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靈芝山大戰8 寶鋤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華濤心底暗嘆,看來這一切真是狐狼操控的,目的就是將他和阿雪引上山,最后一網打盡。《頂〈點《小說 23wX.coM這只老狐狼太陰險狡詐了,也太卑鄙無恥了。不僅殘害同門,還勾結外敵,這已經觸碰了做人的最基本底線,也將華濤心底抱有的最后一絲幻想埋沒。

    “師傅是不是你害死的?”華濤冷然問道。

    薛寶成注視了華濤三息,輕輕搖頭:“不!薛某不否認想弄死老家伙,但他很厲害,我自知不是他的對手,想弄死他很難。可惜他天運不濟,最終親手把自己埋入了墳墓。”

    “我不懂,你說清楚點,師傅突然死在煉丹爐旁,有人說是你故意激死了他。”

    “放他娘的狗屁~!老家伙真靈丹吃了無數把,誰能把他激死?!小家伙,你要想知道老家伙怎么死的,自己到陰曹地府問他,別來煩我!”薛寶成怒喝一聲,拿著油紙傘的手驀然抖動。

    油紙傘片片飛散,三息不到,一把鋤頭倒舉在他的手中。鋤柄三尺,鋤鋒寬五寸,長七寸,鋤刃如刀,閃爍著晶瑩銀芒,鋤頭方一現出,就迸射出絲絲靈芒。

    “這是什么?”華濤不由自主退后一步,這把鋤頭一看就是靈物,而且蘊含的威能不俗,即使隔了數丈,也給他一股懾人的壓迫力。

    “呵呵!寶鋤!”薛寶成云淡風輕道。

    “寶鋤?大三寶真的沒有燒毀!”華濤驚喜交加,忘記了拿著寶鋤的是他的敵人。

    薛寶成仰頭大笑:“只有那幫傻子才相信老家伙把大三寶燒了。老九,薛某今天用寶鋤把你埋在山巔。也算你的造化。你就知足吧。哈哈哈!”

    華濤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大手翻動。噬魂針悄然浮現手中,接著笑道:“寶哥。你就這么自信可以擊破我?”

    “不是自信,是必勝。你別指望老六能上山幫助你了,聽見山腰的槍聲沒?那是雨美人在阻止老六上山。雨是師級巔峰殺手,而老六不過剛剛晉級師級,有差距呀。聽說你和雨美人在山上拼斗了數個回合,你的丹田還剩下多少真氣可用?”薛寶成輕蔑道。

    山下的槍聲雖微,但在兩個巔峰高手的耳朵里依然清晰如雷,每一道槍聲,甚至每一個騰挪。都沒有脫離他們的感知。華濤聽見了八次svd槍響,四次另外的槍鳴,最后那次震耳欲聾的槍聲在他心中久久回蕩。直覺告訴他,這是絕殺一槍。景小鵬為了加大svd的威能,不惜卸去了消聲器。

    那聲槍響后,再沒有了槍聲,也就意味著,山下的戰斗結束了。

    ……

    而山上的戰斗才剛剛開始。

    “一鋤裂木~!”

    薛寶成輕吟一聲,右手執鋤。突然飛身而起,右臂高舉,一股銀灰色的真靈氣沒入寶鋤中。寶鋤嗡鳴震顫,驀然漲大三分。鋒刃上閃耀起璀璨精芒,如流星般直砸華濤頭頂。

    “九幽,去~!”華濤同樣輕哼。揮手擊出了手中的噬魂針。

    “砰~!”

    脆響和黑云急卷而出,在山巔上爆出了一朵五尺黑花。薛寶成的白色身影倒飛射出。重新落回山巔邊角。他的衣襟獵獵作響,拿著寶鋤的手在微微顫抖。

    薛寶成瞥了一眼手中的鋤頭。鋤鋒上黑霧繚繞,原本雪白的刃鋒變成灰白之色。

    “九幽散?!有趣!老九,你哪來的九幽散毒?”

    “拜你所賜!”華濤笑道。他擊出黑針后,身體未挪動分毫,他非常清楚自己那一針的威力,寶哥的裂木一鋤根本到不了自己頭頂。

    薛寶成愣了一息,接著笑道:“這么說阿飛還沒死,你幫他解了毒,還收集了他身上的毒素?”

    “知道就好!你作惡太深,就算你活著下山,也難逃法網!”

