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98版《水滸傳》的這些事該解密了丨國劇60講第二季(6)

2019-11-17 11:09 131


>>>國劇60講<<<


>>> 第二季<<<

建議在Wi-Fi環境下觀看!


下為文稿:

大家好,歡迎來到國劇60講第二季,我是主講人李星文。今天我們聊一聊張紹林導演和98版《水滸傳》的故事。

在國劇重新出發的80年代初,山東電視臺曾憑著《武松》《高山下的花環》《今夜有暴風雪》,奪得過前三屆金鷹獎的三連冠。然后是北京電視藝術中心崛起,《凱旋在子夜》《四世同堂》《渴望》《編輯部的故事》是代表性作品。再之后,上海出過《圍城》和《上海一家人》,廣東出過《外來妹》《情滿珠江》。

整個80年代到90年代,一直高調在場的是中國電視劇制作中心,代表作品是古典四大名著劇。

老版“三水西紅”電視劇,各有忠實擁躉。98版《水滸傳》出現最晚,在創作理念和藝術上也最為成熟。成熟體現在:文本上對原著的改造最為徹底,用現代意識和戲劇常識重述了水滸故事;影像上的建樹最為突出,油畫般的質感和風格化的武戲至今仍是高峰般的存在。

制片人任大惠代表央視掌管劇組,制片主任張紀中負責現場制片工作,導演兼攝像張紹林是藝術上的總負責人。張紹林對劇本極為重視,他們用競標寫作的方式選定編劇。

導演 張紹林


劇組請了幾個編劇,同時寫潘金蓮和武松的一場戲。楊爭光和冉平寫的部分勝出。劇組把兩位編劇請到秦皇島封閉創作,把評書大家田連元也請過去,一邊討論一邊寫作,完成了劇本。

《水滸傳》是話本小說,帶有集體創作的性質,有重復章節和脫漏之處。劇本創作就是要把它變成渾然一體的東西,創新成分比《三國演義》大得多。《三國演義》的人物戴著臉譜,紅臉就紅臉,白臉就是白臉,從出場到落幕都是一樣的。

而《水滸傳》就有了人物命運的變化了。武松和林沖的命運大起大落,潘金蓮由良家婦女逐漸變壞。楊爭光寫了前十集和最后10集,冉平寫了中間的20集。楊爭光文筆硬朗,冉平擅長風月傳奇。劇本大綱都是一塊討論,討論完了個人書寫,最后交到導演的手里定稿和拍攝。

98版《水滸傳》和原著小說之間差別很大。注入了時代精神,對待女性的態度不再簡單粗暴。重復的部分刪掉了,性格接不上的部分統一了。五大主要人物個個性格鮮明,而其中尤為突出的是宋江這個領頭羊。

宋江出身小吏,走路是小碎步。本來沒有落草為寇的計劃,但他黑白通吃的性格和官府的步步緊逼,使他成為梁山好漢從興起到滅亡的總代表。忠君是他無法擺脫的宿命,為兄弟們謀出路是他最大的心理負擔,兩面夾攻,鑄成了他的人生悲劇。

張紹林認為,把一個那么多版本的故事,拍成有頭有尾的電視劇,保留了思想內核,完成了影像轉化,是這一版《水滸傳》最大的功績。如果只拍到英雄排座次,就沒有晁蓋和宋江的路線之爭,就沒有現實主義的悲劇力量。

選演員,劇組定下原則,要和傳統欣賞習慣吻合,和百姓心中形象一致,要經得起觀眾的考驗。小說和評書里的人物是具象的,也是抽象的,影視作品一出來,這個形象就固定了。看了小說知道李逵是黑大漢,看了電視劇李逵就成了趙小銳。

潘金蓮是重點人物,很長時間找不到合適人選。有一天,有人帶著王思懿進來了,她在天津拍一個跟花木蘭有關的戲。那時候王思懿才24歲,形象、身材俱佳,讓張紹林眼前一亮。

張紹林說,“你要改掉說話嬌滴滴的習慣,還要努力工作,不努力我就要換你。”王思懿當時沒有表演經驗,而潘金蓮的本色也并不是社會人,所以演來并不吃力,得到了觀眾的認可。

西門慶(李強 飾)和潘金蓮(王思懿 飾)認真學習劇本


在魯智深的選擇上,張紹林顯出鐵面無私的一面。他的一個五大三粗的副導演是候選人,大吃大喝,快速增肥,胳膊有碗口粗。然而臧金生出現了,他的五官布局比副導演更舒展,張紹林決定換人。

副導演很是遺憾,說吃出一身毛病,還是被換了。他在全劇的最后部分演了一個孔武有力的重要角色。張紹林說,“一開始就有言在先,如果有人條件比你好,就要換角。一個導演選演員,不能摻雜私人感情,否則怎么面對觀眾?”

