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黃雀在后

文 / 黃粱夢醒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雨美人的全部心神都在華濤身上,看見他擺動了手臂,臉上露出無盡譏諷,她不知道這個已經是跨下之物的男人還能如何掙扎,難道僅僅憑借他的飛針,就能擊破瑪莎的特種防彈玻璃?

    抱著這個心態,雨美人不屑做任何防護準備,只是戲謔地舉起短槍,準備再喂一顆子彈給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家伙嘗嘗,以徹底擊潰他的僥幸心理。

    然而她太低估了華濤的能量,也太高看了那層防彈玻璃,更沒料到越野車中還暗藏著一名師級高手,卒殺的威能瞬間破開了玻璃防護,那顆普通鋼芯彈更配合得天衣無縫。當雨美人意識到危險來臨時,一切已經太晚了,她只來得及向后昂倒了一寸,鋼芯彈帶著凄厲的破空音,撕開她的面紗和小嘴,接著再從她的耳側鉆出。

    她的美目霍然放大,里面布滿了不解、不甘、和怨恨,隨著眼前綻開一朵美麗的血花,她那具美麗的嬌軀也慢慢向后跌倒,但她舉槍的小手稍稍調轉了一下槍口,拼盡全力,依然朝奔馳越野車中射出了最后一顆復仇的子彈。

    她的意識中,華濤已經廢了,只需要將那名該死的狙擊手擊殺,如果辦到了,自己輸得還不算一敗涂地。

    “嗚嗚~!”

    雨美人只能發出這么一串不甘的掙扎聲,復仇的子彈射出后,她的腦海一陣眩暈,意識一陣模糊,頭一歪,慢慢滑下座椅。

    天空中。一直不曾沖入她一米范圍的大雨也瘋狂撲下。噼噼啪啪砸落在美人身上。

    時間在這一刻仿佛完全靜止。只有瑪莎的發動機轟鳴聲在雨夜里咆哮。

    “華濤,她,她死了嗎?”何盈打開車窗,伸出螓首,第一個出聲問道。

    華濤沒回答何盈的問題,劇烈咳嗽了幾聲,手指連動,將自封的幾處穴道解開。

    他剛才的算計非常精準。首先將丹田里的絕大部分真靈氣聚集在左手臂里,等待雨美人行近,奮力擺出了大手,他的目標不是擊殺雨美人,只是對付瑪莎跑車的前檔防彈玻璃,他將自己的命運交給了方毅,如果方毅還保持著師級水準,就應該能夠捉摸到最后一絲天機。

    方毅做到了,華濤也賭對了。

    何盈看見華濤彎腰咳嗽,十分不忍的推開車門。蹣跚著走到華濤跟前。她一把扶住他搖搖晃晃的身軀,關切地問道:“華濤。現在該怎么辦?我們要不要報警?”

    “咳咳!等一下,我去看看那個殺手。”

    華濤緊咬牙關,疾步走到瑪莎拉蒂車前,打開車門,彎腰審視了還在微微抽搐的雨美人幾息,正要伸手去取那把擱在車臺上的短槍。

    “嗶~!”

    大雨中突然傳來一輕微的槍聲,金芒閃爍,雨美人的短槍應聲跌落,槍身上現出一個猙獰彈孔,這道金芒也仿佛一把尖刀深深插入了華濤的心底。

    華濤猛擺了一下發暈的腦袋,抬頭看向前方。五百米外,透過雨線,一個黑影立在高架護欄邊,手中端著一把長槍,黑影身上迸射出層層威壓,將風雨悉數擯棄在外。即使相距了五百米,這股威壓也讓華濤渾身顫抖。

    “華濤,還有殺手~!”何盈尖叫著,本來扶著華濤的手,變成了死死攥著他。

    “舉起手,往前走,敢反抗,死!”黑影發出命令。

    華濤仰頭長嘆,黑影透出的威力已經達到了雨美人的高度,如果對方愿意,隨時可以擊斃自己。

    “何董,您趕緊走吧,這里跟您無關,他要的是我的命。”

    華濤說著,推開何盈,舉起雙手,慢慢挪向黑影。現在他的丹田已經幾近干枯,黑影距離他五百米,雖然右手中還有一顆象子,但不一定能夠激發,就算激發,也只能激發出象盾,無法給予對方任何實質的威脅。靠近黑影,意味著他還有機會,反之,他只有死路一條。

    “不,我不走,我要報警!”何盈愣了一息,追上華濤,并哆哆嗦嗦開始摸手機。

    華濤搖頭苦笑,大手急揮,一把將何盈拽過。

    “嗶~!”

    微鳴乍起,就在何盈剛剛倒入華濤懷中時,一道金芒劃空而至,穿透了華濤的臂膀,子彈余威不減,貼著何盈的臉頰劃過。

    火辣辣的刺痛鉆進美人心扉,令她心神俱顫。

    “想死,我成全你!”黑影冷笑。

    “她是無辜的,你放她走。”華濤摟住何盈,扭頭望著遠處的黑影道。

    他能清晰感受到何美人的身體在劇烈顫抖,雙手死死拽著他的衣服,腦袋埋在他的懷中。在死神面前,沒人不害怕,何盈沒有經過修煉,說到底不過是一個養尊處優的小女人而已。

    “你們都得死!”

