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一次擁抱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華雪瑩聽見呼聲,輕輕合上書,她整理了一下桌面,扭頭看著步履輕浮的歐陽旭,浮起甜甜微笑。

    歐陽旭踹著粗氣,喉嚨里發出呼呼鳴響,揭去口罩,露出烏青的嘴唇,他雙手搭在辦公桌邊,略帶忐忑地看著華雪瑩:“華醫生,您還記得我吧?”

    “我記得您,前天您來過,當時癥狀沒有這么嚴重呀,怎么,開的藥沒有作用?”華雪瑩沒有急于診脈,而是開口問道。

    “不不!華醫生,前天您開的藥我吃了一劑,效果很好,當天晚上就出汗止了咳,第二天早上起來還神清氣爽。想到久病痊愈,一高興,就出去溜達了一圈,結果回來就又咳上了。”

    “有和什么人接觸嗎?比方說患病的人?”華雪瑩繼續問。

    “要說患病的人,還真有一個,一位多年未見的朋友,站在廣場上聊了半天。我這位朋友剛從國外回來,患了病毒性感冒,在西美醫院輸完液出來,有點小咳嗽。我想自己感冒剛剛好,抵抗力肯定強,不會有事,也沒怎么當回事。”歐陽旭說完這些話,中間斷斷續續咳嗽了五六次,臉色也愈發灰白。

    華雪瑩輕輕點頭,用兩根玉指搭在了歐陽旭的手腕上,閉上眼睛,細細的感悟著。百息后,她再次看了對方的舌苔。

    “華醫生,是不是特嚴重?咳咳咳!”歐陽旭急道。

    “呵呵,您不用急,體虛感冒而已。您寒中帶熱,咳嗽痰白,氣短,舌質淡,脈浮無力。先開兩副藥湯喝喝,益氣解表。多注意休息,在家白天多通風,晚上注意保暖。”華雪瑩見對方似乎非常著急緊張,笑著安慰道。

    “哦,好好!您還別說,我就相信咱中醫,相信咱大華堂。”歐陽旭連連點頭,聽了華雪瑩的話,心情放松了許多,咳嗽的頻率也少了幾分。

    華雪瑩很快開好藥方,交給華濤抓藥。

    原本八十九元的費用,歐陽旭硬是放了一百元,還連連道謝著出了大華堂。這也令華濤和華雪瑩心中暖和了許多,一掃整個上午的郁悶之情。

    “阿濤,看見沒,其實很多老百姓對中醫還是看好的,要不是老大老二作祟,大華堂不會落到如今這般田地。哦,忘記告訴你了,有個叫張阿貴的老總打電話給我,要預訂十盒華氏金槍丸。”華雪瑩挺挺小玉峰,不無得意道。

    華濤的眼神在師姐顫動的山峰前掠過,暗暗咋吧了一下大嘴,這個小動作被華雪瑩收到眼底,抬腳狠狠踢了他一下。

    華濤呵呵訕笑:“張阿貴我知道,那小色老頭應該不是騙你的,你趕緊抓緊時間煉制大力丸。老大老二良心都被狗吃了,要欺師滅祖,我們再不發展壯大,肯定被他們玩死。剛才我還看見薛寶成站在窗戶邊上盯著咱們,那模樣,似乎不盯死我們誓不罷休。”

    “盯死你!再瞎瞟瞟,摳你眼珠子!”

    “師姐,不帶這么狠毒吧?一路上,多少人盯您,您有說摳他們的眼珠嗎?”

    “就你不行!”華雪瑩叉腰嬌喝,只是小玉峰顫動得更加利害。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一聲慘呼,還伴隨著劇烈的咳嗽聲。

    華濤臉色微變,急步出了大門,就看見歐陽旭倒在公交站臺邊,包好的藥物散落一地。歐陽旭掙扎了好半天才爬起身,又捂著胸膛不停咳嗽。

    “您沒事吧?”華濤走近,關切的問道。

    一看見華濤,歐陽旭臉色劇變,他連連搖手:“沒事沒事!你不要管我,我不會再去你們大華堂了!”

