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安胎藥方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時間飛逝,半個月過去。`夢-島`-小說`www`23Wx`com

    每日凌晨兩點,姑蘇橋下如期響起嗶嗶微鳴音,這種槍聲極微,在寒夜里還未傳出橋孔,就消散得微不可聞。只有金色流光一次次劃過夜空,在河面上激起輕微的浪花。

    華濤的狙擊知識與日俱進,不可否認,藍莓美女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狙擊教練,不僅子彈充足供應,而且變魔術般拿出一件件精致的狙擊器材,還給他一本手寫的狙擊要訣。從隱身接敵,到潛伏狙擊,再到相持撤退,乃至打掃戰場,擺脫追蹤等等,均細致入微的言傳身教。

    他的狙擊槍法逐步提升,第一晚一百五十環,第二晚一百六十,第三晚一百六十五,到了第十五日晚上,他的成績已經穩步進入二百七十環。射擊距離也從最初的三百米移動到五百米之外,靶標的移動速度和變化的方式也更加不定。但無論如何變化,在華濤龐大的神念下,狙擊準度不降反升,提升速度之快,讓一旁的藍莓美女驚詫不已。

    藍莓美女依然沒有放棄她的魅*惑路線,和華濤的槍法一樣,魅惑步步升級,從小嘴到大山,從小手到玲瓏幽谷,十八般變化層出不窮。可惜在華濤的琴音之下,卻沒能再前進一步,一次次讓到手的蛟龍從潭邊溜走。

    華濤始終保持一個底線,親親小嘴可以,攀山摘摘藍莓也行,但絕對不能龍入深潭暢游白嫩小世界。

    在練習狙擊槍同時,華濤的煉丹術也有了進步,金槍丸每爐七百顆。成丹率比小師姐還高出一籌。煉制的時間也一點點縮減。他通過聽音辯藥。聞香識性,將爐火的控制作出了改善,將三級爐火改為六級爐火,文火熬煮時間縮短一半,中火熬煮也縮短三分之一。到了第十天,每晚煉制四爐丹綽綽有余。

    不過也有不如意之處,利用迷幻竹筍和琴音花草煉制丹丸沒有取得任何進展,那些筍尖和花草入爐即化。三五分鐘不到,就毫無例外爆爐了。其爆爐的威力極其驚人,一顆筍尖就相當于滿爐金槍丸的爆裂威力。琴音花草稍弱,但兩株紅花爆裂出的威力也相當于半爐之威。

    華濤對爆爐習以為常,威力再大,也只能傷他皮毛,在不斷的爆裂和躲避中,他的聽覺和嗅覺更加靈敏,神念也在一點點增長。他甚至發覺,雖然最近沒有吞噬任何靈材。但體內的真靈氣并未出現衰減的跡象,丹田中的真靈氣還反而增加了數籌。不吃靈材也能修煉進步。這是他的一份意外收獲。

    養生堂逐步成形,裝修進入了中段,大華堂二樓新建了三個診室,只需要將封閉的樓梯口打通,再建上一座上樓樓梯,就能全部貫通。這項工作華濤一直沒有進行,因為樓道口正在功德室上方,要建樓梯,必拆功德室。這是一個要在太歲頭上動土的動作,華雪瑩沒回,華濤自然不敢造次。

    ……

    又一天過去,夜色快速流逝,華濤煉制好四爐金槍丸,爐子里正在煉制琴音紅花,花香四溢,彌漫了整個小室,還有數縷香氣透出窗戶,一直飄散到下方樓層里。

    門外響起急促敲擊聲:“老九,快開門,你胡大嫂有點不舒服。”

    華濤聽見叫聲,暗暗搖頭,許如玉雖然沒有藍莓美女那樣火熱直接,但每晚都會來敲他的室門,找著各種理由和他接觸,無一例外被他婉拒在外。華濤不怕藍莓美女,但怕許如玉,因為他心中非常清楚,琴音可以擯棄藍美女的魅惑,但對許師姐毫無作用,一旦被許師姐近身纏上,孤男寡女下,燃燒不可避免。

    “大師姐,快睡吧,白天的事情還多著呢!”

    “老九,我說的是真的,大嫂喊肚子疼,說小家伙拼命踢她。”許如玉急切的喊道。

    華濤怔怔,神念透出門外,許如玉身著睡衣,香噴噴令人驚心。

    “呵呵!大師姐,胡大嫂還有兩個月才臨產,這時喊疼,喝喝安胎撫神湯就好了,廚房就有熬湯器具。再說我對婦科不在行,還是師姐自己搞定吧,要沒事別吵我。”

    “死家伙!你就這么怕我嗎?出去看一下又吃不了你。”

    “師姐,外邊風大天寒,穿這么少容易感冒,回吧回吧,記得下次穿嚴實點。”

    許如玉一愣,低頭看看自己的衣著,意識到里面的家伙想歪了,跺腳哼道:“行,算你狠,我下去換衣服!”

