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現象級紀錄片《風味人間》:用三種剪輯方式展現濃郁奇麗的影像風格

文章轉載自:影視制作雜志


《風味人間》既是一部美食紀錄片,同時也是一部商業紀錄片,因此它除了將所有主題和故事集中在美食上之外,也更注重其傳播效果,既要重點考慮傳播的廣度和效率,也要兼顧藝術性和詩意的表達。此外,這個項目還是騰訊視頻S+現象級的紀錄片,所以在制作上給予的所有配置和要求是最高級別的。


紀錄片導演 陳磊


《風味人間》的制作流程


《風味人間》的執行總導演陳磊將該片的制作分為五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調研階段,主要是收集各種資料和專家意見,用于提供素材。


第二階段中,整個團隊會經過培訓和研究的過程形成拍攝前的文案,該文案的作用類似劇情片劇本,但它是基于調研結果所做的一個故事可能性的預測,而實際的拍攝跟現階段的想象和預測肯定會有差距。所以拍攝文案是拍攝過程中講述故事的方向,而沿著這個方向行進會收獲更多的東西。


第三階段是拍攝階段,這個項目的拍攝過程長達一年半,因為導演組想要呈現整個四季里飲食和風物的變化,所以拍攝的時間跨度必須是保證跨越整個四季的。


第四階段是關鍵的剪輯階段。紀錄片并不像故事片有一個確定的劇本,而拍攝現場會收獲很多意外的東西。因為前期調研做的研究都在導演心里,所以面對剪輯時,紀錄片導演是最了解、最能處理素材的人,陳磊本身也在其參與的多部紀錄片《舌尖上的中國》《舌尖上的新年》《風味人間》中擔綱了剪輯師。剪輯過程根據每個導演的進度大約會有三到四個月的時間,作為執行總導演,陳磊最后會對整部片子的結構再做一些調整。


最后階段才是解說詞的寫作。無論是《舌尖上的中國》還是《風味人間》,它們的制作理念都是從影像敘事出發,而解說詞是在最后剪輯完成之后才寫出來的。



《風味人間》的影像設計


在拍攝之前,陳磊作為執行總導演對全片影像有一個整體的設計。在影像風格上他用三句話給所有的導演一個感性的理解:“縱橫千里的時空穿越,悲歡離合的人間四季,微觀世界的波瀾壯闊。”歸結為兩個關鍵詞就是“濃郁”和“奇麗”。


在拍攝方面因為這是一個S+級的紀錄片,希望相對以往的作品有一些突破,因此希望嘗試一些新的拍攝手段。根據設定的“濃郁”和“奇麗”這兩個關鍵詞的影像風格,主攝影機選擇ARRI Amira及Alexa Mini,在影像質感和色彩上比較接近想要的感覺,鏡頭配備ULTRA PRIME基本組,在影像上更接近電影的質感。但是拍紀錄片不可控的情況較多,最后還用了佳能C200K和Red等稍小的機器和Alura 45-250、百微、老蛙24F14等長焦或微距的輔助鏡頭,另外還使用了如影2穩定器和悟2無人機航拍。


本片在影像上讓觀眾印象最深的一個點在于微觀攝影的嘗試,展示了很多食物的微觀世界,這是大家之前沒有看過的視角,這其實是微觀攝影和CG 相結合的影像設計的呈現。像松花蛋松花結晶的畫面,通過食物的素材加上CG制作的具有動感的特效來呈現蛋內部的世界。這未必是一個真實存在的觀察視角,但這種大膽的嘗試還會繼續使用在《風味人間》第二季當中。


《風味人間》的微觀攝影


除了微觀攝影之外,《風味人間》還嘗試了紀錄片拍攝很少使用的其他一些特殊設備或表達方式,比如超高速1000格拍攝和Motion control電腦控制的軌道呈現奇觀性的視角等等,未來還希望把影像奇觀的手段拓展的更為廣闊。


MoCo軌道應用



《風味人間》的剪輯


在紀錄片的創作中,剪輯和前期的拍攝一樣重要,好的剪輯可以為素材大大加分。陳磊將紀錄片剪輯分為三個階段:準備工作、紙上剪輯和真正在非編時間線上的剪輯。


他非常強調準備工作的重要性,準備工作占到剪輯20%的時間。在這個過程中,最重要的是重新審視自己的素材,因為紀錄片實際拍攝會跟之前拍攝大綱的預設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現場還會有很多意料之外的收獲。


剪輯不僅僅是把素材連接起來這么簡單,它是發現一條道路的過程。在動手之前,需要長時間心無旁騖的審慎思索、筆記、回放、再回放,只為順利到達短暫瞬間的決定性動作:找到一個剪切點。準備工作中的素材整理是一個“粗剪”的過程,細致的重新梳理一遍素材,同時也要完全拋棄自己之前對整部片子的預設,僅僅基于目前素材呈現的內容再重新考慮故事的走向,這個再創作的過程非常重要。


