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華語電視劇七駿

行至年關,獨舌年稿的盤點也過了半。此前,我們用5篇年稿,復盤了2019年點亮劇集高光時刻的15個角色,激活大銀幕的華語與外語電影,以及代表年度最高水準的7部優質網劇。今天是重頭戲——年度電視劇盤點。

文/鐵皮小鼓

2019年是國產電視劇與網劇繼續分野的一年。除了因衛視“出口”受限,退求網播的部分作品,專供網絡的劇集和主打衛視的電視劇,從體裁、題材到風格上,都進一步分化。

如果說,美劇模式、極致類型、付費探路是2019網劇創作關鍵詞的話,電視劇的創作趨勢也大致可分為三條:在都市話題劇中尋找大公約數,在主旋律的藝術化中堅守著基本盤,在古裝、年代劇的奇情中摸索下沉通道。

客觀來說,2019年衛視超常規的排播態勢,沒能讓電視劇選手們舒展發揮。但在傳統強項題材中,還是有排頭兵表現突出。

我們以藝術水準為標尺,綜合考量熱度、口碑及題材難度,選出了7部代表電視劇,以期從作品層面勾勒2019的電視劇業態。以下是詳細評述。

另外做個預告。春節前,獨舌年稿還將陸續推出綜藝、韓劇、英美劇三篇年度盤點,為大家假期“補劇”做好服務,敬請期待。


都市劇雙星:《都挺好》《小歡喜》

蘇家三子萌壞“出圈”,“原生家庭”成年度熱詞。無論是從輿情話題、各類數據指數還是體感熱度,《都挺好》都算得上年度爆款。

都市情感是國產劇最沒有“圈”的題材。風險小、需求大,生產多少就能消化多少。不過,在粘稠、瑣碎的日常里想大鳴大放也很難。回看《都挺好》的播出曲線,能從頭到尾熱度堅挺,要靠痛、爽、和三個字。

痛,是原生家庭之痛。中國人追求“家和萬事興”,講究“家丑不可外揚”,原生家庭的問題在現實生活中被藏著掖著,在電視劇中也是難上臺面。

在以往的家庭劇中,蘇家這個虎媽貓爸、輕女重男的家庭,是常態而非變態。蘇明玉們的委屈,是慧芳式的犧牲,是值得頌揚的女性光輝。《都挺好》在中國人護疼的地方,摸到了結節,戳中了痛點,排山倒海的共鳴聲也就來了。

爽,是大女主吊打弱雞男性之爽。曾經的爆款家庭劇,苦是主旋律。讓觀眾獲得撫慰感的邏輯是——你看,我總比她要好一點。

《都挺好》里的蘇明玉,卻自帶一種歷險歸來,修煉成精的復仇女神氣場。她曾經在家庭的戰場中落荒而逃,但卻在外部世界呼風喚雨。看她左手一揮替大哥搞定工作,右手一擺擊退奇葩親戚,不聲不響地又搞定一個付出型人格的“小奶狗”石天冬,這不是當代女性爽文是什么?

不過,爽過之后,主創還是給這個人物留了個真實氣口。一家三兒女,蘇明玉經濟實力最強,但卻始終不敢走進家庭。這是心理創傷的外化,也是獨立女性一但進入家庭場域,就容易陷入泥淖的現實隱喻。

和,是大團圓結局引爆的爭議。我們的現實主義追求溫暖而明亮,不管“蘇家三子”中前段的騷操作有多氣人,最終親情凱歌的奏響是必然曲線。

然而,執兩用中的一團和氣,不少年輕觀眾是不同意。在他們看來,用阿爾茲海默癥為蘇大強的最后找補,對獨立女性而言簡直是“恐怖片”式的結局。不接受世故的妥協,對不徹底的現實批判不買賬,這是年輕觀眾的宣言。因此,《都挺好》的話題,也一路從開篇綿延到了結局。

《都挺好》的“三昧”在于痛、爽、和,可不能只記住蘇大強和他的蔡根花小寶貝。

同樣是都市話題劇,比起《都挺好》的大開大合,《小歡喜》是細碎的“小情節”故事,這與它聚焦高考的題材框定是有關系的。

三個家庭,四個考生。就算有中年危機、離職風波,就算有虎媽壓迫、前夫“搗亂”,即便有重病突襲、“官爸”身不由己,一切最終都要讓位于高考的主干道,服務于學習的主戰場。

