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靈芝山大戰18 暗中較量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景小鵬重重哼了一聲,收了槍,轉身走向華雪瑩藏身地點,像是放棄了對寶哥的出手。:夢-島:小說3w.MDXS.CoM他這個舉動讓寶哥暗暗竊喜,畢竟少了一個強勁的敵手,少了一個牽制點,自己更有把握搶到寶斧金匣,甚至可以一舉將小家伙擊垮。

    華濤將寶哥的一點神色盡收眼底,他假意不知,還合上大眼,趁著對方分神的機會,神念輕輕折轉,沿著崖壁下方,沒入車茹筠懸在山崖下的小腿中。

    車茹筠正傷心欲絕地淌著淚水,她的信念已經坍塌,當眾被惡狼羞辱,令她羞愧難當;看見華濤來到,更是令她悲憤欲絕。她覺得自己成了十足的累贅,不僅讓自己的老公生死不明,更可能成為惡魔要挾的籌碼。她已經將華濤看成自己的親人,如果失去了老公,就不能再因為自己失去最后的親人。

    死,也許是最好的選擇。可是她連死都不掌握在自己手中。

    就在此時,一個甜美的女聲在她腦海響起:“茹筠姐姐,華濤讓您務必豎起信心,不準放棄自己,更不能放棄家人,有他在,就有您和陸大哥在,他會傾力救你們的。”

    車茹筠陡然一怔,她不知道這個聲音來自哪兒,也不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這個聲音非常甘甜,甘甜得讓她心頭空濛,求生的意志也在一瞬間滋生。

    甘甜的女聲繼續響起:“華濤讓我告訴您,一會六師兄會將薛寶成手中的繩子打斷,只要您聽見槍響。無論發生什么。都要貼著右側石壁躍下。阿雪師姐會在下邊接應您。”

    車茹筠嗚嗚的搖頭,她不知道怎么跟這個聲音交流,只能在心中對自己說:“我做不到,我不僅被惡魔封住了經脈,還被他下了毒,現在全身根本動彈不了!”

    令車茹筠意外的是,跟她說話的女子居然能捉摸到她的所思所想,并很快回復她:“別急。我會給您解開經脈禁制,禁制一旦解開,您馬上運行一下。至于體內的毒素,等華濤擊敗了惡魔,自然會給您解除。快,如果有不適,趕緊對自己說話。”

    女子的話音剛落,砰砰的棋子落盤聲在車茹筠腦海激蕩,一遍遍沖刷她的心頭,也迅速在她體內穿行。也就十息。她體內那些被封的穴道霍然迸開,內息在經脈中也如缺堤之河。急速開始奔騰。

    雖然有數種毒素在血脈中緩緩上浮,但她重新擁有了些許力量,也重新擁有了求生的可能。

    她忍住心中的激動,眼中依然流淌著淚水,是激動的淚水,也是用來迷惑惡魔的淚水。在確定無礙后,最終微微頷首:“謝謝你,我的經脈已經通暢,毒素也已經上行到了大腿,你告訴華濤,讓他放手去搏殺,務必將惡魔打倒。不要顧慮姐姐,姐姐就算死了,也絕不怪他!”

    ……

    神念縮回華濤體內,他也緩緩睜開了眼睛。

    “小家伙,我很意外,你是怎么躲過寶斧至強一擊的?”薛寶成瞇眼道。寶哥的心中非常驚詫,山巔最后那一擊雖然倉促,但包含了他全部的威能,即使擊不中金匣,也至少可以將小家伙斬在石柱邊。可不僅金匣沒爆,小家伙也毫發無損。

    華濤聳聳肩:“寶哥,我沒有躲,是寶斧自己飛走了。也許是因為它靈性不滅,看出我才是華氏正宗傳人,所以迷途知返,停止了攻擊吧。”

    “一派胡言!寶斧呢,藏到哪兒了?”

    “不知道,它看見你飛下山崖,也調頭跟著飛下,難道你沒有把它撿回來?”華濤胡亂扯道。寶斧已經飛進了玉典虛空,現在要他拿出來,根本不可能,也只能瞎咧咧了。

    薛寶成眼中射出鄙夷的目光,冷笑出聲:“小家伙,不愿意拿出來就算了,就一把過氣的破斧頭而已,斧頭再好,也比不過一槍撂倒。薛某想通了,以后去研究槍,不再研究這些不靠譜的冷兵器。把金匣拿出來吧!”

