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血竹王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一個小時后,華濤和華雪瑩聯袂站在了靈芝山峰頂孤石下,此時華濤的竹簍中已經裝滿藥草,他依然神色輕松,臉不紅,氣不喘,好似閑庭信步。華雪瑩小臉微微泛白,粉色運動服被汗水大半浸透,氣息粗重,明顯體力透支。

    夜色籠罩了整個申都大地,靈芝山也沉浸在黑暗之中。月兒未起,只有稀疏星辰發出微弱的光芒。秋風呼嘯而過,將峰頂二人的衣服吹得獵獵作響。

    “阿濤,你看見沒有,峰尖上有一撮白色的百年玄冰,那就是芝峰雪,取下一塊來,放進密閉玻璃器皿中,咱們就完成了第一件秘材。”華雪瑩興奮的指著頭頂的圓柱體孤石叫道。

    孤石高逾五米,石體圓滑,無處攀登,上方頂著一尺厚的白色玄冰,玄冰上方還鋪滿厚厚一層綠苔。竹竿敲上去,哐哐作響,大風刮上去,也絲毫不見融化,看模樣,應該屬于永久性冰川之類。

    “師傅以前是如何取的?”華濤若有所思的問道。

    “我爹有寶斧,拋上去,就能砸落一大塊。嘿嘿,我在竹簍中帶了一把普通斧頭,你拋拋看。”華雪瑩指指竹簍,笑道。

    “不好意思,我把斧頭扔在茹筠姐家了。”華濤攤手說道。

    “啊?你個敗家子,為什么要扔我的東西?”華雪瑩大急,為了此行,她準備了大半天,最后居然被這家伙把最重要的斧頭給扔了。

    “你又不說,那斧頭死沉死沉的,還銹跡斑斑,我以為是你爹留下的垃圾,所以就……”

    “你才是垃圾!爹呀,您在天有靈,給我把他收走吧,女兒沒辦法教他了!”華雪瑩伏在石壁上悲聲大呼,眼中情不自禁又冒出了淚花。沒有芝峰雪,就煉制不出大力丸,她的十盒大力丸訂單就會泡湯。

    “嗨~!”

    華雪瑩的耳畔響起一聲大吼,她側過頭,就看見華濤拔身而起,右手舉著一根細長的銀針,揮手急劃,只輕輕一剜,一大塊玄冰應聲而下,落入他的左手中,接著人影浮動,他就滿臉壞笑的站在她的身前。

    “給!還要多少,我幫你取!”

    華雪瑩沒有吭聲,呆呆的伸出一根指頭,示意還要一塊。其實一塊已經足夠,她是想看看自己剛才看到的是不是真實情景。

    “嗨~!”

    吼聲再次響起,拔身,揮臂,冰落,飛身而下,一氣呵成,臉上的壞笑似乎也沒有變化多少。

    “師姐,還要嗎?”

    “你,還是人嗎?”華雪瑩用力掐了一下華濤的胳膊,歪著腦袋看了半天,胳膊上明顯浮起大片紅暈。

    華濤伸手輕輕刮了一下美女師姐的小瓊鼻:“好了,再掐就把肉掐掉了。我們下吧,這么大風,怪冷的。”

    華雪瑩哦了一聲,偷偷抹去淚跡,將冰塊麻利的塞進玻璃器皿中,封好后放進竹簍。

    做完這些,美女主動伸出玉手,緊緊拽著男人的大手,一步步小心翼翼往山下挪去。下山的途中,華濤數次抱起美女,將她摟在懷中,跨過險要之處。而美女沒有任何推脫的意思,任由男人抱著,只歪著螓首,默默注視著眼前的男人,因為她的那顆芳心正一點點被他悄然征服。

    ……

    也就半個小時,他們下到了斷竹崖上。

    腳下,云海劇烈翻騰,有如蛟龍穿行,萬千竹葉隨風搖曳,發出沙沙脆鳴。緊貼斷崖邊,有三支翠竹紋絲不動,翠竹頂端,一片波光粼粼,成百上千的圓珠滾滾而動,被星光照射,發出點點炫彩。

    華雪瑩看著腳邊的一顆顆珍珠,眼眸華彩劇閃,她再次在竹簍里摸索了一陣,拿出一支小巧的長頸玻璃瓶:“阿濤,拉著我的手,我來取云露。”

    華濤思量了片刻,搖搖頭:“算了,太危險了,我來吧,你就坐在這兒休息。”

    說完,他拿過玻璃瓶,扒開瓶塞,一個倒掛金鉤,就懸掛在了崖壁上,大手連連舞動,竹葉上的水珠一顆顆飛入瓶中,百個呼吸不到,已經集聚了小半瓶的甘露。

    華雪瑩癡癡地看著下方的那個家伙,他的表現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像。峰頂取雪、斷崖收露、行走如飛,如此的輕松,就是他爹華啟明最得意之時也無法企及。

    華濤無暇關注上方美女的癡迷神態,他樂呵呵收集著云露,數百息后,大半云露被他掃蕩一空,見遠處還有一些,居然蕩起身體,有如靈猴般在崖壁上跳舞。

    “沙沙~!”“嗞嗞~!”