    說完,噔噔噔跑下了樓。

    數百息過去,許如玉再沒有上樓。

    華濤搔搔腦袋,臉色變幻了一息,將爐火關了,悄然閃下樓。

    推開臥室門,就看見胡月一臉蒼白地躺在床上,額頭上冒著層層汗珠,捂著大肚皮,露出非常難受的神色。許如玉端著一碗熬好的湯藥,低頭吹著,華濤進門,她也不吭一聲,似乎有點生他的氣。

    “大嫂,怎么回事?”華濤眉頭緊蹙,走到床邊問道。

    “老九,你終于下來了,寶寶踢我呀,他這是往死里踢呀,疼死他娘了!”胡月呲牙苦笑道。

    “不會要生了吧?”

    “感覺不像,好像是鬧情緒,以前鬧騰時,多聽聽音樂就安分了,可今天怎么都不肯消停,你先幫我看看,不行咱還是去大醫院,直接破腹產就好,我年紀也大,估計順產有點吃力。”

    華濤瞥瞥一旁的大師姐,沒有表態,伸手搭在胡月的脈搏上,一道紅芒閃動,迅速沒入胡月體內。

    百息后,紅芒再次閃動,沿著手臂鉆入額頭不見。

    “怎么樣琴兒,是不是要生了?”華濤朝著玉典問道。

    “公子,別緊張,胡大嫂不是要生,還早著呢。她的身體情況正常,正如她所說,是胎兒在鬧騰,按照常理,這時胎兒和母體應該進入了休眠時段。”

    “那胎兒為什么不休眠呢?”

    “呵呵,因為他在聞樂起舞。”琴兒笑道。

    “聞樂起舞?大嫂這時又沒有聽音樂,哪來的樂聲?”華濤異常迷糊。

    “公子,是你煉制的琴音紅花在作祟,花香進入胡大嫂的體內,迅速在經脈中發出了一些駁雜的琴音,這種琴音并不完整,胡大嫂感覺不到,但胎兒非常敏感,可以清晰察覺,并令他異常煩躁,就隨著琴音手舞足蹈,給胡大嫂的感覺就是亂踢。”

    “這樣呀?那怎么辦?”華濤有點郁悶,煉制琴音丹沒成功,丹氣卻飄出來害人,看來沒有丹方,胡編亂造還是不行。

    “很簡單,公子有兩個解決之法。第一,用琴音安撫一下胎兒,將胡大嫂體內的駁雜琴音剔除,自然就迎刃而解;第二,你煉制的琴音花液精純,如無意外,給胡大嫂喝下后,就能夠在她的經脈里形成完整的琴樂,胎兒聽見美妙的樂聲,也會安靜下來。”

    “等等,你的意思是說那些琴音紅花的液體可以入藥?”華濤眼睛精芒劇閃,似乎捉到了一絲契機。

    “算不算藥琴兒不知道,但一定可以解決胡大嫂現在的問題。”

    “好,我試試!”華濤說完,睜開了大眼。

    許如玉正要將安胎定神湯送進胡月嘴中,被華濤止住,并奪過藥碗,閃身出屋。

    許如玉和胡月面面相覷,不知道華濤在搞什么鬼。就在她們詫異間,華濤再次閃進門,還笑容滿面地攪合著藥湯。

    “好了大嫂,喝吧!”

    “等等!”許如玉同樣攔住華濤的手,斜眼看著他:“這藥湯不對,你加了什么藥材?”

    “咳咳!沒什么,我拿到屋夢-島尷尬,尤其是當著胡月的面,許如玉的小手擰著他,說是擰,但親昵之態不言而喻,更別說有一只沒有束縛的嬌峰,只擱著一層薄紗就在他眼前晃蕩。

    “你們兩個要打情罵俏去樓夢-島煩躁不安,還不到生產的時候,安神湯藥力不夠,我加了一味更具安神效果的琴音紅花,此花安神,沒有任何副作用。”華濤臉色肅然的解釋。

    “大嫂,您看?”許如玉轉而看著胡月,給她連連使眼色。

    許如玉是正牌中醫師,有過多年的行醫經驗,藥不能亂吃,也不能混吃的道理非常清楚,華濤這樣隨意添加藥材很不符合常理。她愛華濤,自然不希望他出任何差池。(未完待續。。)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