    華濤看了薛寶成幾眼,又偷偷掃視了山上幾息,這才放下背上的竹簍,從里面拿出那方金燦燦的金匣子:“寶哥,金匣在此,你放了人質,我給你金匣!”

    薛寶成看見金匣剎那,眼中閃起濃濃的喜悅,但很快黯淡下來,搖搖手中的金槍:“不!薛某要的不是金疙瘩,而是金疙瘩里面的物品。你必須將里面的物品取出來完封不動交給我。”

    “辦不到!連你都打不開,我又有什么辦法?”華濤一口回絕。

    “是嗎?”薛寶成只淡淡笑了一下,頃刻間,笑容突然收斂,金槍下指,毫無征兆地對著身下的美人扣動了扳機。

    “砰~!”

    血花飛濺,車茹筠左臂上綻放出一朵血花,她身體劇烈顫抖,扭頭看著手臂上的傷口,嘴中嗚嗚著,淚如泉涌。

    “薛寶成,你這個魔鬼!我真的打不開金匣!”華濤齜牙吼著,眼中一片血紅。

    “哈哈哈!薛某不管,你再不打開,每過十息,我打爆她一座山峰,這山峰太迷人了,手感就是好啊,你沒少揉吧?嘎嘎嘎!”薛寶成仰頭叫囂。他看見小家伙心疼,就感覺無比快慰,他已經將對老家伙的恨,慢慢轉移到這個小家伙身上。

    “你……”華濤幾欲暴起。

    就在此時,傳來景小鵬的聲音:“老九,試試這個!”

    華濤轉過頭,就看見景小鵬拿出了一副畫像,正是神龕中華啟明的遺像:“六師兄,您這是?”

    “老九,我聽彪哥說,他曾經見過師傅提著寶斧金匣,金匣上有兩副畫像,其中就有師傅的。現在金匣上只有一副女子的畫,師傅的不見了,說不準就差在這兒。”景小鵬解釋道。

    一聽此話,華濤和薛寶成眼中均精光閃起,似乎都有了無窮希望。八卦分陰陽,右側是女子畫像,左側卻空蕩著,如無意外,應該張貼著華啟明的畫像。

    “快,把老家伙的畫像扔下來!”薛寶成揮槍哼道。

    景小鵬沒有反駁,持槍再次走到三十米處的突石邊,大手揮動,畫像疾飛而下,準確地落在華濤身前。做完這些,景小鵬轉身回到遠處,眼睛看著華濤這邊,手中的槍卻微微抬起,目標正是那根拇指粗細,控制車茹筠生死的麻繩。

    薛寶成沒有注意這些,他的注意力絕大部分留在了華濤身上。他十分自信,身為警察的老六,在人質沒有安全前,是不敢隨便射殺自己的。

    華濤拿著華啟明畫像,仔細端詳了幾息,捧著它跪伏在地上,啟口喊道:“師傅,您老在天有靈,一定要保佑弟子打開金匣!不是弟子覬覦您的寶物,是您的大弟子,已經變成豺狼的寶哥,想念您的寶物。您就給他吧,免得他繼續傷天害理……”

    “啰嗦什么?快念開寶訣!”薛寶成大臉炭黑,齜牙厲吼。

    “寶哥,都到這一步了,急什么呢?在開啟金匣之前,咱們得把話說清楚,你要金匣中什么物品?我也實話告訴你,金匣中的房產地契和身份證明是屬于阿雪的,誰都不能覬覦。”華濤抬頭道。

    薛寶成冷笑連連:“就依你,薛某不要那些東西,薛某的錢已經賺夠了,皇天大樓她要收回去就讓她收去。但金匣中剩余的東西都歸我。”

    “你知道里面還有什么東西?”華濤微微愣神。他心底急沉,看來薛寶成的目標不是房產地契,這個匣子中還有更令其覬覦的寶物。可是,到底是什么呢?

    “你問得太多了!小家伙,如果你不答應,薛某不妨打爆一座山峰給你看看。”薛寶成說完,大手急挪,金槍就抵在了車茹筠左胸前。

    車茹筠停止了嗚嗚聲,盯著華濤,淚花橫流。

    “好,我答應你!我只取房產地契和身份證明,其它歸你!”華濤揮手道。(未完待續。。)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