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蕃薯澆米》的電影世界--攝影指導中偉自述

1月11日 20:01 2256

由李少紅監制,葉謙導演的女性題材電影《蕃薯澆米》已于本周五在全國上映,這是首部閩南語對白的電影,也是一部少有的關注晚年女性生活與精神世界的電影。


“生命的真諦就藏在平凡生活之中”,片名“蕃薯澆米”取自泉州惠安閩南語“地瓜粥”的音譯,通過講述閩南老阿嬤平淡的暮年生活,展示閩南地區獨特的地域文化與人文風情。


《蕃薯澆米》終極預告


本片攝影指導是影視工業網·幕后英雄 APP 會員中偉,在影片上映之際,他分享了自己的攝影手記,以下圖文來自中偉自述。

中偉 Joewi 荷蘭攝影師

2009 年進入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電影攝影專業學習,于 2013 年以專業第一的成績畢業并留校,在攝影系國際班任教。電影代表作品《少女哪吒》《追·蹤》《魔輪》《重遇涅槃》,短片作品《她》《綻放》等



  我第一次跟葉謙導演見面,被他對閩南文化的熱愛,對他老家的激情,深深的打動了。這部影片講兩個老年的“少女”的故事,全片都是閩南話,而且都在當地實景拍攝。我感覺也只有在那個地方長大的導演才能拍出這樣非常地道的故事,而且一個年輕新導演能對老人有這么細膩的觀察,我覺得很不容易。 第一次見面,葉導給我聽了一些音樂,展示了他自己畫的整個影片分鏡。我感覺到了他對這部影片的設想和激情,也看到了他的認真。所以第一次見完了之后,我就非常清楚,我要和他一起完成他的處女作長片。


籌備勘景


   葉謙導演其實也是一名成功的服裝設計師,可以說他是一位成功的企業家。我發現我們倆工作方式和思維相似,都喜歡先捋清楚每個工作步驟,再往下進行。我們這部影片的挑戰首先是:1. 周期短(拍攝只有28天),2. 主演都不是年輕人,因此她們每一天精力有限,3. 我們全部都是在實景里完成拍攝的,所以有很多空間和執行上的限制,并且天氣條件無法控制。所以說這次籌備充分很關鍵。


   籌備期首先我和導演不停的互相分享資料。甚至在勘景的時候我們倆各自也都在拍照,找各種角度。很多我們共同認為好的角度,最后也都進入成片里了。勘景過程中,導演對自己家鄉的熱愛感動了我,也給了我很多啟發。我越來越能明白他對這部影片的設想,和這個地方的魅力。比如我被當地很多自然光的場面打動了,很多時候我就想模擬這些我看到的光效。比如說日內的場景,我看到外面的強光射到房間里,但是因為房子的窗戶小里面還是暗暗的,但是因為太陽光這么強它射到地板上,然后地板上的反射又把房間和人臉打亮,但它是柔和的。這種光效我覺得很動人。導演給了我一本臺灣攝影師的書看,阮義忠的《人與土地》,我特別喜歡這本書而且受到啟發。因此我也帶了一個黑白膠卷相機在勘景過程拍了各種照片,我其實就在觀察這些動人的自然光場面,光和環境,光和當地的這些人民的交叉。黑白膠卷會讓你更清楚的看到光線效果。比如我們拍攝的鹽田也是有獨特光效,因為鹽是白色的,因此鹽會很明顯的反大面積的柔光。我特別喜歡這種光效,而且它又是當地獨特有的,所以我在拍攝中一定想抓到它。

勘景中拍的黑白膠片圖片



  在第一次勘景我們盡量把每個場景的空間關系記好。然后我們回北京花了不少時間一起做分鏡,在這個分鏡過程我們會拿出我們看過景的平面圖去設計調度。在第二次技術復景,我,導演和輔導會把每一場戲在實際場景里再過一遍。并且拿手機里的導演取景器軟件,把每一個機位拍一遍。這個時候我們會發現有一些空間關系未必跟我們想象一樣好,所以我們會做適當的調整。這樣到了拍攝那天心里已經清楚怎么拍了。也就是因為我們籌備這么充分,我們能在28個拍攝日內完成它。



拍攝


  我覺得我和葉導在尋找一種用年輕人的創作精神和視角拍老人的故事,并且我們想傳達閩南文化的獨特視覺因素。在創造這部影片過程中我們不斷提醒自己我們不怕尋找一些新的可能性,挑戰電影傳統的視聽語言和敘事的方式。同時我們也想避免把福建當地農村拍的像紀錄片一樣的寫實感。因此我們選了大膽的顏色,大膽的構圖和視角,去創造這個非常獨特文化的世界。福建這個地方本來就是一個多元素文化的地方。我們視覺系統和美學里有一些表達這個設計。比如說圓形在我們的影片中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你會在很多地方發現圓形,而且它和電影的結尾畫面的那句“從頭開始”是有連貫的。


