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臨別贈言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瑪麗亞的態度馬上變得冰冷,一口回絕了王崎勝的建議:“對不起,你的建議不合理,我不會為一個小小的大華堂動用西美在華數十年培養起來的關鍵力量。行了,我給你預留一千萬資金,只需要你打贏和大華堂的官司,別讓他們奪取了大樓的控制權。非業務上的事情,你還是別管。”

    她是家族繼承人之一,考慮問題必須要有全局高度,說到底,她和大華堂之間沒有直接恩怨,在商業上也不是一個層面的對手。療養院的目標客戶是申都中上層富商,以及來自世界五百強企業的精英高管。而進大華堂的不過是一些普通老大媽、老大爺,這些人就算請他們去療養院,也不可能掏得起銀子。

    電話另一頭,王崎勝呆愣了大半天,一對小眼睛瞇成了細線。他輕輕放下手機,倒入椅子中,心中盤算著下一步的計劃。上司不同意,并不代表他不能作為。他之所以如此熱切的選擇皇天大樓,就是覺得自己才是華氏的最強者,自己才配全盤掌控大華堂的一切。

    華濤并不知道大華堂再次陷入陰謀漩渦中,他走進診室,看見老六景小鵬正一臉灰敗地躺在客人椅子上,一邊大喘粗氣,一邊努力運功療毒。大腿外側的那道傷口也詭異地裂開,重新冒出黑血。

    華雪瑩蹲在景小鵬身旁,小臉兒急得通紅,看著傷口,有點束手無策。從癥狀上看,這明顯就是中毒。可她爹華啟明留下的典籍中。沒有任何相關的記載。她看過的解毒書籍也沒有這種詭異的癥狀。

    “六哥,之前不是好了嗎?怎么又毒發了?”華雪瑩抬頭詢問,她深知景小鵬的醫術比她只高不低,他都解不了,自己肯定沒辦法。

    “這是雨毒,見雨即發作,我小覷了這個東瀛雨殺手。”景小鵬虛弱地解釋道。

    “既然知道是雨毒,哪你趕緊去大醫院呀?”

    “沒辦法。我找過申都最好的解毒師傅,還去張天灝那兒看過,都沒有辦法,誰也沒見過這種毒素。如果你這兒再治不好,我就準備北上京都,看能不能請到更高明的師傅。”景小鵬閉目搖頭,臉上帶著苦澀,如果解不了毒,自己的前途將就此終結。

    “可是我也無能為力,我爹也沒有見過此毒。”華雪瑩說完。眼淚就情不自禁滑了下來。

    “讓我試試吧。”華濤合上診室門,來到景小鵬身前。

    華雪瑩聽了華濤的言語。愣了愣,這才想起是他讓景小鵬過來的,迅即破涕為笑,起身拉住華濤的胳膊:“阿濤,你真能解毒?”

    “你這一會哭一會笑的,羞不羞呀!”華濤白了華雪瑩一眼,當著景小鵬的面給她擦拭了臉上的淚珠。

    華雪瑩昂起頭,配合著那只令她怦然心動的大手,撒嬌般哼道:“我就是急嘛!六哥是為我受傷的,咱們有義務救他。你要不把他救好,我……我……”

    “你要干嘛?”華濤怪怪地瞪著身旁的嬌艷美女。

    “我不要你渡內息了!”華雪瑩腆著紅臉,咬著華濤的耳根威脅道。

    華濤暗暗齜牙,渡內息的意思他在醫院時已經心知肚明,但他沒想到美女師姐會當著六哥的面說出這個,為了幸福著想,他連連點頭:“行行行!我會用心。放心吧,我也中過雨毒,驅除它不過手到擒來。但是我要給六師兄針灸,還要脫開他的衣服,你要在這兒欣賞嗎?”

    “咯咯!你不介意,我看看也無妨!”華雪瑩掩嘴竊笑,還不忘和華濤玩起小曖*昧。只是他們沒有考慮椅子上的景小鵬,人家一邊飽受雨毒的折磨,還有忍受情毒的煎熬。

    景小鵬嘴角露出苦澀的笑容,輕聲道:“阿雪,你出去,讓老九給我針灸,你在這兒,他不會好好做事。”

    “小氣鬼!我走了!”華雪瑩嘟嘴哼了一聲,轉身開門閃出。

    “我小氣嗎,老九?”

    “呵呵!還好,面子上不小氣,就不知道心里小不小氣。”華濤笑道。

    “哼,你小子就得瑟吧!不過我看得出阿雪非常快樂,只要她快樂,比什么都重要,雖然不是我給的,但我也就放心了。我以后來這兒的時間會很少,你要好好待她,聽見沒?”

    “是,六師兄!”華濤大聲應答。

    “爬上床沒?”景小鵬再次哼問,只是言語中帶著濃濃的醋味。

    “床?哦哦,還差一點點,師姐有顧慮,師弟身家薄,還達不到她的基本要求。不過親親小嘴,熟悉熟悉身體還是有點。”華濤腆著大臉,說話的語氣也變得猥瑣了點。

    景小鵬雖然閉著眼睛,臉上的肌肉抖動不停,氣息也更加急促,一連咳嗽了數次才最終平復:“很好!比我強,我十多年也就抱了她兩次,連手兒都沒好好拉過。記住,爬上了床,就別再指望爬下來。阿雪的秉性我還能了解幾分,愛哭鼻子認死理,愛憎分明,一旦愛上了,就不會回頭。同時,你一旦拋棄了她,也就等于將她徹底毀了。”

    “是是,絕不拋棄、絕不放棄!”華濤弓著身體直點頭,模樣有點滑稽,他知道這是六師兄在作告別贈言,告別珍藏了數年的情感,告別曾經的過往。

    “開始吧,活兒干得漂亮點。我可是中級國醫,針灸術在華氏弟子中能進前三,你要是有半點偏差,我會代師傅踢你的屁股!”景小鵬揮揮手,結束了他的談話。

    “呵呵呵!您只怕沒這個機會。”華濤訕笑說完,右手翻動,一根銀色長針陡然浮在手指上。

    景小鵬霍然睜開眼睛,怔怔看著華濤手中的銀針。銀針七寸,閃爍著一點精光,上邊并無任何戾氣,透出一層層柔和的真靈氣,比起他曾見過的華氏寶針分明要高階許多。

    “老九,你哪來的寶針?”

    “我運氣好撿的,師兄,快除去衣裳,我要動手了。”華濤打了一個哈哈,沒有說明鸞鳳針的來歷。這是他的秘密,不準備告訴任何人。

    景小鵬深深看了華濤一眼,脫去衣褲,夢-島動。

    景小鵬眼中精光劇閃,心中涌起驚濤駭浪,老九給他的刺激太大了。

    搶走阿雪,在感情上完勝自己;擊敗薛老大,在身手上冠絕華氏師兄弟;再看其操控銀針手法和自信的神態,針灸術更是比自己高出數個層次。如此嫻熟精準的手法,他只在師傅和張天灝面前見識過。

    但師傅和張天灝那是浸淫了數十年的針灸術,經過無數次操練和實際的運用,甚至不惜在敵手身上操針應驗。而眼前的小家伙不過二十出頭,進大華堂也剛剛半載,就算十歲操針,也不可能達到如此高度。更別說還需要一套高階針法,才能天衣無縫。

    “不對!針灸手法明顯與師傅不一樣,不屬于華氏針灸術,他從哪里得來的高階針法?”景小鵬一動不動盯著眼前的大男人,眼中泛起強烈的光彩。(未完待續。。)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