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余年》加更,我隱約看見它鉆石般的光芒

2019-12-03 11:22 187


導語:

《慶余年》以跳脫不羈的畫風贏得了年輕網絡觀眾的好感,又在后續劇情中不斷加料加梗加思考,顯示出擴大受眾群體的續航能力。我估計,在一個相對低調的開局和持續升溫的途中跑后,這部劇將成為今年冬天的重量級劇目。

文/李星文

《慶余年》開播一周,熱度和風評扶搖直上。平臺善解人意,做出了加更的決定。

百日展播,網臺同行。觀眾了解了坎坷的革命來路,回溯了篳路藍縷的創業史,心中一再被愛國熱情鼓蕩。同時,作為花樣翻新和胃口調換之所需,他們也希望在正劇之外看些詼諧劇目,在近現代題材之外看些古裝劇目。

最近這幾天,我一直在追看《慶余年》。作為一個資深電視土豆,我不能忍受看了6集仍然一頭霧水的結果,又等不及平臺慢條斯理的更新,就想方設法找主創多看了幾集。

總算是捋出個大概意思了。也知道為什么貓膩的原作被推為網絡小說的經典之作了。經過編劇王倦、導演孫皓,以及一眾演員的再創作,網文的輕快恣意和腦洞連連有之,而正劇的氣定神閑和嚴絲合縫居然也有之。

陳道明的出演意味著什么


看這部劇的第一個驚喜是陳道明老師久違的帝王形象。

他演過的帝王挺多的。擔綱主演的有《康熙王朝》里的康熙帝,《楚漢傳奇》里的漢高祖,《臥薪嘗膽》里的越王勾踐。配角出演的有《英雄》里的秦始皇。客串過的有《江山風雨情》里的天啟帝。

這些戲有的成了,有的沒成,但總歸陳老師向我們展現了帝王的各種形態和心態,多有令人難忘的表演。

所以,聽聞陳道明演《慶余年》里的慶帝,一則以喜,一則以憂。他近年來有意藏鋒,熒屏形象稀薄,能看見就是勝利。但帝王畢竟是一種嚴重受制于威儀的生物,想演出帝王甲和帝王乙的區別,就像演出語文老師和數學老師的不同一樣有難度。

陳道明接下這個角色,應該就已經心中有數。他說,他近年一直在觀察年輕演員的表演方式,也在調整自己的表演準星。接戲就意味著鉆研有了成果。他說,他不在乎演的是主角還是配角,但不管角色大小都得是個發動機,不能是擺件。接戲自然意味著找到了發動機。

慶帝的戲份并不多,平均下來每集也就一兩場戲。但給人的感覺是,范閑(張若昀 飾)像在場上出力流汗的運動員,而經常衣衫不整的慶帝則像場外指揮的教練員。

范閑也是文采武功超越常人的主兒,但想以一己之力對抗整個王朝,本質上是螳臂當車。所以每到危難時刻,都會有密旨一道或者特使一枚出來給他解圍,并指點迷津。這個喜歡以天下人為棋子的棋手就是慶帝。

慶帝一出來,就是歷史劇的既視感。他會把周圍的人帶入同樣的節奏。侯公公(崔志剛 飾)是他的心腹內侍,也是談話對象。前臺的各方勢力殺得煙塵滾滾,到他們這里,兩三句話就拆解得一清二楚。

如果主弱奴強,便是趙高和胡亥的搭配。如果主強奴弱,大概是康熙和李德全的組合。如果是主強奴不弱,應該是《大明王朝1566》里嘉靖和呂芳的關系。慶帝和侯公公的相處,超越了上述三種關系。目前看還是第二種主強奴弱的模式,但考慮到這部劇處處有伏筆,后面也可能翻轉成第三種模式。

慶帝接見梅執禮(李建義 飾),演示的是天威難測的成語。兩個老話劇演員,從相見的第一刻起,就進入了同一頻道。一個故示悠閑,旁敲側擊,暗藏殺機,一個心中有鬼,以退為進,觳觫不止。

捏著別人小命的人和被人捏著小命的人在一起,大概就是這個氣氛。經過一番博弈,大家以為梅先生的危機已過時,慶帝露出了鐵血的內心。

慶帝和司南伯(高曙光 飾)的見面,則是另一番冷暖。因為是皇上潛龍之時的老朋友,司南伯展現了忠心,也表達了親昵。忠心和親昵合在一起,就是熟不拘禮,為了正確的目的可以手段上稍稍越位。

可不就是這樣嗎。總得有幾個能員干吏,能在來不及請示的情況下自作主張把事辦了。但這樣的情形又只能是特例,在認可既成事實的基礎上,必須予以嚴正的敲打。這番鉤鉗平衡的技法,雙方心知肚明。

有這些戲份在,《慶余年》就絕不像它大多數時候表現的那樣嬉皮笑臉。有一種厚重的現實主義底色,分明穩穩占據著中宮。劇情還在各種鋪墊,底牌還在隱藏身形,慶帝的本色還不肯露出一尖尖,但我知道這里頭是有蹊蹺的,后面是有較量的,其中是有對世界的嚴肅思考的。

以往,不管是玄燁還是劉邦,勾踐還是嬴政,陳道明演的帝王都有特定的歷史臉譜。公眾知情,演員有數,表演只能在有限空間內施展。這次的慶帝,好就好在他是虛構的人物,可莊可諧,可黑可白,可左可右...到目前為止,慶帝的韜略和手段顯露,但他終歸是明君還是會黑化,還無法判斷。

慶帝召見范閑。范閑依然是現代人睥睨古人,處處不遵禮數。慶帝并不詫異,也沒威服,只是臨了甩了一句:你今天字字皆有扮相,是想要給我留一個直臣的印象嗎?

