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襲羅生門”:讓《極挑5》在熱搜上飛一會兒

2019-05-14 16:00 5230

作者 | 阿筆


一半熱搜,一半爭議。

 

從數據上看,《極限挑戰5》開局不錯;但口碑層面,似乎就不是那么順利了,豆瓣評分目前5.5,可以說是創下這檔節目的歷史新低紀錄。原本就因為換嘉賓換導演等因素,不被看好的《極挑5》,開播第一期還被爆出“抄襲”事件,導演施嘉寧成了網友們負面情緒的直接出口,熱搜話題掛了整整一天。

 

 

2015年開播以來,“極限男人幫”占據了綜藝嘉賓團的重要一席,“極挑6+1”陣容似乎也成了這檔節目的一個標志。

 

如今,一切被徹底打破了。

 

原導演嚴敏出走東方衛視,不再執導《極挑5》,黃渤、孫紅雷因為檔期原因缺席首期節目;原《歡樂喜劇人》《相聲有新人》等節目的導演施嘉寧接過《極挑5》總導演的title,迪麗熱巴、岳云鵬、雷佳音加入,成為常駐MC,“極挑7+1”組成。

 

不過,對于這樣的組合,觀眾似乎不是很買賬。究竟問題出在哪兒?“抄襲門”實錘否?網絡大電影(ID:wxs360)結合首期節目,剖析一二。

 

《極挑5》抄襲羅生門始末


新一季節目最開始出現的是孫紅雷,還是那雙笑瞇瞇的小眼睛,一鏡雙語。即簡單交代了為啥缺席節目,又順勢打了一波自己的新劇《帶著爸爸去留學》,這波操作雖然老套但也算是一個官方交代。

 

“極挑7+1”中第一個出場的是迪麗熱巴,紅毯、休息室...畫風確實有點像隔壁家的《跑男》,但這并不是《極挑5》抄襲羅生門的根本禍端。

 

 

8分24秒左右,首期嘉賓全員到齊,迪麗熱巴、岳云鵬、雷佳音所在的升降式休息室突然往上升起,#極挑抄襲#的爭議也從這開始。被網友指出該環節與2017年4月16日播出的韓國綜藝《RM》如出一轍。根據兩檔節目的視頻、圖片對比,除了“水炮”改為“愛的泡泡”,15米變成12米以外,其他基本與《RM》一模一樣。

 

具體看圖片對比:

 

1、《RM》白色的升降集裝箱VS《極挑5》紅色的升降休息室

 


2、《RM》兩位成員到地上的方法只有兩種VS《極挑5》新成員有兩種方法可以下來。

 


3、《RM》第一個方法身體靠一根繩子高空降落,第二種方法各位中的一個人每挨一次水,休息室就下降3米VS《極挑5》方法一:利用繩子自己回到原地,方法二每一人接受愛的泡泡,休息室就可以下降3米。

 


單就這個環節來看,共同之處確實很多,但是否構成抄襲一說,我們咨詢了相關律師,對方表示,除了畫面內容之外,還需要結合其他相關的因素,包括腳本或者劇本等鑒定。

 

值得一提的是,經過觀察發現,這并不是《極挑》第一次鬧出“抄襲”風波了。在豆瓣上關于“極限抄襲”的帖子中顯示,《極挑1》7期涉嫌抄襲、《極挑2》2期涉嫌抄襲、《極挑》第三季第四季,就沒有該風波了。也難怪網友們調侃道:嚴敏努力擺脫的“抄襲”帽子,在第五季的一開始,就被施嘉寧撿了起來。

 

截至目前,關于《極挑5》開場環節抄襲《RM》的風波,節目組并未有任何官方回應。不過,也有業內人士認為,保不齊所謂的“抄襲”風波,就是節目組走的一招營銷險棋。因為嘉賓重組等原因,《極挑5》的口碑似乎天然就注定會下滑,如此一來,至少贏了熱度和收視率,回頭再出一個官方聲明,要么說純屬巧合,要么簡單道個歉。

 

當然,這些也只是猜想,并未得到證實。但如果真是這樣,那節目組真的就有些得不償失了。對于一檔綜N代來說,每一季的第一期調性十分重要,一定程度上來說,大部分老粉新粉,不管出于情懷還是出于好奇又或者看熱鬧,都會蹲守第一期節目。目前看來,《極挑5》首期反饋,不容樂觀。

 

老病+新癥狀,觀眾還有多少耐心等待后面的撥亂反正?當下綜藝花樣百出,留給《極挑5》的時間和機會,之后只會更少。

 

豆瓣評分9.2跌至5.5,《極挑5》的路不好走


作為東方衛視的當家綜藝,五年,《極挑》曾經有多輝煌,如今就顯得有多落魄。

 

從大型推理競技戶外綜藝到大型勵志體驗真人秀節目,再到如今大型星素互動勵志體驗節目,跟隨《極挑》定位發生潛移默化改變的除了節目的調性,還有觀眾的認可度。豆瓣評分從原來最高的9.2分,跌至現在第五季的5.5分,收視率也一路下跌。

 


第一、二季,“極限男人幫”正當時,觀眾出于對這樣一個組合的瘋狂認可期,6個不同年齡不同性格的男嘉賓,各自收獲了一大波綜藝粉。2017年第三季,開始出現了一些下滑,因為網綜、政策等方面的原因,《極挑》變得“不那么極挑了”。到了第四季,《極挑》的路就變得更加難走了。停播、改檔、極限公益幫、刻意等負面爭議,一直伴隨著節目走完第四季。

