華神醫當年沒教你無官一身輕的道理么?”邢虎邊說,邊將宮漢塞出門,然后砰然鎖死房門。

    華濤一直在旁邊盯著宮漢,這是他的三師兄,從第一印象來看,三師兄算得上正直心善,要不然,就邢虎這樣一聲不吭讓人把一個快斷了氣的家伙塞進他的科室,非跳起來罵娘不可。

    “喂!發什么愣呢?你的時間不多了。老宮最多能頂一個時辰,再長,肯定得轟我們走。”邢虎拽了一下華濤。

    華濤回過神,他立刻走到病床前,坐在床邊的椅子上,掃視了阿飛幾眼,這才拉過阿飛的黑手,將兩根手指搭在他的脈搏上。

    早已出了玉典空間的琴兒化為一道紅芒,沿著華濤的手臂,沒入阿飛的身體中,差不多百息后,急飛而回,再次落入腦海虛空。

    “公子,這家伙快不行了!”琴兒笑道。

    “我知道,還有沒有救?”

    “他不是要殺你么,你還救他?”

    “琴兒你錯了,如果他該死,應該是吃槍子,而不是吃**。救他,是要他贖回他的罪行。否則,這世界就亂套了。況且,我要是把他救活了,他可能成為我扳倒薛寶成的一個有力后手。”

    琴兒嘟嘴哼哼:“還有救,但必須是我親自出手,銀針還達不到要求。我出手,可能花費玉典大量的真靈氣,他的腦海和心臟都被毒素侵蝕過,雖然用藥物褪去了一部分,可是要完全褪干凈,真靈氣耗損至少占據玉典的一半。”

    “那還愣著干什么,救呀!”

    “公子,救了他,琴兒至少兩天無法幻出,有敵人上門,你只能憑借噬魂針自己對敵。”

    華濤思量了幾息,點點頭:“救!”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