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電影 | 時間是個病人—《永恒和一日》電影音樂(上)

2019-05-05 16:04

《永恒和一日》是西奧·安哲羅普洛斯執導的劇情片,由布魯諾·甘茨、伊莎貝拉·雷納德、法布瑞齊奧·班提佛格里歐等主演。


該片講述了患有癌癥晚期的詩人亞歷山大在進醫院等待死亡的前一天,打點好行裝,孤獨地享受最后24小時的故事。該片于1998年5月23日在戛納國際電影節首映,同年10月16日在英國正式上映。


 

患有癌癥晚期的詩人亞歷山大 (布魯諾·甘茨 飾) 在進醫院等待死亡的前一天,想將一直陪伴其左右的狗交托自己的親生女兒,遭到對方拒絕。

女兒對自己處境的不了解,以及女婿打算將自己的祖屋賣掉,令亞歷山大神傷不已黯然離開。

在亞歷山大孤獨地面對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天時,太太安娜 (伊莎貝拉·雷納德 飾) 在世時的諸多生活片段、探望獨自生活在療養院中的年邁衰弱母親的情形。

花費大半生心血研究的19世紀詩人所羅穆斯等等以或真實或夢幻的形態與他會面,來助他解除對“明天會持續多久”的困惑。




 01  

  

《永恒和一日》的配樂,是由希臘女作曲家艾蓮妮·卡蘭德若完成的。

1982年,安哲羅普洛斯擔任希臘泰沙羅尼基(Thessalonique)影展的評審主席。


當時影展中,艾蓮妮·卡蘭德以《羅莎》(Rosa,Christophoros Christophis導演)一片獲得最佳電影音樂,那是他們倆第一次的相遇。


安哲羅普洛斯那時就喜歡上艾蓮妮·卡蘭德的音樂,他投了一票給艾蓮妮·卡蘭德,希望她能夠取得第一名。 從此艾蓮妮·卡蘭德就開始了安氏御用影片配樂的生涯。




安氏曾說過在艾蓮妮·卡蘭德若的音樂里的歷史厚重感,哲思,人性的不可捉摸的困惑都能找到。


確實艾蓮妮·卡蘭德若不僅僅是一位出色的電影配樂大師,她本人還是一位作曲家,更是一位研究 人類音樂學 的專家。

并在雅典大學(Athens University)取得研究考古學的學位。


其實作為一個創作者或者說作曲者,專業知識需要很精深以外。其他的養份也需要。創作不僅需要在技術上的突破更還有在審美上的突破。


獨特的審美經驗來源于廣博的“他山”的養份,不同于他人的觸角,還有真切的生活體驗……


 

艾蓮妮·卡蘭德若之所以能寫出這樣深刻而又充滿悲憫的音樂源自于她的學養還有她的母國希臘,這個曾經西方文明的發源地。


這片土地曾經傳頌過人間英雄列傳《荷馬史詩》,詭譎而浪漫古希臘神話故事。西方戲劇的誕生地。 從蘇格拉底 ,柏拉圖 、亞里斯多德……到 塞菲里斯,卡瓦菲斯

詩人哲學家永遠是這個充滿浪漫國度的代名詞 ……



我在這些黑暗的房間里度過了/一個個空虛的日子,我來回踱步/努力要尋找窗子/有一個窗子打開,就可松一大口氣/但是這里找不到窗子—/至少我找不到它們。也許/沒找到它們更好/也許光亮最終只是另一種獨裁/誰知道它將暴露什么樣的新事物?