    “大哥,您這是什么說法?”華濤非常吃驚,嗅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我喊您大爺好不好,您就放過我,我現在才知道,您大華堂得罪了狠人,連帶也害了我。好了,您什么也別說,我只是得了小感冒,不吃藥也死不了。剛才有人說了,要是敢進大華堂,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唉!”歐陽旭驚惶失措的說著,攔了一部出租車,急匆匆坐上去,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

    華濤齜牙咧嘴,眼中怒火叢生。他走回大華堂,看見華雪瑩面無表情的倚在門檻上,她的眼中充滿了不解和怨恨。

    “師姐,沒關系,這惡狼遲早會被懲處的,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

    “可是,我們挺得到他們被懲治的哪一天么?”華雪瑩嘴角哆嗦,雙手緊緊抱著身軀,看起來非常無助。

    華濤伸手扶住美女的雙肩,輕聲道:“師姐,我們去靈芝山吧。我們還有大力丸,我上次說的計劃也可行,既然他們不讓客人進來,我們何不走出去。大華堂在申都老百姓心中的地位,經過了數百年積累和沉淀,不是他們能輕易毀滅的。他們不可能時時刻刻跟著我們屁股走。申都的小區成百上千,這里人怕,不代表其它地方的人也怕。”

    華雪瑩憋了半天眼淚,再也忍不住,嘴角一癟,“嗚”的一聲,撲進華濤的懷中大哭起來。

    華濤輕輕拍著懷中美女的脊背,有一種說不出的愛憐。他眼睛的余光瞟向對面,分明看見薛寶成對他倒豎著大拇指。

    片刻后,華雪瑩在華濤胸前抹著小眼淚,邊抽泣,邊哼哼:“阿濤,明天就去靈芝山,我要大量采集煉制大力丸的草藥,薛寶成想掐死我,門都沒有!”

    “這就對了,眼淚解決不了問題,對面的惡狼正看著你呢,你越弱,他就越兇殘;你越強,他就會心虛示弱,甚至發慌發狂。”

    “真的?”

    “不信,你對著對面倒豎一個大拇指,氣死那個老王八!”華濤擁著美女,稍稍轉了一個身。

    華雪瑩把螓首埋在華濤的胸脯上,伸出一只玉手,沖著對面,生澀的倒豎起大拇指。

    “哈哈哈!師姐,對面那個王八蛋臉都氣綠了!”華濤夸張的叫道。

    其實對面的窗簾已經合上,當薛寶成看見華雪瑩伸出玉臂的剎那,就猜出她要做什么,轉身離開了窗前。他是億萬富翁,犯不著和兩個小青年做這種無聊的小游戲,打敗大華堂的方法有無數種,只需要找到一種有效的途徑,他就可以笑到最后。

    華雪瑩咯咯笑個不停,一對小玉峰緊緊貼在華濤的胸膛上,令他有點口干舌燥,他跨下那個玩意兒又一次可恥的昂起了頭,并且頂在了美女的小腹上,因為只有薄薄的一層紅紗,美女依稀感覺到了一絲堅挺和燥熱。

    “你……流*氓!”華雪瑩紅著臉,狠狠掐了華濤一把,轉身跑進堂內。

    “師姐,您冤枉我了,這是我第一次異性擁抱,獻給了您,能不激動嘛!”華濤怪聲嚷嚷。

    華雪瑩砰的一聲關上診室門,再也不理會外邊那個該死的家伙。

    華濤知道師姐需要一點時間平復羞澀,也就沒有跟進,坐在柜臺上,拿出車茹筠的名片,按照上邊的號碼撥了過去。一直響了十數聲,電話才接通。

    “喂,請問哪位?”

    “我是華濤,您還記得我嗎?”

    “華濤?唉呀,弟弟呀,你好歹記起姐姐了,快說,什么時候過來看姐姐?”車茹筠的聲音一下子提高了數度。

    “不行啊,大華堂現在被寶哥掐著脖子,喘不過起來。想去看姐姐,可是連個像樣的禮物也買不起,更別說掏錢買您的靈芝了。”

    “談什么錢嘛,咱姐弟倆誰跟誰?來吧,你要多少靈芝,自己挖去。姐姐要不是你,不是靈芝爛在地里,就是肉爛在地里。”車茹筠大聲說道。她打心底沒有把華濤看成外人,和她相交數十年的人,她也沒有這樣毫不保留說過這種話。

    “呵呵,明天下午可以不?”

    “可以,剛好你大哥明天下午回,他上次聽說了你的事,對你可上心了,說要見見你這個賣大力丸的糙小弟。”

    “茹筠姐,既然知道小弟糙,教教我唄?”

    “咯咯!沒問題,前提是你得帶一個小妹過來。茹筠姐只能言傳,可不能身教。”

    “行,就這么定了。”華濤說完,掛斷了手機。

    診室的門悄然打開,華雪瑩扳著臉瞅著他:“跟誰打電話呢,笑得那么淫*蕩?”

    “呵呵,是茹筠姐。我約好咱們明天下午去參觀她的靈芝園。”

    華雪瑩愣神了半天,沒有出言反駁,努努嘴:“進來,上課了!”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