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得意忘形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華濤狠狠揮舞了一下手臂,作了一個勝利者的poss。他太興奮了,今晚過后,他將徹底擁有了美女師姐,也徹底擺脫了自己糙哥的帽子。

    就在此時,宋西萍伸進腦袋,滿臉嬉笑地望著里面:“濤哥,你好像很興奮,剛才師姐喂什么給你吃了?”

    “小~蘋~果,你,給我滾進來!”華濤咯嘣了一下牙齒,眼神極為不善地瞪著這個打斷了自己美好體驗的小美女。

    “干嘛?剛吃完師姐,還想吃蘋果?不過我不怕你,涼你也不敢瞎吃瞎喝。”宋西萍說著,還真的躋身進了室內,搖著小腦袋,一直晃動神案前。

    “你怎么這么傻?其她美女都不來敲門,就你不怕死?你應該清楚,得罪了師姐是很嚴重的問題,說不準她會把你開了。”華濤唬著臉道。

    “不會的,師姐不是那么小氣的人。咦,這不是師傅的神龕嗎,怎么壞了?”宋西萍滿不在乎地揮揮小手,突然看見地下的一截神龕,于是俯身撿了起來:“吖,這里面還有一張紙條!”

    “紙條?”華濤一驚,趕忙奪過宋西萍手中那截神龕,在神龕居中斷面處,有一個五寸見方的孔洞,里面緊緊塞著一張發黃的硬紙,隱約可見黃紙上還有字跡。

    他小心翼翼摳出硬紙,展開后,一行令他無比激動的字眼顯露出來:楓玉樓房產證書。

    “房產證?哈哈哈!是房產證!”華濤只看了三個字,就大笑出聲,激動之中。一把抱住身旁的小美女。摟著她在室內轉了三個圈圈。

    小美女沒有任何動作。只怔怔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她的紅唇距離那張大嘴不過寸許,吹氣可聞。她的一對柔嫩的小玉峰也毫無保留的貼在男人的胸膛上,即使隔著數層紗也能清晰感覺到男人砰砰的心跳。隨著男人的轉圈,嬌峰在胸膛上劇烈摩擦,令她的心兒顫抖不已。

    三圈過后,華濤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大手急松。將懷中的小美女重重扔下地面,最后搓著大手嘿嘿傻笑:“嘿嘿,高興過了頭,失態了!失態了!”

    宋西萍腆著紅蘋果般的小臉,偷偷瞟了一下門外,見沒有人關注這邊,歪著小腦袋哼哼:“切!多大一個事兒,像這樣的擁抱,我每天都要抱十個八個,你慢慢樂吧。我出去辦事了。”

    小美女言不由衷的說完,腳步踉蹌地跑出了北屋。

    華濤暗暗齜牙。狠狠拍了后腦勺一巴掌:“笨豬!你這是作死呀!”

    腦海中,琴兒和琪兒的笑聲此起彼伏,擾亂了華濤的心神。

    “你們兩個,笑什么呢?剛才為什么不及時提醒我?”華濤的身形出現在玉典中,板著大臉哼問。

    “咯咯!公子,你下手那么快,琪兒棋子還沒落下,你三個圈圈就轉完了,你說怎么給你提醒?”

    “是呀公子,琴兒剛剛抱起七弦琴,小蘋果就被你抱進了懷中,我想救你都來不及。琴兒很奇怪,公子剛才為何不趁機啃兩口呢?那小蘋果熟的,紅撲撲可愛呀,一口下去,我保證公子滿嘴甜絲絲的。”琴兒的話語更加損,說得華濤嘴角哆嗦不已。

    “哎呀琴兒琪兒,你說師姐是不是已經知道了?”

