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電影》雜志官方微信

看電影雜志

韓國電影工業發展考

對韓國來說,電影是舶來品,新事物來臨之初,除了拿來主義,便是嫁接本土民間戲劇的人員、設備。那時所謂電影工業遙遠得很,只像是借了張家的水泥,湊了王家的磚頭,又用自家的地基蓋了樁土房子。百年間,韓國電影人研究電影設備與技術,逐漸人員職業化、制作專業化、發行規模化,一條自上而下、四通八達的產業鏈,變得完整起來。特效已滲入韓國電影,現實向作品中特效的嵌入不露痕跡,而[釜山行]這樣的幻想題材,更離不開堅實的...

韓國電影工業發展考

發表于 2020-04-20

深度對話丨李安×是枝裕和

是枝裕和與李安之間會談什么;會怎樣看待對方的電影;對電影的理解又有哪些不同。(本次對話發生在第70屆柏林電影節上)▼■主持人:想問下李安,為什么選擇了是枝裕和導演作為對談的人選?□李安:柏林國際電影節,是我在國際起步的地方,當組委會邀請我做對談,我非常榮幸。但我其實不認識那么多電影人,去年我組織的一個電影節的派對上,柏林電影節的人剛好在場,逼問我“嘉賓是誰?”是枝裕和當時又剛好跟我同桌。他看起來很...

深度對話丨李安×是枝裕和

發表于 2020-04-02

情欲·寫真,韓國經典電影之導演篇

韓影的情愛電影囊括各個類型,其中亦不乏大師級人物。以下這四位導演,無論作品還是風格,均是情愛電影的佼佼者。他們的每一次出手,都能引起韓影情愛片的一陣風潮。  ▼林常樹■是一場革命代表作:[我的親密敵人]、[金錢之味]、[下女]、[那時候那些人]、[偷情家族]性在林常樹的電影中并非單純的美妙歡愉,而是在高壓、父權社會下,凡弱者皆可拔起反抗的石中劍。一反韓國傳統電影中對身體的遮遮掩...

情欲·寫真,韓國經典電影之導演篇

發表于 2020-04-01

26萬人圍觀性剝削背后,是韓國性別的分裂

如果有人問,你見過地獄嗎。我會說,見過,韓國「N號房間」。女孩A剛畢業,在推特上看到兼職招聘信息,隨即聯系了所附的Telegram(一種即時通訊軟件)賬號。女孩B某一天收到一條消息說“你的個人信息被泄露,正在被惡意傳播”,她急切點開了附錄鏈接。不管故事如何開頭,她們都被推進了相同的地獄,「N號房間」。女孩A自殘重要部位、女孩B裸體學狗叫,這些視頻在這里被數千人觀看和分享。韓國「N號房」事件,又稱「...

26萬人圍觀性剝削背后,是韓國性別的分裂

發表于 2020-03-26

日式溫情 + 法式浪漫,下海的是枝裕和沒有失手

2020年的第一個工作日,來得比以往更晚一些。但居家隔離的日子也不好過。對出游的渴望就先不提了,單說和家里人這沒有硝煙的戰爭,你能面帶微笑撐過幾回合?相隔兩地,視頻電聯,其樂融融;共居一屋,日久生變,爭吵不斷。這就是我的現狀。和家人24小時相處在一起,本身就是個高危行為。是枝裕和的新片[真相],拍的也是這么一檔子事兒——久未見面的母女倆,如何優雅地撕逼。[真相] 豆瓣7.2[真相]是是枝...

日式溫情 + 法式浪漫,下海的是枝裕和沒有失手

發表于 2020-03-25

這個性侵暴君建立的帝國,被女人們掀翻了!

哈維·韋恩斯坦性侵一案終于判決,曼哈頓刑事法庭判處韋恩斯坦23年監禁。真真大快人心!而今當我們再回首重看哈維昔日構建的帝國時,會發現很多蛛絲馬跡早在他創業、發跡之時就已顯露無疑,只不過罪惡被風光掩蓋,只不過那時他也不會相信善惡到頭終有報。▼哈維興衰《低俗電影》的作者彼得·畢斯肯德在他的書中說:“如果好萊塢像黑手黨,獨立電影界就像俄羅斯的暴徒”, “獨立電影界的生活同時也充滿了齷齪、殘忍和...

這個性侵暴君建立的帝國,被女人們掀翻了!

發表于 2020-03-16

兩大神劇合體,誕生網飛今年首個爆款

在網飛(Netflix)全球擴張的宏圖偉業中,各種題材的青春劇絕對是沖鋒的主力軍。尤其是這些年,扎堆出現。播一部火一部,閉著眼睛直接續訂:《怪奇物語》(2016)《去他*的世界》(2017)《怪奇物語 第二季》(2019)《去他*的世界 第二季》(2019)《傘學院》(2019)《尋出個黎明》(2019)《性愛自修室》(2019)《性愛自修室 第二季》(2020)…其中最火的自然是《怪奇物語》和《...

兩大神劇合體,誕生網飛今年首個爆款

發表于 2020-03-11

瘟疫的文學想象史

話說,末日審判要將近了,“戰爭、饑荒、污染、死亡”,這四位,也就是傳說中的“天啟四騎士”騎上了拉風的哈雷機車,相聚而至。這是奇幻小說改編的英劇《好兆頭》里的一段劇情。不過,“天啟四騎士”的梗最初來自《圣經:啟示錄》,四騎士之首的也不是“戰爭”,而是騎白馬、攜弓箭的“瘟疫”。《好兆頭》里,“瘟疫”被“污染”取代,自從上世紀疫苗發明后,“瘟疫”退位,“污染”大大方方接了班。樂觀,過分樂觀。《好兆頭》里...

