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權2分鐘,賠償50萬!再"短"的視頻也有版權

2019-05-05 13:11 5773

作者 | 貓叔


2分鐘短視頻被擅用于廣告,知名自媒體“一條”被判賠償50萬。


2分鐘,50萬!


這已經是《著作權法》有關法定賠償的最高限額,也是迄今為止單個短視頻判賠金額最高的著作權維權案。


作為“短視頻侵權第一案”,這個案件的審判結果,將對以后短視頻的傳播、轉載、使用劃定界限,為短視頻維權提供參考,也可能對短視頻里大量的“搬運工”,造成毀滅性打擊。


侵權2分鐘,賠償50萬

按照法定最高限額判賠


貓影文娛(ID:maoyingtv)了解到,原告劉先生本來是將一段個人獨立創作的短視頻發布在了“新片場”網站,視頻與自駕和崇禮滑雪相關,隨后一條公司未經許可,擅自將該視頻在公眾號“一條”及微博賬號上進行傳播,且未署名作者。


法院經審理認為,涉案視頻雖時長較短,但由拍攝者使用專業攝像設備拍攝,并將多個拍攝素材剪輯組合而成,視頻的拍攝和剪輯體現了創作者的智力成果,屬于具有獨創性的類電作品。


2分鐘視頻,50萬賠償,究竟是怎么判定的呢?


法院認為,雖然雙方都提交了相關證據,但均不足以證明劉先生的實際損失或一條公司的違法所得,所以法院綜合考慮了四個要素:


1、涉案視頻是劉先生使用專業設備拍攝并剪輯而成,視頻將自駕某品牌新款汽車和崇禮滑雪的相關畫面結合,通過特寫等鏡頭較好地展示了汽車的特征,具有一定的獨創性和廣告價值;


2、一條公司將涉案視頻作為該品牌新款汽車的廣告,通過微信和微博進行傳播,直接獲取商業利益;


3、一條公司理應持有涉案視頻的收益證據,但其拒不提交,依照其認可的2018年廣告刊例報價,非定制視頻的微博傳播報價為每條10萬元,微信傳播報價為每條10萬元至15萬元,廣告收費金額較高;


4、一條公司于2018年3月18日分別在微博和微信發布涉案視頻,至劉先生公證取證時,閱讀量累計40萬以上,且一條公司在收到本案起訴材料后未及時刪除涉案視頻,致使侵權行為一直持續至2018年9月,侵權影響范圍大、主觀惡意明顯。


綜合以上因素,海淀法院認為本案應按照法定賠償的最高限額進行判賠,故依法酌情判定經濟損失為50萬元。


貓影文娛(ID:maoyingtv)了解到,愛奇藝的熱門劇集《瑯琊榜》和《鳳囚凰》兩部劇一共108集,4860分鐘,29萬多秒,被“微投屏”擅自播放,造成侵權,愛奇藝也只索賠160萬!


2分鐘,50萬,這個頂格判賠的價格,確實讓原創者振奮,或許將催生更多的短視頻維權官司。


從被動下架,到主動維權,

短視頻受《著作權法》保護


出現這樣的案例并非偶然。


據相關統計,截至2018年6月,視頻用戶規模達6.09億,占網民總體的76%。短視頻更是成了互聯網最新“流量洼地”,就連愛奇藝、優酷等傳統視頻網站也紛紛入局,鼓勵優質短視頻內容的付費。


隨著大量短視頻的產生,在過去,侵權幾乎不可避免,大家已經視為常態,維權的人寥寥無幾,打擊侵權基本職能靠國家版權局的約談和警告。


2018年9月14日,國家版權局約談了抖音、快手、西瓜視頻、火山小視頻等15家短視頻平臺,共下架刪除各類涉嫌侵權盜版短視頻作品57萬部,部分賬號被永久封禁或扣分禁言。


同樣是2018年9月,因為一條15秒的短視頻,抖音將百度告上法庭。


原因是百度擅自將抖音上的一條“黑臉V”獨立創作完成的短視頻《5.12,我想對你說》,轉載到了旗下的“伙拍小視頻”,并提供下載服務。抖音要求百度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100萬元及訴訟合理支出5萬元,所獲賠償將全額轉交給創作者。



貓影文娛(ID:maoyingtv)注意到,“黑臉V”是抖音短視頻達人,粉絲數高達千萬,是為數不多的技術流玩家,他發布的視頻大多是經過后期處理過的類似于魔術的創意小視頻,而且每次都會刻意給臉部黑幕,具有一定的獨創性。



此次抖音起訴百度,是兩大平臺之間就短視頻版權進行的首次訴訟,所以不得不第一次面對和厘清一些問題,比如:


短視頻是否構成原創作品?

