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This is the way-曼達洛人虛擬拍攝幕后(一)

2月24日 12:38

看之前關注虛擬拍攝的朋友挺多,小編最近是找了些資料,會抽空陸續翻譯出來做為學習筆記跟大家共享,因為內容實在太多,所以會按節選的方式更新,想直奔主題的讀者可以直接看藍色字體部分。


以下 節選自 ASC - The Mandalorian: This Is the Way 

By Jay Holben



多年來,《星球大戰》電視連續劇一直是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的夢想,但是電視劇背后運作的邏輯使得要實現像The Mandalorian這樣規模的制作并不是很容易。


《星球大戰》的粉絲們希望能看到有異域情調,風景如畫的場景,但要在短時間和有限的預算范圍內將劇組人員帶到突尼斯的沙漠或玻利維亞的鹽灘根本不合理。但是The Mandalorian背后的創意團隊明顯解決了這個問題。


幾十年來,綠屏和藍屏合成一直是將奇幻環境和演員聚集在屏幕上的首選解決方案。(Industrial Light&Magic在《星球大戰》電影中就是是開創這個技術的先驅。)但是,當角色穿著高反光的服裝時—— 就像曼達洛人的主角Mando(佩德羅·帕斯卡爾)那樣,盔甲上綠幕和藍幕反光和現場反射會給后期制作帶來很昂貴的制作問題。此外,演員要在“sea of blue”中表演,這對主創的鏡頭設計和構圖創意充滿了挑戰。


只有技術足夠進步,才能讓《曼達洛人》正常啟動,也才能讓一個團隊以負擔得起的規模呈現星球大戰的史詩世界,這個團隊的實際制作工作只包括幾個錄音棚和一個小后臺。另一個需要考慮的問題是,典型的視效工作流程與制片同時運行的話,之后需要延長后期制作的時間。即使擁有現代數字視效技術的所有功能和每秒數十億次的計算,這一過程每幀也可能需要12個小時或更長時間。由于有數千次拍攝和多次迭代,這將會是一項耗時的工作。視覺效果的大神-聯合攝影師兼聯合制片人格雷格·弗雷澤(Greig Fraser,ASC,ACS)提出了一個想法——就是《曼達洛人》制作需要能夠在片場進行實時的相機內合成= 拍攝時后期視效也一并完成。


弗雷澤說:“那是我們的目標”,他之前在拍攝《俠盜一號》時探索過星球大戰星系(AC,2月17日)。“我們希望創造一種方式,不僅可以讓視效團隊便于合成,還能真正做到實時的在相機內捕捉它們,這樣演員們就可以在合適的光線下置身于那個環境中—讓所有的這些東西都呈現在拍攝的那一刻。” 


這個解決方案可以說是LED背投的第二代——就是在巨大的LED上和天花板上播放動態、實時、寫實的背景,這樣不僅可以提供了奇異背景,而且可以將內容畫面精確到像素級,同時可以對相機位置進行正確渲染。


如果屏幕播放內容是在拍攝前完成的,那么在LED屏幕前拍攝的演員、道具和布景就可以實現最終在相機內完成視效制作-或者說“接近”最終成片,只需后面做一些技術修復(即技術檢查修改),同時使用這樣的方式拍攝時大家會對鏡頭的構圖和效果充滿信心。在《曼達洛人》里,這個空間被稱為“容器” (Volume ) (從技術上講,“容積/容器”是由運動捕捉技術定義的任何空間。)


這一概念最初是Epic Games的Kim Libreri在盧卡斯影業時提出的,現在它已經成為“Holy Grail”技術的基礎,讓真人版的“星球大戰”電視連續劇成為了可能。


2014年,實時合成的概念被再次被討論是在Rogue One席卷院線的時候。目前技術已經成熟到了一個新的水平。視覺效果主管John Knoll與Fraser就這一概念早期就進行了討論,另外攝影師提出了將大LED屏幕作為照明工具的概念,以便在攝影過程中利用LED屏幕上動態光與演員以及置景進行直接交互,同時在實時合成影像中可以回放簡要的預覽效果。之后再添加最終的動態特效;屏幕當時僅僅是為了提供與動畫相匹配的交互式照明。


Fraser說:“拍攝藍幕和綠幕時,攝影最大問題是就是互動燈光。”“通常,你在藍綠幕前拍攝真實元素的時候背景都還沒有做好,你只能想象燈光怎么在場景中起作用-然后你必須祈禱你在片場所做的事情能夠對后期制作有用。”如果導演在后期中改了背景,那么拍攝素材的燈光就和想要的背景光照不匹配,最后的完成鏡頭會讓人感覺假假的。“



