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劇寫高能神反轉,我只服他

2019-12-03 11:21 1054


導語:

柯南和卷福式的反轉故事,爽則爽矣,但忙著跟跑的觀眾容易缺乏參與感。王倦寫反轉則不同,他一定帶著觀眾一起玩兒。

文/文朔朔

11月26日,《慶余年》不聲不響地播出了。偶然看了一集正片,我就老套地“真香”了。還真有編劇能做到上一秒還一本正經談正事,下一秒就“歪樓”了。

“奶奶不疼爸爸不愛”的私生子范閑,被管家以調教丫鬟的名義欺負。這小子也不惱,氣定神閑地搬來凳子,站上去,叫管家過來,輔以微微一笑,下一秒,出人意料地使出神力給了對方大大的一巴掌。

一個小孩兒竟能有如此腦力能量?沒想到啊沒想到……

在前六集中,圍繞私生子范閑的故事鋪陳開來,身世之謎作為最大懸念,引發觀眾諸多猜測。初到京都的無名小輩范閑,卻被意外指婚長公主之女林婉兒,進而能夠掌握公主背后的內庫財權,這讓覬覦皇權的各方勢力都頗感意外,當然阻撓的行動也在同步進行中。

糾葛愈發復雜,劇集反轉不斷。在嬉笑怒罵的表象下,各方角逐蓄勢待發……

就在這時,進度條撐不住了。抓耳撓腮的時候,我發現這部劇的編劇竟是王倦——那個曾寫出《木府風云》《舞樂傳奇》等“神仙劇”的人。

時至今日,2013年在央視一套播出的《舞樂傳奇》豆瓣評價8.8分,B站上還流傳著關于它的傳說。

如果這些劇過于“遙遠”,《大宋少年志》請了解一下,“七齋六子”熱血探案也出自編劇王倦筆下。

“以為看了開頭就能猜到結尾,卻一直被‘打臉’。” 就如網友評論所說,王倦的劇之所以好看,一個重要原因就在于劇情反轉不斷。

王倦式反轉:與觀眾共舞


神探柯南憑借“手表型麻醉槍+領結變聲器”,總能在最后時刻復盤一切,找到真兇;《神探夏洛克》中卷福也總能以高智商碾壓同輩,靠一套神推理探明真相。

通過一些零落斷頭的細枝末節倒推原始面貌,最終靠一個反轉說明全貌,這種柯南和卷福式的反轉故事,爽則爽矣,但觀眾缺乏參與感。簡單來說,這種推理模式難度太大,靠著劇集提供的細節,觀眾做不到。只有到了最后揭秘的反轉時刻,豎耳傾聽,才能理解。

王倦寫反轉則不同,他一定帶著觀眾一起玩兒。比如《舞樂傳奇》,類似于《西游記》師徒四人去西天取經的故事,只不過這次是驃國派遣王子舒難陀帶領樂團前往唐朝獻樂,為保一路平安,他召集了飛賊夜莎羅、大唐第一游俠夏云仙、驃國第一舞姬蘭瑪珊蒂一同前往,期間還有大唐內衛關靈兒加入。

此去路途遙遠,總有神秘勢力想要搞破壞,在到達第一站瑞麗時,他們就遇到了不少麻煩,其中找尋真正的惡豬王最為緊迫。眾人圍桌討論貫穿劇情發展始終。

此外,還會穿插兩人討論的小單元。在這個過程中,群策群力,在破解難題的過程中不會有特別突出的人物。

在《舞樂傳奇》的第一個敘事單元中,關于“誰是野豬王”的猜測前后排除了4種可能,每次排除都是因為新情況出現,也就是劇情發生反轉,直到最后水落石出。

值得注意的是,整個過程并不是“為了反轉而反轉”,期間大大小小地討論,都是編劇借人物之口說出觀眾的各種猜測,前期寫作劇本時反向思考然后堵住所有岔路,最后才能使觀眾認可編劇給出的唯一通道。