 1903  卡瓦菲斯《窗子》 黃燦然譯



 02 

電影聲音來說,其實語言也應該聲音的重點。這里說的語言包括臺詞還有畫外音。

它們不僅能表意它們也能表達情緒和色彩。


我們先說臺詞。

電影臺詞有幾種形式。一種是純對話、一種是對話配音樂。


單純的對話里包含了臺詞本身里有的音調還有角色的音色

如果要再加上音樂的話,聲音設計的時候應該需要考慮這幾者之間的音量,情緒,音色、空間的配比關系。



往往精煉的臺詞有哲理性,會給觀眾觸動很大。有時一部電影觀看下來除了一些影像、音樂能留在記憶里。還有臺詞也能引發人深思。


它有時會突然從腦海里冒出來,就像wifi一樣陡然間聯通了另一個空間。

你也突然變身了。


就像殘疾人會折服遠處的風景(布魯諾.舒爾茨),我們永遠會渴望不同空間,在現實縫隙中尋找各種的可能性。


這時語言也許就成了一個光亮,撬開另一世界的光亮,好的語言滋養豐沛敏感的心靈。




這部片子內容是現實,詩,回憶三種不同內容的結合。

這三者需要導演在結構上妥當的安排。


三個內容需要非常自然的穿插和進入,不顯得割裂和松散

這樣做其實比較有風險,稍有不慎就會顯得不自然和做作,但是安哲做到了。


本片有大量的畫外音出現,其實就我個人對電影的審美來說是及其反感畫外音的。

但是這樣充滿詩化和哲理的畫外音卻是本片的一大特色,徹底治愈了我對于畫外音反感的毛病。


那種詩化哲理的畫外音和影像結合是兩個空間或者是更多空間的疊置,影像的空間、人物內心的空間、甚至詩化的語言本身也有它的想象和語意空間。


讓我們看看這部影片的聲音重頭戲語言吧……



 03 


本片另一非常重要的角色是一個從阿爾及利亞偷渡來希臘的流浪小男孩。


阿爾及利亞 (阿拉伯語: ???????? al-Jazā?ir,法語:Algérie),全稱 阿爾及利亞民主人民共和國 ,是非洲 北部馬格里布 的一個國家 。


二戰后阿爾及利亞經歷了擺脫法國殖民的獨立戰爭以及十年的阿爾及利亞內戰,局勢一直動蕩,這也是片中有大量偷渡到希臘的流浪小孩原因。

Borders


當流浪小伙伴塞林慘死街頭,尸體被放到停尸間。小男孩在亞歷山大的幫助下看了小伙伴塞林匆匆一眼。


他表現很鎮靜,沒有悲傷。

然后他拿了死去小伙伴塞林的遺物匆匆離去。


死亡對他們來說是司空見慣地,也可以說當時那種情行不允許他悲傷……


To A Dead Friend

真正的祭奠是晚上開始的,那些流浪兒一個接一個出現在一家工廠廢墟,音樂響起。管風琴音色長音鋪底和聲充滿整個空間非常莊嚴肅穆,就像一首安魂彌撒曲的前奏。


主奏樂器嘟嘟克(duduk)吹出d小調旋律,這個旋律類似散板一樣自由,每一個長音出來后,四處彌散,充滿整個空間然后消失,接著第二個長音再出來。

當然這里主要是指骨干音,那些加花修飾不在討論之列。


沒有固定的方向,沒有時間的限制。沒有終結,沒有來去……只有無力的自由和靜默的遠方。


嘟嘟克充滿異域的音色演奏具有悲思的旋律映襯下,小男孩稚嫩的音色,詩一般的悼詞,一切在火光中消失,消散……

安靜的送別是他們唯一能做的事。


這個是音樂加臺詞的例子,不過它不是對話,它是悼詞或者說小男孩的內心獨白。



喔!賽林/可惜你不能一起走/喔!賽林/我好害怕,喔!賽林/海洋如此遼闊/你將前往何方/我們將前往何方/就算有險峰山澗/警察軍人/我們也從未退縮/如今我面對無盡海洋/夜晚我見到母親/悲傷立門口/那是圣誕夜/山峰覆雪,鈴聲響亮/但愿能聽到你暢談那些港口/馬賽,那不勒斯/和那遼闊的世界/喔!賽林說說這個世界/喔!賽林,說吧/喔!賽林/喔!賽林……



當小男孩在述說他們偷渡越過邊境,輔以他表演的動作。

畫面非常平靜,敘述也不夸張做作


影像里白雪皚皚,導演也沒在這加上夸張的下雪天的音效作為輔助

只有小男孩的敘述,平靜、富有音律的聲調讓人覺得他一個旁觀者而不是一個親力者。


瞬間內心的洞被撐大了,憂傷溢滿了整個洞穴。



但是通過內容我們能夠知道到他們怎樣通過封鎖線來到希臘,雖然在希臘他們也是經常被抓捕對象,沒有安全的保障。


但是比起逃亡路上的兇險這就是九牛一毛。這樣的對話影像上非常平靜,內容的張力讓你自動補充所有的畫面。

一種詩意內斂的表達方式。







小男孩:那些壞人拿著槍,整夜開火。他們亂闖民宅,嬰兒哭個不停,整個村子都空了。通路在山上,塞林知道,他偷渡過。大人在樹上綁著朔膠袋,讓我們跟著走。否則就會迷路,被雪吞沒。順著朔膠袋,走到沒有樹的空地。塞林大叫,因為我繼續往前走。他說“白癡,有炸彈!蹲下”。我蹲下,他拿起一塊石頭。往前一扔,然后感覺蹲下來。沒有炸彈,我們便走到石頭旁。他推我蹲下,撿起石頭再丟一次。我又怕又冷,我們往前走。一路丟石頭,終于穿越國界,前方有燈火……