這誅心之論,只是部分戳中了范閑的做派。但從本質上說,慶帝還是無法理解范閑的靈魂。

一紙創世宣言通向何處


范閑智商、情商、武商、毒商都很高,人前自有很多虛張聲勢。但他有一樣是不可動搖的:那就是人人生而平等的理念。

他已經有這么多商了,如果再沒底線,這棋局就沒法擺了,那必然是見誰贏誰的結果。故事就沒法往下進行了,那必然是天下好事歸他一人。

必得有所拘執,必得有所顧忌,必得有跟環境無法調和的主張,必得有怎么也過不去的坎兒。聽起來一長串,歸納一下就是:范閑以現代文明常識為旨歸和藩籬,隨心所欲不逾矩。

他不打女人,所以對鐵定的北齊密探司理理(李純 飾)死不用刑。他不讓小孩見血腥,所以狙殺程巨樹時讓小滕背過身去,才肯動手。他認為“死的只是一個侍衛”是天下第一等謬論,發誓要和這世間的道理斗上一斗。他要是不給滕梓荊(王陽 飾)把仇報了,不能有一天安睡。

他非湯武而薄周孔,視王權禮法如糞土。見了慶帝不下跪。皇上指婚郡主他不稀罕,偏偏要找一見鐘情的“雞腿姑娘”。他想悔婚就悔婚,他想保婚就保婚。

他最初來到這個說不清是過去還是未來的朝代時,滿心都是現代人的倨傲和求樂呵的姿態。但人都是情感動物,澹州奶奶(曹翠芬 飾)的舐犢之情他接收到了,師父費介(劉樺 飾)的愛徒之意他領會到了,護衛五竹(佟夢實 飾)對故人之子的溫情他感受到了,滕梓荊對朋友的俠肝義膽他被震撼到了,王啟年(田雨 飾)的表面貪財實則三保暖體質他體察到了。

更重要的是,他母親葉輕眉寫在鑒查院前石碑上的世界大同理想打醒了他。一叢感情溫潤,一紙創世宣言,召喚出了他全部的善良和血性,全部的戰斗力和豪情壯志。

他從里到外都不一樣了。接下來,他大概顧不上那些招貓逗狗的小玩鬧和東拼西湊的文章會了。在10集之前,他是和范思轍(郭麒麟 飾)、郭保坤(賈景暉 飾)這些“沒溜兒”的家伙斗。而到10集以后,他卷入了慶國內政外交的核心棋局中。

這里必須要提一下,前20集里最有情感殺傷力的是兩個大男人:滕梓荊和王啟年。滕梓荊是士為知己者死的俠義道,王啟年想必還留有后手,但他對范閑無微不至的關懷也很令人動容。


如果說郭麒麟以相聲世家慣有的“本色”出演贏得觀眾,田雨則是以他由內而外散發的世俗喜感征服觀眾。田雨在新麗的電視劇里經常是不靠譜的姐夫,在電影里則是和麻花群星比毫不遜色的搞笑擔當。而到了《愛國者》里他又是以抗日英雄趙尚志為原型的“趙瘋子”。這是個可塑性極強的優秀演員。

目前,劇情里還有一些謎團待解。五竹為什么容顏不老?慶帝為什么一出來就擺弄弓箭?每一個問號后面,似都有驚天的秘密。

到目前為止,這部劇表現出了變色龍的特性:范閑出場的一套凌波微步,明顯得了無厘頭喜劇的精髓。慶帝和臣下們的一番角逐,則是歷史正劇的余緒。此前的報道中還說,這部劇有科幻色彩。現在這一元素還沒有顯形,但前頭提到的那些謎團,也許就是未來變化的蛛絲馬跡。

眼下,行業進入了震蕩后復蘇的階段,古裝劇進入了去庫存、活資金的河道。《慶余年》以跳脫不羈的畫風贏得了年輕網絡觀眾的好感,又在后續劇情中不斷加料加梗加思考,顯示出擴大受眾群體的續航能力。我估計,在一個相對低調的開局和持續升溫的途中跑后,這部劇將成為今年冬天的重量級劇目。

本文為作者 影視獨舌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19665

影視獨舌

點擊了解更多
影視評論,人物專訪,劇目展示,產業報道。
掃碼關注
影視獨舌
我要評論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