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大雨即至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一輛軍綠色吉普車急停在大華堂門口,從車上跳下一個俊朗威武的迷彩服男子,他一步跨進大堂,在眾位小美女驚詫的目光中,閃身到了診室門口。

    診室大開著,門口的椅子上坐了一溜等候看診的病人。原本華雪瑩的大位上,坐著一位圓臉中年,穿著白大褂,胸前掛著個聽筒,正樂呵呵給身前的一位老人看診。

    迷彩服男子正要開口,圓臉中年作了一個禁聲的口式。先用聽筒聽了一下老者的胸腔后背,又用胖乎乎的手指搭在老者的手腕脈搏上,閉目凝神,細細感悟起來。

    這一舉動令門口的迷彩服男子劍眉緊鎖,他并不是責怪對方怠慢自己,而是對方的看診方式:在中醫堂里拿聽筒聽診,有點不倫不類,這完全顛覆了師傅的手法,也顛覆了純中醫師的手法。

    百息后,圓臉中年睜開眼睛,笑吟吟說道:“老大爺,您哮喘犯了,還好,看診比較及時,只是輕微哮喘。給您兩個選擇,第一,我給您開幾副平喘潤肺的調理湯,十天半月應該就能康復;第二,您去醫院再看看,掛三五天水,也差不多可以止喘。您看如何?”

    “這……阿雪醫生在嗎?以前我都是找她看診的,三五天準好。”老者忐忑道。

    “呵呵,今天我師妹不在,她忙著呢!”

    老者猶豫了幾息,起身嘟嚕道:“那我還是明天再來吧。”

    “等等,老人家,我幫您看看。”迷彩服男子突然開口。

    就在老者愕然間,迷彩服男子伸出手,輕輕捏住老者的脈搏,十來息后,拿起桌上的紙筆,刷刷寫了一張藥方單。

    “陳護士,拿去配藥!”

    “小伙子,你這樣行嗎?”老者非常吃驚,不知道這個迷彩服男子是何方神圣。不過人家穿著軍裝,儀表堂堂,一看就不是壞人。

    “呵呵呵!老大爺,您今天走大運了,他可是咱大華堂醫術高超的華氏老六,比我師妹還厲害三分,吃他開的藥,沒錯!”圓臉中年訕笑道。

    陳海燕拿著藥方單略掃視了一眼,含笑點頭:“大爺,您跟我來,他的確是大華堂的六師兄,醫術高超,阿雪也聽他的。”

    老者將信將疑,還是走出了診室。

    景小鵬合上診室門,黑著臉哼道:“彪哥,你來這兒搗什么蛋?”

    “哎呀,老六呀,我知道你現在是市府領導,可是只要進了大華堂,按輩分,你該喊我五師兄,別沒大沒小!”伍德彪嬉笑起來。

    時隔數載,他再次坐進大華堂看診,為了不壞事,使出了渾身解數,不僅帶著聽筒,就連溫度計,血壓儀等等工具悉數備上。

    “我懶得理你!快說,阿雪呢?”景小鵬喝問。

    “憑什么告訴你?你當你的大官,我們開自己的醫堂,井水不犯河水。”伍德彪很是不屑,他翹起二郎腿,端起桌上的保溫杯喝了一大口。

    保溫杯非常陳舊,景小鵬認識,這是他曾經在大華堂用過的。阿雪將它拿出來給老五喝,說明她心中徹底沒有了他景小鵬的地位。

    景小鵬額頭上青筋暴起,顯然非常不快:“彪哥,現在情況緊急,我需要知道阿雪的行蹤。再說一遍,我需要知道阿雪具體的行蹤!”

    伍德彪嚇了一大跳,趕忙坐正身體,擱下保溫杯,笑道:“領導您先坐,我給您泡杯茶……”

    “快說~!”景小鵬厲喝。

    “哎呀呀,你吼我干什么?八妹不在家,當然是和情郎浪漫去了嘛!”

    “去了哪兒?”景小鵬緊蹙眉頭。

    “靈芝山。”

    伍德彪眨眨眼,看著景小鵬,圓臉上浮出一抹壞笑。他早從小美女們口中打探清楚了老六、老八、老九之間的來龍去脈,知道老六情敗滑鐵盧。

    景小鵬倒吸一口涼氣:“糟糕!雨天去靈芝山,不是找死么!”