    “你說呢?就隔著兩層三合板,憑師姐的小耳朵,會聽不到你們鬧出的動靜?”琴兒憋著笑臉道。

    “完蛋了,樂極生悲,晚上的活動指定得黃。”華濤說完,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嗯,指定黃,很黃!三五個時辰,不黃才怪。琴兒姐姐,你晚上陪我下棋吧,公子的歌聲不好聽。”琪兒搖頭晃腦道。

    華濤沒有察覺到兩個仙靈美女的調侃,坐在地上發呆。他太在意師姐給他的甜蜜了,以至于讓甜蜜蒙蔽了心神,一點點事情就無限地將它放大。

    琴兒瞅瞅華濤,又給琪兒眨眨眼,噗嗤笑出聲:“公子,你就別失魂落魄了,剛才師姐根本沒有關注這邊。”

    “呃?真的?”華濤蹦跳起身,瞬間煥發了神采。

    “什么真的假的?師姐在隔壁用心看診,哪里有心神看你。不過公子,就算師姐看見了又如何,你這點不經意舉動,根本不值一提。你抱茹筠姐為何可以胸懷坦蕩,而抱一下小蘋果就心慌意亂呢?”琴兒反問道。

    “我……”華濤不知道如何回答。

    “琴兒替你回答,因為公子心底還壓著其它情愫。”

    “不可能!我對小蘋果沒有任何想法!”

    “琴兒說的不是小蘋果。小蘋果只是一個表象,如果你對師姐夠自信,就不會有今天這種反應,甚至還會親小蘋果一下,再將她坦坦蕩蕩放下,然后該做什么做什么。琴兒還可以告訴公子,早上當你看見對面大樓銀幕上的白裙少女時,你的心有過非常明顯的悸動。琴兒是情靈,雖然開不了公子的情商,但可以感覺到公子的情動。”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別說了,越說越離譜,我出去吸納真靈氣了。”華濤心亂如麻地爬起,就欲閃出玉典。

    “唉,公子,每個人都有七情六欲,刻意壓制自己的情感,對大道并無裨益。你只要明白,你對師姐的那份情是真的,就足夠了,其它的可以順其自然,沒必要視如洪水猛獸。”琴兒說完,盤坐在地,合上美目,玉指揮動,曼妙的音符驟然傳出。

    華濤的心神出了玉典,再次閉目平復了數十息,心境逐漸清明。他拿起神案上的那張黃紙,仔細查看起來。

    這張紙是房產證的第一頁,應該是被人刻意撕下來的。正面是房產證的批號信息,下方蓋著申都市人民政府的印章。也許是放置的時間久遠,印章的色澤已經變成了橘紅之色。

    華濤暗暗頷首,翻到背面,正是房產的具體信息。在第一欄上清晰寫著楓玉樓三字,接著是面積和具體結構,下方還繪著一副房屋結構圖,看其模樣,正是楓玉樓的大致結構。

    “楓玉樓的,怎么只是楓玉樓的?”華濤蹙眉自問。

    他趕忙找到另外一截神龕,可惜里面什么都沒有,地下也沒有遺落的紙片,看來這個神龕中,的確只放置了一頁房產證。

    按照華濤的了解,楓玉樓建設時間要早于寶慶樓,楓玉樓一直作為大華堂的采購、儲存、配藥場地,還有就是華啟明煉制丹藥的煉丹房。

    而寶慶樓是寶哥一手策劃建設的,規模更大,動用的資金也極其龐大,差不多耗去了大華堂當時一半以上的資金。這一點玉娘非常清楚,為了資金問題,寶哥和林子楓還曾經翻過臉。最后兩師兄弟達成私下協議,將楓玉樓悉數讓給了林子楓掌控,這樣才有了后來的楓玉足浴城。

    這樣看來,寶慶樓和楓玉樓的房產證肯定不是同一本,可是,師傅會將寶慶樓的房產證放在何處呢?

    華濤百思不得其解。

    寶哥死了,照說一切都可以水落石出,可迷霧依然重重,了解越多,困惑反倒越大。師傅做事異常縝密,甚至算到了死后數年的事情,從金匣現世,到金匣開啟,再到寶書的放置,每一步都極其精準,全部在他的算計之中。有些事情看似偶然,卻有著必然。

    找不到寶慶樓的房產證明,意味著大華堂依然無法將對面的人趕走,也意味著仍舊有敵人在窺視大華堂,他和師姐也不得不分出部分精力來應對這一切。

    “唉,算了,沒有寶哥這匹惡狼,形勢已經非常樂觀,何必苛求完美呢!”華濤自嘲了一句。

    他收好楓玉樓的房產證明,坐在蒲團上,開始吞噬血靈芝。

    給六師兄療傷和塑體,一共耗去了他兩成的丹田真靈氣,他必須及時將丹田補齊,否則就會自動耗損玉典中的真靈氣來填補這個空缺。(未完待續。。)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