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棋湯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五分鐘很快過去,華濤略一點頭,正要離開。

    “華濤,這次我沒準備厚禮,下次補上吧。說說看,你缺什么?”何盈含笑道。

    “哎,何董別往心里去,我就說說而已,再說給您針灸是我自愿的,不另行收費。”

    何盈扭頭盯著華濤的眼睛,搖搖玉手:“我的眼睛看人很準,你的眼中有**在閃動,這個**肯定不是美色和金錢,說說看,你到底需要什么?”

    “這個……”華濤沉吟起來,他很想說買一套姑蘇樓臺的別墅,但他現在并不具備那個消費實力,而且就算買了,華雪瑩也不一定肯搬出她的樓夢-島靈材過來。比方說,野山參,何首烏,雪蓮之類的,年份越久越好。如果您家中有多的,還可以賣給我。”

    “嗯,我明白了。你忙去吧,我有點困了,想在這兒小憩一會。”何瑩含笑點頭,拉過小榻上的錦帛,蓋在身上,接著合上美目,邊聆聽琴音,邊靜下心神休息。

    華濤急忙出了房間,再次給車茹筠針灸了一次,便悄然退出了針灸室。

    棋室又是一番光景。

    室內花香裊繞,翠竹婆娑,花叢之中擺放了一張張小木桌,二十多人靜靜坐在木桌前,低頭看著桌面。桌面上擺放著各式棋盤,有中國象棋、國際象棋、圍棋、軍棋、跳棋,還有網上非常流行的五子棋。室內有數位紅裙美女來回走動。主動給各位賓客添茶倒水。

    西側高臺上有一間半開放式的花竹小室。里面坐著一名綠紗蒙面的綠裙少女。她看著身后的大屏幕,屏幕上正顯示出二十多個畫面,每個畫面對應下方一盤棋局,隨著她的小手揮動,傳來一聲聲清脆的棋子落盤音。與此同時,各人面前的棋盤也相應有了變化。

    看得出,她正同時和二十多人下不同的棋局。

    華濤先在棋室里逛了一圈,發現各人神情不一。但結果差不多:慘不忍睹。

    陸志山一個勁撈著后腦勺,每走一步棋都呵呵憨笑,還不時拍拍大腿,完全沉浸在棋局中。岳金山摸著白須在沉吟,他帶來的幾個小老頭大多數支著腦袋,看著棋面發愣,半天才會挪動一顆棋子;最為淡定的是袁國峰,臉上波瀾不驚,他和琪兒下的是圍棋,棋已進入收宮階段。雙方均落子快而干脆,發出啪啪脆響。

    華濤除了象棋和軍棋稍稍懂點皮毛外。其它知之甚少,一圈下來,還是走上高臺,來到綠裙女子身旁。

    “琪兒,有人下贏你嗎?”

    “你說呢?”琪兒翻了一個小白眼。

    “呵呵,二十多人呢?這些都是老江湖,只怕棋力不是一兩年的功夫,就算瞎貓碰上死耗子也該贏你一盤吧?”

    華濤訕笑起來,他非常希望有老家伙能夠下贏這個小丫頭,這樣自己就有好處可撈。琪兒說過,只要有人下贏她,贏者德商高漲,自己還可以有一顆基本棋子獎勵,那怕獎勵一枚小卒子,也能夠當成一顆狙擊子彈來使喚。他現在手中有一枚象子,據說可以防守兼備,沒用過,也不知道威力如何。

    琪兒看出了華濤的小心思,搖頭嘆息:“唉,公子,怕是讓你失望了,這些人都是業余級別,剛剛過去的一個小時里,能夠堅持十五分鐘以上的沒幾人。你那個陸大哥輸得最慘,已經下了十二盤中國象棋,盤盤輸,還嚷嚷著叫我讓他一對車馬炮,這一盤我多給了他三顆子,你看看,還是輸。”

    “袁老爺子呢?我看他還蠻從容的。”

    “唉,別提了,那老頭看破了紅塵,對棋局輸贏完全不放在心上,只求過程,所以才淡定從容。這是他的第二局,被我中盤屠了大龍,居然不認輸,還要一直下下去,你等著瞧吧,最終他至少輸十子以上。”

    華濤有點無語,嘴角哆嗦了半天,嘿嘿笑道:“琪兒,咱這是做生意,要是把大伙全部殺得丟盔卸甲,沒了積極性,誰還到咱們棋室來呀?沒人進棋室,當然就沒錢可圖。要不,適當放放水?嘿嘿嘿!”

    “不行!在琪兒眼中,除了輸贏,沒有放水一說。讓幾顆子已經是最大的讓步,這已經違背了迷幻竹林的規則。”琪兒一口回絕。

    “哎呀,你就通融一二嘛,今天開業,你讓大伙樂呵樂呵,討個喜慶?”

    “行啊,你到隔壁房間去把玉娘滾了,吃了她的花兒,琪兒就不計后果,故意輸上十盤。”琪兒戲謔地挑眉道。

    “你……小丫頭,我踢死你!”

