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針灸與下棋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ps:看《玉典仙醫》背后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敲定了琴音安胎散的海外代理,又討論了一番丹鳳酒的具體操作流程,還特別交代,此事不能給蕭必寒知悉,等到簽完合約,時間過去了大半個小時,馬凱特急匆匆起身告辭,剛出茶室的門,就拿著合同資料直接鉆進了琴音室,應該是急著去聽琴兒彈琴了。√∟頂點小說,<a href="http://www.MDXS.com" target="_blank">www.MDXS.com</a>

    馬凱特是個琴音迷,只要來養生堂,必定要聽一兩個小時的琴音。這次搞定了安胎散的合同,又撿到了丹鳳酒的三級代理,雙喜臨門下,他更是忍不住去聽聽琴兒彈奏出的天籟之音了。雖說丹鳳酒還未正式簽訂合約,但華濤既然答應了他,必然有一定把握才對。他現在對華濤佩服得五體投地,幾乎華濤說什么,他就信什么,根本不會像以前那樣猶豫和懷疑。

    華濤正要離開,聽見過道上傳來一陣爭吵聲,略一探測,不僅搖頭輕笑。

    李大中和一位便衣中年站在上三樓的通道上,三個紅裙服務生攔住了他們,服務生后邊還站著兩個保安,服務生和保安神情都很忐忑,一個勁跟李大中賠不是。

    便衣中年臉色蠟黃,眼神黯淡無力,一聲不吭立在一旁,看不出喜怒,只好奇地掃視養生堂的一切。看到華濤走過來,其眼眸深處突然迸射出一抹濃郁的精芒,瞬即又恢復正常。

    “李老。今晚您不休息一下?”華濤走到樓道邊笑問道。

    李大中回過頭。看見是華濤。沒好氣哼道:“小子,老頭終于盼到你了。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不給老頭上去?”

    “李老,您不是預訂的十天嗎?”

    “誰說只十天了?老頭又沒死,又不少付你一分錢,干嘛攔住我?再加十天,我又特別用處。”

    “不行啊李老,上邊有重要活動,您和朋友真不能上去。”

    “放屁~!不給老頭上去。我一會讓人把你這兒拆了!”李大中暴跳起來,他原以為華濤來了,一切問題就能解決,沒想到依然如此,要是他自己還無所謂,關鍵他今天帶來了一個特別的朋友,在人家面前夸下了海口,卻連門都進不去,豈不是很沒面子。

    華濤拉住李大中的胳膊,賠笑道:“李老。您息怒!是我的疏忽。是這樣的,今晚棋室給人包圓了。上邊連過道都坐上了客人,已經沒有空余位置。而且今晚琪兒也不下棋,您進去也沒作用。”

    “包圓?誰這么大的氣場?”李大中愣愣,蹙眉看著華濤。

    “袁國峰院士,他要給兩個朋友舉辦一次公開的圍棋比賽。”

    “真的嗎?哈哈哈!袁國峰我認識,如果是他,我老頭更得去看看,他一定歡迎我們的。”李大中擺開華濤的大手,轉身就欲往上行走。

    “呵呵,李老,上邊有大批媒體記者在場,面向全國現場直播,您老想出風頭倒可以進去吆呼兩嗓子。”華濤沒再攔他,只輕聲笑道。

    “啊?直播?算了,老頭不想見光,我們明天再來。”李大中一聽說還有記者,臉色非常郁悶,再次轉過身。他是屬于隱士,要不是發現了華濤這塊寶地,根本不會這么大張旗鼓跳出來張羅,說不準還躲在那個犄角旮旯曬太陽呢。

    “明天也不行,袁老連續包場了五天。”華濤訕笑解釋。

    “這……小子,算你狠!我們走。”李大中狠狠點了點華濤,咯嘣著牙齒想離開。

    華濤趕忙再拽住他:“李老,我看您這位朋友經脈似乎有點郁結,如果有興趣,可以帶他到針灸室針灸一下,說不準對他的癥狀有一定緩解。”

    “咦?你也看出他經脈有問題?”李大中臉色陰轉晴,反抓住華濤的手臂問道。

    華濤沒有馬上回答,給幾個服務員努努嘴,示意她們讓開。接著帶領二人走上三樓,并經過棋室通道,一直走入第三針灸室內。

    前面兩間針灸室正在給傷員針灸,華濤沒有去打擾他們,直接喊來曹月和侯小麗,直到五人都進門后,這才關上室門。

    三人先在沙發上坐定,曹月和侯小麗乖巧地立在一旁。

    華濤取過蠟臉中年的手,搭在脈搏上,接著閉目凝神,一道粉色光芒沿著華濤的手指進入中年經脈里,大約三百息后,粉色光芒重新閃入華濤手指中。

    華濤睜開眼睛,露出恍然之色。

    “怎么樣小子?別跟老頭賣關子!”李大中早就等得有點不耐煩,他清楚中年的病情,之所以急著讓華濤給結論,就想考考華濤,是不是真有兩把刷子。

    “李老,您這位朋友是因為修煉出了問題,造成經脈損傷,看情形有段時間了,如果一直得不到緩解,估計要影響他今后的道路。”