    兩聲輕微的鳴響從左側斷崖后方傳來,雖然微不可察,可落入華濤的耳朵中仿若雷鳴。

    “斷崖后方沒有翠竹,哪來的沙沙聲?難道是……?”華濤渾身一個激靈,停下手中的動作,旋身坐上石臺,沒有一絲遲疑,單手摟過還在癡呆中的美女,閃身而走。

    “砰~!”

    就在華濤移開的剎那,一條紅色的長鞭狠狠抽在了石臺空處。石屑翻飛,整個斷崖都劇烈搖晃了幾息。紅色長鞭急縮而回,又一陣沙沙聲響后,昂首浮出了一個恐怖的紅色頭顱。

    三角尖頭,血紅圓眼,眼中透出戲謔和狡黠;周身赤艷,披著一片片血色鱗片;長長的信子來回伸縮,發出嗞嗞空鳴。

    “阿濤,血竹青~!”

    華雪瑩終于驚醒,她緊緊摟著華濤的身軀,恐懼地望著三丈外的紅色長鞭。這條長鞭,露在外部的已經長達七尺,還有一部分纏繞在斷崖后方。最令她恐懼的是,頭顱七寸處,不見任何青色圓點,那怕針尖大小的青點也沒有。

    “九尺血竹王~!天啊,是血竹王~!”

    華雪瑩玉臉煞白,她的心急速下沉,這是她無論如何也沒有料到的結果。血竹王只存在于傳說中,他爹華啟明行走靈芝山數十載從未見過,可是今天她見到了,而且正對她展開了攻擊。

    “別慌師姐,有我在!”華濤沉聲喝道。

    他瞇眼盯著斷崖上的血竹王,左手緊摟華雪瑩的腰肢,右手持著華雪瑩送給他的三尺銀針。這條血色長蟲身上迸發出層層寒芒,眼中射出狡黠之光,無論靈智還是攻擊速度都達到駭人的地步。

    華雪瑩看到華濤鎮定自若的模樣,也慢慢平復,拔出別在腰間的銀針,直指斷崖:“血竹王,我知道你聽得懂我的話,別過來,否則,戳死你~!”

    “嗞~!”

    血竹王身上紅鱗顫動,發出長長的嘶鳴聲,似乎在回應華雪瑩的警告,也似乎在對二人挑釁。

    就在二人驚駭間,血色身形驟然動了,縮身、擺尾、彈射,宛如一條紅色的利箭,射向相擁在一起的男女。它尖嘴裂開,發出難聞的腥臭,殷紅的信子,直噬華濤頸脖;短粗響尾急速擺動,卷向華雪瑩的玉臉。

    一次出擊,同時攻擊兩人,血竹王根本沒有將他們放在眼中,仿佛他們已經是它的盤中餐。

    “嗨~!”

    華濤和華雪瑩同時揮出了銀針,目標均在血竹王頸脖下方七寸。無論那兒有沒有青點,這是它的唯一薄弱之處,也是他們唯一的機會。

    “唧唧~!”

    兩根銀針準確無誤擊在了血竹王的最為薄弱的血鱗片上,巨大的穿刺力將它刺飛倒射,七寸上的紅鱗片雖然未破,但也令它吃疼。它的血目中除了狡黠,還多出了一絲驚駭。它偶食百年靈芝,數年來,一直呆在斷崖下方的巢穴中,從七尺長蟲蛻變成九尺血竹王,今晚剛剛出穴,以為碰上了兩個美味點心,殊不知對方出手辛辣,不是泛泛之輩。

    但驚駭只是稍縱即逝,它十分自信,最終能將他們吞入腹中。

    借著回彈之力,血竹王躍回斷崖上,稍稍縮了幾下頸脖,頭顱左右搖擺了幾息,感覺沒有大礙后,尖嘴大張,噴出絲絲白煙,沖著華濤二人發出挑釁的叫聲。

    華雪瑩眼中浮起哀色,僅有的一點僥幸也分崩離析,她剛才已經使出全身的力量,全力之下沒能第一時間戳破血竹王的七寸要害。爹早就告誡過,一戳不破,再戳無望,最好的選擇是逃竄。

    “阿濤,放開我,你逃吧,師姐斷后!”華雪瑩咬牙道,她已經筋疲力盡,留下來抵擋毒物,是最佳之選,她也心甘情愿這么做。

    華濤看了一眼懷中的美人,從她絕然的眼神中看出,她是想以命來換時間,給自己逃命的機會。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