武松這個角色,張紹林要求和82版《武松》,也就是祝延平的形象拉開距離,要清秀透亮。他定下的標準是:凡是男人看了都自愧不如,凡是女人看了都想愛他。也是一直沒有理想人選。后來張紹林偶然在電視里看到了丁海峰演的一部農村劇,就認定他了。

《水滸傳》里邊一個有一段情節是武松跟著哥哥回家。張紹林花費了極大心思,襯托武松高大英俊的形象。調燈光,定造型,選角度,特別下功夫。為了把武大郎拍得委瑣,光有寬度沒有高度,讓他穿上寬松的裙子,坐在椅子上,腳不蹬地。一個美,一個丑,反差強烈。 

拍攝景陽岡打虎的戲,從動物園弄了兩只真老虎,給武松搭戲。其中一只沒有牙齒,拍戲時只能移花接木。雖然沒有演員后來講得那么驚險,但絕對費事。真老虎假老虎都拍了很多,最后串接起來。

林沖外號豹子頭,但不是指外形,而是受到磨難時候要爆發出英雄氣。張紹林用周野芒,是有緣故的。他為《楊家將》里的楊六郎配音時,通過聲音把楊六郎的形象提高了。張紹林看過他的話劇,兩人約定在電視劇里合作。周野芒演完林沖以后,也是一飛沖天,很多女粉絲喜歡他。

李雪健扮演宋江,可謂眾望所歸。這個鄆城小吏身上的急公好義、謹小慎微,山寨之主的知人善任、深謀遠慮,知識分子的酒后狂放、沒輕沒重,儒家信徒的時代局限、悲劇人格,都被他演得淋漓盡致。

潯陽樓題反詩這一段,李雪健把宋江喝了這酒不知天高地厚的狀態演活了。他在準備這場戲的時候真的喝了酒,然后一氣呵成。他和酒保的三問三答,既有用心設計,也有隨機發揮,把小知識分子的得瑟勁表現得非常充分。

李雪健版宋江,最后是趙述仁配的音。其實,李雪健從來不愿意讓人配音,這是不得已而為之。李雪健和宋江是老鄉,拍的時候用家鄉話道白,感覺很好。但配音的時候,他不知道什么時候拖腔,找不到正確的口型了。其他的專業配音演員,配得又快又準,都等著他。他覺得難為情,就說算了,我不配了。

后來,劇組找了聲線相近的趙述仁給宋江配音,觀眾都是認可的。但李雪健覺得聲音和表演有出入,公開表達了不滿。當然,這在很大程度上是跟自己生氣,對結果遺憾。后來,李雪健的思想轉過彎來,認可了配音演員的工作,這事就過去了。

《水滸傳》動作戲多,馬戲也多。李雪健騎馬摔過一次,對馬特別怵。他提了一個要求:只要他在馬上,馬一步也不能走。在導演和動作演員的幫助下,這些戲都順利完成了。

這部劇里的三大奸臣,也是一絕。林連昆扮演的蔡京,權奸和首惡的色彩極重。雷恪生扮演的童貫,是他《大宅門》的王喜光之前一個出色的太監形象。魏宗萬在《三國演義》里演過司馬懿,這次扮演高俅愈發陰險狡詐,但也色厲內荏。

自上而下分別為:蔡京、童貫、高俅

都知道《水滸傳》的武戲因為袁和平的加盟而達到了電視劇的最佳水平,其實張紹林對此也貢獻不小。袁和平拍的火燒草料廠和血濺鴛鴦樓這些戲,都是高水準的。但他的班底里其他人拍的就是港式套路。張紹林親自上剪輯臺,把動作戲放慢,形成現實主義的逼真感,與文戲部分有機融合。