    黑影輕輕挪動了一下身體,將槍口再次對準華濤的腦袋。

    “何董是華夏名流,她要有個三長兩短,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難逃制裁。”華濤眉頭緊鎖,抱著一絲僥幸,試圖再次勸說一番。

    “嘿嘿嘿!我發過誓,跟你扯上關系的人,都得死,就算她是天皇老子也難逃一死!”

    “你是雨的同伴?”華濤瞇眼盯著對方的指頭,右手握緊了那枚棋子。

    之所以問這些話,他沒奢望對方會正面回答自己,只是給自己一個喘息的機會,讓自己更加靠近對方。

    出人意料的,黑衣人居然回答了他的問題:“不是,你還記得寶哥么?”

    “寶哥?薛寶成?!”華濤狠狠咯嘣了一下牙齒。

    這個結果雖說讓華濤意外,但他知道黑影人肯定沒說謊,風兒早就提醒過自己,寶哥的余黨一直在準備,隨時可能回來報復。只是他沒想到對手如此之快,還和大島集團勾結在了一起。

    “把車里的那個賤人拉出來,走到馬路中間~!”黑衣人冷哼。

    華濤停頓了幾息,就在他猶豫是否執行時,槍聲再起。

    越野車里傳來一聲悶哼,是方毅發出的,雨美人最后那顆子彈雖然擊中了他,但并不致命,而黑衣人射來的子彈惡毒無比,如同蛇蝎般穿透了越野車側門,并繼續射入他的胸膛中。

    “別癡心妄想了,沒人來救你。不聽話,這就是后果!我數到三,不拉出那個賤人,我就直接射殺她,一…二…”

    “等等!我叫阿雪一起出來,既然難逃一死,就讓她跟我死在一起。”華濤說完,走到越野車邊,松開摟住何盈的手,將后座下方臉色慘白的雪美人扶了出來。

    華雪瑩臉色卡白,看著華濤,眼淚嘩嘩流淌。她一直躲在車中,試圖控制丹田,可惜沒有任何反應:“阿濤,我中毒了,剛才雨殺手射出的那顆子彈有問題,我感覺不到一點力量。”

    華濤輕輕搖頭,悄然取過噬魂針,一手攬住華雪瑩,一手抱著何盈,慢慢走向黑衣人。

    “嘎嘎嘎!有意思,臨死之前還不忘左擁右抱,也好,我成全你們!”

    黑衣人喋喋怪笑,手指輕輕搭在了扳機上。

    華濤死死盯著對方,就在黑衣人扣動扳機剎那,突然裂嘴大吼:“象盾,起~!”

    吼聲壓著金芒激起。

    “轟~!”

    金芒射到中途,突然遇上了一堵白色的雨幕,雨幕五十米方圓,如同一頭白色的巨象,金芒停頓了一下,繼續向前,幾乎就要穿過雨幕時,最終跌落地面,變成一顆金黃色的彈頭。

    “咦?這是什么?”黑衣人驚呼,看見包覆住華濤三人的雨幕,眼中露出一點懼色。

    他是靈體雙修,這個突然出現的雨幕威力極其不俗,至少屬于靈陣一類的護身法陣。而靈陣的煉制早就絕跡,就算是無所不能的冥大人,也沒看見其使用過。

    華濤同樣驚喜交加,按照自己的丹田靈氣厚度,根本無法激發出象盾棋子,可是他仍毫不猶豫運行起鸞鳳訣,他再次賭了,賭玉典不會拋棄他,不會見死不救。

    果不出其然,在他擺出棋子的剎那,從腦海深處飛出一大股乳白光芒,微微一閃,悉數沒入棋子之中,象盾的防護罩也如期而起。

    “哼!有防護罩又如何,我就不相信射不死你們!”黑衣人咬牙切齒的哼著,大步向前,邊走邊對著雨幕射擊。

    “嗶嗶嗶嗶~!”

    狙擊槍發出的鳴響聲接連響起,雨幕劇烈顫抖,隨著金芒的射入,沖出一股股白色激流。

    第一顆子彈在一尺外跌落,第二顆五寸,第三顆僅僅毫厘之間,幾乎挨著何盈的背脊跌落。隨著黑影一步步走近,狙擊子彈也向前突進。

    華濤雙手各摟著一個美人,雙目圓睜,連連閃躲著,意欲避開一顆顆隨時可以吞噬他們的子彈。

    “哈哈哈~!我射射射~!”

    黑衣人看見有效果,向前激進,邊大笑,邊連連射擊。

    四百米,一顆子彈鉆進了華濤的大腿中,堪勘貼在骨頭邊停住。

    三百米,何盈再次哀叫一聲,子彈射中了她的左肩。

    兩百米外時,華雪瑩身體突然震動了兩息,抬頭看著眼前的男人,咬牙擠出了一句:“阿濤,我愛你!”

    說完,就慢慢趴在男人的胸膛上。(未完待續。。) ( 玉典仙醫 http://www.lankacarmart.com/5/596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小說村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lankacarmart.com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