也就是說,真相不能僅僅是柯南和卷福覺得,而要觀眾認同。劇情反轉能否讓人信服的秘密也恰在于此。

一場戲如何“反轉”


到了真正開始寫戲的時候,編劇需要攻克劇本的最小單元——一場戲。一場戲中,人物最初可能抱有正向(或負向)價值,而后在這場戲結束后再次達到正向或負向的結局。這正負價值之間的震蕩便成為這場戲的轉折,戲的看點正在于此。

通常來說,一場重頭戲,中間的轉折不會很多。比如,故事大結局時勢單力薄的主人公戰勝反派,又或是刑偵探案戲中出現新線索,表明兇手另有其人,這都需要精密設計。在一場戲中能寫出這樣一個神轉折已算難得,觀眾看到此處該扼腕嘆息或精神舒爽。

可王倦寫戲,一場戲他都能翻出花來。一次反轉能讓觀眾張大嘴巴,剛想喊一聲“這都行”,轉而下一個反轉也隨即完成,“沒想到”,“更沒想到”……

在《舞樂傳奇》的另一場戲中,大唐獻樂組合被反派追殺,成員飛賊夜莎羅落單被逮,她卻帶著反派找到組合成員,這是第一個反轉,觀眾恨她叛變,轉念一想,飛賊本性如此,倒是可以理解。

誰知下一秒夜莎羅就回到組合,撒一把迷沙,掩護大家撤離。如果是一般劇集,眾人成功脫身,這場戲就此結束。

實際上,反派也留有后手,當面對峙的只有一半人手,另外一半則拉弓放箭成功擊破夜莎羅詭計,這是這場戲的第二個轉折。如果就此結束,獻樂之行功虧一簣,這場戲就以負向價值收尾。

就在所有人以為不能逃脫升天時,游俠夏云仙卻成為扭轉局面的關鍵。他不惜毀掉妻兒佛塔,取出傳奇武器龍雀,幫大家脫身。

就此,這場戲經由三個反轉結束,每一次反轉都從人物特性出發,無論是反派、飛賊還是游俠,他們所做都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類似一波三折的“套路”王倦可不只用一次。看了《大宋少年志》的名場面,讓人深刻懷疑編劇又在“套路”,可我沒有證據。

第二集中,元仲辛、王寬、韋衙內被大遼女子率隊圍攻。

三人商定假意歸降,伺機反撲。誰知遼人女子提出讓元仲謀殺了王寬做投名狀。這讓元仲辛始料未及,思索片刻,他竟真拿刀捅死了朋友。

當我還咋舌于第一個沒想到,元仲辛已經反手控制了遼女。

王寬起身,轉而解釋了元仲辛用刀劃傷自己來隱藏王寬被捅的假象。兩個反轉過后,大局已定,誰知王寬卻意外拿走了元仲辛手中的刀,局面再次反轉,遼女反威脅他。這一切都發生的莫名其妙。

直到王寬說出,遼女趙簡是自己指腹為婚的妻子,引得眾人愕然。

除此之外,《木府風云》《天坑鷹獵》等劇也是全程高能,反轉不斷。這似乎也成了編劇王倦的拿手好戲。

在精彩的反轉背后需要創作者下足功夫。前期塑造人物時,就要賦予其身份的復雜性,這樣才有了后期反轉的基礎。之后在搭建的劇情框架中不斷設置沖突和矛盾,吸引觀眾注意。

這就好比吃瓜過程,各方勢力交疊放出猛料,這料比的是論點鮮明、論據充分,只有這樣,“吃瓜群眾”才有吃瓜的樂趣,同理,寫反轉也得反復推敲,經得起考驗。

當然,瓜還是少吃為妙,還是多看些反轉神操作吧~

本文為作者 影視獨舌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19664

影視獨舌

點擊了解更多
影視評論,人物專訪,劇目展示,產業報道。
掃碼關注
影視獨舌
相關文章

網絡劇

查看更多 >
我要評論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