在紙上剪輯環節,陳磊表示他在每個小故事剪輯前都會看完素材,拿一張紙將素材中的場景歸類并編排前后順序,標記每一場的時間長度。這個過程就相當于在腦子里把影像剪輯了一遍,感受它可能呈現的效果,這對于未來在拍攝現場分鏡頭會有很好的幫助和訓練。這個過程以視覺表達的邏輯為主,以畫面的敘述為剪輯的主要考慮,文字敘述和聲音在這個階段并不用考慮太多。


在真正的時間線剪輯階段,基于前期準備的基礎之上,結構、詳略、主題調整都已了然于胸了,此時要做的更多的是找到合適的剪輯點。剪輯是一個需要耐心的事情,要通過不斷地試驗找到最好的方法。也許一個故事有一百種或者一千種的剪輯方法,但總有最合適的,需要不斷嘗試去尋找。陳磊進入電視臺的第一個工作就是幫助前輩老師剪片子,他認為從剪輯開始接觸影視制作這個行業是非常好的,在剪輯過程中可以學習別人的拍攝,知曉影片最終呈現的形式和樣貌。他有一個習慣就是每天給自己設定一個目標——至少剪出一分鐘的段落,這樣就不會停滯不前。


對于《風味人間》來說有三種剪輯的可能性方式。一是講故事,用剪輯來形成故事的結構。剪輯是重新創作的過程,一開始設想的故事大綱可以與最后的剪輯完全不同,但它提供了一個藍本,后續還有很多變化。


在剪輯《風味人間》的時候他比較遵循紀錄片的習慣——一個故事不超過8分鐘。8分鐘是基于50分鐘左右的長紀錄片而言,以BBC為代表模式每集有6到7個故事,每個故事不超過8分鐘。但他有時也會嘗試突破這個8分鐘的規律。剪輯到了一定層面的時候會更注重結構。像小麥的故事和“臭味”食物的故事,是一個13分鐘左右的故事,結構比原來的模式更復雜,這兩個故事中會有全世界三到四個地方的內容來共同進行敘述,最后形成完整的對于事物全球性視角的故事。


第二種是表現性的剪輯。除了結構之外,剪輯在表現形式上也非常重要,特別是在呈現一個食物最美的狀態或者食物高溫形成的變化時,完全呈現食物美的高光時刻。表現性剪輯一方面體現在對時間和空間的把控。是將時間放大還是縮小?對空間的選擇或者景別的選擇?同時,剪輯時也會考慮到音樂和音效,表現性的剪輯會更多地帶入音樂進去,情緒合適的音樂更容易讓剪輯師更好的帶進節奏。


除了食物之外還有人物的表現,在拍攝葡式海鮮飯的大師出發時就采用了表現性的設計。調研時第一印象是他的粵語,導演想給人物設計適合他個性的表現方式,因此剪輯時也會配上類似《英雄本色》的出場音樂。


人物出場的表現性剪輯


第三是長鏡頭的設計。長鏡頭內部所做的調度,所希望呈現的元素也是剪輯的另一種表達方式,這不是在后期完成的,而是在前期對鏡頭的設計中完成的。在縉云拍攝的長鏡頭中,當地的千年民居村落保留的非常完整,設計之初就希望呈現整個建筑的空間特色。在拍攝前設計了很多點,這些點實際上用分切鏡頭來呈現也是完全可以的,因為片中制作食物的人物也生活在這個空間里,所以希望用長鏡頭來表達。


長鏡頭內部調度


長鏡頭中人物穿梭在民居里,在不同點中出現了最終制作這道食物的各種食材,最后到廚房把食材匯聚到鍋里做成一道菜。陳磊對長鏡頭的理解就是一個鏡頭內部的準則,剪輯的思維對創作者來說非常重要,即便是在沒有剪輯的長鏡頭里仍然存在剪輯的思維。在拍攝現場,好的導演和攝影師,都需要有現場剪輯的思維,進入一個空間體會這個空間,并通過鏡頭和景別的設計呈現這個空間。分鏡頭也是剪輯思維的表現,對制作者來說非常重要。


陳磊入行的老師,一位紀錄片的前輩曾經送給他十二個字,所謂剪輯,就是“先先后后、長長短短、多多少少”,實際上也就是順序、長短和取舍的問題。剪輯很復雜,其實也很簡單,他也希望有志于做紀錄片剪輯的人能夠專注做這件事,讓其成為一個真正的群體。

本文為作者 中國剪輯師社群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lankacarmart.com/stream/123326

中國剪輯師社群

點擊了解更多
中國剪輯師社群由影視工業網和中國電影剪輯學會共同主辦,為用戶提供知識、 人脈、機會、購惠四大基礎價值,力圖通過影視工業網的專業媒體品牌力和產業 資源整合力,賦能會員的品牌成長。
相關文章

紀錄片

查看更多 >
我要評論
同乐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