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三個女人一臺戲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華濤一陣牙痛,心中一狠,大手用力,掰開了車茹筠的雙手,再一個閃身,就脫離了控制,滿臉潮紅地站在門邊,邊喘著粗氣,邊齜牙咧嘴。

    “怕了?”

    “怕了姐姐,你就饒了小弟這一次吧?”華濤抱手苦笑道。

    “我這是以毒攻毒,就想看看你的底線到底在哪兒,現在看來你還沒壞透。我就納悶了,阿雪妹子哪一點令你不如意,吃完了,嘴都不抹就準備扔?”

    “沒準備扔,姐姐!”

    “你的心已經扔了,只因為嘴中還留著余香味道而已,如果讓你一味墮落下去,你不僅會扔了妹子,還會扔了姐姐,到最后,連大華堂也一起扔了。你捫心自問,我說得不對嗎?”

    華濤眼神閃爍了半天,也不知道如何解釋和辯駁,只得低頭躬身,連連賠著不是,態度很誠懇,姿態也放得極低。他非常清楚,今晚要不把這個姐姐安撫好,百分百過不了關。

    車茹筠在他心中的份量是非常大的,是超脫愛情之外的另一種情——親情。可以說他已經將她看作親姐姐,這世界上他僅剩下的一份親情。

    “唉,弟弟呀,我之所以這么看重你,就認為你情深意重,不是花花腸子一枚。可你自己看看,隨著你能力越來越強,腰包越來越鼓,你那騷包德性也越來越往上竄,照此發展下去,你跟蕭必寒之流有什么區別?你跟薛寶成林子楓之流又有什么區別?!”

    “是是!姐姐教訓得是,我一定改,絕對不再胡來!”

    “跟我保證沒用。你要跟阿雪妹子保證。她要原諒你。姐姐才會原諒你;她要把你踹了,姐姐百分百也把你一腳踹開。我車茹筠說話算數,那怕你救過我,那怕你對我有天大的恩惠,只要你變壞了,咱們也恩斷義絕!”車茹筠略帶激動地說完,翻身趴在榻上。

    華濤愣在門邊,半天不敢再過去。

    “還愣著干什么?過來針灸!”車茹筠哼道。

    “哦!”

    華濤抹了一把額頭上的虛汗。摸出銀針,慢吞吞走到榻前。一直過了十息,見車茹筠沒有動作,這才大手拂動,急速開始點下。

    五分鐘后,他長舒一口氣,抹去臉上的汗珠,轉身欲走。

    “今天你技術很爛,好幾次都沒到位,是不是被老姐揩了點油。就心不在焉了?”車茹筠仰面躺在榻上,美目虛瞇地哼道。

    “不是。跟姐姐無關。”華濤急忙搖頭。

    “是你的丹田不夠充盈,真靈氣不足嗎?”

    “唉,有這個原因,但主要原因是琴兒和琪兒不在,有些位置的確拿捏不太到位。”華濤嘆息了一聲,輕輕打開了室門。

    “你大哥前幾天讓東北的朋友運來了一批上好的野山參,年份雖然不長,但真靈氣應該還不錯,本來準備這次作為賀禮拉過來的,想到你小子沒心沒肺,就把野山參留在了山上。想要嗎?”

    “想想想!呵呵,姐姐,謝謝您!”華濤欣喜不已,他早就準備去購買野山參,可這段時間太忙,又苦于沒有真正的渠道,一直拖著沒有動作。

    車茹筠翻了一個白眼,道:“過些天你該去藥園走動了,百畝靈藥已經種植完畢,長勢還好,如果有你的針灸,估計會更加良好。別忘了,你還是藥園的總經理,是老姐的下手,老讓老姐一個人夢-島,對著美人周身開始針灸,不是小周天,而是大周天針灸。他只想用這種方式來彌補一下自己的過失,畢竟她沒有錯,錯在了時間,錯在了自己已經有了愛人。

    十分鐘后,針灸順利完成,他暗舒一口氣,收了鸞鳳針。

    “茹筠姐是不是罵咱們了?”玉美人閉著美目,喃喃問道。

    “呵呵,把你吵醒了?”華濤趕忙起身。

    “我知道她肯定會罵我,你說玉娘錯了嗎?你又沒結婚,我也是單身,我怎么就變成小三了?”