 

2018年7月15日,《極挑4》最后一期節目收官,嚴敏設計了一個“特別”的告別。熟悉《極挑》的觀眾都知道,在此之前,每一季節目的最后一期,都會以六個人合體,比著差不多的手勢,喊著同樣的口號,宣告本季節目結束。

 

但去年,不一樣。六個嘉賓被分成了三組,畫面中呈現的是三組嘉賓在三個不同地方的告別。沒過多久,嚴敏從東方衛視辭職的消息屢屢傳來,有人說是節目收官沒多久遞交的辭職信,也有人說春節期間批的辭職。加之之前,嚴敏接受采訪時的一些言論,比如:極限六人幫,缺了誰他都不會在繼續做下去;比如,他絲毫不掩飾自己想要嘗試網綜的心。

 

終于,在《極挑5》嘉賓陣容呼之欲出之時,嚴敏離職的消息也塵埃落定。如今看來,一切似乎從那場不同以往的“告別儀式”開始,就注定好了。

 

豆瓣評分近乎倍數的降低,開場環節的抄襲門,觀眾對于新老嘉賓之間的不適應等節目負面,都需要一個具象化的宣泄出口,這一次,觀眾和網友們把槍口瞄準了導演施嘉寧。

 

 

當然,似乎也只能是他。作為一個節目的總導演,至少在觀眾看來,他掌握著整個節目的話語權,至于背后的種種受限因素,觀眾不了解也不關心。施嘉寧,東方衛視的當家導演團隊,對比施嘉寧之前執導的幾檔節目,《歡樂喜劇人》、《相聲有新人》等來說,《極挑5》算是他的一次全新嘗試。

 

從主打棚內綜藝到戶外真人秀,從擅長的喜劇到游戲、文化,盡管有一些做節目的共性存在,但還是有很多的不同。他自己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坦言,戶外綜藝的劇本誕生、執行、完善,都是一個未知的過程,只能摸著石頭過河。這是一次摸索的過程。他將節目定義為一檔親民暖綜,希望觀眾通過節目看到國家的表情、生活的細節,還有文化的特色。

 

客觀的說,節目將娛樂、游戲嫁接文化,繼續發揮《極挑》看過、笑過,留下思考的宗旨,第五季的出發點,方向是對的。但節奏的把控、新老嘉賓之間的磨合、娛樂與文化結合的創意等,在首期節目中還是能明顯看出施嘉寧口中的“摸索”。比如昨晚節目中的“環保”主題,就與《跑男》前兩期的主題相撞。說來也是巧,都是綜N代,又都同樣在今年經歷換人風波,現在連主題也開撞,豆瓣評分也是不相上下。

 

 

此外,拉完《極挑5》第一期節目發現,老MC與新MC在節目里鏡頭顯示的時長比大概為3:7,這也一度引發老粉們的不滿,稱后期剪輯太狠了。比如:后面撿垃圾環節,羅志祥幾乎沒什么鏡頭,計算垃圾重量,也直接跳過了老MC撿了多少。

 

當然,不否認,岳云鵬和雷佳音的加入,同樣也給節目貢獻了很多笑點。但現實是,大部分人更多看到的是節目被爆出來的“抄襲風波”、失衡剪接等負面消息,對于“極挑”這個同一班底走了四季的IP來說,本身就是一種傷害。

 

“情懷”和“創新”一樣,都是雙刃劍,用的好就是王炸,反之則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

 

更有意思的是,我們發現,在《極挑5》的廣告植入中,除了VIVO手機、拼多多、廣汽三菱、美素佳兒、海昌海洋公司、掌門1對1,還植入了TST面膜廣告,(TIN’SECRET為演員張庭創辦的網紅護膚品品牌,以魔幻營銷著稱,口碑似乎不是很好)。不免讓人猜想,《極挑5》的招商情況又或者基調,畢竟,廣告和節目內容本身,在品牌定位上有一定關聯性。

 

 

在知乎上關于本季首期節目有一條點贊極高的評論:以前的《極挑》做的是結構性喜劇,一個主線分明的完整故事,以六個性格迥異但能發生奇妙化學反應的人物為核心,在嬉笑怒罵、打打鬧鬧的娛樂表象下,用電影式的敘述方式,時時反轉的喜劇戲劇張力,人物自由生長野蠻發展,訴說一個以微見著的主題。如今,他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帶著公益主題的令人發笑的游戲類綜藝罷了,跟所有的綜藝節目已經沒什么不同。

 

以上。《極挑5》注定是這一綜藝大IP的關鍵季,站在資本和大眾博弈的分界線上,也許會走向話題綜藝,但一開始的極挑精神恐怕也隨著“極限男人幫”的重組,越來越薄弱。之后會怎樣?不得而知。但此刻如果可以實現《極挑》互動版本,即可選擇多項結局和走向,應該會有人選擇在第四季那場與眾不同的“告別儀式”上,完結《極挑》,保留最初的美好回憶吧。

 

·END·

本文為作者 網視互聯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10303

網視互聯

點擊了解更多
歡迎關注網絡大電影(微信號:wxs360),我們探討互聯網+娛樂的N種可能!我們專注于網絡大電影,但不限于網絡大電影!
掃碼關注
網視互聯
相關文章

真人秀

查看更多 >

網絡綜藝

查看更多 >
我要評論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