勘景的時候我就發現了當地的農民穿的衣服都很艷,例如飽和度很高的紅,黃,綠,紫。因此我們當時在想,要怎么把這些顏色的感受拍出來,但又不讓畫面亂。我們拿韋斯·安德森做為例子, 安德森的電影顏色設計也挺極致的,打量利用飽和度高的顏色,但是從不感覺俗氣。于是我提出了一個想法,那就是給每個人物角色一個主題顏色,這個顏色不僅僅是在人物的衣服上能看到,也可以在它家里和與他有關的道具上看到。這樣我們又能保證我們的色彩感,又能避免視覺亂的感受。葉導喜歡這個想法,并且把控得非常好,可以說是用了設計師的敏銳度去處理每個有顏色的細節。當然,這方面也要感謝美術老師劉燁。每個場景和道具,每一件衣服,都是按照我們影片的顏色設計來去做的。


美術上顏色的控制


我們用了Arri Mini + Cooke的變形寬熒幕鏡頭,特殊的場景我們還用了一些Lensbaby鏡頭。濾鏡我們全片用了一個叫BLACK SATIN的濾鏡,SATIN的英文其實是一種絲綢。這個濾鏡模仿之前攝影師用絲襪之類的布料蓋在鏡頭后面,讓畫面更加柔和。我們在前期測試了不同的濾鏡,也跟無濾鏡的畫面比較了一下。我和導演都認為稍微柔和一點的,更接近膠片感的畫質是最適合我們故事的影調。拍攝完結束我才發現,SATIN這個詞的來源是Zayton,Zayton又是阿拉伯文的泉州,我們恰恰是在泉州拍攝!我覺得這個算有緣了吧!


測試濾鏡結果,1.是無濾鏡,2.加了Black Satin濾鏡


  2.35:1這個畫幅比的選擇我們主要考慮我們拍攝的場景,也就是這些人物活著的電影世界,其實它是這部影片一個很重要的角色。葉導不僅僅設計這個故事,我覺得他設計了一個世界,這個故事只是這個世界里的其中一個故事(以后還會有更多的故事),所以我們認為寬熒幕能更好的展現人和環境、人和神的關系,會讓這個世界更加立體。我很喜歡偶爾看到背景里有一個路人過,這種很自然活力的場景。另外變形寬熒幕能更好的通過淺景深把人物和環境分開,在我們這個影片中這個很關鍵因為我們的兩個老人主角從某一種意義上是和大世界脫軌了。這兩位老人生活在非常有智慧的自己的節奏里,通過景深的實虛,我們更好的表現這種感受。


  我們設定的影片風格比較適合單機拍攝,這樣能把每一個機位畫面控制的比較極致。而且我和導演從一開始就很清楚不想用傳統的正反打去拍這部戲。

其實有一些戲我們是有計劃要拍更多的幾位和角度,但是我們拍攝經常從一個MASTER機位開始,把整個戲從頭到尾拍一遍,然后拍完導演有的時候覺得已經有他想要的,所以就沒有拍更多的coverage。做為攝影師我蠻喜歡導演這種認定,自己很清楚要什么。


  影片當中的一些虛幻失焦的畫面我們是用lensbaby拍的,并且我們把機器改裝的非常輕便,讓它盡量有最大的靈活性。這些虛幻失焦的畫面,導演和我設想為神的視角。因為在當地閩南文化人與神是并存的,因此神也一直在人間。可以說我們用了lensbaby來拍攝神的主觀畫面,哈哈。



狹窄的實景里進行拍攝


  燈光方面我在前期就已經和燈光師張存安溝通好我們盡量只用鎢絲燈來打光。我們這個影片里沒有用滴燈打光的畫面,然后有少量的用Skypanel之類的光源。原因是鎢絲燈的顯色指數是最高的,它最接近陽光。因此它對膚色的表現,尤其年紀比較大一點演員的皮膚質感,我認為是很舒服的。而且它這種略暖的調子我覺得恰恰適合泉州這里的自然光線以及建筑風格。他們很多房子的墻都會偏暖一些。鎢絲燈在這種環境里的展現很舒服的。



  另外,雖然我們追求自然的光效,我們又不想把畫面拍悶,因為畢竟拍攝老年人,如果畫面還悶呼呼的可能就沒有生命力了。我們還是那句話,年輕人的拍攝方式和視角拍老年人的生活。我們設想這個老年人的世界是非常有魅力,雖然也有悲劇,它也是向上有希望的,人與鬼與神有善有惡,這就是閩南文化的多元性。光線在這方面是幫助我們創造這種氛圍感。


  整體來講這次拍攝非常有意思,收獲很大,感謝劇組所有的工作人員,也感謝我的強大的團隊。真心希望能把觀眾帶到獨一無二的閩南世界里!

本文為作者 胡聰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20814
相關文章
我要評論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