在拍攝Rogue One時,他們建造了一個巨大的圓柱形LED屏幕,并為Scarif, Jedha 和 Eadu 提前制作好了空戰降落的背景,同時X翼和U翼飛船中的所有駕駛艙鏡頭也都是在LED屏幕前面完成的,同時LED也是角色和場景的主要照明源。這些LED像素間距為9毫米(屏幕上RGB像素簇中心之間的距離)。不幸的是,以這個像素間距的大小,他們很難讓屏幕離攝影機足夠遠,以避免莫爾紋的產生讓圖像看起來像照片一樣真實,所以最后它純粹被用于照明了。然而,因為需要替換的背景已經在LED屏幕上直接播放使用了——所以后期合成的效果非常的好,構圖和動態照明都匹配的很完美。(因為有很真實的參考)


2016年,盧卡斯電影公司總裁凱瑟琳·肯尼迪就一個潛在項目與編劇/導演喬恩·法夫羅(Jon Favreau)接洽。



Kennedy說:“我去見了Jon,問他是否愿意為我們迪士尼的新流媒體服務做點什么。”。“我知道Joe很久以前就想做《星球大戰》的項目,所以我們馬上開始討論他能做些什么來推動技術發展,這引發了一場怎樣能改變制作方式的大討論;究竟怎樣可以創造一種方法,讓我們可以做出不同的東西?” 


Favreau剛剛完成了《Jungle Book》,并開始為迪士尼拍攝《 Lion King》——兩部都是視效量很大的電影。


視效主管理查德·布拉夫(Richard Bluff)和ILM執行創意總監兼負責人羅布·布雷多(Rob Bredow)向Favreau展示了ILM進行的一系列測試,包括Rogue One的LED屏幕技術。

Fraser建議,隨著自Rogue One以來LED技術的進步,這個項目可以利用新的LED面板,推動實時拍攝視效技術的發展。Favreau喜歡這個概念,并決定這就是那個制作方案。



制片組希望最大限度地減少綠幕和藍幕拍攝的數量,同時要求后期合成為演員優化環境的質感。LED屏幕提供了令人信服的真實布景/場景,并避免了對空表演給演員帶來的挑戰。


系列劇創作者兼執行制片人Favreau解釋說:“我在‘Jungle Book‘(AC,5月16日)和‘Lion King‘(AC,8月19日)上使用過類似技術,這個經驗讓我深受鼓舞。”

“我還在”The Orville“的試播部分中使用了這個技術。有了我們的制片組、 ILM、Magnopus、Epic Games、Profile Studios和Lux Machina組成的團隊,我覺得我們有非常好的機會取得積極的成果。”


Fraser 說:“Volume(就是LED棚)是一項很難理解的技術,除非你站在LED屏幕的’投影’前,把一個演員放在它前面,然后移動相機。”“這很難把握。它不是真正的背投;它不是TransLite,因為(它是與3D物體實時互動的圖像),有適當的視差;它是照片寫實級別的,不是動畫的,它是通過游戲引擎生成的。”



“如果我們沒有之前Jungle Book和Lion King的開發技術的革新,我們在《曼達洛人》上的創新的技術是不可能的實現的,”Favreau說。

“我們使用了游戲引擎、動作捕捉[技術]和實場景延伸(這個需要后臺渲染能實時響應),因此實時渲染就自然而然的成為了實現方案的渠道。” 


巴里·“巴茲”·艾杜因(Barry“Baz”Idoine)曾與Fraser 合作多年,擔任掌機和第二拍攝組攝影師,曾拍攝了包括“俠盜一號”(Rogue One)和“VIce”(AC,1月19日)。當Fraser 離開去拍攝丹尼斯·維倫紐夫(Denis Villeneuve)的“沙丘”(Dune)時,他承擔起了《曼達洛人》的攝影任務。

艾杜因Idoine說,“這個方式的最大價值是,你不是在綠幕世界里拍攝,也不是在后期合成中去匹配燈光—你實際上是在拍攝成品的電影。它把攝影的控制權又還給了攝影師。“


Volume”是一個弧面,20英尺高(6m),周長為180英尺 (54m)的LED視頻墻,由1326個獨立的2.84 mm像素間距的LED屏幕組成,形成270度半圓形背景屏幕,75英尺(22m)直徑的表演空間,頂部是LED屏幕天花板,LED天花板直接放在LED墻的主曲線上。


在Volume的后面,剩下的是90度開放區域,基本上是“在攝影機的后面”,是兩個18英尺高,20英尺寬的LED屏。這兩個面板被安裝在舞臺的滑軌和鏈條機上,因此它們可以被移動到需要的位置或被移走,以便它們能更容易的配合進出“Volume“一起使用。


ILM的視效主管Richard Bluff說:“Volume”可以讓我們把許多不同的環境放在同一個屋檐下。”。“我們可以早上在Nevarro的熔巖平原上拍攝,下午在Tattooine沙漠拍攝。當然,切換環境是有實際考慮的,但我們通常在一天內切換兩個場景。”


未完待續........

本文為作者 CGView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22352
電影制作技術分享 影視英語教學 后期技術問題解答 流程經驗分享 技術討論與支持 由影視工業網·幕后英雄APP認證會員,視效總監、制片??高楓老師主持
相關文章
我要評論
电竞直播主下注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