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傾訴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大華堂門口這一幕被兩雙眼睛候個正著,也正如景小鵬所料,老大薛寶成和老二林子楓不約而同站在窗前審視著景小鵬的到來。令他們略感失望的是,爭風吃醋大打出手的事情沒有發生,而是變成了英雄會。景小鵬和華濤握手擁抱后,隨同華雪瑩走進大華堂。

    薛寶成的臉色平靜中略帶一絲陰鶩,他很清楚對面的兩個家伙都看見了他,也明白景小鵬這么大張旗鼓過來,無非就是給自己下馬威。但他不怵,他有的是資本,有的是操控手段,五年前他能逼走景小鵬,今天他一樣有能力戰勝對手。

    長身青年阿竣推門而入,來到薛寶成身后,他沒有打斷老板的思緒,而是躬身靜候著。

    “說吧,什么事?”薛寶成看著窗外問。

    “寶哥,確切消息,景小鵬就任市特警大隊副大隊長,負責市內的維穩和反恐工作。”

    薛寶成眉頭微蹙,心中咯嘣了一下。景小鵬在部隊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連長,按照預計,最多就是副處級別,混個派出所所長了不起了,居然連升數格。市特警大隊擁有數千精湛戰力,副職也足以傲視群雄,在市府的地位不容小覷。

    “有沒有說他在刑偵部門兼任什么職務?”

    “沒有寶哥,手下兄弟取回的消息就是如此。”阿竣沉聲回答。

    薛寶成揮揮手,阿竣退身走出辦公室。

    這時,薛寶成腰間的手機響起,他搖頭苦笑了一聲,接通電話:“林老二,我猜你嚇尿了。”

    “放屁!他老六什么時候在我林子楓面前討到好處過?我打電話過來是想問問,你不是說那個小家伙不會再出現嗎,還讓我備五十張大票,怎么,不要大票了?”林子楓嗤聲道。

    “唉,有點狀況,挑的那把刀是個聳貨,中途變卦,一百張大票已經交給了他,可他后來又原封未動還回來了。也該這小子命大,算了,我們留下大票,干點其它事情。”

    “你什么意思?這小家伙不消失,干什么事情都礙手礙腳,要不是他在,大華堂早到了手。”

    薛寶成冷笑連連:“老二,老六現在是特警大隊副大隊長,他現在不僅有鐵拳,還有鋼槍,這時候在他面前舞刀弄槍,小心他崩了你。”

    電話一頭怔了很久,最后傳來忐忑的話語:“老大,哪總不能任由他們發展吧?時間拖得越久,對我們越不利,畢竟我們不姓華了,產權官司沒有太大的勝算。”

    “不!我決定改變現階段策略,既然重點清除失效,就全面圍堵。你那五十張大票一會差人送來,我需要請一些小頭小臉的人物吃吃飯,唱唱歌。大華堂不是鐵板一塊,這么多年的經營,漏洞百出,工商,城管,街道,衛監肯定都對它有微詞,讓他們時不時去大華堂喝喝茶,分分他們的心,從各個層面打擊他們的氣焰,不是很好么?”

    “高啊,薛老大!我怎么沒想到這些主意?行,五十張大票一張不少你的,”林子楓大笑道。

    “另外,打擊外圍的工作一刻都不能放松,還要加大力度,那怕是小魚小蝦也不能讓他們進去。夏東升我已經知會了銀行界的朋友,他別想再貸到一個字兒;至于剛才看見的那個奔馳車主,你找個人查查,來頭不大,就敲敲她的腦殼。”

    “嘿嘿嘿!薛老大,我發覺你越來越狠了,東升地產好歹是你的客戶,還舍得自揮一刀。也成,吩咐林某做事可以,但說好了,大華堂到手,我必須分一半。”

    薛寶成沒有回答,直接掛了電話。他知道現在說這些都是假的,真到了收獲的時候,誰的手快,誰的手更狠,誰就可能取得最大的利益。

    ……

    車茹筠和景小鵬打了個招呼,遞給他一張名片,卸了貨,就開著奔馳離去。

    診室里,華雪瑩坐上她的大位,景小鵬徑直坐在她對面的位置上,華濤臉色平靜的坐在一旁的客人椅子中。華雪瑩將大束玫瑰花插入玻璃器皿,當中擺在辦公桌上,還順勢將華濤喝的保溫杯收進抽屜,托著腮幫子,滿臉幸福的瞧著鮮花,她的眼睛中全是小星星。女孩子都愛花,她也不例外。

    “華濤,多謝你這兩個多月來對阿雪的照顧,沒有你,大華堂和阿雪估計夠嗆。”景小鵬開口道。

    “應該的六師兄,我既入大華堂,就有義務保護師姐和大華堂不受侵犯。不過現在形勢還很危急,老大和老二步步緊逼,我和師姐也是夾縫中求生存。”華濤微笑回答。

    景小鵬眼中厲芒微閃,轉頭看著華雪瑩:“阿雪,薛寶成和林子楓有耍什么陰招?”