學習中的大矛盾能有什么呢?不過是打架惹事叫家長,課業沖突起爭執,成績下降挨批評。這是所有熒屏前的觀眾再熟悉不過的日常。

越是離得近,編劇越是難發揮。稍微偏離一點,就會被扣上不真實的大帽。開頭季楊楊開著跑車去學校的情節,已經是觀眾能接受的上限。大矛盾沒有,戲就容易順拐。

好在,《小歡喜》在教育問題之外,抓住了另外兩個寶:生活質感和中年困境。

生活質感,體現在方圓、童文潔的互動中,也藏在喬衛東、宋倩鬧騰的較勁里。

黃磊和海清的表演默契,已經到了開個冰箱門、遞個盤子都是戲的程度。兩個人不光互相拋梗、遞詞不會掉地上,就算兩人互相拿臺詞掃射,大概都能用一個撓頭憨笑、一個顧盼生輝化解掉。

來到喬家三口,宋倩的全包圍式管教,喬衛東放任型的討好,再配上兩人舊情不散的“推拉”,矛盾又有趣的家庭動力學就轉起來了。沙溢的好人臉配上陶虹的神經質,也是低頭抬手都有滋味。

《小歡喜》的三個家庭,從總體上來說都是和諧的。但這并不妨礙作品對中年人凄惶的表現。

且不說方圓勞苦功高卻被迫辭職,童文潔兩頭作難又被下屬抄了后路,單說王硯輝飾演的一區之長季勝利。

他完全沒有官員的瀟灑作派,反倒處處謹小慎微。他住房怕超標,不敢和老同學來往,一張兒子與法拉利的動圖就把他嚇得半死。可就這么一個小心謹慎、勤政愛民的好干部,最終還是仕途受挫。如此的官場沉浮既是人生的常態,也帶著隱隱的荒誕。


都挺好其實是都不好,小歡喜也帶著小悲哀。這兩部都市劇,帶著恰到好處的溫情,又不失現實批判的冷感,在開合之間落地了話題,也找到了電視劇觀眾的最大公約數。


主旋律二將:《特赦1959》《外交風云》

2019年,貫穿8-11月的“百日展播”是電視劇排播的“大件事”。

在央視與一線衛視播出的十余部獻禮劇中,最值得關注的是戰犯改造題材劇《特赦1959》,以及從外交視角切入新中國歷史的《外交風云》。

《特赦1959》是根正苗紅的主旋律劇集。它有著同類劇集的幾乎所有特征:去市場化的選材,去明星化的選角,螺螄殼里做道場的體量,以及標志性的“一黃”排播。

但因為題材的特殊性,它比普通主旋律電視劇更吸引眼球。

這部劇講述了建國后,在北京功德林戰犯管理所,對國民黨高級軍官進行改造的一段“攻心之戰”。1959年新中國特赦了33名戰犯,其中包括末代皇帝溥儀,以及王耀武、杜聿明、鄭庭笈、陳長捷、宋希濂等國民黨高級軍官。他們都曾在功德林接受改造,《特赦1959》講述的就是這段“秘史”。

雖然有題材紅利,但《特赦1959》沒有止步獵奇。劇中人物眾多,關系復雜。在遵循基本歷史原型的前提下,搭建了細致的沖突關系,不僅解放軍對待戰俘的態度不同,戰俘對待思想改造的態度也大相徑庭。

同時,這部劇也在努力括入獄外空間。通過戰犯的回溯,《特赦1959》展現了抗日、內戰時期的部分重大場景。而通過功德林與外界的互動,新中國第一個十年的建設成就也得以展現。

得民心者得天下,人間正道是滄桑。通過戰犯思想改造的獨特視角,《特赦1959》把這個主旋律電視劇一直在反復表達的樸素道理,春風化雨地呈現了出來。

相對于《特赦1959》的小而專,《外交風云》格局要宏闊許多。

這部劇從“重大中的重大,敏感中的敏感”的外交視角切入,采用間斷的章回體敘事串聯新中國外交史上的重大事件,不僅有熒屏揭秘性,還從側面巧妙書寫了新中國成立后的高層政治,立體勾畫了新中國的外交長卷。

《外交風云》的宏闊,體現在外交事件的層級和時間跨度上。這部劇從新中國成立之前開始寫起,一直到毛澤東第二次會見尼克松為終,把新中國外交從“站起來”到“走出去”的過程,清晰勾勒。 

新中國成立前夕,解放軍接管美國駐沈陽領事館,炮擊英國海軍“紫石英號”,宣告著新中國站著辦外交的姿態。建國之后,面對列強對新中國的層層封鎖,第一代外交集體艱難突圍。從日內瓦會議、萬隆會議,到赫魯曉夫論戰、打開西門,從坦贊鐵路、周總理訪非到中美打破堅冰、中日建交,外交大事順次而出,聚合成一幅從未在電視劇熒屏上展開的外交畫卷。