    “哎,我說老六,你也別管人家小兩口怎么玩,說不準他們就喜歡坐在斷崖臺上玩刺激。咱們華氏有這個傳統,師傅和師娘斷崖幽情,老二和老七斷崖定情,現在輪到老八和老九了。下點小雨怕什么?小雨怡情,更有翻云覆雨的最高意境。”伍德彪扯著嗓門大聲咧咧。

    “你知道個屁!我懷疑薛老大今天會對他們動手。”景小鵬說著,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等等!老六,你說寶哥圖窮匕現了?”伍德彪一把拽住景小鵬的胳膊,臉色變得肅然。

    “不錯!皇天已經變天,早上我得到情報后,就火速趕了回來。可惜還是晚了一步,阿雪的電話一直不通,看來她們已經上了靈芝山。好了,我要回去準備一下,希望還來得及。”

    “不對吧,靈芝山又不是高山,長年都有手機信號,我還在峰頂試過,怎么會打不通?”伍德彪搖頭哼道。

    “我也不知道!”

    “你打過老九的電話嗎?”伍德彪狐疑地摸出手機,也不等景小鵬回復,直接撥了華濤的號碼。

    手機很快響起來,過了十數聲,電話才最終接通,里面還傳來一聲女子的竊笑聲。

    “喂!老九,你在干嘛呢?”伍德彪對著手機壞笑。

    “咳咳!彪哥,有事情嗎?我正忙呢!”華濤的聲音傳來,聽聲音,有點虛虛的味道。

    “忙嗎?是忙著采草藥,還是忙著采仙花呀?”伍德彪瞟了一眼身旁的景小鵬,神情說不出的猥瑣。

    “呵呵,彪哥,現在還沒到午休的時間吧,你這么不負責任,信不信我扣你的工資?”

    伍德彪聽了此話,不僅沒被嚇唬住,反倒更來了勁,他大聲咧咧:“別呀,老九!你們小兩口在斷崖臺上卿卿我我,就不興彪哥偷一會閑?”

    “你……你怎么知道的?”華濤情不自禁就反問了一句。

    他和美女師姐忘情的熱吻,情到濃處,有只咸豬手還悄然探進了美女的玉峰上。當他們正在云里霧里時,被伍德彪的電話生生打斷,又聽到彪哥驚人的言論,慌忙抽出咸豬手,弄得懷中的美女嬌哼了一聲。

    “哈哈哈!我彪哥是誰?沒吃過豬肉,還沒看過豬爬嗎?彪哥告訴你,你身上裝了追蹤器,我正欣賞你們兩口子的激*情戲呢!”

    “彪哥,大話說過了頭,會閃到舌頭。好了,你這個月的工資減半,掛了!”華濤齜齜牙。他這才意識到自己被伍德彪給忽悠了,只怪他做賊心虛,第一次留戀山巒,完全沉浸在了美妙之中。

    “等一下,有個人想找你說話。”伍德彪看見景小鵬臉兒一陣紅一陣白,知道不能再開玩笑,急忙將手機遞過來。

    景小鵬沉吟了幾息,閉目道:“我是景小鵬!”

    “啊?六師兄?!呵呵呵,您好您好!回來就好!”華濤這回真嚇了一大跳,剛剛再度攀上山峰的大手也急縮而回。懷中的美人小臉艷紅如血,慌慌張張整理起衣襟。

    “阿雪還好吧?”

    “呵呵,好著呢,就在我身邊,要跟她說兩句嗎?”華濤眨瞇著眼睛,可是美女師姐一個勁搖小手,最后干脆一頭鉆進他的懷中不搭理。

    “不必了,安全就好。哦對了,薛老大已經離開了皇天,去向不明,我懷疑他的目標是你和阿雪,請你們馬上下山,我會盡快趕赴靈芝山接應你們。”

    “寶哥?!你確定?”華濤大駭。

    “九成九!我想他離開申都前,最想弄死的人應該就是你。”景小鵬毫不猶豫道。

    華濤狠狠砸吧了一下嘴,他仰頭望天,遠方蒼茫中,一大片烏云正撲向這邊,寒風也驟然凜冽,帶著濃郁的水氣,呼進身體里,透心的涼。

    大雨要來了!

    “六師兄,我估計來不及了,大雨即至,下山的路應該已經被他封死,與其下去送死,不如帶阿雪上山。”華濤看了遠方幾息,很快作出了判斷。

    “你怎么知道?”景小鵬心中一驚,他也了解靈芝山,越往上行,山勢越陡峭,以阿雪的體質,經不住幾折騰,稍有不慎就會粉身碎骨。

    “寶哥手中還有一張牌,名叫雨,是一個可以隱身雨中的絕頂殺手,我們交過手,我沒有把握勝她。加上寶哥,更加沒有一絲勝算。六師兄,您要來嗎?”

    “殺手?我馬上回去取裝備。”景小鵬只思量了一息,就打開診室門,旋風般射出大華堂。

    “六師兄,您別回去,來不及了!您直接上山,沿著茹筠藥園上山小道前行三百米,左方竹林叢中,有一個刻著雪字的小竹,下方藏著一個銀色手提箱,里面有一把svd狙擊步槍,希望還管用。”華濤連忙說道。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