瘟疫的文學想象史

發表于 2020-02-06

《別告訴她》這就是過年回家的我

春節假日臨近。車票買上了嗎?年薪百萬了嗎?年終獎發了嗎?對象有了嗎?怎么不回家考個公務員?想家是一回事兒,敢不敢回家是另一回事兒。想到這些充滿年味兒的溫暖問候,現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想看部電影讓自己不再胡思亂想吧,看了這部[別告訴她]。亞裔演員奧卡菲娜不久前憑本片拿了金球獎音樂/喜劇片最佳女主角。去看一是趕個熱鬧,二是探探虛實。這部電影由華裔導演王子逸執導,改編自她自己的真實故事。六年前,她的奶...

《別告訴她》這就是過年回家的我

發表于 2020-01-15

這個角色,這部電影,只有他配演

1月6日的金球獎頒獎典禮,當湯姆·漢克斯從查理茲·塞隆手中接過獎杯,全場起立鼓掌,他哽咽了。對于湯姆·漢克斯這個咖位的國寶級演員,還能令他情緒產生如此波動的,當然是終生成就獎。國內影迷也不禁感慨,原來湯姆·漢克斯也到了該拿終生成就獎的年紀了,似乎在印象里,他還是那個不停奔跑的阿甘。三十年演藝生涯,榮譽等身,沒有污點。湯姆·漢克斯有著一個演員所有的美好品質。從上世紀的[費城故事][阿甘正傳][拯救大...

這個角色,這部電影,只有他配演

發表于 2020-01-13

復刻是個好東西,但我不希望電影這樣

我們對續集總是又愛又恨,一方面,它的確再次拓展了我們熱愛的故事,延續了那些電影人物的傳奇,再把我們拉入那個神往的世界。另一方面,身為觀眾的我們卻也要承擔崩盤的危險,比如最近的…… 當然了,廠商們也和我們一樣,一方面,續集確實好掙錢,另一方面也怕片子差觀眾不買賬。 不是哪部續集都是“我是你爸爸”、“我們來個雙塔的聯盟”…… 不過當一部2009年的片子,在2019年以原班...

復刻是個好東西,但我不希望電影這樣

發表于 2020-01-10

當“第三次世界大戰”上熱搜,我總算看懂了寡姐新片

想必,你已經列好了新年計劃吧。健身讀書,升職加薪,美好愿景一桿子支到年末,行走在遍布flag的道路上。可對于我等翻身都嫌累的咸魚而言,新年計劃簡直無從談起,只好敷衍地說上一句:我希望,世界和平。但是,誰能想到。這個樸實無華的愿望,在開年就被來了個下馬威。迎接本世紀第二個十年的第一個熱搜,竟然是“第三次世界大戰”!?這是人民日報不是洋蔥新聞川將軍一聲令下,炸彈轟死了伊朗陳萍萍。來而不往非禮也,伊朗反...

當“第三次世界大戰”上熱搜,我總算看懂了寡姐新片

發表于 2020-01-09

年度姬片?你太小瞧它了

畫家為小姐繪制了三幅肖像。第一幅端莊呆板。“在您眼中我就是這樣的?”在小姐挑釁般地質問下,畫家毀掉了它。第二幅鮮活生動。畫家欲除之而不能,于是幫著小姐賣了個好價錢。第三幅面目不清。堪堪認得出一個背影,卻也不忍凝望,只敢放在儲藏室憑吊。藝術家的模特、繆斯往往只有被凝視、重塑的命運。注視他,愛上他,再造一個他。雖說到底是愛欲激發了創作欲,還是藝術家們落入了皮格馬利翁陷阱,也許他們自己也說不出個次序。電...

年度姬片?你太小瞧它了

發表于 2020-01-06

貝爾的影帝又懸了,但他的新片確實好看!

一年接一年,電影不等人。當你還在翻看去年的觀影記錄,盤點著“2019年度十佳”的時候,沒想到2020年的年度十佳,已被這部電影悄然預定一席。它就是[極速車王],頒獎季的熱門選手,目前豆瓣評分8.5,IMDb8.3,爛番茄新鮮度92%。[極速車王]Ford v. Ferrari中譯名和海報,會讓人聯想到2013年的那部高分賽車電影[極速風流],只不過這一回,雙男主不再是對手,而是合作關系。[極速車王...

貝爾的影帝又懸了,但他的新片確實好看!

發表于 2020-01-03

2000-2019,這二十年,電影怎么了?

  1999年,從人類視角仰視星空,包括月亮在內的太陽系群星,組成了一個十字架的形狀。世紀更迭,氣象學上的偶發事件,拉扯進宗教的概念里,被解釋為某種注定降臨的兇險。一本由諾查丹瑪斯所著的叫做《諸世紀》的書,在全世界風行。人們從這本書語意含混的字面里,找到了希特勒出現、原子彈爆炸、法國大革命的預言。書中有一句話,令1999年變成了鼎鑊之年,“1999年,恐怖大王從天而降”。諾查丹...

2000-2019,這二十年,電影怎么了?

發表于 2020-01-02

<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

關注微信:moview_weekly

關于107CINE 使用條款 聯系107CINE 廣告合作 工作機會 提意見 版權聲明
【京ICP備05039504】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616號】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