    李大中與蠟臉中年對視了一眼,暗自點頭。

    那位蠟臉中年苦笑一聲,改用密語道:“華老弟,你說得不錯,我去年修煉時有點急促,在準備不很充分的情況下試著晉級,結果造成了經脈大面積損傷,更將丹田引爆了。當時多虧李老在附近,出手給我引導了一番,要不然早就廢了。老弟,聽你的口氣,似乎可以修復我的問題?”

    “不!我沒有把握。您是修者,經脈如同您的大道,不小心被您用真靈氣炸壞了,而且時間拖得非常久,有些還破敝斷裂,要想修復,談何容易。當然,我的針灸可以暫時壓制您的傷情,讓它不至于繼續惡化。是否可以修復,還得全面診療后才知道。”華濤同樣密語道。

    “那什么時候有結果?”

    “您先接受一次小針灸,等到十點后,我再給您把一脈,如果狀況有所改觀,說不準還有救。”

    華濤之所以這么說,是因為十點后,琴兒就結束了彈琴,有她進入經脈里探查,一定知道更加確切的情況。舒兒才剛剛幻成,連本體還不能出來,查探的功力有限。

    李大中欣喜點頭,他今天過來的目的也是為了給朋友療傷,原打算靠棋療來試試,聽華濤這么一說,心中更是大安。為了打消華濤的顧慮,密語道:“華老弟,給你介紹一下,他叫杜清林,來自京都,具體做什么的我暫時不告訴你,反正你六師兄最想討好他,你要是給他治好了傷,大華堂想不發都難。”

    “嘿嘿,我盡力而為就是,您別激我。不過這針灸有點貴呀!”華濤狐笑起來。眼前的中年男子雖然病病殃殃,但體內真靈氣極其蓬勃,不用說肯定是一個靈體雙修的大佬,極有可能是隱形戰線上的大佬人物。

    “十萬一次還夢-島,但怎么著也得一根百年人參。您老應該明白,天地靈氣不會平白無故產生,要靈材支撐的。”華濤道。

    李大中瞅瞅兩個女子,最后將目光落在曹月身上:“小黑妹,你這師傅不咋地,要不跟老頭,我保證教你真本事。”

    “咯咯!多謝李老!月兒的確想跟您去學習,不過我已經磕頭拜師了,要不下次吧,等我學會了所有的精髓出師,一定拜入您門下。”曹月巧笑回答。說話一點不膽怯,也沒將兩人看成什么大人物。

    “有其師必有其徒,都刁鉆圓滑。算了,今晚由你給老頭針灸,要是針灸不好,我替你師傅教訓你。”

    “是,要是錯了一個穴位,您盡管打我就是!”

    “哼!說得好聽,老頭真打了你,你這師傅還不找我算賬呀?”

    李大中白了小黑妹一眼,魔術般摸出一個一尺長短的玉盒,將它擱在茶幾上,手指輕揮,盒蓋砰然彈開,現出三朵冰晶玉透的雪蓮花,每一朵都有五個葉瓣,花蕊帶著一點紅芒,整朵花兒寒芒畢露,方一現出,迅即彌漫出一股醉人的芬芳,還有濃郁的乳白色靈氣透出,很快將室內充滿。

    華濤睜大眼睛,毫不掩飾地露出喜悅之色:“這是給我的?”

    “你說呢小子?這是老頭的一點私貨,一直舍不得用,這次就給你了。它出自天山懸崖上,叫百年冰蓮花,總共收了三朵,這一朵可以抵得上五六根百年老山參,用來充當一個星期的資費應該綽綽有余吧?”李大中哼道。

    “呵呵呵!好說好說,月兒,小麗,先帶二位貴賓進去針灸。”華濤捧起玉盒,臉上樂開了花。

    棋室里殺得難解難分,雙方的弟子屏聲靜氣地盯著大銀幕,隨著棋局的進行,每人臉上均泛起大片敬佩之色。他們赫然發現,自己的師傅比平時犀利多了,哪像是七八十歲的老人。思維不僅開闊了許多,也敏捷了許多,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年前的鼎盛時期。

    單從棋力和每一步透出的鋒芒來看,這盤棋的質量非常高,堪比現在棋院里的九段高手過招。(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