1949到1976,從這些絲絲縷縷的外交往事中,我們看到了毛澤東的縱橫捭闔和絕不低頭,周恩來的風度翩翩和鞠躬盡瘁。看到了第一代“外交天團”的實力和魅力,將軍大使的脫胎換骨。看到了中國外交事業的篳路藍縷和長足發展。


《外交風云》是史也是戲,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重大節點,它通過對新中國外交征程的回溯,激發了觀眾的民族自豪感。《外交風云》是戲也是史,通過對歷史上相似情境和處置的了解,我們多少能夠以史為鑒,就如何應對如今的國際爭端和挑戰,獲得一些啟發。

作為一部題材重大的獻禮劇,《外交風云》擔起了使命,盡到了職責。


年代劇獨秀:《老酒館》

酒里有乾坤,館中藏世道。

今年,創下“十星”聯播紀錄的《老酒館》,是年代劇的“尖兒”貨。擅長寫年代奇情的高滿堂拿出看家本事,在大連好漢街上勾畫五行八作,于老酒館中薈萃各路群英。劉江導演發揮影像特長,這邊風俗市井,那邊荒野奇情,中間又貫上悟道的禪味。兩相配合,一個類似《茶館》結構的亂世眾生相,便脫生而出。交錯之中,一個帶著“神”性又不失煙火氣的陳掌柜,便迎面走來。

《老酒館》的特點,在于戲劇容量的“博”和核心人物的“穩”。

酒館開門迎客,人物海納百川。《老酒館》采用開放結構,士農工商、權貴兵匪,統統入畫。

局氣又頑固的遺老“那爺”,拾荒為生卻為人講究的“老二兩”,世故圓滑卻還是因為舌頭惹了事的杜先生,會打官腔卻也不忘保護中國人的“官爺”,甚至還有偽滿時期,被困大連的末代皇后婉容……

《老酒館》平均兩集出場一個新人物,每人帶出個新單元,矛盾沖突干脆利索,人物對白句句有料。每條線索,能留白的就絕不多一個鏡頭,能用過場交代的就絕不另表一枝。主創惜鏡如金,為《老酒館》超常的戲劇容量,贏得空間。

《老酒館》中的陳懷海,是個身形偉岸、融化一切的形象。

他是高滿堂比照心中父親的理想模樣打造的,傾盡心力,賦予了這個人物極高的智慧和大慈悲。劉江是個佛系導演,這樣一個人物恰好與他“故事向暖心向遠”的創作氣質產生了共振。陳懷海也是陳寶國第一次在熒屏上,全方位地展現百轉千回的“父親”心境,他把自己半生的體味都融了進去。

于是,一個做生意厚道,做人講究,以忠恕之道為行事標準的“完人”陳懷海,就成了《老酒館》的頂梁柱。

對于傳統觀眾,這種主角并不存在接受障礙。只要形象立得住,有著寓教于樂思維的他們對這種“半神半人”的主角津津樂道,哪怕偶爾還需耳提面命,也不見得厭煩。


不過,對于反抗情緒正濃的年輕觀眾來說,這種有說教色彩的主角就存在一定隔閡。

尤其是在村田一家上線后,陳懷海不僅要管好同胞的內務,還要幫著日本人戒酒。雖然觀眾理性上能讀到“反戰”的訊息,但情感上難以接受。“包圓”式主角的隔膜感,一定程度影響了《老酒館》在年輕受眾群的到達率。


古裝劇遺珠:《大宋少年志》

受排播限制,2019年的古裝劇總量不多,影響有限。

年頭的《知否》臺詞錯漏過多,存在硬傷;年末的《大明風華》后半部疲軟,完成度不夠,令人惋惜。

綜合考慮熱度、口碑和藝術完成度,今年的古裝電視劇頭牌,倒要數臨危受命開播的《大宋少年志》。

這部劇很有意思。從初播的手忙腳亂,到中途的“真香”警告,再到收官的不依不舍,它拉攏了一批忠實粉絲。許多觀眾突然意識到,即便服化道不夠精美,即便影像風格觀感廉價,可當人物足夠動人、劇情足夠回還時,一部劇的靈魂就“沖”出來了。

這也打破了大眾對小成本古裝劇的思維固化。在許多觀眾心中,小成本古裝劇,講不好故事是慣常通病。雖然2015年《太子妃升職記》堪稱奇跡,可它的“破圈”依舊是無厘頭和“沙雕風”的功勞。《大宋少年志》打破了這種僵化局面。