    “咯咯!實話跟你說,玉娘是琪兒的幸運星,琪兒能不能圓滿,就看你們能不能圓滿。你不通融,我肯定也不會通融。”

    “算我沒說,你就下吧,當寂寞高手有意思嗎?”

    華濤非常無語,對于腦袋里的那方玉典越來越迷糊,為何它會慫恿自己去交往不同的美人呢?而且只要閃電現出,和自己接觸的女子必定會時時出現在生活中,自己對她的免疫力也步步降低,越接觸頻繁,越無法抗拒。

    “有意思,沒人跟琪兒下,琪兒就左右互搏,跟自己下。氣死你,咯咯,咯咯!”琪兒低聲笑道。

    華濤搔搔腦瓜子,灰溜溜閃下了高臺。

    ……

    岳金山扔下手中的棋子,起身活動了一下,這已經是他輸的第三盤軍棋了。此前在老頭群中,他所向披靡,沒有誰能夠下得過他,從而有了軍棋王的美譽。但今日和臺上的綠裙小丫頭下了后,這才知道人外有人,自己根本不是對手。

    這時,華濤正從臺上走出,耷拉著腦袋,臉色非常難看。

    “小伙子,有心事呀?”岳金山伸出龍頭拐杖,捅捅華濤的大屁*股。

    “哎喲老爺子,您下完了?”華濤回過神,換上笑容,轉身走到岳金山面前。

    “我們去墻角喝茶聊聊?”岳金山努努嘴,瞇眼看著華濤。

    “聊聊去!”

    華濤點頭應承,跟著岳金山走到墻角竹叢小桌邊。這里兩面靠墻,一面被翠竹隔著,一面用花壇擋住,一側墻面還開著小窗,可以欣賞外邊的風景,可謂環境優雅,也私密舒爽。

    一位紅裙美女心領神會地端過兩杯靈茶,一杯紅艷如霞,冒著騰騰熱氣;一杯清洌如雪,浮起絲絲白霧。紅裙美女只將茶水擱在桌上,就點頭離開。

    “老爺子,紅茶為血靈芝茶,滋陰補陽,屬火;清茶為天山雪蓮茶,清神潤肺,屬冰。您喜歡哪一種?”華濤笑問道。

    “廢話,這兩杯都是老頭子的,你是這兒的老板,天天有茶喝,還在乎兩杯茶呀!”岳金山笑了一句,將茶悉數端到面前。

    華濤聳聳肩,只得再次瞟了一眼遠處的紅裙美女,紅裙美女心領神會,很快再送上來一杯普通的茶水。

    “老爺子,清水一杯,您還要嗎?”

    “呵呵,你自便。”岳金山仔細瞅了一眼,這才放過華濤。

    “您老說說,小子這個養生堂如何?”

    岳金山先端起紅茶喝了一小口,點頭道:“嗯,好!”

    “真的好?”

    “我是說茶好,不是說你的養生堂好。說實話,這兒還真不咋地,都是高精尖的玩意兒。美女美的冒泡、還心靈手巧,茶是極品好茶,喝了渾身舒坦;更有極品琴音和棋道高手,每一樣都做到了極品,可收費肯定高,你說我們普通老百姓怎么可能過來喝茶?”

    “老爺子,養生堂首先要賺錢,其次才考慮惠及的人群。我師傅的大華堂好吧,可到頭來怎么著,還不是被大眾遺忘了。”

    “你錯了小伙子,不是大眾忘了大華堂,是大華堂沒有將精髓發揚好,加上幾個不孝弟子,被遺忘是正常的。你的養生堂可以做到極品,也可以賺到大把的錢財,可它服務的不過是極少數的精英和富豪。這些精英富豪都是人精,都很現實,一旦你有什么風吹草動,它被遺忘的速度會更快,更徹底。”

    華濤輕笑搖頭,并不同意岳金山的觀點,在自己的觀念中,只要自己做得夠好,只要迎合了肯花錢的精英富豪,養生堂才有出路,他華濤才有出路。

    “老爺子,沒錢的人不喝極品茶,喝極品茶的肯定兜中都有錢,小子開養生堂,就是要將大華堂的極品產品推廣出去。那么,進來的人肯定就是精英富豪了。至于他們念不念咱們的好,對養生堂有沒有感情,那是兩碼事。時代變了,我必須跟著時代的腳步前行。”

    “小伙子呀,你這是為錢服務,不是為大眾服務,要輝煌也只是一時,不可能永續經營下去。到頭來,你仍舊是第二個華神醫,養生堂也會是第二個沒落的大華堂。”岳金山擱下紅茶,又端著雪蓮茶喝了一口,看華濤的眼神有點奚落。

    “那您說說,我該如何做?”

    “老頭子不知道,那是你的事情。我只喝茶,喝完這兩杯茶,老頭子就該跟這兒告別了。”

    華濤眉頭微蹙,臉色有點難堪道:“您不準備再來?”

    “呵呵,我想來,可是一杯茶最低八百,老頭子退休金就抵兩杯茶,你讓我平時喝西北風去?”岳金山笑道。(未完待續。。)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