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風云激起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918號房間里,宮澤尚和李相談甚歡,高興之處,宮澤尚還摸出一瓶清酒,二人你來我往喝起來。︽頂點小說,<a href="http://www.MDXS.com" target="_blank">www.MDXS.com</a>大致內容已經達成口頭協議,李也收了宮澤尚一張金色銀行卡,華夏銀行開具的,里面有第一筆十億資金。有了這筆資金,老家伙有理由相信,一個熱鬧非凡的申都將很快呈現在世人面前。

    酒喝到一半,銀幕上突然現出一副奇怪的畫面。一直奔在最后一位的第十一號胭脂馬起步就開始發力,由于它本身處于外圈,排位時就突出眾馬一個身位,出發后,其一騎絕塵,風馳電掣第一個沖上緩坡。馬背上,一個蒙面女子俯身貼著,修長的雙腿緊夾馬背,駕馭著身下的胭脂馬急速馳騁。

    “尚大人,這美女是誰?”李瞇眼看著銀幕問道。

    宮澤尚也察覺了到了異常,臉色微變,他并未馬上回答問題,而是盯著女子身下的胭脂馬。那匹馬兒膚色艷紅如血,紅色鬃毛根根豎起,四肢極具爆發力,每一次奔騰,肌肉高高隆起。在它腹部下,原本那條白色的斑紋不見了,悉數由艷紅覆蓋,給人一種渾然一體的感覺,再也找不到一絲瑕疵。

    “不對,此馬變異了!”宮澤尚霍然起身,指著畫面自言自語。

    “尚大人,您很緊張,難道這馬不是您的安排嗎?”李好奇的看著老頭問。

    宮澤尚慢慢坐下身,將衣領拉了拉,對著領端輕聲問道:“三郎。十一號是怎么回事?”

    衣領里很快傳來遲疑聲:“十一號?哎呀。怎么十一號馬跑到了最前頭?誰讓它跑上去的?”

    “老夫在問你?”宮澤尚黑著大臉低哼。

    “不知道。應該沒有這個計劃。不過尚老,就算十一號跑了第一名有什么關系,反正出乎大家意料,我們都沒想到,客人更加想不到。”

    “你看看馬背上的女子,她是咱們的人嗎?”

    “不對,她不是我們的騎手,哦。我記起來了,她是霍金斯男爵的女侍,那勾魂的小眼神,我一看就認得。”大島三郎大聲回復過來。

    “霍金斯?不好,你查查,他這次投注了多少?”宮澤尚聽見霍金斯字樣,臉色更加難看,他太了解霍金斯的秉性了,只要出手,必定是大手筆。

    三息后。大島三郎哆嗦聲傳來:“尚老,這癱子投了一個億。狠人呀~!”

    宮澤尚嘴角抽搐了一下,呲牙道:“有辦法讓十一號馬倒下嗎?”

    “嘿嘿,您不提醒,我倒忘了,在賽道距離終點百米處有一個暗樁,可以遙控升起,非常隱蔽,攝像頭絕對看不見。還有,我讓后邊的三號馬把那小騷*貨弄下馬來。”

    “快執行,別啰嗦!”宮澤尚蹙眉說完,長舒了一口氣。

    就在此時,918號門輕輕震動了一息,一道紅芒射入,很快隱進角落不見。

    宮澤尚扭頭掃視了一番房門方向,他的神念中似乎察覺到一絲不尋常的震動,但用神念掃視后,并未發現異常,這才看著對面笑道:“李先生,我的手下辦事不力,讓你見笑了。”

    “哈哈哈!尚大人好算計,連地樁都可以控制,胭脂馬場是個好吸金場呀!”

    “呵呵,多謝先生夸獎。不過要是先生想試試手,老夫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宮澤尚略帶尷尬道。

    李擺擺手:“算了,沒意思。只是李某很好奇,這個霍金斯男爵是如何讓十一號馬變異的?”

    “是啊,老夫也很納悶,照道理胭脂馬任何一次變異都需要很長的時間,不會在短時間內發生變異才對。”宮澤尚邊回答,邊看著畫面。

    距離終點一百米處,十一號馬兒突然改變道次,變換到二號道上,緊跟著的三號馬也同時發力,雙腳恰恰踏上剛才十一號的位置。

    一聲馬嘶傳出,三號馬瞬即前翻,馬背上的女騎手也飛射出,轟然撞上一側的護欄,翻了數個跟頭,才躺倒在地,臉上和四肢鮮血淋漓,白紗衣和里面的小衣也被扯去,無盡香艷的將半邊嬌軀暴露在空氣中。銀幕上響起陣陣尖叫聲和歡呼聲,緊跟其后的馬兒多數改變了道次,并一一從倒地不起的三號胭脂馬身側奔過。

    第四場比賽在意外中結束了。

    十一號馬背上的蒙面女子揮舞著小手,騎著馬兒繼續前行了數十米,不時對著鏡頭飛吻。

    918號室內,宮澤尚瞇眼看著畫面,久久沒有發聲。

    “尚大人,果然是馬失前蹄,禍福難料,您手下算計的時間有點差池,沒有絆倒對手,卻絆倒了自己人,呵呵呵!”李有點幸災樂禍的笑起來。

    宮澤尚閉目隱忍了一會,起身鞠了一躬,道:“李先生,咱們的協議算是達成了,老夫告辭。”

    “呵呵,急什么,再坐一會嘛!”