短視頻的版權如何界定、創意如何溯源?

如果構成侵權,是轉載上傳者的侵權,還是平臺也有連帶責任?

短視頻平臺之間、短視頻平臺與用戶之間的權利邊界在哪里?

100萬的損失是怎么算出來的?


2018年12月26日,北京互聯網法院一審判決,百度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不具有主觀過錯,在履行了“通知-刪除”義務后,不構成侵權,不應承擔相關責任,駁回抖音的全部訴訟請求。


雖然因為“避風港原則”,抖音敗訴,但難能可貴的是,法院首次給短視頻定性,具有獨創性的短視頻,屬于“類電作品”,自然也就受著作權法保護。



判定視頻侵權,不在于節目長短,而在于獨創性


在前文所述案例中,劉先生之所以能夠獲得高額賠償,是因為其創作的短視頻被認為是屬于——具有獨創性的“類電作品”。


貓影文娛(ID:maoyingtv)了解到,類電作品,是指“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


據北京互聯網法院解釋,在判斷短視頻是否為“類電作品”時,首先看作品是否具有“獨創性”,包括:1、是否由作者獨立完成;2、是否具備“創作性”。


在判斷是否符合"獨立完成"要求時,要以短視頻與其他相同主題的短視頻是否存在能夠被客觀識別的差異為條件,主題相同并不影響短視頻是否系獨立完成的認定;


在判斷是否符合"創作性"要求時,短視頻的長短與創作性的判定沒有必然聯系;在給定主題和素材的情形下,其創作空間受到一定的限制,體現出創作性難度較高;短視頻帶給觀眾的精神享受可以作為短視頻具有創作性的考慮因素。


在創作性上,基于短視頻的創作和傳播有助于公眾的多元化表達和文化的繁榮,故對于短視頻是否符合創作性要求進行判斷之時,對于創作高度不宜苛求,只要能體現出制作者的個性化表達,即可認定其有創作性。


也就是說,視頻的長短,并不影響對著作權的保護。只要具有“獨創性”,再短的視頻,也有版權。


目前,國內短視頻的版權保護,還處于探索期。短視頻種類繁雜,有匯編類、教學類、模仿類、原創創意類等,不是每一個短視頻都可以算作“類電作品”,但一旦被認定為“類電作品”,就會受到《著作權法》保護。


短視頻版權意識正在覺醒,

“搬運工”該歇歇了!


自從短視頻平臺崛起,版權問題就一直存在,各平臺用戶隨意轉載、剪輯,抄襲成風,未經許可擅自傳播已成常態,而且很多短視頻甚至用相似的故事、創意和拍攝手法。


因為短視頻“短”,所以大家并不覺得這樣有什么問題,基本上沒有形成版權意識,甚至出現了一種專業的短視頻運營者——“搬運工”。


在短視頻野蠻生長的初期,曾經流行過一句話——我們不生產內容,我們只做內容的搬運工。無數的“搬運工”應運而生,活躍于各大短視頻平臺,有的甚至成為了網紅。


作為“短視頻侵權第一案”,這個案件的結果,將對于整個行業的版權規范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短視頻的價值將進一步得到重視,那些不把原創者當回事的“搬運工”們,該歇歇了!


50萬,也許是短視頻侵權開出的第一張罰單,但可以想象的是,在版權意識覺醒之后,接下來,類似的維權單子將越來越多。


-END-



本文為作者 貓影文娛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10023

貓影文娛

點擊了解更多
嗅出爆點,捕捉真相。
掃碼關注
貓影文娛
相關文章

短視頻

查看更多 >
我要評論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