    “玉娘,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既然你取得了阿雪的諒解,也很好保持了咱們之間的距離,至于其它,你別放在心上。茹筠姐恨的是我,恨我這個弟弟太花心,太薄情寡義。好了,你好好休息,我再去給何董針灸一次。”

    華濤硬著頭皮說完,不敢跟屋內的美人多說,疾步走出了屋門。

    何盈并未睡著,而是倚著小榻在欣賞琴音,經過琴音大半個小時的沖刷,她體內的經脈更加順暢,玉臉光潔如玉,心神也更加靜寧,眼神里閃爍著一股淡淡的光輝。

    她對養生堂再次有了不一樣的感覺,靈茶令她舒爽,琴音讓她感悟,而華濤的針灸更叫她心神暢通,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滋味。

    華濤來到榻前,瞄了何盈一眼,笑道:“何董,您怎么不小憩一會?針灸后休息,效果更好。”

    “是嗎?可是琴兒的樂聲太好聽了,我怕一睡著,就什么也聽不見,多可惜。”

    “不,即使您睡著了,只要琴音能鉆進您的耳朵,就可以出現在您的睡夢中,其效果更佳,感悟更深。這也是我為何將針灸室建在琴音室上方的原因。”

    華濤一邊解釋,一邊摸出銀針,準備進行第二次針灸。

    何盈非常配合地躺平身體,自然優雅,再沒有第一次時的拘謹,甚至還瞪著一對美目,仔細看著華濤的每一個動作。

    “華老板,我想問一下,你這兒收費不會很低吧?”

    “呵呵,怎么說呢,對于普通人來說是天價,但對于您這類富豪來說是小兒科。”

    “具體一點,像我這樣的人畢竟不是太多,我想回去評估一下,看保盈集團的那些中高管能否消費得起。”何盈并不否認自己的大身家,錢在她眼中早就變成了一個符號。

    “好吧,我給您詳細匯報一下,靈茶起價八百一杯,最好的血靈芝靈茶售價八千,在茶室里可以欣賞琴音,但不是現在彈奏,而是錄放。還能享受肩、頸、頭范圍內的穴道按摩,另外,能通過屏幕觀看棋室里的比賽。琴音室和棋室是十萬一晚,靈茶可以暢飲,琴兒彈奏五曲,棋局可下三盤。”

    “針灸呢?”

    “針灸?”華濤停頓了幾息,笑道:“針灸的收費非常特別,一般不收現金,而且也不是誰想針灸我就給他針灸,這需要我考察他的具體情況,非一般朋友不會出手。”

    何盈愣愣神,美目流轉,笑道:“這么說本次針灸我還非常幸運了?”

    “不錯!您要不是秦龍的小姨,那怕您有億萬身家,我也不會出手。就拿蕭必寒來說吧,我給他針灸了兩次,第一次他付出了一枚百年野山參,一枚三百年份何首烏,還有十多箱的花旗參,總價值不少于一千萬。第二次他直接帶我進了他的收藏室,讓我挑選了三件寶材。這還是看在他和大華堂有合作的份上,要不然我不會給他解憂。”

    何盈更加愣神,看華濤的眼神也少了一份淡定,眨眼道:“一千萬?誰消費得起?”

    華濤沒有馬上回答,連連揮動銀針,直到準確過了緊要處,才回答:“何董,當一個富翁身體明顯衰老,感覺力不從心時,他就不會很在意自己的錢了。蕭必寒求到我頭上時,頭暈腦花,經脈堵塞,身體透支嚴重,那怕我當時讓他多掏一千萬,他也不會眨一下眼睛。他是老狐貍,錢和命在他眼中同樣重要,這一點他看得很透徹。”

    何盈甜笑開來,搖頭道:“那你說說,你的針灸能帶給他什么?或者說,你這次能夠帶給我什么?”

    “何董,您身體狀況非常好,經脈本就通暢,容顏也貴美,我的針灸一時半會看不出太大的效果。但您過十天半月就能夠感受到,您比之前更加年輕漂亮,無論膚色,還是心腦都有了質的改變。蕭必寒接受了兩次針灸后,據說能夠夜夜笙歌,號稱一晚七次郎。”

    何盈玉臉微紅,嗔怒地瞪了華濤一眼,再沒有吭聲,閉上眼睛,一心一意享受華濤的針灸服務。(未完待續。。)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