    “不,老夫回去有急事處理,還請李先生海涵!”宮澤尚再次鞠躬。

    李這才起身,點頭笑道:“行吧,李某就不送您了。對了,您不是說有個弟子馬術不錯么,讓她挑一匹馬兒,我來押注,下一場同霍金斯男爵一較高下。”

    “好!老夫這就去安排!”宮澤尚第三次躬身,轉身打開了室門。

    就在他離開后十息,墻角出紅芒閃動,悄然射出了室內。

    ……

    就在此時,第八層過道中間,一個推著餐車的服務生扭頭盯著墻壁上的賽馬畫面,狠狠咽了一口唾沫,看著鏡頭里那個得瑟中的蒙面女子,眼中射出極為不滿的怒火。他咬咬牙,伸手敲響了818號房門。

    818號室門開啟,門內現出一名黑衣墨鏡男子,他冷冷看了一眼外邊的服務生,心中突然顫動了一下,大手本能地探向腰間。

    “先生,送甜點,是否要兩道?”服務生低頭問道,他一手指著餐車,一手扶住餐車后方空格。

    房門口的氣氛凝滯到極點,只要門內外二人任何一人有一絲輕微的異動,火藥即刻點燃。好在此時,客廳里傳過來一句甜音。

    “嘯天,給我拿兩道甜點過來,雨兒,你要甜點嗎?”

    “拿吧,喝了一晚上的茶水,我也很久沒吃東西了。帥哥,順便給我也拿兩道。”雨美人的聲音緊接著響起。

    黑影墨鏡男子靜靜瞅著服務生十息,這才抽出腰間的大手,指著餐車道:“把這四樣包給我。”

    “好的先生,您稍候!”

    服務生連忙點頭,抬起雙手,麻利地裝好四道甜點,恭敬遞到墨鏡男子手中。

    “這兒不需要你服務,不要再過來了。”

    “是,先生。”服務生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推著餐車疾步走向電梯。

    墨鏡男子回到客廳,將甜點擺在茶幾上,身上的凜冽之氣也緩緩收斂。

    “怎么了嘯天,有事情嗎?”墨鏡男子右側,金色旗袍女子抬頭看著他問道。

    不過旗袍女子使用的是一種極其晦澀的密語,坐在對面的雨美人和大島三郎都沒有聽明白。大島三郎目光有點呆滯,臉色很不好,眼睛一直關注在銀幕上。

    “一個極利害的高手,不在我之下。”墨鏡男子回答道。

    “別管他,這里不是咱們的場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就知道你情況不對,以后遇到這種事情,先不要使用武力解決,武力永遠只是最后的手段。”

    “是,瑪麗亞!”墨鏡男子挪了挪嘴,雖然旗袍女子的口氣有點生硬,但他并不覺得不舒服,還露出了一抹笑意。

    對面的雨美人正拿起甜點吃著,耳邊響起低沉的呼聲:“雨兒,回來吧,有緊急事務找你。”

    雨美人沒有回復,馬上踢了一腳大島三郎,接著咽下口中的食物,朝著旗袍女子點頭:“瑪麗亞,我要回去了,你慢慢品嘗,雪陽號的甜點非常不錯的。”

    “好,雨兒和總經理慢走!”旗袍女子站起身,拉著雨美人的小手,一直將她送出門外。

    ……

    紅芒閃動,急速沒入華濤額頭中,琴兒的身形也在玉典中現出。她臉色有點泛白,身上的紅色裙裾數十個金色箴文在飛速流轉。

    “琴兒,你怎么了?”華濤吃驚道。

    “公子,好險啊!我已經發現了百變魔君,他就在918號,想不到他卻跟一個老家伙呆在一起,這個老家伙修為極高,差一點就看破了我的形跡。”

    “哦?還有人能發現你的形跡?”華濤暗暗心驚。

    自從和藍兒春風一度后,玉典晉級了一大層,他也成就了靈軀,照說能夠窺破琴兒隱身形跡的人少之又少,十有**是國手之上。如果雪陽號有此等高手鎮守,無疑是一大噩耗。他現在不懼怕師級巔峰高手,但國手沒有砰見過,不知道有沒有把握應付。

    “不錯,琴兒剛剛進門,老家伙就用神念掃向我身側,好在他有一半心神落在銀幕上,否則就被他識破了。這老家伙不僅是頂級殺手,還是靈修,跟你走的道路差不多。后來我一直不敢再主動探測,只零碎聽見他喊對面的男子為李先生,撤離時,我瞄過李先生一眼,正是藍兒要找的舒伯特李。”琴兒心有余悸道。

    華濤沉吟了片刻,蹙眉道:“老家伙還在百變魔君房間里嗎?”

    琴兒搖搖頭:“沒有,我等他離開后,才退出的,還有,我聽李喊他為尚大人,還說達成了什么口頭協議。”(未完待續。。)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