    “哈哈哈!阿飛那條小狗不足以扳倒薛某,其實從‘霧’殺手中九幽散毒后,我就猜測出阿飛沒死。老六那點障眼法只能騙騙林老二,在薛某這兒成不了氣候。”薛寶成大笑起來,看不出一絲恐懼。他大手急抹,一團粉末彌漫在鋤鋒周圍,也就十息,鋒刃重新煥發光彩,閃耀出的精芒更盛之前。

    華濤暗暗心驚,這個薛老大果然不凡,隨手一抹,就化去了寶鋤上的毒素。剛才擊在鋤鋒上的噬魂針融解后,本來已經污染了鋤鋒靈氣,可僅僅十息,卻再次恢復。

    “噬魂,去~!”華濤低呼,這次不等寶哥出手,率先擊出了手中的黑針。

    黑芒浮動,如利劍出鞘,帶著凄厲的嘶鳴,直射寶哥胸前。黑芒后方,緊跟著一道微不可察的白色星點,要是不仔細看,或是只關注了黑芒的行跡,必定會忽略它的存在。

    “哼!二鋤開石~!”薛寶成輕哼,雙手握柄,對著黑芒一連揮舞了兩次寶鋤。

    兩條淡淡的銀色蟒形在空中舞出,銀蟒只見蟒頭與七寸頸脖,頸脖上披著一圈銀色的鱗片,銀蟒方現,便在大雨中張開了血盆大口。

    “嗞嗞~!”

    兩聲破革之音傳出,黑煙和白霧洶涌激起,瞬間籠罩了整個峰頭。

    華濤大驚失色,斜踏一步,消失在了原處。

    “砰~!”

    寶鋤劃空而過,貼著華濤的背脊劈在了石柱上。石屑迸飛,在他剛剛站立處,驀然多了一個三尺大坑,石坑中青煙騰騰。

    一息后,華濤的身形踉蹌著出現在一丈外的南崖邊上,他心有余悸地看著寶哥手中的寶鋤。寶鋤上銀霧纏繞,那些銀霧還在飛速吞噬著鋒刃上的黑白星芒。

    薛寶成的身形出現在石坑邊,邊撫著鋤鋒,邊嗤笑不已:“嘿嘿嘿!老九,你用血竹王匕牙來襲擊寶鋤,完全是自取其辱。難道不知道寶鋤除了采集靈藥,還專克血竹青么?老家伙當年就用它擊殺了不下萬條血竹青蛇,這兒的血竹青見到鋤頭,比見到閻王爺還害怕。”

    “薛寶成,你這個敗類!寶鋤是用來采集靈草靈藥的,不是用來挖坑殺人的!你這樣肆意驅使它,難道不怕毀了它么?”華濤惱怒道。

    寶鋤畢竟是華氏大三寶之二,要是在拼斗中毀去,他真不知道如何去和其他幾個師兄師姐解釋。因此,他的前兩擊均只用了五成的功力,根本不敢使出全力。而寶哥卻一次比一次瘋狂,剛才這一次,只怕使出了八成以上的功力,要不是他閃躲得快,第二鋤就劈上了他的腦袋。

    薛寶成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模樣:“薛某早就不行醫,只殺人吃人,寶鋤跟著我,當然要殺人吃肉了。老九,第二鋤你就怕了,這第三鋤你豈不要被嚇得尿褲子?”

    “還有第三鋤?”華濤眉頭緊蹙,牙關緊咬,一枚紅色的小卒子悄然藏在了手心里。

    現在顧不得那么多了,要是破不了對方的寶鋤威能,只怕很難在寶哥手中討到好處。他不僅要應對寶哥,還擔心山腰的景小鵬,槍聲過去了數百息,如果景小鵬勝出,此時應該已經到了山巔下,可是一直沒有看見其身影,連呼喊聲和喘息都感應不到。

    他怕了,怕景小鵬遭了不測,更怕阿雪不聽勸告,爬出了山洞。如若雨殺手最終獲勝,即使身受重創,阿雪都不可能是其對手,一旦被其抓住,對他華濤來說,將是不可承受之重。

    薛寶成瞇眼瞪著華濤,臉上露出自信的微笑。他急催丹田,雙臂抖動,自丹田中飆飛出兩條銀蟒,沿著手臂,一左一右沒入鋤柄中。三尺小鋤嗡鳴一聲,再次長大一倍,變成兩米長短,鋤鋒更如一把寒光雪刃,在大雨中現出了其最猙獰的一面。

    “開山鋤~!”

    薛寶成怒吼一聲,飛身暴起,寶鋤帶著一道道殘影雷霆般擊向華濤。

    華濤周圍驀然浮現出九把鋤頭,每一把都有如實質,看其氣勢,仿佛都能開山裂石。

    華濤閉目微凝,雙耳急速扇動,雨霧中,每一絲顫動都呈現在他心頭。就在第一柄鋤影覆體后,才揮出了右手中的那枚棋子。

    “卒,殺~!”

    ‘殺’聲未落,紅芒輕閃,只一個顫動,就在重重鋤影中閃到了白色身形前。

    “轟~!”

    爆鳴聲起,一團九尺火云冒出,迅速淹沒了小半峰頭。

    危急關頭,薛寶成只來得及用寶鋤格擋在胸前,巨大的沖擊波就吞噬了他。(未完待續。。)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