影片還有兩處讓我非常有印象的地方。就是小男孩所唱的歌謠

民歌在我們生活中大量存在,它們樸實真誠哲理,非常簡約,沒有花哨的修飾直接作用聽者的聽覺神經。







 04  


我們在看看詩一般的畫外音。

這些畫外音主要是兩大主題內容。

第一他的富有哲學意味的思考。

第二尋找他的研究對象 19世紀詩人所羅穆斯


本片雖然是拍了身患絕癥的詩人亞歷山大的臨世前的一天活動,但是對于他的一生總結是不可避免。


他的詩人生涯是通過尋找 19世紀詩人所羅穆斯來展開的,影片大部分是通過畫外音的形式呈現的。


他的愛情和家庭是通過大量的閃回和插入來表達的。

這個內容我們放到下集來講。



我們先看看賦有哲思思考的畫外音。在影片的開始當他知道自己時日不多與照顧自己的阿姨道別……然后用用不同空間同一音樂的對話開始了他的思考。


這里主題音樂的出現,然后通過空間的轉換來達到引發后面思考的作用。


這個用法巧妙,即用音樂渲染了情緒并且增加了它的轉換空間的敘述功能又能對后來一大段的男主哲理般的思考做了很好鋪墊。


符合詩人的現實行為特征,使得詩化和現實連起來那么自然不突兀。



最近,我和世界唯一的聯系/是對面的陌生人/他以同一首歌回應我/他是誰,什么樣的人?/我本想去找他,又打消念頭/與其知道,不如想象/也許他也很孤單/也許是個小姑娘/趁上學前與未知嬉戲/一切都發生的好快/可疑的痛楚/我堅持要知道究竟/然后是黑暗……/周圍的寂靜,寂靜…/一切都述說冬天結束前/天光咋現映出船只迷蒙的剪影/戀人于落日時漫步水邊/春天今臨的虛假承諾/一切都述說冬天結束前…/安娜,我唯一的遺憾…/是唯一的嗎?/就是我一事無成/續詩計劃毫無進展/只有零碎的字句……



這樣半詩意半口語化的內心獨白加上主題音樂的映襯,使得這樣淡淡的憂傷情緒一直綿延,綿延,綿延……然后會住進你的心里……


 05  


我們在看看尋找詩人的片段。亞歷山大和小男孩在水邊漫步,介紹一個為民發聲的革命者詩人遇到了困境。

畫面轉入詩人在水邊佇足。


在莊嚴肅穆的古典音樂的前奏般引領下。詩人的內心獨白開始了


我決定了/我要回希臘,我待不住了/希臘人終于揭竿起義/詩人能做什么?/歌頌革命,哀悼死者/向逝去的自由祝禱/……第二天他回到自己的家鄉/一樣的面孔,色彩,氣味/一樣的家/但是語言不通/他想慶祝革命/卻不會說母語/于是他走遍鄉里,田野,漁村/寫下聽到的話語/買下不懂的詞匯/消息傳開了:詩人在買詞匯/從此他所到之處/島上的窮人都會成群結隊/爭相賣他詞匯/深淵、熏香的、露濕的、源頭、南丁格爾、天堂、浪潮、湖、未知的、芬芳的、迷亂的……



這段敘述充滿了回憶和思考,由對話引入畫外音然后對話結束。

語言作為主導的敘述功能在莊重的管弦樂和合唱配合下作為背景為時間提供佐證和為外部形勢提供情緒的指引。


革命的詩意,詩人對于詞精準表達的研磨。

安靜而又自然。去掉了革命的激昂多了詩人的沉穩。

這是由語言和音樂音量配比的考量以及語言自生的魅力所達到的。


還有影片最后詩人的獨白也是本片最有魅力的地方,我們放在下集在講



語言在影片中的作用是巨大的。

好的對白我們可以幾句話就知道對話的雙方是什么樣的人,他們的人生境遇,他們的價值觀,他們說活后面的心里活動都可以一一探悉。


它是有節奏,情緒,音調以及音色和空間不同位置的

而且功能能隨時轉換,空間也是。


是電影聲音方面拓展的很好方向。

《永恒和一日》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以后有機會可以單獨介紹我認為其他電影在語言運用上佳的例子。


文山宗工作室聯系:611982570@qq.com


影視配樂,歌劇舞劇音樂作曲,音樂教學教育培訓,音樂會委約室內樂,管弦樂 

本文為作者 文山宗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10031
我要評論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