    華雪瑩漫不經心道:“陰招多著呢,下絆子,使悶棍,找混混,現在還恐嚇附近的居民,不讓他們來大華堂,你回來就好了,說說,如何讓街坊鄰居安心進堂?”

    “豈有此理!這是惡霸,擱在以前,槍斃都有可能。阿雪你放心,這種狀況很快會改變。”景小鵬懾聲冷哼。

    華雪瑩搖搖頭,翹起小嘴:“你說的都是空話,拿點干貨出來,否則去我爹靈堂跪著去。”

    “咳咳咳!”景小鵬輕咳了幾聲,他欲言又止,眼睛的余光在華濤身上飄過。

    這個眼神華濤敏銳的察覺了,他低眉思量了一息,起身含笑道:“師姐,師兄,你們慢慢聊,我去后邊溜達一下。”

    說完,也不待華雪瑩應承,直接閃出了屋,很快翻窗而出。

    “九師弟這是干嘛?”景小鵬有點奇怪,出去溜達,也不至于翻窗出去吧,后院那是林老二的地盤,去那兒溜達,能討得什么好處。

    “哦,阿濤喜歡坐在我爹的藥渣堆上看醫書,他說這樣可以感應我爹的神韻。”

    “無稽之談!”景小鵬搖頭嗤笑。

    “就你有稽,快說,有什么高招?”華雪瑩沒好氣道。

    她對景小鵬支開華濤有點不滿,知道這是景小鵬信不過華濤,但她還是忍了,畢竟兩個師兄弟剛剛見面,不可能知根知底,也不可能因為自己的說詞,就信任華濤。況且,她不敢多說,怕兩個師兄弟因為自己出現芥蒂。

    景小鵬微微一愣,華雪瑩對老九的態度有點出乎他的意料,老九才來兩個多月,華雪瑩對其態度,好似來了數年一樣。但他沒有多想,馬上笑道:“阿雪,我現在是市特警大隊副大隊長,兼任市局副局長,接到的首要任務就是全力偵辦薛寶成案。當然,你不要跟任何人提起這些,偵辦薛寶成是密務,要不是讓你放心,我也不會說出來。”

    “偵辦薛寶成?”華雪瑩玉臉潮紅,這是她數年來聽見的最激動人心的一句話,比玫瑰花上的‘iloveyou’還令她興奮。

    “你小聲點!”景小鵬低喝。

    華雪瑩捂住小嘴,咯咯嬌笑,太興奮了,四年來的委屈一下子覺得無所謂了。

    “我三天前就回了申都,辦好入職手續后,就開始收集薛寶成的材料,他不愧是華氏老大,做事滴水不漏,又遍布關系網,偵辦他,難啊。不過,我已經掌握了一點突破口,相信我,一定把這個害人精繩之以法。”景小鵬繼續道。聲音雖小,可是落入華雪瑩耳中,無異于驚天巨響。

    “六哥,謝謝你……”華雪瑩喃喃道。

    “呵呵,謝我?”景小鵬笑了,他伸手捉住對面那雙晶瑩小手,捧在手心中。“阿雪,我發過誓,這次回來主要辦兩件事,第一,辦了薛寶成;第二,辦了你。”

    “啊?”華雪瑩唰的一下,滿臉血紅。

    “真的,我現在對師傅發誓,薛寶成入獄之日,就是我景小鵬迎娶華雪瑩之時。”

    “你……”華雪瑩心兒劇顫,她可以感應到大手上傳來的火熱和真誠。如果是四年前,她會毫不猶豫點頭,可是今天,她只是低下頭,心中痛痛的,就是無法啟口說任何話語。

    景小鵬將華雪瑩的表情盡收眼底,他心中狂喜不已,女孩子面子薄,既然不反對,就表示默許。六年前的畫面還歷歷在目,那個小少女死命拉著他的手,大聲哭訴:只要你不走,這輩子嫁給你。

    只是他略微有點奇怪,這個一直以來愛哭鼻子的小師妹,今天除了在門口流了兩行清淚,沒有嚎啕大哭。他的這些豪言壯語,想了無數遍的甜言蜜語,怎么沒能讓她抱頭痛哭?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