《水滸傳》從開機到殺青一共用了14個月。從籌備期算起是三年零七個月,號稱四年。張紹林從來沒休過禮拜天,按工作日算的話,比四年時間只多不少。

張紹林在山西拍戲,一直過著苦日子。拍《三國演義》時來到北京,眼界大開。制作經費上不封頂,拍不好只怪自己沒能力。這激發了張紹林全部的熱情,他特別討厭有人在劇組里提“休息”二字。 

他的副導演里有個老同志,有一段時間在現場,總是坐在石頭上用對講機指揮。張紹林就不大滿意,以為他消極怠工,或者是老了不中用。有一次拍完一個鏡頭,副導演跑過來說,“大家都累得不行了,能不能休息一天?”

張紹林一聽休息就火了,血嘩一下沖頭上。他把褲管擼起來,腳脖子全腫著,一按一個大坑,說:“我的腳脖子都腫了,我都沒有休息一天!”副導演扭頭就走了,張紹林又沖著他后背說,“在這個劇組,我要不說累,沒有一個人有資格說累!”

導演組


后來,他才知道,老同志在現場為什么站不起來?他的痔瘡犯了,坐石頭上頂著!張紹林也是百感交集:“干這活,有時候特別玩命,玩命到了一定程度就無情。但搞藝術就是要付出時間、精力,偷懶是不行的,取巧也沒有可能。”

還是在《三國演義》的時候,按計劃拍完戲,副導演招呼大家收工。張紹林一看太陽那么高,光線那么好,怎么可以收工?就讓副導演又找了兩場計劃外的戲,拍完了才收工。工作上的事,他不會考慮部下的面子,而他們也不會當面頂撞,都是默默跟隨。

但誰都不是鐵人。《三國演義》拍完,44歲的張紹林就得了高血壓,吃上藥了。而拍《水滸傳》時,舊廟的臺階年久失修,里邊有一個縫隙,他一下踩進去拔不出來,把腿摔了。劇組的人奔走相告說,導演摔了,明天可以不起床了。沒想到第二天早晨,張紹林瘸著腿出現在現場,手下人徹底服了他。

導演張紹林和副導演康洪雷


奮發進取是張紹林的人生哲學,也是他的晉身資本。因了這層關系,拍攝《楊家將》的機會落到了他的頭上。有了《楊家將》,才有《三國演義》。《三國演義》成了,才有了《水滸傳》。回頭看《水滸傳》的一些花絮鏡頭,他也覺得干嘛那么較勁,但其實再來一次,他依然是這種做派。

拍完《水滸傳》之后,張紹林沒有趁熱打鐵拍大戲,而是做了幾部單本劇。《水滸傳》副導演康洪雷跟著他拍小戲,在創作理念上深受張紹林的影響。他的老搭檔張紀中自己組班子去拍金庸劇,幾年以后風生水起。

新世紀以來,張紹林拍了《國寶》《紅軍東征》等正劇,也拍了《傻小李元霸》《廚子當官》等商業劇。他并不適應后來急劇商業化的電視劇行業,創作過程多有無奈,但他仍然努力保持著最為看重的工匠精神。

眼下,他最大的心愿就是重拍《楊家將》。他說,“我們過去拍的都是局部的故事,很想拍一個完整的有歷史感的楊家將。遼邦以蕭太后為首的一大批英雄豪杰要重點放進去,他們和楊家將雖然是對立的,但英雄惜英雄。”。

在張紹林的設想中,這個鴻篇巨制,需要分三季來制作,一季30集,一共90集,把楊家將的故事說盡說透。劇本創作階段,就需要3000萬元。當然, 3000萬不光用于劇本,服裝造型、人物造型、廣告文案,一切“紙上談兵”的項目,都在這里解決。

張紹林導演留下了經典作品,也留下了刻苦精神。這種視休息為寇仇的態度比996工作制更加極致,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消受的。但奮斗精神永不過時。

今天的節目就到這兒,謝謝收看。

(圖片提供/榮觀)

主講人 | 李星文

編導 | 吳勇

攝影 | 吳勇 宋新寧


本文為作者 影視獨舌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19108

影視獨舌

點擊了解更多
影視評論,人物專訪,劇目展示,產業報道。
掃碼關注
影視獨舌
我要評論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