反轉反轉再反轉的劇情設定,或文或武或雅或猛的人物塑造,亦生動亦莊重亦詼諧亦肅穆的戲劇風格,以今人之思想燭照古人之意趣的作品內涵,澆灌出一朵“奇葩”的大宋之花。

說實話,有宋一朝的影視劇不好拍,廟堂戲太儒氣,戰爭戲太憋屈,江湖戲太鬧騰。夾縫求生,又難以讓觀眾滿意,所以往常的佳作多集中于“武俠”“破案”“西征”“燒殺搶”。

而《大宋少年志》的切入角度尤為獨特。它以宋夏之間長達百年的戰爭為背景,挑秘閣第七齋中六位少年的成長為脈絡,講述了少年們為家國大義守望相助,在隱蔽戰線上為守護江山社稷和百姓平安而奮戰的故事。俠骨柔腸誰都會說,可真實現實卻得步步為營。

外有遼國細作的侵襲,內有朝堂秘事的紛爭,弱冠少年總會頻頻撞壁。撞壁就得反轉,可反轉的前提是有趣。倘若用熬鷹般的手法熬觀眾,著實有些“自尋死路”。

此劇深諳此道,碰壁是有的,反轉也多的是,但大事小處說、苦事樂處說的輕喜劇風格,真真切切地打動著觀眾。少年們常見“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也多見“溪頭臥剝蓮蓬”的鬧勁,但哪怕是說教式的理論,它也永遠披著喜劇的外衣,幽默自然地將其傳遞出去。

當然,若只有反轉和幽默,那這部劇也算不上高明。畢竟,宋慈的偉大不在于破案入神,而在于斗貪官、斗奸佞、斗官場、斗枉法的一腔正氣。《大宋少年志》的難得之處,在于盈滿而溢卻春風拂面的家國情懷。秘閣因何而立?“北遼虎視,西夏崛起,大宋危亡。秘閣所取人才,于無人所知處,掃魑魅、蕩風云,保天下平安,諸生安寧。”好兒郎,當同去!

這是宋人的風骨,是少年們的熱血,也是主創團隊的價值輸出。歡脫跳躍的“喜劇”風格,風華正茂的少年意氣,背后是“明目張膽”的鮮明立場。真正的腦洞清奇,內核正義。


臺劇雄起:《我們與惡的距離》

最嚴肅,最思辨,也最觸動人心。

今年的華語劇序列中,由臺灣公視、流媒體平臺CATCHPLAY和HBO亞洲聯手推出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算得上最佳。

這個以一起無差別殺人事件開篇的電視劇,將受害者家屬、施害者家屬、公共媒體、一般精神病患者及其家庭,統統卷進敘事漩渦,提出了一組難以回答也難以回避的問題:

面對無差別殺人事件,是該選擇平民意的死刑還是有望刨根問底的法律程序?面對重大社會事件,媒體到底該遵循怎樣的操守?對于精神病患者,大眾究竟該如何理解?

放在臺灣本土,這部劇的轟動有它扎根現實的基礎。

取材自臺灣近年頻發的無差別殺人事件,第一次敢把筆頭指向痛處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用故事的方式對現實中失控的民心和輿論進行梳整。現實中的臺灣,確有類似案件為了平民意而快速執行了死刑。但是社會的恐懼與動蕩,人們內心的疑慮和對峙并沒有消失。

“我們的社會到底怎么了?”

《我們與惡的距離》的主創們用藝術家的微弱力量,提出這個問題,并試圖在回答的過程中,整治混亂的人生,理解社會陷入失序的模式。如此勇氣,讓人慨嘆。

來到內地的語境,更讓人共鳴的是對媒體角色的反思。

這部劇對媒體的討論,不是政治與經濟擠壓下的新聞自由,也不是娛樂與高雅的品位紛爭。而是在重大社會事件中,媒體應當堅持的操守。

無差別殺人是惡,媒體帶有色彩的引導和輿情煽動難道就不是惡了?失控的輿情滋長而出的巨大集體暴力,難道就不是惡了?

在如今微博被當成“數字法庭”,網友個個“吃瓜”成性,自媒體充當情緒催化劑的媒體生態下,《我們與惡的距離》跨過海峽,為我們敲響了警世鐘。

本文為作者 影視獨舌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20889

影視獨舌

點擊了解更多
影視評論,人物專訪,劇目展示,產業報道。
掃碼關注
影視獨舌
相關文章

小歡喜

查看更多 >

電視劇

查看更多 >
我要評論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